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6 一切就緒

在我心中泛起的是淡淡的、欲舍還離的情緒,臉上卻沒半點表露出來,只是神色不變道:“你身為西北軍統領,還要肩負保疆衛土的重責,怎能輕易離開。”吉蘭聞言,微微閉合的眼睛中突爆出一絲精芒,但目光隨即又轉為迷茫,以淡而哀愁的語氣道:“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意,還是裝糊涂呢?”
  雖然我并不是刻意離開吉蘭,但心里面多少有些解脫的成份,至少不用為感情之事左右為難,不用為面對吉蘭咄咄逼人的話語而尷尬。我默默嘆了一聲,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沒有分離哪來相聚,我希望再次相見之時,你我還都安然無恙。”
  吉蘭也嘆了口氣,道:“希望我們還有相見的機會。”說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大步踏出了營帳。
  我看著穿著颯爽軍裝的吉蘭揭簾而去,心里不禁又是一陣煩燥,可能我急于為希林報仇了,忽略了她的想法,此地一別,可能再次相見茫茫無期,但事已至此,只有見一步行一步了。
  雖已是春末夏初,遍布整個阿亞利山地的棘草都已抽出了新枝,而滿山的鐵木也已然長出了嫩葉,但羅蘭氣候仍是陰冷,凄月高懸天際,午夜幽寒,在狐人新建第五軍--外籍軍團的臨時駐扎營地內,如今卻是熱火朝天,半個時辰之前,他們接到了星夢的軍情報告書,原先和西北軍于西部阿利亞山地會師的決議會推翻,建議第五軍派出精銳一萬人,與西北軍會師,另外部隊在阿利亞山地建立防御體系,以接應隨時撤退的狐人軍隊。
  這份軍情報告書,所寫內容極為含糊,但與之前帝國軍部的命令相結合,卻明確告訴他們一件事,會師前往南部戰區的命令已作廢,身為南部臨時軍區的代參謀總長星夢,的確有改變作戰計劃的能力。
  濟濟一堂的第五軍主官們,如今所討論的也就是是否執行的問題,因為是叛軍歸降的緣故,軍隊內部駐有不少的監察官,以隨時監控軍隊情況,期間還要做大量的安撫工作,如今第五軍的監察主官南什正襟危坐于地上,而他對面則是同樣眉頭深鎖的第五軍統領庫伊和參謀主官李斯特,邊上更是坐滿了中高級指揮官。
  南什對于軍事指揮雖有所涉獵,但卻并不精通,他身為幻獸騎士,只是擔當監察軍隊情況的重任,并不用臨陣指揮,但以其半吊子的指揮能力也知道,現在的情況是多么的不尋常,帝國曾于昨日緊急傳訊,第五軍作戰布署,臨時付于西北軍統領、客座參謀星夢全權負責,而就在次日凌晨,也就是半小時之前,就接到了來自西北軍的命令,可看出事非尋常,白狐竟然連本土都不顧及了,將原本開赴南部的第五軍和西北軍駐留在了西部邊境附近。
  庫伊和李斯特、南什等人商議許久,肯定地確定了這兩封緊急密函的真實性和可靠性,經過再三分析,帝國戰略部署變更的原因呼之欲出,就是西部的虎族蠢蠢欲動,很有攻擊白狐帝國的可能。
  南什頗有興致地看著眼前這兩位將白狐帝國金沙平原掀得底朝天的人物,雖然在之前曾有數度的見面,但最好的看透一個人物的方法就是戰場,而對眼前的形勢,南什本相當迷茫,他瞧不透帝國戰略變動的意圖,如果一天前對他說虎族可能入侵,他會嗤之以鼻,而現在經過兩位的分析,尤其是李斯特一針見血地指出其中的關鍵,卻深信不疑了。
  帝國多厄之際,分外考難人的忠誠,尤其是剛投降的叛軍,南什試探道:“兩位如今有何打算?”
  李斯特連想也沒想,娓娓道來:“遵循星夢參謀長指令,派遣第一、二師團輕騎兵一萬兩千人前目的地與西北軍會合,聽從吉蘭統領指揮,余部就地展開,在阿利亞山地建立多重防御體系,準備迎接可能而來的進攻。”
  南什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李斯特,尤如看怪特一般,半天才喃喃道:“兩位難道沒想過另找出路嗎?要是帝國敗戰,兩位可要倍受牽連。”
  庫伊憨直地笑道:“怎么沒想過,但你們開的條件太過豐厚了,如小狐貍所說,即便狼人也不可能開出這么好的條件了,為了自由,我們可以拋卻生命。”
  “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難道兩位沒聽說過,況且眾位可能要擔當起炮灰之責。”南什還是不死心,繼續盤問道。
  庫伊臉色稍變,但李斯特卻是面不改色道:“閣下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外籍軍團的作戰方式吧?你有聽說過我們打過下面的對攻戰嗎?奔襲是我們的基本作戰方式,星參謀召我們前往,可能就是看中我們的突襲能力,再說了,我們存在的意義更甚于死亡,相信帝國高層也不會傻到將一只猛虎再次迫反吧?”
  南什突然想起剛才庫伊所提的小狐貍,他實在想不出帝國里還有哪個有這樣的“美名”,而在他知道后,僅是不屑地笑笑而已,若干年后,他回憶起當時的情景,還在為當初的不屑后怕,幸虧這小狐貍并非敵人,否則這樣的不屑足夠他死上百次、千次。
  庫伊立刻下令第一師團利姆、第二師團舒赫兩位立刻召集人馬裝備,準備星夜馳援西北,而他和李斯特卻為了誰留下的問題發生了爭執,兩人一個頭一個腦,在此前的數年中,共同作戰,誰也離不開誰,但李斯特認為:“星夢參謀長既然召集第五軍前往增援,必是有所目的,奇襲的可能性相當大,而作戰并非自己擅長,謀劃更比不上帝國西北軍的精英們,況且這次出謀劃策的是小狐貍本人,這家伙指揮作戰,還從來沒做過陪本的買賣,所以庫伊前往更有利于部隊的作戰。”
  他這番理論倒是讓庫伊沒了脾氣,他本想拉著李斯特一起前往的,但阿利亞山的防御還需要有人指揮建設,這數萬的外籍軍,如果沒有一個強力人物壓制,散漫的特性又會露出尾巴的。
  我端坐于帳內,凝神靜氣,想將自己煩亂的情緒壓制下去,但卻是越想越煩,希林,多好的兄弟哪,吉蘭,多好的姑娘呀!可是一個已悄然而逝,一個卻即將離別,修煉斗氣之際分心他顧,終使經脈受傷,一絲鮮血由嘴角泌出,但此時的我卻顧不上擦了,忙收攝心神,終強行將傷勢壓了下去,斗氣沿經脈運行數周后,傷已不藥而愈,而對于獸神斗氣的療傷效果我倒是又有了一些認識,神清氣爽下,踏步帳外,卻見軍旗獵獵,旌旗飄飄,無數的戰士已然等在了大營內,可能等的久了,許多人的臉上已掛上了露水。
  我以責怪的眼神瞪了一眼阿果,悄聲問道:“他們等了多久了?”
  阿果吐了吐舌頭,回稟道:“大人,我本想叫醒你的,但將軍們說怕走火入魔,說再等等無妨,已等了一個時辰了,果然軍紀嚴明,沒人動過半個指頭。”
  戰士們的眼神已向我這邊聚集,我知道已不宜再說悄悄話了,大聲問道:“不好意思,眾位,我姍姍來遲了,阿果、武信,外圍的清剿工作進行得怎么樣了?”
  武信高聲回道:“參謀長閣下,外圍五十里范圍內已沒有斥候存在,根據您的指示,沿途已在清理之中,相信大軍開拔時不會有什么消息泄出。”
  “幻獸騎士準備好了沒有?沿途對敵空中偵察目標的清理就看他們了。”我轉向另一方向,問的是西北軍幕僚長卡特。
  “是,參謀長閣下,一切準備就緒,隨時升空待命。”卡特大聲回道,對于這次的作戰至上而下都是熱血沸騰,多年未經歷戰事的紅狐族,終有磨練軍力的時刻了。
  我回過頭去,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吉蘭,說道:“吉蘭統領,這抗擊虎族大軍的重任可就要托付于你了,保重。”說著我一拱手,快步踏出,躍上早已準備好的戰騎,耳邊只留下吉蘭輕聲地祝福聲。
  阿果也如我一般,與伊瑪爾道別,其間沒有半點兒女情長之感,戰爭本就是考驗熱血男兒,兒女之情只能無奈地放過一旁了,哭成淚人的伊瑪爾只是抽泣著祝福遠去的勇士。
  隨著隆隆蹄聲,兩萬的紅狐族勇士踏上了可能一去不返的征途,但即便是死,也沒人埋怨走在最前方那個將他們領向死亡的年輕人,而此時西北軍大營內傳出的戰歌聲更使天地增加肅殺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