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7 朝令夕改

西樹林洼地--地處熊、虎、狐三族交界,面積廣大,但成為了三不管地帶,即便野心勃勃的虎族也對這塊土地沒半點興趣,原因很簡單,里面除了盛產高階魔獸外,還遍布食人花、纏人藤、噬人草等可怕植被,絕對不適合生存,曾有數支部隊進入后蹤跡全無的記錄。如今我所率領的西北軍和第五軍的精騎三萬人,正處于這個三不管地帶的中心地帶整修,突襲將從這兒發起,十天的食糧已消耗了近半,而近千名勇士也永久地躺在這個食人洼地內,他們的犧牲換來的是一條由狐族通往虎族的坦途,以及數顆屬性各異的魔核,這是高階魔獸身上的好東西,是魔獸儲存魔法力的結晶體,物理攻擊防御已很變態的魔獸,一旦擁有了魔核,就擁有更強橫的戰斗力,但對于軍隊來說,單兵作戰的它們雖然令攻擊者付出了代價,還是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情報預測失利,虎族在過去的數天中并沒有出兵,只在邊境頻頻制造事端,搞些小摩擦,而限于主動攻擊只會給對方尋找入侵的籍口,我所率的遠征軍只能在西樹林洼地整修,而小股的滲透部隊卻早已進入虎領幾十里了,他們將做好先期的情報工作和偵察任務,以便接應隨時而動的遠征軍大隊。
  我手里掂量著魔核,神游物外,這么高級純凈的魔核,要是在古蘭,一顆就足夠令你一夜暴富了,尤其是這顆水系魔核,可是最高階水系魔獸分水犀的精元所集,價值連城哪,可是用一千的精銳戰士換這幾個東西,感覺還是虧了,不能讓這條血凝成的通道白白浪費了,我心里念頭狂閃,橫掃虎領,調集更多的騎兵,將虎族攪個天翻地覆,打擊其政治經濟實力。
  阿果、庫伊、克萊姆森、武信、利姆、舒赫、伊維等人都想不通這位指揮官到底是怎么回事,朝令夕改不算,如今竟弱智到要調集全部騎兵,入虎境作戰的地步,但在某人一番解釋下,又不由大點其頭,只是困難處在于。得手后如何讓大部隊翻越拉貢圣雪山,那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但某人說了自有妙計,還死活不肯透露,眾人也唯有半信半疑信了。
  伊維因為軍議上的出色表現,被我拉入了遠征軍作幕僚,至少捉刀代筆的人是有了。進入洼地修整時,所有的命令全是他代為起草,我只負責署上大名就可以了,而我也懶得管軍隊的后勤保障、補給食糧等工作,一律交托給伊維了,他在西北軍就是負責這一塊工作的,做起來倒也得心應手。因為事關重大,此次的命令卻是由我口述,他負責抄錄,如果情報能安然抵達西北軍營,那五天后,也就是我們糧耗盡之時,將近三萬西北軍和第五軍的騎兵將會趕到洼地,而其中兩萬的重騎兵將使我們實力倍速增,他們帶來的糧食也可解我們缺糧之苦。
  同一時間,暗夜特使納內爾也陷入了煩燥的情緒,虎族真不愧是沒落的王族,辦事效率低到令人難以忍受,本來只要一個月就能完成的兵力集結行動,硬是拖了兩個月,要是狐族到現在還沒察覺虎族的異動,那他們也沒能力在四面狼煙中屹立不倒,而蛙人和蝠人帶回的情報恰恰印證了自己的擔心,十多萬的狐族軍隊開拔往南疆,但到了西疆附近,卻就地駐扎,構筑防御,自己奇襲的夢想看來是撤底破滅了,只希望完成帝君最基本的目標,牽制住狐人的部分軍力,讓其雪上加霜。
  普森也很惱火中央軍的龜速集結,對于成功入侵狐族,他本來也是充滿信心,雖說只是軍人,但對于戰爭的渴望卻并不高,因為能坐上邊防軍統領已是他的極限了,他感興趣的只是狐族盛產的美女和錢物,他心中的打著如意算盤,能侵入到豐沃的王土上劫掠一番,收獲肯定不小。但如今即便能成功侵入狐領,傷亡也必大。
  兩人在帳外空地上背著手踱著方步,時不時地瞧向大營外,他們都在等著中央軍的信使,因為虎族這次入侵將分三路進攻,利用分進合擊戰術,吃掉狐人的守備力量,本來他們的首個目標就是位于他們東部百里外的狐人西路軍大營,那里是狐人在整個西疆的軍力樞紐,只要打下西路軍大營,整個西疆將失去指揮中心,陷入癱瘓,到時虎族大軍就可以疾風掃葉之勢,將整個西疆控制在手。但如今狐人有十多萬的援軍開到,必將對虎族軍隊構成威脅,輕松占領西疆的目的不可能簡單達到,不過虎族軍隊自上而下仍是信心十足,軍力上的絕對優勢雖有所改變,但仍是占了很大的優勢,相信一場大的會戰將使狐人徹底失去西疆。
  三個時辰后,吉蘭皺著眉頭將信遞給了站在一旁的李斯特,兩人的軍隊于兩天前就會師于阿利亞山地,雙方協同構成了穩固的防線,但如今這封加急的戰報卻是要兩軍抽調三萬的軍力,而且是絕對的主力軍趕赴西樹林洼地,難道星夢那家伙發瘋了,會集六萬多的軍隊,做孤注一擲的襲擊,這可是西北軍和第五軍軍力的一半哪,清一色的騎兵部隊。
  李斯特眉頭也是輕皺了一下,道:“星夢閣下可能看到了戰機了,不想浪費了收割戰果的可能。”
  吉蘭沉吟一會,道:“遠征軍缺糧了,但沒必要要這么多人手,襲本就在奇字上,這家伙難道是想打攻堅戰或者集群作戰不成。”
  李斯特想不透其中的玄機,擔憂道:“要是抽調三萬騎兵,我們的防線就完全失去了機動增援的可能,一些反擊戰術也開展不了的。”
  吉蘭說道:“那倒不用擔憂,第一軍離我們只有百里了,估計強行軍的話,兩天后會到達,有這支近七萬的生力軍,也不用擔憂阿亞利山地的安全性,只是這家伙是不是瘋了,重騎兵的機動力可是很弱的,他就不怕被圍殲了。”
  “六萬的騎兵,足以橫掃金沙平原了,這家伙難道想將虎領翻過來不成。”李斯特猜測道。他們兩個怎么也不會明白,某人竟然是惋惜打通狐領到虎領的通道,付出的過大犧牲。
  李斯特和吉蘭兩人都想帶軍前往西樹林洼地,一個是想到小狐貍那領教一下其本事,一個是想與分手不到五天的冤家會面,最后還是李斯特說服了吉蘭,畢竟讓一個歸降不久的將軍統領正規軍,南什也不會同意的,而且奇襲虎族的戰役需要的是擅襲的人才,而李斯特無疑是更好的人選。
  三萬的輕重騎兵打著西北軍的旗號就向西北疆域開拔,對外宣揚的消息則是熊人在邊界有挑釁行為,這是對西北軍的極大污辱,必須給點教訓。
  對于這個好消息,納內爾和普森都將信將疑,但很快熊人就和西北軍上演了一場血拼的好戲,解了他們心中的疑惑,這是狐人和熊人談判的結果,對于狐族準備對虎族的打擊,熊族邊防軍在十多天前就得到了通報,否則在西樹林洼地邊駐有重兵的熊人,怎能容忍數萬狐族戰士雄糾糾氣昂昂地跨入西樹林洼地,并將那作為駐兵場所,而這場好戲也是談判的結果,采用的正是瞞天過海之計。
  熊人代表皮森在與我的談判中也許諾,必要時佯攻以牽制虎熊邊界的虎族軍隊,使其不能回援腹地,而且愿意派出三千的熊人戰士偽裝助陣,對于其的慷慨,我也不客氣,因為狐人給的條件也相當優厚,數萬擔的食糧將由狐領運抵熊領,以幫助熊族渡過嚴重缺糧的春夏兩季,而且打擊宿敵虎族,也是熊人的心愿。
  談判的結果當然是兩家歡喜,熊人為得到經濟援助開懷,我則是為多了三千的鋼鐵戰士開心,要知道熊族人口是最為稀少的,但戰斗力卻是最為強大的,他們能以步戰抗擊重騎兵的沖鋒,當日赤爾赫的一千多的熊人戰士給我留下的印象可是深刻的很,可惜與我出來的十名熊人戰士,如今已全部身殉了。
  但三天后,我明白了皮森在送出這三千戰士后,開心的笑容里真實的含義,這些熊人哪里是人哪,簡直是飯桶,加入后的他們,三天時間就將三萬狐族戰士兩天的口糧吃完了,要養活他們還真是令人頭疼哪,但作為友軍,你總不能讓對方餓肚子吧,人家可是幫你拼命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