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8 猛虎犯境

羅蘭歷七五三年,虎族對狐族發動了夏季攻勢,而早有準備的狐人一邊進行著艱苦的防御戰,一邊又發動了反襲擊,數萬全副武裝的狐人及其雇傭軍突入虎領,兵分兩路,以閃電般的速度橫掃虎領,將虎族腹地攪得天翻地覆,而在虎族大軍回援之時,狐人在各軍合擊的隙縫里穿插,尋找戰機,創造局部優勢,數次痛擊虎族軍團,在合圍圈形成前卻逃匿無蹤。---------------------
  虎族使者在杰帕城遞交國書,宣布開戰后不到一個時辰,二十五萬虎族大軍就跨過了兩族邊界線,發動了著名的夏季攻勢,兵分三路的虎族大軍幾乎毫無阻攔就突入狐領近百里,隱隱有將狐族西路軍五萬人圍困的跡象。
  在得到虎族宣戰消息的同時,我還收到了兩個令我沮喪萬分的消息,一個獸神殿發生叛亂,狼族冒天下大不違,出兵與叛亂分子一起占據了獸神殿,隱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之意;另一個來緣于獅族,魔族南侵狐領受阻,兵力無法展開,轉而發動了對獅人的全面攻勢,尤其是對蘭城以南進行了大規模清剿,血色鷹旗活動區域日益縮小,絕秀山也被團團圍困。兩個消息都非同小可,前者是擔憂靜的安危,聽說神殿逃生者僅千余人,這可是原先神殿人數的十一,而后者卻是血色鷹旗的出路,聽說魔族清剿時已毫無人性,在蘭城以南的所有人,除了友軍,全部處決,大批的難民已涌往了蘭花河北岸,血色鷹旗失去了群眾基礎,生存更見艱難。阿果也是一臉愁苦。
  但戰場就是培養人殘酷無情的地方,雖心事重重,但對于發動對虎族的突襲,我一點也沒懈怠之心,三萬多的鐵騎傾巢而出,而我們首輪的攻擊對象,僅是駐扎于西樹林洼地虎領一側的虎族防軍一個師團五千人,而且大部分還是裝備簡陋的步兵。
  誰都知道駐扎西樹林洼地的結果只有一個,無功無過混日子,秉承一向的傳統,這里駐扎的軍隊是軍紀最為散漫的,而如今我所率領的西北軍和第五軍騎兵無論在戰斗力和人數上都占了絕對的優勢,頗有殺雞用牛刀的意味,對此庫伊和克萊姆森都有異議,認為用不著如此大張旗鼓,只需出動一萬人就可輕松拿下,但我卻另有打算,襲擊在于速度,我們要盡可能地快速突襲虎領重鎮,再說如果不將西樹林洼地空間騰出,后面李斯特率領的大軍如何進入呢?
  在戰略上我是不犯哪怕一丁點錯誤,以我對于虎族軍隊的分析,戰斗力很強,但協同作戰能力一般,對付這樣的敵人,分割包圍蠶食是極為重要的,一定不能讓虎族的軍隊集結成一股繩,在抽調大量兵力東侵狐族后,虎族的地方守備已薄弱到極致,一旦有風吹草動,就會打草驚蛇,令他們向大的重鎮撤退集結,這對于我們遠襲的軍隊來說,攻堅是極為不利,要打就打個措手不及,如果不能在先期占到足夠的便宜,殲滅足夠多的虎族有生力量,那今后的作戰就更為艱難了。所以我以車壓螳臂之勢,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掃清障礙,而虎族駐西樹林的三七一師團不幸成了犧牲品了。
  只有在戰場上,才能檢驗出一支軍隊的戰斗力,對三七一師團的攻擊戰無疑是我檢驗西北軍和第五軍實力的好機會,作為一支三萬余人部隊的指揮,我也是第一次,雖然什么后勤補給之類的煩心事不用我操心,但戰場指揮卻不能托付于人,我也想實踐一下大軍作戰的指揮。
  庫伊的第五軍已游弋于虎族三七一師團外圍,著手于清理偵騎、巡邏隊,并將其逃跑路線一一封死,而西北軍二軍團已列陣于前,準備發動對三七一師團的攻擊,作為后備軍的西一軍團也厲兵秣馬,蠢蠢欲動。
  三七一師團在聽聞警報的一刻,已是甕中之鱉了,想逃也無處可逃,而其簡易的防御設施根本就不能阻擋呼嘯而來的騎兵,作為這一戰的主攻軍團統領,克萊姆森也沒辜負我的厚望,利用騎兵的速度和戰力穿插切割,干凈利落地將三七一師團拿下。
  面對投降的三七一師團大部,我頗感頭疼,怎么處置成了一個大問題,殺俘不祥的流言令我狠不下心來,而放縱這三千多的降卒又可能成為今后的障礙,最后在克萊姆森、庫伊等人的勸說下,我聽從了切耳的建議,除了留下必要的衣食外,三七一師團能帶走的東西全被我們席卷而去,而不能帶走的也付之一炬了,我們缺糧的困苦有所緩解,而劫掠之旅還剛剛開始而已。
  在西北軍二軍團打掃戰場之際,一軍團與第五軍已火速撲往下一個目標,毫無空閑間隙的滾動式作戰方式被啟用了,而這僅是運動戰的序幕而已,對于廣垠的虎領來說,這點星火還是微不足道的。
  以狼群作戰方式分進合擊的虎族大軍,在攻打狐人西路軍時吃了不小的虧,老奸巨滑的西路軍統領早有所準備,竟傾巢而出,伏擊了殺氣騰騰的左路軍隊,雖說大家損傷都不大,但對于虎族的囂張氣焰,還是打擊不小的。而在虎族會師后,西路軍卻進行了戰略大撤退,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戰略果然大有效果,虎族在前面吃了虧,也不敢冒然追擊,只是緩步推進,這種步步為營的方式策略其實也沒有錯,至少安全穩妥,但速度實在是夠慢。
  在接下來的數天內,三萬軍隊輪番出擊,基本上是在馬背上睡覺,馬不停蹄,將虎領的東北部攪得一團糟,而位于北部防線的虎族邊防軍又受到了熊族的壓制,無力援救,只能眼睜睜看著狐人們在領地內耀武揚威。
  進入虎領第五天,虎族終集結起兩萬的正規軍,第三軍團一部,于奔狼原攔截住了狂飚猛進的狐軍,而我們經歷了五天的不眠不休的作戰,也疲累至極點,倒也沒發動攻勢,扎營待戰,而此時李斯特所率的輕重騎兵離我們僅有半天的路程,他們一路上很是驚詫三萬人的戰果,光是他們見到釋放的俘虜都有近萬人了,而且速度之快,范圍之廣,幾乎虎領整個東北部除了邊防軍,已不存在有生力量了,要知道他們是直線追趕,而遠征軍是迂回接戰的。有一點李斯特做的很好,就是休息問題,雖然也是沒日沒夜的強行軍,但每天七個小時的休息時間還是保證的,這也使這支輕重騎兵的戰斗力始終保持旺盛,尤其是目睹戰友們創造出如此多的輝煌戰果后,獸血沸騰啊,而某人也似聞歌知雅意,將最大的勝利果實擺在了他們面前。
  庫伊和武信兩人都于軍營內質問我,為什么不發動對虎族第三軍團的攻擊,難道任由其援兵源源而至,集結起足夠會戰的軍力不成,這可是遠征襲擊作戰的大忌。
  克萊姆森則是冷笑著坐在一旁,一聲不吭,這幾天來的作戰充分證明了眼前的小家伙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至于原因他也有點看不透,因為后軍的情報并沒送達到他們手中,我手中的是僅此一份而已。
  伊維卻是笑而不語,他身為中軍幕僚,當然知道其中玄機,對于我的故弄玄虛也是搖頭暗嘆,雖然他年紀并不大,但少年老成,多天相處下來,對于這位比自己更年輕的上司是好笑又好氣,時不時作弄一下自己這班手下,還裝作沒事人一樣,少年心性,但有時精明起來,卻是讓老狐貍克萊姆森也頭疼不已,比如這次的作戰方式制定上,硬是將克萊姆森駁得無話可說,而實戰也證明其效率戰果大大優于克萊姆森的層層推進戰術。
  再下面就是利姆、舒赫,兩人脾氣各異,一急一緩,但如今卻沒他們插嘴的余地,武信和庫伊兩張嘴已使大營內充滿了咆哮之聲。數日的合作下來,使得各軍統領合作無間,協同作戰能力進一步提高。
  我一句氣死人的話讓營里所有人郁悶上半天:“我睡覺去,沒事別叫我。”就這樣不管不問,自顧自走人,連安排偷營、輪守這種基本的命令也不下達,還真是甩手掌柜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