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9 奔狼之役(一)

羅蘭歷七五三年五月七日,狐虎于奔狼原會戰,虎族雖集中了近三萬的精兵強將,然狐族倍之,軍事力量的對比及指揮作戰能力上的差距使虎族潰敗,幾近全軍皆沒,虎領東北戰區全線淪沒,狐人進軍烏云省,虎都阿不拉城暴露在狐人進軍線路之上,虎領的各地駐軍均奉令放棄守地,向虎都阿不拉城附近收縮,以拱衛其安全,這給了狐族遠征軍更多的騰挪空間,而驚惶失措的虎王更是急召入侵的虎族大軍回援,可笑的夏季攻勢只進行了短短十多天就結束了,讓后世史家訕笑不已。------------------------------
  在我甩手不管之際,克萊姆森不愧是老奸巨滑,不給敵人半分休息時間,各軍輪動,一夜間竟發動了數次佯襲,呼嘯著沖近虎人的大營卻立刻偃旗息鼓,只是射幾輪箭雨,撤退回營休息,這一夜著實讓虎人們數驚,而在鐵甲軍進駐營地后,亦瓦察終派出反襲部隊,于黎明時分,最渴睡之時偷營,也以失敗告終,兩邊都是出了名的狡猾之人,哪會輕易讓人成功偷襲呢。
  我在睡夢中被阿果搖醒了,他無視我怒視的眼神,開心道:“李斯特所率的重騎兵終于抵達了。”
  唉,可憐我的媳婦又泡湯了,也不知道第幾次chun夢了無痕了,我無奈地搖搖頭,這做夢娶媳婦的美事要變成現實,路漫漫其修遠啊!
  我坐起身形,揉揉酸痛的腰骨,又是一陣謂嘆:“和衣而睡畢竟不舒服啊。”
  看著緩緩注入軍營的重騎兵生力軍,庫伊等人明白這個狡猾的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了,以疲兵輕騎應對敵人的誓死之師,的確比不上重騎兵。而李斯特在報道時,我的命令更是印證了他們的想法:“重騎兵交由武信和克萊姆森指揮,馬不卸鞍,人不卸甲,就地休息進食,兩個小時后發起攻擊,輕騎兵由庫伊、李斯特、利姆、舒赫、阿果指揮,熊人師團由納罕(這是熊人的帶隊統領)指揮,各位先行準備,一個小時后中軍帳內進行戰前布署。伊維你把相關的地形圖找出來先,我再打會盹。”說完我打著哈欠開溜。
  一個懶洋洋的形象立刻呈現在一眾武將眼前,大戰將至,這家伙竟然還睡的著覺,面面相覷下搖搖頭,各自忙去了。而在他們再次來到營帳時,看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我,神采奕奕地對著圖紙左指右劃的,他一旁的伊維倒是不停地點頭,也不知是懾于淫威附合還是誠心贊同。
  而在一張精致的奔狼原地圖邊上,是一張簡陋到極點的草紙,上面畫滿了令人看不懂的鬼畫符,李斯特一臉的茫然,而其他人卻是心知肚明,數天來領教了不知多少次了,以李斯特專業眼光分析,這圖紙設計者明顯是不合格院校培養出的不合格軍事指揮家,光看這亂七八糟的箭頭就讓他心涼了半截,要不是一路所見所聞的戰果驚人,他現在已是徹底死心。
  我一指精致地圖上的一點,說道:“這是我們所處的地理位置,前后左右均是茫茫草原,以虎族拉蒙獸騎兵的速度應該優于我軍怒龍重騎兵、而稍遜于速龍、迅龍輕騎兵。”
  李斯特嘆了口氣,心里暗道:典型的廢話開頭,這些家伙怎么還聽得進去啊?難道是我高估了其軍事能力?
  “根據先遣偵騎回饋的消息,敵人如今會集的軍力達到了兩萬到兩萬人間,而另有一個師團約八千人還處于增援途中,應該于我們進攻前趕抵。”
  李斯特露出一絲疑慮:這家伙明顯知道對方的會師時間,還不抓緊時間趕在之前決戰,難道想一網打盡?這胃口不會太大吧?
  克萊姆森等人也有相同的想法,先殲其一部總比讓其抱成團圍殲來的容易吧,為什么取難舍易,徒增傷亡。
  我開始發布命令:“利姆、舒赫聽令,各領輕騎兵八千人,分由兩翼遠距包圍敵軍,敵陣未亂前只允許遠距進攻,力求不讓敵于你處突圍。庫伊、李斯特率輕騎兵一萬五千人,遠繞敵后陣,可見機突襲,牽制敵軍力,預留一條生路與敵,至于怎么設伏就不要我教了吧?記住,包圍圈盡可能大一點,力求不放走一人。”
  李斯特百思不明其意之際,突見庫伊輕點頭示意明白,一個念頭閃現在李斯特腦中:毒,真他媽毒,這種縱虎歸山山設套的毒招虧他想的出。
  “此戰主攻是重騎兵和熊人師團,阿果,你和我率輕騎兵八千人打頭陣,陣前劃營箭攻,克萊姆森、武信,你兩人率重騎兵跟在輕騎后發動正面攻擊,納罕你率熊人師團緊跟重騎兵身后壓向敵陣,我和阿果各率一部劃向左右兩翼,各個方向輕騎同時發動攻擊,后陣人投入五千人就夠了,否則敵人不會選擇突圍方向的。明白了沒有。”
  李斯特不禁茫然,這家伙說了半天,并沒指向那張粗陋的草紙,難道這僅是擺飾而已嗎?
  我喝了口阿果倒過來的茶水,我指著地圖,繼續道:“現在看看各軍的行動時間和方位,此戰力求各軍精密配合,不容有失。”
  在我將一切布置妥當之后,李斯特終明白這張草圖的作用了,各軍的行軍線路、圍攻區域及結合部的布署均一一描述,并允許各軍隨戰機機動,對各軍既有嚴格的作戰布置,又有松動的應變機制,參謀部那長長的作戰指令竟然全濃縮在這張圖中,令人難以置信。
  虎族大營內,紅衣統領亦瓦察如今是心事重重,在兩天前接到虎王令,要其節制虎領東北部各軍,阻住突入虎領的狐族軍隊西進之路,而陳兵于奔狼原的他當然知道就中的艱難,雖然狐族已盡量封鎖占領區的消息,但幅員廣大的地域內,還是有相關狐族軍隊的消息泄露過來,大約三萬的狐偷襲部隊與己方能會聚的軍隊人數相當,而單兵作戰能力強大的虎人在配合上卻大大不如對手,幸運的是聚集過來的都是各地守備部隊的精英部隊,平時訓練有素,也曾有過多次的聯合軍演,只是近八千的鐵甲軍還沒能如期趕到,令其頗為焦慮,要是敵人于此時發動攻擊,己方僅能死守了,根本形成不了會戰之勢。
  一夜無眠之下,亦瓦察不禁暗自慶幸對手的情報失誤,要是連夜決戰,說不定能將自己等人一口吃掉,他沒考慮到狐人軍隊已連續作戰五晝夜的辛苦,以疲兵攻擊有所防御的陣地,才是很不明智的決定。
  黎明時分,讓亦瓦察高舉的消息終于來了,虎族精英師團之一的鐵甲師團已然趕到,有了這支鐵軍,人數上的劣勢和實力上的差距與狐人相差無機,但他沒想到的是狐人援軍也已然到達,而且是強悍的重騎兵,在獸人爭戰的歷史上,還沒有誰會在孤軍深入的情況下將重騎兵納入麾下,其戰斗力的強悍并不能彌補機動性的不足,很容易讓人包圍殲滅,但歷史就像紀錄一樣,總是讓人改寫的不是。
  天剛蒙亮,日未破曉,狐人大營已開始忙開了,數支輕騎已然出動,分別向指定位置進發,而在他們的前翼,是負責清障的幻獸騎士,在過去的數戰中,實力強橫的幻獸騎士只被指派干著這與自己職責毫不搭界的活,并不是清理沖鋒途中的敵人,而是對敵偵察人員的清掃。
  亦瓦察已洞悉狐人動機,對對方的包圍舉措很是不解,難道想全殲自己這支混編部隊,呵呵,真是小瞧我了,老子可是有二十七連勝的戰績,雖然在配合上差了點,但要想一口吃了我,哼,做夢。他只是派遣相應部隊緊守兩翼,因為他深知,真正的決戰肯定是正面,根據遠距偵察,兩翼將近萬五的輕騎,對于繞往后翼的部隊,因為所繞之路更遠,又有左右兩翼掩護,倒沒露形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