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39 奔狼之役(二)

重騎兵,顧名思義,身披重型裝甲,手持重型武器,防御力強大,攻擊力恐怖,是一種攻守相當平衡的軍種,但相對于座騎來說,負重性近倍的增加導致機動性較差,在平原地區與輕騎的較量上并不占優勢,但絕對是步兵的噩夢,而各種軍騎中猶以獸族的怒龍最為出色,因其厚實的皮毛有極強的防御力,并不遜于重裝甲的防御性能,而不用披帶裝甲使其減少了攜帶重量,在速度上占了一定的優勢,其龐大的身軀所帶來的動能使殺傷力更為驚人,可以說怒龍重騎兵的恐怖殺傷力是除龍騎兵外最為厲害的,比起人族的地龍重騎兵猶有甚之。--摘自<<陸軍軍種之重騎兵>>-----------------------------
  旭日東升,這對于亦瓦察的軍隊來說本是相當有利的一件事,因為他們列陣背對著太陽,如果再過個把時辰,那陽光的直射會讓對方的眼睛受不了強光的刺激而縮小視野,雖然在戰場上這僅是個很小因素,但所謂集少成多,如果這樣的小因素集合在一起,那就會成為獲勝的關鍵,所以亦瓦察從沒忽略過這樣的細節,但很快,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因為對手前方的全是清一色的步兵,而所執全是銀光燦燦的百練精鋼方盾,并非一般的厚實鐵木制塔盾,而步兵身后則是同樣銀甲的輕騎兵,而其所反射出的光芒將敵方陣地籠罩在一片光點之中,己方根本看不清虛實,要是陽光再強,反射的光芒反倒成了對方進攻的利器了,下了重矛的騎兵根本不需看清前面的情況,只要不斷地向前沖鋒就行了。
  兩軍如今對峙于浩莽的草原之上,雙方都沒打算采用守勢,在平原上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狐人想一舉擊潰眼前阻擋自己前進步伐的敵人,而虎人卻想憑借鐵甲軍團強力打擊狐人的囂張氣焰,雖然草原廣闊無邊,但雙方都知道這是一戰決勝負,敗北根本就沒翻身的機會。
  亦瓦察如今有三萬兩千的部隊,在兩側各安置了五千的輕騎兵,以防止由兩翼而來的攻擊,而其余兩萬兩千人中有八千的鐵甲騎兵,一萬人的步兵方陣和四千的輕騎兵,本來以典型的攻防模式,鐵甲騎兵擺在兩翼的殺傷力更大,但因為兩翼有對方的輕騎游擊,所以便被作為了攻擊的主力擺在中央方陣,倒頗有奇兵之效,他打著如意算盤,先守后攻,先以步兵消耗對手的輕騎攻擊,步步推進,然后以鐵甲軍奮戈一擊,只要沖破對方的中央軍,很有希望使戰爭提前結束。
  如今他卻有些看不懂了,根據情報,對手并沒有重步兵存在,而擺在眼前的卻是標準的重步兵,而且人數看上去雖不多,卻并不好對付,看體形很可能是熊人,天哪,熊人啥時候和狐人同個鼻孔出氣了。虎人與熊人交戰并非一天兩天,對對手的橫蠻實力還是了若指掌的。
  我冷笑著看著對方的緩緩排成的方陣,還真不是一般的弱智,竟然排出了這樣的非攻非守陣型,我問道:“那些既不像重騎兵又不像輕騎兵的家伙是什么兵種啊?”
  阿果和我并排坐于速龍之上,眺望遠方的敵人,聞言回答道:“大人,是虎族特有的鐵甲軍,其防御力、攻擊力比起重騎兵稍遜一籌,但機動性卻大大優于重騎兵,這是一種介乎輕、重騎兵間的特殊軍種。”
  我輕聲哦了一聲,難怪對方擺出了這么有恃無恐的陣型,原來有所依持,只是很不幸,兩邊的輕騎將鐵甲軍團的機動性完全封閉了,呵呵,真想看看他們見到漫野的重騎兵時,有什么樣的表情。
  為了節省怒龍的體力,重騎兵們如今全是在地上步行前進,所以亦瓦察看到的僅是前方數千的步兵和近萬的輕騎,他對著邊上的部將們不屑地冷哼道:“真想不通這樣的軍隊也能攪得東北一片混亂,虎族的驕兵傲將們還真他媽的安定太久了。”對于敵方大范圍分兵兩翼的舉動他還是不解。
  我一聲嘆惜,對方的幻獸騎士竟然連升空偵察的舉動也沒有,要是這仗不輸,還真奇怪了,敵我情況不明,對方也敢決戰,看來真是自信過頭了。
  其實只在虎族的幻獸騎士升空,他就會被遠處壯觀的情景嚇壞,密密麻麻全是巨大的怒龍及重裝甲在身的騎士,他們的身形全被前面的部隊遮掩了,只是即便發現不妥也已遲了,因為包圍圈已然生成,兩翼已開始壓迫虎族軍陣,而前面的中軍也開始行動了,步兵開始讓出空隙,以供輕騎兵通過。
  虎族的將軍們詫異了,步兵讓出的空隙是不是有點過份了,足夠三位輕騎兵通過的巨大空隙讓他們實在看不懂,但命令還是第一時間下達,所有步兵開始行動了,前陣的塔盾早已被釘在了草地上,以用來借力抵抗騎兵的沖擊力,而塔盾間窄小的空隙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弓手,后陣的步兵左手也舉起了手中的圓盾和方盾,以防止敵軍的箭矢襲擊,而右手卻拔出了插在身前的投槍,準備投擲攻擊,五支投槍足夠他們在敵人沖入方陣前攻擊的了,而腰間或身上背的各式武器,則是近戰是攻擊之用,相當標準的防御體系。
  在我的命令下,狐族的輕騎兵開始行動了,起初破碎的馬蹄聲在陣陣戰鼓聲中響起,雖然是草地,但其聲音卻越來越響,并逐漸連成一片哄鳴聲,速龍和迅龍輕騎兵如波浪般卷向敵陣,整個陣型呈雙峰型,我和阿果兩人處于頂尖處。身為主將者,鮮有沖鋒陷陣的,但誰讓老子我防御力超強呢,一個重裝甲的怒龍騎兵與我的對攻也沒占到便宜,更是讓兩個熊人戰士的合擊無功而返,這樣的魔法防御力,還真讓所有反對者閉上了嘴巴。
  雖然我的實力已提高了不只一個臺階,但如蘭城下那樣的冷箭,我有沒有能力躲過,還是未知,所以阿果還是有些擔心。
  雖然沒有刻意演練過陣型,但我和阿果轉折的時間還是把握得相當好,幾乎擦著對方弓箭所及范圍的邊緣轉向兩側,斜插向兩角,而此時的我們,外側靠敵一側,已將盾護在近敵一側,騎士長盾的防御弓箭能力還是相當強的,而其余的騎士已迅速拿下弓箭,開始著功效并不很大的攻擊,這也是讓對方躲閃進盾牌,看不清我軍狀況的佯攻。
  大地真的開始哄鳴了,兩萬的重騎兵在輕騎兵出動的一刻開始翻身坐上怒龍,他們緊跟著輕騎兵的身后出發了,與前方輕騎距離五十五米,他們必須保證在輕騎兵避閃開空隙時,不與向兩翼移動的輕騎兵發生自我碰撞,克萊姆森和武信相當有經驗,他們指揮重騎兵緩慢加速,這樣的策略相當正確,當他們速度達到臨界點時,他們正好處于與敵步兵方陣短兵相接,那時重騎兵的最大威力就會顯露無疑。
  弓手與敵騎兵的對射并沒有建立相當的戰果,雙方只有少數人被由縫隙穿過的箭射死射傷,這樣的傷亡在如此的會戰中實在是微乎其微,本來虎族弓手在射完兩輪箭后便會棄弓換武器,準備近戰,但對手的不攻使他們有了發揮箭術的機會,雖然大多只是做著無用功而已。
  亦瓦察把握機會的能力也相當強,在對手采用輕騎標準的劃陣游擊攻擊時,立刻命令步兵閃出空隙,以便鐵甲軍的沖鋒,他想借此沖擊狐族的中軍,熊人步兵雖強,但鐵甲軍也不是弱者,而且占了人數上的優勢,必定能一舉破敵。
  雙方馬蹄的哄鳴聲驚天動地,掩飾了兩軍閃現的殺機,在鐵甲軍近半人沖出虎族步兵方陣時,狐族的輕騎兵已完全閃開了巨大的縫隙,處于中間的虎人還能看到輕騎閃開后迎面撲來的怒龍的猙獰之相,而且隨著空隙越來越大,對方的重騎兵簡直可以用漫山遍野來形容,但出矢之箭,根本就沒回頭的余地,鐵甲軍的前鋒根本就無閃避的空間,后面不斷涌出的騎兵阻住了他們回頭的路途,唯有硬著頭皮發起了沖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