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0 偶遇故人

鐵面康達,男,三十五歲,軍法處最高長官,七色盟首席長老長子,曾任職于白旗軍第一軍團一師團,在抗擊魔獸戰爭中由下級軍官一路升任師團長,并越級摺升為軍法處主官,官階等同于九旗統領,隸屬長老院節制,他的上臺倒沒有使長老院和軍部的矛盾激化,反而,維系了兩者之間的關系,畢竟身為首席長老之子,并出身行伍,兩邊都很容易討好。并因鐵面無私贏得長老會和軍部的共同贊許。…………………………………………………………………………………………
  我們一進入軍營就策馬緩行了,因非戰時軍營內除斥候急報外,坐騎一律不準疾馳。來到統領處門口跳下馬來,自有士兵牽了馬走了。蠻神達達對著下馬的智慧神安吉利娜大笑:“大姐,你怎么才來啊,大家都在等你了啊。”
  “達達,你怎么也來了啊。你那邊最近沒事吧?”阿姨也是挺疑惑的,沿海戰區雖然沒什么重大戰事,但最近異族殖民軍曾數次侵擾海岸沿線,這時的沿海怕是劍拔弩張,嚴陣以待了,達達身為戰區最高長官卻在這時回來總讓人有些猜疑。
  蠻神閣下不愧長了一雙賊大的眼睛,顯然看到了安吉利娜眼中的疑惑,嘿嘿笑道:“我說大姐啊,你不要多猜了,我這是回盟都述職來了,正好碰上撤軍這回事就順道過來這看看了,奶奶的,都一年沒回來了,我可是怪想兒子的。”阿姨恍然大悟,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沒料到這康達對待他的老上級還是這么崇敬有禮,對著阿姨就是一個標準軍禮,阿姨白了他一眼,打趣道:“小康啊,這么客氣干什么啊,我們可都是平級啊。”
  康達用充滿敬意的語氣道:“您是我心目中永遠的主官,相信這里所有人想法都和我一樣。”邊上眾多軍官都露出贊同的神色,這時有人不干了,達達老兄從邊上蹦出來了:“等等,這可不包括我的。”聽到這話,邊上知情的軍官露出了笑意。
  他可半分也沒在意邊上十多位不知情的軍官們要殺死人的眼神,繼續大放厥詞:“有沒有搞錯,我可是把她看成我大姐的,不要離間我們的姐弟之情。”他話說到這份上,也沒人介意他對自己心目中至高無上的智慧神無禮了。達達一轉眼又看到了站在阿姨身后的我,好象有些眼熟,好奇的問道:“這娃兒是誰家的?咋這眼熟呢。”
  阿姨笑道:“是達昂的大兒子,達昂和朵拉去年上邊城了,我那妹妹可管不了他,就交給我了,我就幫著照看一下。”這話可說的天衣無縫,一點都沒透露她和老爸的關系,倒是點出了是我老媽托她管教我的。我開始還以為是有康達在場的緣故,后來才知道不是。
  我因為昨天的考試停訓了一天,今天訓練完又騎了這么長時間的馬,有點不太適應,沒顧的上和達達叔打招呼,不過有五六年沒見了,估計他是認不出我來了,他自己樣貌倒是變化不大,加之形象特殊,讓人一見之下,想忘記也難。
  “達達叔,你不認識我了,我是小星,呵呵。你可不要拿胡子扎我了。”我盡量露出自以為很純真的笑臉,并趕忙縮到阿姨的身后,達達叔熱情的熊抱和扎人的胡子讓我有了童年的陰影,這是下意識的,不能怪我。
  我這一說之下倒是引的眾人又是一番大笑,這時從達達叔后面轉出一個人來,也是五大三粗、野蠻一族的狂戰士,對著阿姨先是行了一禮,開口問了聲好:“安阿姨好,阿熊這幾天沒偷懶,天天準時上圣山去插旗,不信你看我身上還有好幾個地方被刺到了,對狂戰心法的練習也沒停止過。”說完還給我打了個眼色,“小星你還認識我嗎?我是你熊哥哥啊。”
  頓時又是笑聲一片,我倒是認出他來了,是達達叔的兒子,小時候呢稱叫熊寶寶,也來我們家玩過好多次,小朋友都是自來熟的,也算是小時候的玩伴了,只是后來和達叔去了霓虹城,就沒見過面了,雖然他的形容樣貌變化很大,但他一聲小星倒是讓我想起他來了。沒想到幾年不見長成這樣一個憨憨的大個子了。原來阿姨在一年多前到霓虹城巡視時在達達叔懇求下收的這個徒弟,我沒想到原來每天早上圣山上的旗就是他插上去的,看他的樣子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頭,可憐還要每天被我咒罵無數遍,真有夠冤的,不過我可不能挑明,要不然他有個感冒咳嗽全算在我頭上,那我可就慘了。
  阿姨輕咳一聲道:“大家都是熟人了,先不要寒喧打招呼了,形勢迫切,我們先開會吧,有什么事等開完會再說吧。”說著帶頭進入參謀部的會議廳,眾人魚貫而入,眾人在會議廳長桌前坐定,這長桌原可座二十多人,但現在僅坐了十幾個人,安吉利娜坐在上首,兩邊分別是達達、康達及統領部的副統領、參謀主官,但不知道為什么在阿姨的下首處還留了個座位,那是個客座,難道今天還有別的什么人要來嗎?在會議廳兩旁是兩排座椅,跟著進來的眾多參謀就是坐在兩旁,我被阿熊拉了坐在左邊座椅的下首,看來還是他比較熟悉這里的規矩。
  這時外面的衛兵傳話進來:“秦九先生到。”阿姨和在座眾位全都站了起來,好象來的人地位不低啊,要知道在座的最低也是個師團長級別的軍官啊,而且七色盟雙神之一的智慧神閣下此時也是站起身來迎接這位秦九先生,更讓人相信這來的必定不是平凡之人。
  “秦九是什么人啊?”阿熊推了一把我,滿臉的疑惑。
  秦九怎么會到這里來呢,這里召開的可是關系著七色盟存亡的絕密會議啊,康達的到來可能是代表長老會參與這一事關生死存亡的大事件,畢竟這種關系重大的消息,軍部是不可能自把自為的,因為他們形成的決議還是要在長老會議上通過的,現在有個長老會的直系下屬參加,肯定帶來了長老們的意見,與其在長老會決議上被否決浪費時間,還不如早一點考慮長老們的意見,形成共識,人類三國撤軍后出現的問題當然是越早解決越好了,但這秦九,雖然是富甲天下的大商人,但怎么會受七色盟這么多位長官的重視呢,讓人費解。
  我腦中都在想著這個問題,阿熊這一推,正好把我從遙想中拉了回來,這時那秦九走了進來,看他的樣子根本不像什么勢利的商人,瘦高的身材加之行走時飄逸瀟灑的感覺,倒是有九分像魔法師,讓人一見之下不禁暗嘆:奇商秦九果然名不虛傳啊。我心里暗自嘀咕,有水若雨這么個外甥女,看來也不是什么好角色。卻沒有想到像水若云那般大度的人竟然也是他的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