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2 遭受重創

我半坐起身子,召其入內,納罕一進營帳,當頭就拜:“星夢大人,這些天承你照料,我熊人損傷不多,但明天開始的戰斗卻是以騎兵作戰,我熊人可能要倍受排擠,還請大人多加關照。”語意含糊,我卻心知肚明,他是怕被我當作了舍棄對象,熊人重步兵從明天開始,的確是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反倒會成為騎兵的拖累,但我心中卻另有打算,示意其坐起說話,安慰道:“我不會舍棄任何部下的。”這話說的我自己也不能相信。
  納罕苦笑著搖搖頭道:“大人,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屬下聽的多了,戰爭總有損傷和割舍,小人就是因得罪人多,才被貶到這個軍團領軍的,小人雖愚鈍,卻并不傻,即便我們這個軍團能安領回返熊領,也僅是被作為二流部隊存在。”
  我聽完大吃一驚,感嘆道:“不會吧?”熊人的強悍戰斗力在過往的戰事中顯露無疑,而且彼此間的配合意識也很強,這樣的部隊要是只是二流部隊,那熊人的實力也實在高的過份了。
  納罕臉現傲色道:“我們的戰斗力并不遜于熊人的王牌軍鐵熊軍團,但因為是來自最底層的黑熊部,所以倍受排擠,僅作為預備隊性質存在,混個溫飽而已。”話到后來,不勝感慨。
  唉,原來獸人也有如此強烈的等級之分,這家伙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么呢?相處也二十多天了,他到現在才講這番話,到底有什么用意。
  看到我狐疑地看著他,納罕臉色一整,道:“今日情形所現,大人已沒什么可信賴的部隊了,也對狐人失去了信心,如大人不棄,納罕愿率部效忠大人。”
  “說出你的要求。”我毫不為其所動,天上沒白掉的餡餅。
  納罕瞪著我看了一會,懇切地道:“屬下別無所求,只是請大人盡力將我族人帶出重圍。”
  “你所說的盡力,是怎樣一個概念呢?”我不依不饒地問道。
  “死傷比例不高于狐人。”納罕道,“我知道大人肯定做的到的。”一臉憨厚的他,怎么看怎么不像工于心計之人。
  “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你和你的軍隊能做到我的要求嗎?”我不緊不慢地下套。
  “屬下必依令而行,赴湯滔火,在所不惜。”
  得到熊人效忠的我卻沒半點開心,連納罕這個外人都看出了我在軍隊的領導地位笈笈可危,其他人又豈會看不出來,逃出生天之日可能就是對我打擊報復之時。
  如今卻沒時間悔恨自己的有眼無珠,我掏出了身上帶著的精密地圖,這是唯一一張繪制完整的地圖,我在圖上標上了己方軍隊的位置,以及敵方軍隊的位置,然后在草紙上畫起了雙方軍隊未來的運行路線,無論怎么演算,我都沒法子將這三萬的騎兵毫無聲息地帶出對方的魚網式包圍,硬仗肯定是要打了。
  虎族王子迪拜,身為虎族大軍的總指揮,并非依仗其身份,而是天才的指揮才能及無人可及的號召力,身為王子,卻沒一點驕傲姿態,光是這一點,已讓虎族的戰士們崇仰愛戴了,而其攻城破寨之時,指揮若定,大小戰役,身先士卒,更是成為了虎族戰士心目中的神,正是他讓星夢吃了有生以來最大的虧,但在事后有人歌功頌德,迪拜卻無半點得意,反倒心事重重,低頭吁嘆,因為那場決定性戰役丟臉的本是他。
  在經過十多天見縫插針式的反包圍行軍后,我所率的遠征軍終脫離了敵大部,本來攔在身前的敵軍如今大部分被甩在了身后,但危機卻并沒有解除,形勢反倒更令人擔憂,因為我們被人堵住了前進的道路,與我們人數相當的虎族王牌軍猛虎軍團,這是一支機動力很強的重騎兵,他們在王子迪拜的率領下,未卜先知般截斷了遠征軍的退路。
  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道理誰都知道,但就在兩軍決戰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戰至方酣,兩翼的西北軍重騎兵在武信、杰克率領下,竟然完全不理會中軍命令,竟然逐步脫離戰場,發起了逃亡式沖鋒,而將中軍的熊人重步兵和庫伊的第五軍拋棄,要不是我將五千頭怒龍調到中軍充實力量,這一撤退肯定要使中軍潰滅。
  遠征軍整個中軍立刻陷入了困境,而虎族的迪拜王子卻是大喜,沒想到狐族的遠征軍戰力如此強悍,竟然與己方的王牌軍斗得難解難分,而且己方陣型已開始不穩,眼看就要被對方突破防線,脫困而出,沒想到對方兩翼竟然做出了讓人難以理解的舉動,舍棄中軍,這無異于將全軍逃脫的大好機會白白放棄,迪拜年紀雖小,卻老練得不得了,派遣輕騎追殺狐人重騎,而其余人全力圍殲被舍棄的中軍。
  我面如死灰,呆在當地,我真的沒想過,西北軍會來這么一手,中軍方陣如今已被壓成了半圓形,敵人的重騎兵從兩翼不斷沖擊著中軍陣線,阿果接過了指揮旗,發布著指令,而伊瑪爾則是焦急地干搓手,想不辦法來,前路旌旗漫漫,要想憑中軍突破敵重重圍堵,已是不可能,每時每刻都有死傷者的慘叫聲傳出,而更驚心動魄的卻是廝殺之聲。
  被人出賣的感覺讓我的雙眼赤紅,血管都要爆了,雙手的手指因為緊握開始發白,我心里滴著血哪,遠征軍看來是跨了,你不仁我不義,閃了。
  我一把奪過號手的軍號,吹響了全面撤退的號角,納罕親率一千熊人斷后,其余人開始以最快速度脫離戰局。
  我在錯過納罕身旁之時,低聲吩咐道:“抵抗十分鐘撤退。”
  納罕點頭應是后大叱一聲殺向前方,而這一千的重熊騎兵,全身覆加重鋼甲,坐下跨的是怒龍,手上舞的是重型狼牙,絕對震撼的攻防裝備,本是我作為擊潰敵軍的殺手锏,如今卻是用在了逃生之上,還真不是一般的諷刺。但就是這支鋼軍硬是阻住了虎族凌人的攻勢,第五軍輕騎和殘余熊人得以安然撤退。
  十分鐘雖然短暫,但對于熊人千人隊來說,這斷后的十分鐘卻是在生死邊緣拼搏,每分每秒都有陷入重圍難以逃生的熊人狂化,狂化的后遺癥已給這些暴熊打上了死亡的烙印,但血紅著眼呈狂暴狀態的熊人也讓虎人難以寸進。鋼必不能持久,在損失了近三百人后,遠處的荒野上又響起了沖破云霄的號角聲,納罕和熊戰士們在聽聞號角的一刻立刻撥轉怒龍,向己方軍隊逃亡的方向奔過去。
  虎人根本就攔不住這些熊人突圍的步伐,箭矢的威脅對于重甲覆蓋的熊人根本連癢也撓不了,而刀槍劍棍這些常規武器的殺傷力也低的可怕,唯一對他們還有打擊效果的就只有虎人的重武器如重斧、狼牙等,但在如此密集的追擊陣型中揮舞起來也相當吃力。
  更令虎人們吃驚的事卻在后面,在狂追數里后,留下了兩百多名落后的熊人戰士,前方突然出現狼煙,沖天的狼煙下洶涌而來的是數之不盡的怒龍、迅龍、速龍,與平常戰騎不同的是,這些獸族最常見的座騎都兇相盡露,有幾只跑的慢的都被后面的踩翻,踏成肉泥,等這些座騎來到近處,大家終發現了迫使這些相對溫順的魔獸暴走的原因,因為他們的尾巴全被點著了。
  前面奔逃的熊人騎士們放緩速度,開始凝成了水滴形狀,前大后小,而每一個騎士都從座騎身上拿出火把點燃,處在陣中的更是將手中火把甩出了水滴陣,令人稱奇的情形出現了,暴走的魔獸群沿著水滴陣一分為二,像兩條弧線劃過水滴,在尾處又匯成一處,將追擊的虎人大隊沖得支離破碎,這還多虧拜迪見機的早,帶領中軍和后軍閃過一旁,但死傷已是很大,待魔獸大隊過后,滿地狼籍,清點人數下,損傷竟然大過了剛才的大戰。
  拜迪懊惱之際,同樣心煩的還有遠在數十里外的我,第五軍輕騎兵和熊人軍團此時已然會合一處,此役兩軍一萬兩千余人,死傷過半,三千多名輕騎兵和一千余熊人戰死,受傷者兩千余人,另外損失了所有的機動座騎,如果不惜馬力的話,我們根本沒逃生的機會了。
  納罕雖然心里悲痛,他的部下死傷過半,這個鐵漢也眼中滿是痛惜,但還是出言安慰于我,西北軍的無情,即便是他,也感痛心,更別說身為一軍統帥的我了:“大人,節哀順變,以后我們的生死可要看您的了。”
  靠,只是有細塵入眼而已,我節什么哀啊,但傷心總是難免的,我怒意如今已是全消,幸虧有火龍陣這招后著作準備,否則犧牲了納罕這家伙和這些熊戰士倒是挺可惜的,至于以后的路,我已然有了主意,軍力已從三萬降至了八千,碰上敵人的萬人隊也只有開溜的份,主要是損失不起人手了,但我卻并不沮喪,因為我已在想到了逃脫的方法。
  當夜第五軍騎士和熊人戰士,被命令拋棄了所有武器外的重型裝備,包括輕重甲、重盾、甚至連套武器的鞘也被拋棄了,而騎術精湛的更是連座騎的鞍也扔了,最精簡的騎兵裝備如下:一身獸皮做成的衣服,短衣短褂,一把乘手的武器,除此外,就只有糧草和水壺,遠遠看去,這哪是一支部隊,倒像極了逃難的。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