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3 騎士精神

狐族遠征軍主力的潰敗,標志著狐族對虎族的反入侵行動宣告結束,雖然最終以虎族成功殲滅泰半的狐族遠征軍,取得輝煌的勝利,但虎人無論在經濟還是軍事上,都被大大地削弱了,尤其是經濟上所遭受的重創,并非短時間內可以恢復的,虎人想再次入侵狐領也變得有心無力起來,西路戰事就此偃旗息鼓。---<<羅蘭本紀-狐虎之戰>>迪拜瞧著眼前那堆積如山的戰利品,卻視若無睹,對于眾多手下的歌功頌德也是充耳不聞,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可惜逃脫了最狡猾的家伙,心下雖惱,但無論如何,這一場勝利對于他今后繼承王位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
  納內爾瞧著眼前的王子殿下,心下感慨,要不是狐人未卜先知般的反入侵遠征,以迪拜的能力,可能現在虎族已飲馬尼拉河,攻到杰帕城下也不是全無可能,雖然這是不明智的事情。
  三天前,迪拜被火龍戰騎反襲后,立刻收攏了部隊,而根據各方反饋的情報分析,先行追擊臨陣脫逃的重騎兵更符合虎人利益,畢竟殲滅曾肆虐虎領的重騎兵,更能削弱狐人的實力,而且狐族逃匿的輕騎還處在合圍圈內,自有后路源源壓上的部隊解決,打定主意后,迪拜調兵遣將,輕騎盡出,憑熟悉地利因素,終成功堵上武信率領的重騎兵,憑優勢兵力盡殲其部后,又馬不停蹄,今日終一戰功成,將杰克所部的重騎兵大部吃掉,一萬八千的狐人西北軍主力,就這樣湮沒于歷史長河中,能得以脫逃的僅有武信所率的數十騎。
  迪拜瞧著剛攤開被各條線條描得亂七八糟的地圖,皺著眉問道:“有沒有發現敵余部。”
  參謀同樣眉頭不展,報告道:“這股狐人,移動速度相當迅捷,而且根本就沒有固定逃亡線路,好像在和我們兜圈子,低于中隊的小股部隊一旦進入對方視線,一定被吃掉的,另個還有三個大隊曾遭遇其伏擊,損傷不小。”
  根據臨戰部落回報制度,每一個部落隔一天就要將領地情況通報,雖然僅是安全,發現小股敵蹤等少數字眼,但卻給軍部提供了敵人的動作方向等,像狐人在撤軍路線上,為防泄密而斬盡殺絕也是無用,因為兩天沒得到消息的軍部立刻會知道該部落遭襲,所以明智的方法就是控制其通報人,將假消息傳遞出去,而無疑,狐人正在這么做。
  迪拜本深以自己的睿智自豪,創建了臨戰報告制度,使敵人偷襲逃匿無所遁形,但現在卻發覺這方法實在是弊端多多,一旦部落被控制,那只會傳遞出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消息,敵人只要少量部隊控制被占部落,并定時傳回假消息,就可牽動己方軍隊,讓其大部“憑空”消失無蹤,安然逃匿。
  而在他察看己方軍隊的位置圖時,也發現了自己猜測的準確性,果然己方部隊圍追堵截的過程中,結合部竟然生成了數個巨大的空隙,而被團團圍住的區域內,敵人恐怕插翅也難飛,但里面有沒有漏網之魚,卻是未知。
  在迪拜猜疑之際,我們已經在慶祝逃脫敵人的圍堵了,這三天時間,我們簡直就是游走于刀刃之上,第五軍和熊人軍團曾數次險被敵大部包了餃子,但幸虧阿果仔細,抓住了一虎人,發現了虎人部落的秘密匯報制度,被我充分利用,不斷調動著周邊近在只尺的虎人軍團,終讓其露出破綻,一舉逃脫,而在這三天中,我們也劫掠了足夠多的迅龍等坐騎和糧草,以現在的輕簡精騎,逃脫是易如反掌。
  相處久了,難免有感情,突聞武信與杰克兵敗的噩耗后,我心里酸酸的,頗有點兔死狐悲的味道,這是何苦呢?要是大家同仇敵愾,我有把握帶三分之二的人成功逃脫虎族的圍攻,但這兩人卻短視至斯,做出這種令仇者快親者痛的蠢事,枉費了我一番心思。
  在跳出虎族大軍的合圍圈后,所面臨的又是一個艱難的選擇,是去圣雪山與克萊姆森、李斯特部會合,翻越雪山呢?還是由烏云省夾縫里鉆出去,逃回南樹林洼地?
  意見相當的不統一,庫伊的意見當然是到圣雪山與李斯特軍會合,畢竟那里還有他一萬的兄弟呢,阿果則贊成穿越烏云省,畢竟由此回狐領的路途要短很多,數百年還未曾聽說有人翻越雪山的壯舉,何必舍易取難呢。納罕的態度卻是模糊不清,這個看上去憨厚老實的熊人其實滿肚子的主意,絕對的大智若愚,從他瞧向我的眼神中的征詢意見,就知道他把拿主意的決定權甩給了我,還大義懔然、言之鑿鑿道:“俺們熊人已宣誓效忠星夢殿下,殿下指東,我們決不向西,殿下指南,我們決不向北。”
  我樂了,這納罕還真有意思,一不小心就讓他扣上了殿下這個帽子,不過這稱呼聽起來比起大人、參謀長、閣下這樣的字眼要順耳的多。(靠,鳥樣,還不是滿足一下某人小人得志的虛榮心)
  我清了清喉嚨,道:“人類騎士有八大美德,分別是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精神,誠實,公正。”眾人不解地望著我,在這樣的關鍵時候,某人竟然又岔開了話題,而且跑題是不是有點遠了。我迎著眾人的迷茫眼神,笑道:“現在咱們就要講講所謂的騎士精神了。”
  阿果不禁嘟噥了一句:“我們可全是獸人戰士,講什么騎士精神啊,脫線。”話剛嘀咕完,迎面就看到一個巴掌拍下來,就像拍蒼蠅一樣,正想閃身躲過,卻發現手腳不聽使喚了,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手掌慢慢變大,重重地敲在自己的頭上,不用說,肯定是自己的“好”兄弟星夢了。
  他還沒開口訴苦呢,已經有人替他抱不平了,伊瑪爾本來是趴在阿果邊上的大石上,如今氣憤地站起身來,大聲責問道:“死星夢,你打我們家阿果干嘛啊,打壞了腦子可怎么辦?”
  她這話是脫口而出,連想也沒想,好像天經地義一樣,我和庫伊、納罕瞪大了眼睛,齊聲道:“哦,你們家阿果。”
  伊瑪爾終醒悟過來,剛才說的話中語病實在是太大了,臉是臊紅了,但卻挺起胸膛,一揚俏臉,哼道:“哼,我們家阿果又怎么了。”獸女果然敢愛敢恨,要是在人類國家,早羞得跑出去躲起來了。
  阿果臉上雖說不出的尷尬,但眉梢眼角卻透著喜意,嘴里喃喃的八成是“愛神保佑”這四個字。
  我故意嘆了口氣,道:“高,實在是高。”這話說的讓人摸不著頭腦,阿果卻是深知其意,打揖作躬的,想封了我的嘴巴。
  三日前的戰役,阿果舍身為伊瑪爾擋了一支利箭,并被箭擦傷手臂,這本來僅是戰場上的常事,但不幸被我看穿了其中的玄機,那支箭的力度并不是很大,以阿果的身手,即便空手去接也不會損其分毫,況且當時他左手還持著圓盾,怎么會因為救人而受傷呢?瞧著伊瑪爾驚叫著撲到阿果身邊,以及阿果不經意間露出的奸笑,我立刻明白這小子施的苦肉計大功告成。兄弟獲得幸福本就是值得高興之事,我也沒蠢到去揭發他,如今只不過是嚇唬一下這家伙而已。
  眾人興致勃發,問道:“到底高在何處?”
  我立刻轉移話題,道:“剛才一鬧,我想到了很好的主意。現在先說下騎士精神吧,騎士精神中的榮譽和犧牲,在獸族也是被看得很重的,但被獸人看的最重的應該是守諾吧,百年前,八獸將千里送孤的故事應該也是信守諾言的典范了吧。”
  眾人點頭稱是,我接著道:“當日遠征軍兵分兩路,我們曾約定會師于拉貢圣雪山下,如果不顧自行開溜,那與武信等背信之人比起來,又好多少呢?”大道理先說。
  阿果沉思了半晌,道:“大人并非冥頑之人,區區形象必不放在眼里,應該也將退入烏云省的狀況分析過了吧?”
  我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哪,我肚子里有幾條蟲子,你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啊。不錯,我們屠獸焚皮之舉,已將烏云省的民眾得罪怠盡,當日有大軍依傍,他們還不敢怎么樣,如今你看看我們這身裝備,連土匪也比不上,烏云省的游勇們只要拖住我們幾天,虎人大軍就會重新包圍上來,到時,可真的上天無路,遁地無門了,倒不如沿克萊姆森等人開辟的線路,踏入龍涎山脈,依險行軍,進退有據來得安全。”其實我這話還有未盡之處,即便安然逃入南樹林洼地,虎人仍會窮追不舍,到時又將虎人引回了狐領,遠征的目的蕩然無存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