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4 獸之鷹者

經過十多天的潛行,終抵達了預定的會合地點,因為遵循的是克萊姆森率部開辟的行軍路線,基本上沒碰上什么人,而隊伍中僅有的七名幻獸騎士,這幾天倒是累的夠嗆,不但要擔當預警、偷襲、探路等等斥候所要擔當的任務,而且還要負責監控后路敵情,輪番上陣下也是精疲力竭了。看著滿地的狼籍,有如龍狂風刮過一般,要不是四周臨時柵欄上明顯的防御措施,誰有也不會認為這里曾駐扎過軍隊,不知道的可能以為是難民駐留地呢,我不禁暗暗納悶了,這人都跑哪去了。
  斥候第一時間報告了勘察情況,此地原有駐軍在兩至三萬人間,而撤走時間不到一天,因為地灶內留有的余灰還是熱的,而撤退方向是圣雪山,應該是遠征軍的另一支部隊。另外在這附近沒有發現大規模戰斗的痕跡,該部肯定是自主撤退。
  我吩咐部隊在此休息,一路上因為沒有什么人煙存在,我們所部劫掠很少,而翻越雪山的必需工作本由克萊姆森部解決,大家也沒想到對方竟然先行開拔了,如今的我們雖然糧草無憂,但至關緊要的御寒衣物卻極端缺少,冒然追趕克萊姆森部可能的結果就是追趕不及,全軍凍死于圣雪山上。
  因為采用的是輪修制,在外圍有數百名騎兵在巡游,更外圍仍有數十名暗哨監控,而肉眼未及處,四名幻獸騎士編隊以駐扎地為半徑飛弋,如此緊密的監控也只有怕死的我才舍得下這本錢。而幻獸騎士的另一任務是搜尋附近的部落,要不然,我們的御寒衣物不會憑空得到,此時我已在暗暗后悔,在劫掠糧草之時,怎么沒想到弄幾件獸皮呢。
  阿果和伊瑪爾兩人如今好像被長繩綁在一起一樣,只要有一個人出現在你面前,那另一個肯定在五米范圍內出現,如今兩人腦袋湊在一起研究著拉貢圣雪山的地形圖,這個綿延數十里,方圓近千平方公里的地域內幾乎全被冰封雪蓋,而拉貢圣雪山作為虎領通往狐族本土的唯一通道,卻被視為了禁道,有無數人曾嘗試過翻越其的壯舉,但生還者都微乎其微,唯一的成功者還不是靠自身實力通過的(據說是危急關頭使用了極為罕見的定向遠征魔法傳送卷得以逃生),拉貢圣雪山上有時空裂縫的存在,被數之不盡的冰系魔獸盤據,而這些魔獸的來歷、樣貌卻說不上來,因為在發現時空裂縫的一瞬,此人所在的團隊開始遭襲,到處是白色的魔獸,根本看不清容貌,而大驚失色下撕開傳送卷的結果就是讓這個人成了征服拉貢的第一人。
  也曾有軍隊試過征服圣雪山,但同樣的結果,一去便杳無音信,拉貢成了迷一樣的存在,地圖上僅是圈出了一個大概的輪廓,至于上面的情形如何,沒人說的上來。阿果和伊瑪爾如今在找的就是地圖上的最短線路,相似的環境下,減少行軍路程,在遠襲及逃亡中是值得推薦的,但卻并不適用于翻越雪山,因為誰也不知道其上的山形地貌到底如何,這還要隨機應變,他們沒事下也是看著玩的。
  庫伊帶隊巡守,而納罕躺在不遠處打盹,哈喇子流了一地,酣雷聲震耳,這些家伙一個比一個能干,別的沒學會,這偷懶的功夫倒學了個十足,我簡直大包大攬了幾乎全部后勤的活,還真他們的命苦啊,以前我都是當甩手掌柜,只管軍務,不管軍需,現在才知道不當家不知油鹽貴,不掌軍不知道事情煩,三天下來,我簡直是頭毛都豎起來了。
  總算軍事院校畢業,還有相當的基礎,但總歸是煩心,時不時拿這幾位開涮,這叫一人煩不如大家煩,你看納罕昨夜就被我折騰了一夜沒睡,現在也不管三七二一,倒下就不起來了,而阿果因為有伊瑪爾“撐腰”,有事沒事總把小丫頭抬出來,要不是看吉蘭面子,我才不甩她呢。
  我湊過頭去,問道:“你們小兩口有什么新發現沒有?”
  伊瑪爾面不改色心不跳,無聊地答道:“一張破地圖能看出什么東西來啊。”現在她對我的戲謔之言已是毫不在意,倒是阿果還有幾分不自在,反倒被伊瑪爾嘲笑了好幾回,看來這劊子手還真是名實不符啊,典型的鐵漢柔情。
  阿果卻像若有所思,道:“我看這地圖上標出的時空裂縫地點好像有些問題。”
  我還沒問呢,伊瑪爾搶先了,好奇地問道:“果啊,什么問題,我怎么沒看出來。”
  我心里不禁想:憑你個小馬虎眼,如果能看出來那就不是問題了。我心里也充滿好奇,因為這圖我不知看了多少遍了,也沒發現有什么不妥之處。
  你看這時空裂縫點,在圣雪山范圍內,無論哪一條直線從這點過,都被分割成了平均的兩段,這應該是拉貢圣雪山的絕對中心,我想雪山的神秘可能與此息息相關。
  伊瑪爾拿過地圖左量右量,終相信了阿果的發現絕對正確。
  我以極其夸張的表情看著阿果,道:“阿果,你小子還開竅了,看來愛情的滋潤還挺有效果啊。”
  要是我聽了這話,還不定吹成什么樣呢,阿果只傻笑著撓撓頭,但情人眼里出西施,伊瑪爾瞧著他的眼神里全是一顆顆紅色的心,奶奶的,愛神之箭的威力還真他媽的大,咋就不讓我也中一支咧,長這么大,作為人家眼中花心蘿卜的我也僅是摸過幾次靜的小手(危急時刻的摟摟抱抱除外),還像拍蒼蠅一樣被無情地拍打掉了(靜無語,這不能怪我,大廳廣眾之下,人家害臊嘛),吉蘭更是連毛也沒碰上,奶奶個熊,韭菜炒大蔥。
  他們郎情妾意的雙手互握,以眼神交流著,令空氣中到處彌漫著電流,完全當我透明的,看的我是極度不爽(一般妒忌都這樣),唯有摸摸手上的雞皮疙瘩,打著寒顫閃人,順便去看看外圍的庫伊,幻獸騎士也該有所發現了,該是打秋風的時候了。
  四位幻獸騎士先后返回,而另三位幻獸騎士升空巡視去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部隊沒有獸鷹這樣的偵察利器,唯有殺雞用牛刀,讓這些戰爭之王辛勞一番了,這樣的情況也不會持續很久。只要進入圣雪山,他們將獲得解放,主要任務將放在拯救上面。
  我碰到庫伊之時,他已聽完幻獸騎士們的報告,我揮手示意他們下去休息了,著庫伊解說情形,畢竟現在最累的就是幻獸騎士了。庫伊對著我是一臉苦笑,只看其表情就知道幻獸騎士無功而返了。
  這克萊姆森和李斯特兩人還真盡責,將方圓百里內的部落全數洗劫一空,其實也就數個小部落,這些部落人員全部被幽禁,一天前才被釋放,而且除了少量食糧和衣物外,所有有用的東西全搶光了,帶不走的也已焚燒干凈,百里內的肉食性魔獸也被殺的干干凈凈,而幻獸騎士帶回來的“樣品”讓我哭笑不得,純粹的夏裝,這樣的衣物即便十件也抵不上一件獸皮大衣,還真他媽的干凈徹底。
  難道要我們奔襲百里,就為搶幾件冬衣,還真他媽的笑話啊。但說實話,實在沒辦法,這下下之策還是要干的,庫伊就是吩咐剛升空的騎士加大搜尋半徑。
  我和庫伊繞著營地巡走到一半,就在我倆互相打趣千萬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了禽鳴獸咆之聲,抬頭極目望去,卻見剛才出去的三名幻獸騎士以極快的速度飛掠下來,而后面黑壓壓一片,全是飛禽。
  敵襲的警報瞬即充徹整個營地,戰士們飛快的起身集合,唉,竟然沒人看一眼滿天飛舞的“襲擊者”,有誰會想到如此大規模的示警對象會來自天際,但人不是有嘴巴嗎?一喊之下全明白了,長兵者半蹲,將武器舉過頭頂,極少數配備弓弩的已引弓待射,持短兵者盾覆兵陣,掩護前者,這還像點樣子。
  三位幻獸騎士已用極其狼狽的落地姿勢和滿身的傷痕證明他們捅了馬蜂窩了,狂舞者們飛到近處,我才發現這些并非飛禽,而是長滿翅膀的人,與翼人族不同的是,他們的翅膀覆蓋是羽毛,而翼人是半透明的薄翼,我想這應該是獸人中最富有傳說色彩的鷹人了。不知道這三個笨蛋是如何得罪脾氣好到極致的鷹人的。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