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5 如此強盜

漸飛漸低的鷹人,面目已是清晰可見,說不上俊美的臉上寫滿了憤怒,而埃奇等人此時已收起了同樣傷痕累累的幻獸,躲在盾陣中一臉的惶恐,好像有點做賊心虛的味道。低飛的鷹人在他們族長的率領下,僅是彷徨于盾陣之上,對于密如針林的殺傷性武器,他們還是不敢輕易嘗試捉拿幻獸騎士,而這支部隊又與和平共處的虎人大大的不同,應該是狐人或者狼人,消息閉塞的他們竟然未得知一支遠征軍曾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搶掠,今天不幸,來部落行成年禮試訓的波爾公主殿下竟然受到了騷擾,剛飛離部落所在地二十公里就神情悲愴地返回了,語不成聲地訴說碰上了萬惡的強盜,這還得了,這可是對鷹族的羞辱,即便是各族的皇族也不敢干這樣的事情,族長勃然大怒,立刻率全族戰士四面包抄公主殿下受辱之地,很不幸,碰上了幻獸騎士埃奇等人。
  埃奇很委屈地扁著嘴報告一路上的遭遇,他們向遠方巡守路過一被克萊姆森洗劫的部落時,突然發現一鷹人,飛上前想打個招呼(鷹人因其和平天性和強大的戰斗力受獸各族尊敬,他們占據的大多是獸人難以生存的高山環境,而且與鄰居向來是守望相助,還沒人蠢的去招惹鷹人,徒樹強敵的),發現是個小姑娘,清秀絕倫的臉上卻是垂淚欲滴地樣子,而且質問他們,下面的強盜行徑是否他們所為,秉承獸人誠實的作風,埃奇既不能回答是,也不能回答不是,無奈下唯有一聲不吭,鷹人小姐怒哼一聲,振翼遠場了。
  半個小時后,埃奇發現他們被狂怒的鷹人戰士包圍了,黑壓壓的數百人,最后還是憑籍幻獸之力才得以脫逃,當然還有鷹人下手留情的因素在里面,但也有夠狼狽了,鷹人雖手下留情,但教訓還是要給的,所以不敢動用武器裝備的情況下,幻獸騎士鼻青臉腫也理所當然了。
  聽完埃奇的報告,我們是一頭霧水,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平和的鷹人,導致了他們勞師動眾,大舉問罪,難道是克萊姆森遠征軍曾開罪了鷹人,不用我費腦子亂想了,鷹人領頭者已降下身形,站立于不遠處,當先開口了:“你們是什么人,在方圓百里內并沒有虎族駐軍的?”
  “狐人遠征軍統領星夢見過閣下。”我不緊不慢地回答道。
  領頭者一愣,對于狐族入侵虎領他是一無所知,半晌,才開口責道:“你們虎狐交戰本不關我們鷹族之事,但你那三名手下得罪我們公主殿下,卻是對我鷹族的挑釁,難道欺我鷹族無人嗎?”
  我不答反問道:“閣下何人?不知我三位屬下怎么得罪了公主殿下?”
  鷹族高山部族長翔天對于眼前年輕人的反問也是吶吶無語,自己見公主殿下凄然落淚珠樣子和楚楚可憐的言語,想當然以為受人欺負所致,至于公主所述的強盜實施了什么樣的強盜行徑,卻是無從知曉,但在對方期盼的眼神中分明看到了狡詐這兩個字,狐人狡猾的評價還真是中肯,但出于禮貌還是答道:“本人高山族族長翔天,你三位部下對公主殿下實話了搶劫。”
  強盜搶劫,天經地義,翔天理所當然地套用了亙古以來強盜所用的專有技術搶劫。我一指埃奇三人,令他們站立出來,對著翔天道:“族長閣下,不知這三位搶劫了公主殿下多少貴重物品。”公主殿下當然不可能攜帶大量的金銀通貨振翅高飛的,而且鷹人也沒佩帶首飾的習慣,空中的一個平常的翻轉動作就會令身處之物拋離,所以僅能用貴重物品來形容一下。
  翔天一時語塞,撒謊胡編可不是鷹人的專長,天性善良的他們有些甚至一生也沒說過一次謊言,幸虧,真的是幸虧,他的救星到了,公主波爾殿下看到怒氣沖沖的戰士集群而出,擔心出什么問題,也跟著來看個究竟,如今聽到翔天族長竟然被一看上去年紀比自己略大毛頭小子問的啞口無言,立刻挺身而出,在眾多戰士恭敬地退讓一旁時,出聲辯解:“哼,你們這些萬惡的強盜,竟然將虎族塔米拉部落劫掠一空。”
  波爾的話剛說了一半,翔天和鷹族的戰士們已是瞠目結舌,感情自己等人是誤解了公主的語意,她只是對虎族塔米拉部落被洗劫看不過去而傷心,不過話又說回來,畢竟與塔米拉部守望多年,也不能眼看他們被人欺負了,但狐人的遠征軍也太多了點吧,要是千人隊,部落還有打敗他們的信心。
  我一見是個年輕漂亮的鷹人小丫頭,可能嘴角還飄著乳香呢,卻裝作少年老成的樣,竟然這么詆毀我們,肯定是鷹人嘴中的公主殿下了。立刻出言打斷,明知故問道:“請問你又是什么人,大人講話,小孩子不要插嘴的道理也不知道嗎?”
  鷹族戰士齊聲出言斥責:“怎么敢對公主殿下無禮。”果然證實這位就是禍亂的源泉,鷹族公主。
  波爾很是惱怒,萬惡的強盜竟然看不起她,還拿她當小孩子看,實在是最不能忍受之事,大聲繼續數落強盜罪行:“你們將塔米拉部落的所有東西洗劫一空,帶不走的還一把火全燒了,但沒殺手無寸鐵之人,還給他們留下了足夠的糧食衣物,這也就算了,可是,竟然還實話二番搶劫,連肯米亞大伯最后一件夏衣也不肯放過,難道讓他老人家就打著赤膊過日子啊,實在太過份了。”
  這什么跟什么啊,這小丫頭看來還真天真得不得了,說完話還能洋洋自得,連翔天也耷拉著腦袋說不出話來了。戰爭嘛,殺人放火平常事,狐人還是手下留情的,至少給了虎人們一條生路。
  我一臉的郁悶正想說話,波爾眼尖,竟然看到了先前幻獸騎士搶回來的夏衣綁在我的腰間,大聲叫道:“你們看,就是那件衣服,哼哼,典型的強盜。”說著一指我腰際,這下倒讓我頗為尷尬,至少搶老人家遮身的東西本就沒什么可稱道的。
  我不理波爾殿下,對著翔天說道:“族長,看來僅是誤會,我們因為需要冬衣,所以想到虎族部落“借”些皮草。”
  波爾插言道:“搶就搶,借,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我一陣頭疼,這丫頭比當年的表妹可可還煩,典型的一言九頂型人物。
  翔天詫異問道:“眼看酷夏就要來臨,你們需要皮草干么。”
  遠水解不了近渴,遠道奔襲劫掠,一時間也難以實施,倒不如向這位族長弄些,即便少些,有好過無嘛,而且我們也有補償條件。
  秘密協議在鷹族高山部與遠征軍間達成,鷹族提供了大量的以他們羽毛填充的羽絨服飾及獸皮大衣,數量之多,令遠征軍七成的部隊分到了冬裝,而另三成唯有就地取材了,大量的迅龍、速龍被飽含熱淚的主人殺死,以提供足夠的皮草,而其余的大部分戰騎被作為補償給了鷹族,其實他們也不需要戰騎,僅是為鄰居虎族部落討些生存物品。雖然戰騎并不能提供奶制品及繁衍后代,但作為軍需品的優良戰騎還是很受虎族部隊的親睞,至少數年的進貢賦稅可以無憂了,但這些互換條件卻被嚴格命令禁止泄漏,連受益的虎族部落也以為是鷹人撿獲的戰利品,是上天的恩賜。
  瞧著眼前被戰士尊稱為殿下的小伙子,翔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因為這個年輕人一臉的壞笑顯示,這筆生意他肯定是虧了,但對于好客的鷹人來說,吃虧就是占便宜,因為幫助他人的快樂并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而且金錢對于鷹族來說無足輕重,能自由自在地翱翔藍天才是鷹人的追求,朝深層次說,這些戰士想要做事情是翻越拉貢圣雪山,還從來沒人能做到過,要是不做這筆買賣的話,被虎人追紅了眼的狐族遠征軍肯定要大肆搜刮四方,受苦的還是虎族的牧民們,能為鄰居解憂去惱,也算是一件好事。
  波爾很不解地看著翔天族長,問道:“族長,你就這樣放走這樣一支虎狼之師,強盜之旅。”
  翔天微笑著搖搖頭,道:“這是宿命的召喚,并不是我們可以阻攔的,如果他們能活著走出圣雪山,那我們鷹族的命運可能真的要改變了。區區皮草既挽救了虎族的百姓,又可讓他們欠我們一份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波爾嘴里喃喃道:“宿命的召喚。”眼里卻爆出了閃亮的光芒,鷹族亙古守護龍涎山脈的宿命難道真的能改變嗎?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