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6 神秘失蹤

經過近三天的整修,遠征軍得到了完全的休息,而在這三天里,鷹族和遠征軍的秘密交易也完成了,無以計數的羽絨服和獸皮大衣被趕制出來,而除了近千只被含淚殺戳取皮供肉的迅龍、速龍外,遠征軍僅留下了五百只皮最厚,載重能力最大的怒龍,其余全被轉給了鷹族,至于他們送給誰,我們就管不著了。
  所有進入圣雪山的準備工作都完成了,而虎族的前鋒搜索部隊也在遠方顯出了身形,被擺脫了近三天后,虎族大軍又重新輟上了遠征軍,除了進入圣雪山,在虎領上再怎么騰挪,也逃脫不了被圍殲的命運。
  一聲令下,四千四百多曾經的農奴和一千八百名熊人身披冬裝,趕著載重的近五百頭怒龍,踏入了千古謎地拉貢圣雪山。
  前面負責探路的是有雪上經驗的戰士,要是上了雪線,步行是最好的選擇,而被厚雪覆蓋的地方需要有開路人的探察,前方開路的就負責將有危險記號的旗幟插在危險的地方,以使后面的戰士有路可循。當然這些戰士身上都綁了兩條粗繩,由后面的戰士握住,所以危險性還是不大的。
  我倒是很想到前面去探路,但身為一軍統領怎么身涉險地呢,只有遠遠地跟在探路者后面,準備給他們加持各項防御魔法,幸虧學會了大范圍的加持魔法,否則要累死的,
  納罕和阿果兩人陪在我身邊,而后面的安全就交給了庫伊,反正這小子有的是逃跑的經驗,再說虎人也沒這么大的膽子,敢追入圣雪山,但庫伊因為要擔任掩護大軍先行進入雪山的任務,所以落在了后方,進入雪山后,快速移動是不明智的,所以大家只有休息時再行會合了。
  納罕是遠征軍唯一沒有披上羽絨或獸皮大衣的人,昨晚分發大衣時,這小子竟然出語不遜,說什么憑他絕世神功及一身厚皮,根本就沒必要穿什么女人用的羽絨服,我靠,立刻被抓到語病的我搶過了發到手的羽絨服,現在我是里面穿著獸皮大衣,外面披著羽絨,而且剛入雪線沒多久,也沒覺出冷來。
  納罕一路上就像蒼蠅一樣,圍著我嗡嗡亂叫,此時又和我說起了騎士精神:“殿下,您大前天剛跟我們探討了一下騎士精神,但您卻一點也沒表露出有半點騎士的風度。”
  我實在被他煩膩了,可有可無地敷衍道:“這樣嗎?我哪里表現出我沒騎士風度了。”
  納罕羅了半天,終于見我有所反應,立馬高興地道:“殿下,您看這進入雪山了,這天氣好像一下子冷了下來,溫差實在太大了,呵呵,您看能不能將這大衣借我穿下,讓我先適應一下,呵呵。”
  “不行,”我一口否決道,“這和騎士風度有什么關系啊?再說了,昨天可是你自己說大話,怪得了我嗎?”
  納罕一臉就知道你會這么說的樣子,道:“騎士精神里不是有一項憐憫嗎?殿下您沒半點憐憫之心,可見,嘿嘿。”
  “少來激將法,老子才不上當,再說了,老子可是不折不扣的魔法師,誰說老子是什么破騎士了。“我冷笑著說完,順手給前面幾位探路戰士加持了水系魔法盾,雪山上水無素的密集程度比的上水中,而且有加成作用,在這里不用水系魔法才是笨蛋。
  這一手看得納罕眼睛都直了,先是不信地看著環繞在戰士們身上若有若無,顯著淡淡水藍色光芒的魔法盾,而后眼睛瞪的大大的,直視著我,一臉不信道:”殿下您怎么是魔法師呢?“他是親眼看到過這位帶隊沖鋒的,而且也曾和虎人近距交過手,雖然騎的是最強壯的速龍,披的是厚厚的重甲,但一直以來都顯示著這位與魔法八輩子打不到一塊去,要知道這小子全身上下的笨重金屬,這是魔法師施放攻擊魔法的大忌,因為金屬有吸附魔法元素的副作用,有相當的減持作用,而且笨重的戰甲也會限制魔法師的移動速度,很容易被近身攻擊的。
  這簡直是顛覆魔法師傳統的家伙,這小子所施放的魔法卻告訴他,眼見并不虛。我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可是導師級的輔助魔法師,知道啥叫輔助法師嗎?“看他那呆頭呆腦的樣就不知道了,我繼續解釋道:”我專攻的是和獸巫們相似的防御型魔法,攻擊魔法并不擅長。“
  納罕果然是個聰明的熊人,而且是個很會察言觀色的熊人,可能也是熊族歷史上第一位狂拍馬屁的熊人:”殿下您真是英明神武、英俊不凡、英氣逼人、英勇無雙,>>>>(省略若干字)“
  厚若城墻的臉皮也讓他說的有點泛紅的跡象,唯有大喊著:”停。“并將身上的羽絨服脫了下來,扔過去道:”阿果,給我加一條軍紀,以后有人再拍馬屁,杖責一百,奶奶個熊。“
  阿果和納罕相視而笑,這招可是阿果密傳,大人雖平時嚴厲的不得了,可對手下人還是不錯的,尤其是那種把他捧上天去的,納罕剛才可是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都好幾天了,克萊姆森部的足跡早就讓風雪掩沒了,也不知道他們取道往哪一邊去了,但這么大一支部隊過去還是留下了些許痕跡的,比如說凍得硬如鋼鐵的龍糞什么的,但讓人不解的是,一路行來,都快有一天了,還沒發覺有什么不尋常的地方,居然也沒發現任何其他生命活動的跡象,那唯一從圣雪山跑出來的家伙怎么會說被包圍攻擊呢?難道是說的假話嗎,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其人雖有偷雞成份,但的確是從虎領進入后,由狐領出來了,而其遠程傳送卷軸的傳送距離也僅是圣雪山的中心處至邊沿的距離,也就是說這個人一定要踏過圣雪山中界點才可能,像這種探險,每年都有冒險者行會負責監察并記錄在案的。
  如果有什么風吹草動,不,應該說是風吹雪動,那還不可疑,但雪線以上連一點生機也沒有,就讓人奇怪不已了,所以我們是越走越心寒,平靜在這種絕地內往往是最可怕的,因為什么時候殺機一現,就會奪去生命。否則千年來也不會探險者無數,僅有一人逃出來而已,而且還是靠遠距移動卷軸之功。
  休息之時,我仔細詢問了一下負責探路的戰士們,其實他們看的也就比我們遠一點而已,當然問不出什么東西來,四面八方全是白茫茫一片,為防雪茫癥,大家都有所應對措施,不敢只盯著雪面看,不時互相打量一下,抬頭望一下天上,雖然已有雪花飄下,天也是灰蒙蒙的,但至少除了白以外還有其它顏色不是,不會被雪反射的光線灼傷眼睛。
  幸虧這里除了戰士還是戰士,西北軍的獸巫都隨武信軍突圍而去了,連伊瑪爾對于斗氣也有所修為,要不然光憑身上的衣物御寒,還真承受不了,冷氣沿著衣縫、袖角直灌進來,冷得不行,戰士們開始扎緊衣角袖角,并將衣縫拉緊,以自身斗氣抗寒,但修為低者能支撐多久卻不知道了,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這還是第一天呢,前路漫漫,可能還要走上個把月呢,可怎么熬啊,準備雖然充分,但還是低估了圣雪山環境的惡劣了,實在不行,只能殺掉隨行的怒龍,以求多支撐一點時間吧。
  雪越下越大,開始看不清遠處的景象了,一切變得模糊不清,遠征軍速度放緩到極。說真的,我現在還真懷疑這翻越圣雪山之舉是不是有點瘋狂了,難道真的要回頭是岸嗎?但克萊姆森部所去蹤影全無,他們有能力走過去,我們沒道理不行的。而且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大股部隊外圍形成了斗氣防御圈,將寒流抵御在外,內里的溫度到了可承受范圍,而大家輪流釋放斗氣下,也有了緩過勁來的時間,應對起來是越來越輕松。倒是探路的戰士由原先一小時一換,改成了半小時一換,風大雪大之下,所需體力倍增,斗氣圈可不能延伸出去太遠,畢竟消耗太大,而且他們在前方的距離也移入了可視范圍內,離大部隊只是遠方十米,有危險可隨時退入大隊。
  環境越來越險惡,感覺越來越不安,至于問題出在哪,我卻不知,問問邊上的阿果等人也是說不出所以然來,因為部隊收縮以減少斗氣防御寒流的空間,庫伊此時也大步走上前來,他也感覺到什么不妥之處了,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原因來。
  此時后面的一只怒龍突然大吼了一聲,兩蹄揚起,好似出離憤怒一樣,眾人眼線被其吸引,待我們轉頭望去時,卻看到它已被主人安撫了下來,等我們回過頭繼續看往遠方時,卻大吃了一驚,前面負責探路的十多人竟然消失無蹤了,而綁著他們的繩子另一頭,卻漂浮在半空,情形詭異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