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7 宿命召喚

大驚失色的戰士死命拉拽手中的繩子,卻不動分毫,正想撲上前去看個究竟,被我喊住了,如此詭異神秘之事,肯定有所玄機,這樣沖上去肯定不是辦法,我俯身撿起剛落下還沒凝結的積雪,團成一團,大力投向遠方,但令人驚異的是,雪團劃過數米后竟然憑空消失,突兀之處令人瞠目。前面雪花飄落于地,歷歷在目,而我們前方竟然好似有一道無形的時空之門,將經過的東西一一吞噬,眾人都嘩拉拉圍了上來,想看個究竟,但卻被我吩咐庫伊喝退了,灰溜溜回去堅守自己崗位。
  伊瑪爾好奇下也扔了個雪團,這時眾目睽睽下終發現了異樣,雪團消失前,空氣好似水波一樣,輕微地變形蕩漾開去,令空間有細微的扭曲,我幾乎是脫口而出:“領域空間。”
  庫伊是知道領域這回事的,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結巴著道:“不,不會吧,領域?”
  而其他人都是露出疑惑,阿果撓撓頭問道:“什么領域?”
  我倒吸一口冷氣,這是魔法師們一生追求祈盼想達到的至高境界,只有魔導師級別才能施放的終極魔法,要知道領域是隨魔導師的死亡而消亡的,這里竟然魔導師存在,這怎么會出現在這杳無人煙的神秘雪山內呢?難道真的有神秘的東西存在嗎?
  在庫伊解釋完到底什么是領域時,伊瑪爾產生了疑問:“為什么說是領域,而不是時空門呢?”各個大陸在各個時期都有許多不明原因的時空門產生,有的竟然能在大陸間傳遞,但出現的時空門都不能持久,長則十天半月短剛一到兩個小時就消失了。
  我臉色凝重地解釋道:“時空門的穿越并不會產生空氣的大范圍波動,僅是穿越處產生細微空間扭曲,這兩者之間存在著范圍的差別。”
  “那我們該怎么辦?”納罕問出了眾人的心聲。
  我也正為此頭疼,道:“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無論時空門還是領域,都是單向性的,就是一旦進入,就沒辦法回頭。所以這要求大家的決定,如果這是時空門,我們還能靜待他的消失,如果是領域,那我們可能永遠也不可能走出來。因為在領域內,我們的生死取決于魔導師。”
  庫伊對于領域有所聞,但對里面的具體情況,卻惘然不知,問道:“這話怎么講,難道進入領域就只有死路嗎?”
  “不一定,在魔導師創建的領域內,他是無敵的,但這僅是理論上而言,如果被困在領域內的敵人綜合能力能超越魔導師所能借用的自然之力,那還是有脫困的可能,但憑我們的能力肯定不會超越魔導師的能力的,光是他憑借的這圣雪山的風雪之力及水系魔法力,不要說我們,就是十萬人,也輕松被扁成炮灰。當然還有一條捷徑,就是魔導師開放領域,放我們走人。”對著這群大老粗,我賣弄著書本上學到的知識,窮開心哪,咱也當了回知識分子。
  “那我們是進還是不進?”阿果的問話說出了關鍵所在,這個問題決定了我們的去向。
  “我們還有什么退路嗎?庫伊的斷后部隊是被人家追著屁股撤入雪山的,虎人不會輕易撒開口子,放我們走人的,而前路已被阻,不進還有什么辦法。”
  伊瑪爾靈機一動,笑罵道:“笨,不會另外找條路繞過去。”眾人眼中都是一亮,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我瞪大眼睛對著伊瑪爾上瞧下瞧,左看右看,感嘆道:“伊丫頭還真他媽聰明哪,我怎么沒想到這么好的辦法。阿果,你小子撿到定了。”
  伊瑪爾聽著我說著粗話,眉著輕蹙,但臉上還是閃出了開心之色,我瞧到伊瑪爾的得意神色,不禁苦笑,接著道:“不要窮開心了,領域的范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在一個橫斷空間內,可以延綿數十里,嘿嘿,這個路可不好找啊。”
  果然,經過近一天的搜索,所有能走人的路途全被探測過了,當然是先扔東西探路了,竟然全部都籠罩在領域的范圍內,一切扔過去的雪團全是消失無蹤,進路全被封鎖。
  在得到結果之時,我一臉的釋然,書本的理論終在此得到了驗證,魔導師的實力果然強大無匹,難怪產生的數量少之又少,限制他們加入到戰爭中去,的確是明智的抉擇,有他們的存在,軍隊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爭戰變得毫無意義。
  伊瑪爾等人則是一臉的失望,這樣的結果無疑逼得我們唯有進入神秘的未知領域,生死可就交給了開放這個領域的魔導師了,我卻不抱這樣悲觀的想法,這位魔導師在如此險惡環境內設置領域結界,肯定有其目的,只要解開這個謎,我們仍有生還的可能,況且魔導師關閉領域,毀滅其內一切生命的行為也不可取,只要在領域內找到魔導師的位置,我們也不是沒一拼的機會。
  進入領域前的動員之語在我嘴邊飄起:“遠征軍的弟兄們,咱們現在身處困境,后路已被封死,而前路卻有魔導師的領域相阻,探路的弟兄已不小心進入了未知領域,而經過大家一天的探索也沒發現有其他道路可以繞過,所以我們面臨的只有踏入領域一條路,不愿冒險的弟兄允許回轉投降虎人,不過估計全尸可能是有的。”這話引來哈哈一片笑聲,的確,遠征軍的累累惡行,不千刀萬剮簡直對不起虎族死難的同胞。
  我右手食指壓在嘴唇之上,輕噓了一聲,壓下可能引起雪崩的笑聲,繼續道:“各位,我星夢自愧無能,將各位帶到如此絕地,但請各位相信,無論環境多么險惡,我絕不會拋棄各位茍生,讓我們接受命運的挑戰吧!”
  說完,我當先大步踏向了領域,隨著空氣的一陣扭曲波動,我消失在空氣中了,后面的戰士們在庫伊的帶領下,齊聲吶喊:“生則同生,死則同死,沖啊。”
  整個領域突然涌入的這么多的人、獸,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前一秒,我目視前方還是皚皚白雪,而后一秒卻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芳草凄凄,林木茂盛,而不遠處竟然還有十多人在那烤著香噴噴的藏羊,我大步沖過去,一把抓起烤架上滋滋掉油的羊肉,一聲大喝,:“快走。”
  十多人連想也沒想,立刻起身隨我奔向前方,而在他們的后面不斷憑空閃現出遠征軍的戰士和怒龍,要是他們不避開來,估計有可能被踩成爛泥,這些正是先前探路的戰士們。
  “殿下。”十多人右手著胸敬著軍禮。
  我倒是挺不好意思,如果有其他路途可以走,這十多人只能作為犧牲品了,我慚愧道:“這一天讓你們擔驚受怕了,在沒弄清情況前,我不能指揮大軍冒險進入這里,相信你們能理解我身為統領的苦衷。”
  眾人點頭稱是,的確,不可能為了十多人的性命而將全軍帶入絕地的。
  我詢問道:“你們這一天中有什么發現沒有?”
  十多人齊齊搖頭,其中一名百長道:“殿下,我們剛進入這里,就發現自己身處于一片樹林外的草地之上,方圓十多里我們都探過了,并沒什么發現,本來我們以為踏入了時空之門,但數小時前有聲音傳過來,讓我們于天黑前,前往左邊二十里外報道,準備抵抗異族入侵,我們不知道怎么回事,四下搜索又無人蹤,就沒作理會。”
  我輕嘆一聲,果然是領域啊,只有施放領域的魔導師才有這個能力,在瞬間間將消息傳達到每一個領域內的人,我們這樣大規模的進入,魔導師應該知道得一清二楚。
  軍隊快速的集結起來,因為環境不熟悉,處全面戒備狀態,阿果和伊瑪爾兩人跑了過來,都是一臉的好奇,擱這環境下,誰碰上誰都會好奇的,反差實在太大了,我低聲道:“應該快有人通知我們該往哪走了。”
  果然話音還未落,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每個人耳中:“我是魔法師希莫拉,歡迎各位勇士來到領域內,這是宿命的召喚,請各位前往喬頓森林左邊墨罕草原二十里外的營地報道,自有人向你們解說原因,我們共同的敵人將在明日午時出現,請作好戰斗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