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9 嵌形碗之戰(上)

魔導師希莫拉閣下對于某人的故弄玄虛,死不開口行為很是感冒,要不是恪于身份,不排除其嚴刑逼供的可能,因為某人對其捉狹式的眨眼使他火冒何止三丈。而其他三位強大的領導者雖好奇,卻能克制心中的yu望,要不然,大事小事都有所牽掛,他們也不可能成為各自領域的佼佼者,拭目以待是最好的選擇。在我見到克萊姆森、李斯特時,我們都笑了,沒想到竟然在這種絕地里會師了,但笑容并沒有掩蓋住他們眼前濃郁的憂愁,而從他們口中,我也了解到了我們所要面臨的是百年一次的噴發,也就是異界生物涌入的最強周期被我們這群“幸運者”碰上了,據說那七次領域關閉中,有六次是碰上了百年噴發。
  面對這樣的“傳說”,除了苦笑還是苦笑,我們是不是蒙受“幸運神”恩寵,竟然“運氣”到如此地步,所以我馬不停蹄地如集了所有的人手,開始趕工,所有的中階以下戰士、魔法師、獸巫已集結于營帳前,不得不嘆服辦事效率的高速,不過想想也是,希莫拉在領域可將集合的信息在一秒鐘內傳達到每一個人,速度不快那才是奇怪的事。
  綠光已讓人標示出了時空門的中心點位置,我一聲令下,魔法師們先用其最強大的魔法開始了開天辟地之舉,轉繞著以時空門為圓心寬達五百米半徑內到處是電光火燎,這塊圓形區域將被挖成一個碗形無底深坑,而魔法師們只是在松土而已。
  本來這種地形的變化,只要勞動一下希莫拉閣下,輕微地改變一下領域的地形就行了,但這輕微的改變卻并不好實施,因為開辟這個領域時,地形實在特殊了點,正好與時空門截面重合,領域的生成者希莫拉如果任意使用魔法改變生成的物貌,有可能導致空間的變化,令時空門提前開啟,而其他人對領域內的任何動作卻不受此限制,為了不消耗高階魔法師的戰斗力,只有勞動我們這些對參戰毫無意義的軟腳蟹了。
  絡繹不絕的人流,牛氣沖天的干勁,對這種性命悠關的事情,誰都沒敢偷懶,圓形區域內的覆土被一層層地剝去,近兩萬人被明確分工,掘土、裝框、傳遞運出,而獸巫們和魔法師們也不是無事可干,他們或繼續做著松土的任務,或給戰士們加持輔助魔法,而遠征軍的其中一部,由阿果率領,出動了幾乎所有戰騎,進行了對森林的破壞性砍伐,雖然樹木堅硬無比,但砍伐速度堪成一流,因為各種神兵均被臨時借用了,將這些加工成各種巨型的刺矛卻是一件煩人的活,幸虧人多力量大,日夜趕工下,相信也有一定的產量,而成型的刺矛立刻被大材小用的戰騎們拖往軍營與時空門間的平地,這里另有一部分人在挖著窄小細長的深坑,刺矛將被斜斜成三十度角插入,斜躺僅露出一米的巨矛離地高不過半米,這本是對付騎兵的絕佳防御武器,如今被改良應用到這來了。
  看到這邊熱火朝天的景象,菲爾忍不住自嘲道:“我們還真有夠笨的,擊退了四次異界生物的入侵,卻沒人想到用這種省心省力的方法。”
  一個陰森喑啞的聲音由后方傳來:“大家都只顧著提升各自的修為了,有誰會想到這種無關痛癢的玩意兒。”聲音的來源處是一位全身從頭到腳籠罩在黑暗披風中的人,其全身散發的死亡氣息令人窒息,看其一眼就有讓人墜入冰窟的感覺。但他卻是在領域內倍速受尊重的亡靈系魔導師坎培,他的出現勝過了千人萬人,因為他的亡靈系的召喚魔法使領域內的多了數萬的骷髏守護者,要知道這些可是數千年來戰死者的亡靈,雖然能力有所減弱,但戰斗力卻不容小覷,這支骷髏衛軍的出現使領域的守護力量足足強大了一倍。
  四個看著前方的人卻沒一個回頭,朝夕相處了十多年,聽聲音也知道是誰了,他們僅是看著眼前的小朋友斗志蓬勃地發號施令,幾乎所有的被他們視為炮灰的人都在兩個小時內被充分調動起來了,眼前的超大型碗型陷阱由無到有,如今深達十多米,怕能裝下數萬頭中小型的異界生物了,如今還在深入中,也就是說前兩波的攻擊他們根本就不用接了,剛涌出時空門的異界生物肯定會一五一十地掉落到陷阱里去,并被連續不斷下落的同類層層疊壓。
  希莫拉好象發現了其中的不妥之處,疑問道:“這也僅能讓異界生物壓死壓傷少數而已吧?以它們的聰明肯定能以疊加方式沖上來的。”的確異界生物也是智慧型生物,不會笨到把整個陷阱填滿。
  陷阱的挖掘方式在深達十五米時現次改變,中心點一百米處開始停挖,以五十米距離梯降,就是以梯田的形式向下降低,每一處下降兩到三米不等,而且全被密密麻麻挖了無數的開放式陷阱,里面填充的是附加高階魔法師魔法的尖銳利器,或者精靈們閑暇無事時制作的魔法箭,即便只有一洞一傷的效果,這片梯形陷坑也能困住一到兩萬的異界生物,而高階魔法師的消耗,以在戰前能恢復全盛魔法力為限制。
  而最邊緣一圈由魔導師出手,強制加持了數個防御魔法和低階禁咒魔法,防止土系異界生物的破土攻擊,其威力不到戰時,難以顯現。
  雖說人多力量大,但所有布置完成時,已是斗轉星移了,離時空門開放差不多也僅有兩個小時了,所有“工程”人員開始撤離最后的施工場所,一個巨大的碗形陷阱呈現在所有人面前,而其上邊緣一圈還插有數之不盡的加持利器,即便填滿整個陷阱,想沖上來近戰,還是要付出慘重代價,
  因為在陷阱與開始布陣的精英們面前橫亙著無數的巨矛,小型陷坑,當然坑下面也沒少放東西,招待朋友嘛,當然要面面俱到的。
  數千年來在此地戰死的戰士無數,雖然蒙亡靈魔導師坎培的召喚,但也僅不到戰死者的三分之一,而且大部分呈裸體形態出現,還有無數的高階武器尤其是裝備被閑置不用,如今卻被有如強盜的遠征軍第五軍和熊人軍團打開了武器庫門,強搶橫掠,對于這有如強盜行徑的打劫行為,也沒人攔阻,這些雖是前人的遺物,但看這些戰士身上穿的是御寒用獸皮和羽絨,沒半點防御效果,一會就要開打了,總不至于讓這些戰甲在倉庫里發霉吧?所以所有人幾乎是眼睜睜地看著這伙強盜理直氣壯地打劫,否則面臨的就是數千人搶著與你換裝備的尷尬。
  剛才凈顧著“瞎”忙了,沒注意到營地內“物種”豐富到令人下巴脫落的地步,除了羅蘭和古蘭兩大陸的所有種族呈現在眼前外,竟然還有異大陸的多種特異種族存在,像什么半人馬、暗夜精靈、瑪雅戰士、圣堂騎士等等,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所有的人都有共同的目標,就是消滅進入領域內的異界生物,而且絕對服從指揮,雖然遠處指揮旗下的老頭指揮能力實在一般。
  軍陣如今已大體呈現在面前,所有人族、精靈族、暗夜精靈、半人馬的優秀圣射手都被集結在一起,大約有一千人左右,他們面前插滿了各系的魔法箭,這是加持封印魔法的箭,加上他們所用的各式極品魔法弓,即便不附加自身修為的斗氣或魔法,也威力龐大,他們將作為第一波殺傷性戰斗力存在,而在他們前面,是近兩千的骷髏射手,他們所持的是普通制式弓弩,雖然這些人戰死前全是高階射手,但因為是召喚的緣故,他們所具備的殺傷力比起前身來,連一半也不到,即便這樣,比起我們這些炮灰級的獸人大軍來,不知高明了多少倍,再前面,是各族的戰士,身上的甲胄耀起閃閃光芒,手中的更是神兵利器,雖然各種盔甲制工不同,看起來有參差不齊之感,可能互相間的合作也有所偏差,但豐富的實戰經驗足以彌補他們配合上的缺陷,更前方則是清一色難以計數的骷髏戰士,白森森的骷髏架子上,極少有穿著盔甲的,與有生命的戰士相比,他們更接近軍隊,傳統的一字散兵線防御陣型,有著明確的分工,與軍陣比起來,也不逞多讓。
  兩翼的騎兵也多以骷髏騎士為主,而各族的騎士也混跡于它們中間,看來騎兵數量的確少了點,總數沒上兩千,這也符合民間高階騎士難產的特定因素,他們大多被軍隊征召了。但即便這樣,相信我們兩萬多的旁觀者也不夠對方一次沖鋒,高階騎士的實力幾乎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實力差距過大的情況下,一群中高級騎士對圣騎士的攻擊,有如螞蟻撼樹一樣,難動分毫,當然這群騎士中圣級騎士也就數人,其他都是高階的騎士,而我們的遠征軍,騎士倒多的是,到時可能幫的上忙,幸虧拿手的武器大家都沒丟,否則一會的“開砍大典”,說不定要“空手入白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