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1 驚人猜想

秦九,男,四十五歲,人族,可蘭帝相秦無雙第九子,至今未娶,相傳年少時因情愛倍受折磨,對男女之情失去信心,轉而攻商謀利,三十七歲成可蘭巨富第一人,四十歲富甲天下,獲奇商之名。——摘自《古蘭十大富商傳》第一頁………………………………………………………………………………
  一番寒喧之后,會議正式開始,由安吉利娜主持。先是黑旗軍駐京參謀里爾報告此次事件,其實這么大的事件在昨天晚上已經弄的人盡皆知了,在座的這些主官參謀們早已了然于胸,里爾只是簡單闡述了一下這次撤兵的前因后果,雖然大家都大致知道了此次事件,但細節方面今早才由邊城戰區快馬送至,比前一份情報詳盡,他宣讀的戰報內容如下:
  致長老會、軍部:人類三國現駐我國兵員十五萬,和我黑旗軍防御于邊城及周邊三座城市,對外形成對魔獸的兩道防御線,對內則與紫旗、橙旗轄區想呼應。三國兵員為三年輪換制,如今三年界滿,已到輪換期限,然三國換防兵員卻遲遲未至,而現役兵員思鄉心切,已是要求撤軍,據三國諜報,不會派兵繼續駐防邊城戰區,國書已在送抵盟都路上,相信會在撤兵前送達。另魔獸兩族均有所異動。如三國撤軍,我邊城戰區僅有黑旗軍、藍旗軍、精靈族、矮人部落及傭兵駐防,兵員總數將只有十八萬,根據防御要求,邊城駐軍必須達二十萬才能有效防御魔獸兩族近三十萬的邊防軍攻擊,加之邊城周邊第二道防線的三城駐軍也至少需五萬兵員,才能形成有效的防御圈,故請軍部增援,長老會核準。
  這份戰報詳細說明了人類三國撤軍后邊城形勢,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要是三國撤軍,而魔獸聯軍乘機進攻,就會對邊城形成極大的壓力,而邊城周邊沒有兵員的三城形同虛設,根本沒有形成第二防御線的能力,一旦邊城不幸失守,那又是一次魔獸橫掃古蘭的危機,上一次魔獸兩族剎羽而歸,但損失卻比古蘭大陸的各國少了許多,而十二年的大肆掠奪加之十來年的休養生息,魔獸兩族在衣食無憂中,下一代已經成長為英勇的戰士了,而古蘭各國卻在擊退魔獸后的這些年里,爾虞我詐,爭權奪勢,你攻我伐,內耗極大,如今還因內斗撤軍,真是目光短淺。
  接下來是各軍參謀報告了各自防區的狀況,不說則已,一說之下卻發現界河、落葉平原兩大戰區有許多不同尋常之處{(整個聯盟分東西七大戰區,以盟都落虹為界,東邊由京畿、桑乾河、界河三個戰區構成,白青黃綠四旗駐防,西邊由瓦倫河、邊城、沿海、落葉平原四個戰區構成,黑紅橙藍紫五旗駐防),邊境小磨擦頻起,而交界國家也有異動,邊防軍頻繁調動,偵騎四出,這都是不同尋常的行為。而紫旗駐防的沿海戰區也是時有戰船侵擾。
  而這時客座上的秦九輕咳一聲,把在座諸位的眼神均吸引到他這一邊,說出更讓眾人擔憂的一番話:“各位,根據我的情報網,以可蘭、仄仁為首的古蘭大陸各帝制國家曾經秘密聚首,內容卻是絕對保密,但各國事后的表現可圈可點,都有向貴國邊界增兵的舉動,相信一定有不同尋常的目的。”
  安吉利娜看了看底下竊竊私語的眾位,帶著沉重的心情說道:“各位請靜一下。”在看著桌旁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繼續道,“現在根據各位的報告以及秦九先生的消息,我心中有一個猜想,就是大陸各帝制國家短暫聯合,其目的就是消滅我們這個大陸上唯一的民主國家。不知道你們的想法是怎么樣的。”
  以智慧神的智慧也沒有料到這一次大陸三國的撤軍只是一個陰謀的開始而已,而一旦陰謀成為名符其實的陽謀時,那就是邊界各國揮軍進攻的時候了,要不及早想到對策,任由其從容布置,那在各國全面攻擊之下必定是軍敗國亡之局。
  大家也沒有想到今天的軍議會跑出這么個可怕的結果,現在盟國四周可以說是強敵環伺,隨時有被吞噬的可能。一時間,整個寬敞的議事廳鴉雀無聲,最后還是康達先開了口:“各位,這雖然只是猜測之言,但觀乎各國的異動,可以說是八九不離十了,我提議全國進入一級警戒,并頒發全民動員令,這是一個國家對整個大陸的戰爭,為了生存,應該利用全部的資源,不惜一切代價,至于軍隊調動、軍力部署就要勞煩各位布置了,無論是怎么的結果,我相信長老會都會通過的,各位有什么決議請立刻送達長老會,我先趕回去報告這個消息,告辭了。”說完站起身來行了一軍禮,匆匆出去了。
  我也是和在座的各位一樣沉浸在不自信的打擊之中,實在沒有想到我們國家已經處于如此危機之中,我一路上還在想著處理之次三國撤軍的事,本以為想到了N多個很好的方法,但現在全都用不上,因為我所謂的方法全都是建立在邊疆沒有戰事的基礎上。如今卻是眾強虎視之局,令人有欲振乏力之感,想了半天只想到一個方法,是個很絕的方法,我想如果萬不得已之下,大家可能都會贊同的。
  會議廳寧靜了片刻,眾位參謀也從震驚中醒過來,三三兩兩嘀咕開來,不過看他們滿臉的憂色,也知道沒有什么好的應對方法,在無計可施之下,眾人全都望向了坐在上首的智慧神安吉利娜。
  此時的安吉利娜卻是舒眉輕展,好象找到了解決危機的方法了,她先掃視了在座的眾位一眼,接著說道:“各位可有解決的方法,不妨說出來參詳一下?”
  眾多參謀三三兩兩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但對此次事件的解決卻是力有不逮之感,人家都合圍上來了,還說什么派使節重申和平共處,互相尊重主權,還有一個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竟然說集中優勢兵力,御敵于國門之外,更有甚者竟然說先下手為強,主動進攻,也不想想七色盟一共才多少兵員,能集結多少可用之兵,毫無見解,形同放屁,就差沒說割地賠款了,真是黔驢技窮啊。
  要說這些參謀都是吃白飯的,那也不見得,但實在是實力懸殊太大了,人家光可蘭一個國家能出動的兵員就達三十萬,要是周邊各國連橫的話,至少也能出動一百萬以上的軍隊,是現在七色盟總兵力的兩倍多,雖說進攻方軍力是我們的兩倍,并不占什么便宜,但我軍要防御的陣線實在太長,加之有邊城的拖累,估計能集結十五萬的部隊已是極限了。
  這些參謀之中也還是有有遠見的人,在左邊坐椅上一位年輕的參謀站起來先報告一聲:“請問統領閣下,我們記錄參謀可不可以發言?”
  安吉利娜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年輕人,點點頭:“你有什么好建議,不妨說出來聽聽。在座的各位有話也盡量放開說,這生死關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