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9 嵌形碗之戰(中)

最有特色的應該是空中,到處是飛舞中的珍禽異獸,怎么看怎么感覺像到了動物園,最拉風的當數兩位龍騎士,比起環繞在他們身遭的骷髏龍騎單一的白色骨架,他們身上要絢爛多彩得多,龍騎士的戰斗力有一半是靠座下的神圣巨龍來發揮的,兩只神圣巨龍怎么看也達到四階以上的級別,當年橫掃仄仁的紅龍哈達威閣下也只不過擁有四階的水準,再配上神圣巨龍上面的曾受龍力洗禮的騎士,根本不是一加一的簡單組合。翱翔于兩位龍騎士和七頭骷髏龍騎周邊的幻獸們,總是有意無意避開神圣巨龍一定范圍。除了這些幻獸騎士和龍騎士外,空中還有三五成群的鷹族戰士、石像鬼、翼人等等,估計天上飛的總人數達到了五百人。
  這樣的隊伍如果用來攻城拔寨,相信是無堅不摧,無往不利,但歷年來傷亡的代價告訴我們,這樣的實力還是有點懸,要在無數骷髏架子的陰森注視下走過長達數百米的通道,還是比較讓人膽戰心驚的,在伊丫頭的軟磨硬泡下,我是硬著頭皮穿過了側翼軍陣,心里連伊家二十四代祖宗的爺爺也問候了。但相比起這些地面部隊,我更擔憂的是天上飛翔著的骨頭架子,要是人家一個失重,禍從天降,那我就離泥不遠了,小碎步又快雙急地挪到了幾位圣級大人物的旁邊,心里總算安神了不少,據說“竊聽”點情報還是允許的,雖然大部分竊聽者的下場不怎么樣,我還是豎起了我那小耳朵。
  真不明白這幾位“老人家”是怎么想的,有必要在烈日下如此等兩個小時嗎?這不是消耗戰士們的體力嗎?兩個小時后,估計天上飛的這些家伙,已然有做自由落體的沖動了。而這幾位還興致勃勃研究起戰役的打法來了,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我敢打包票,陣亡率的居高不下,絕對與這幾位的瞎指揮脫不了關系。
  負責保護幾位魔導師的衛兵。死活不讓我靠近這幾位大人物,一會的戰爭,他們的安全至關重要,尤其是希莫拉和坎培,他兩人若有差池,會大大不利于對異界生物的打擊,他們將會成為異界生物攻擊的重點。幸虧碰上熟人,克利斯蒂娜,精靈大姐,眼尖的她早認出了我,和衛兵說了幾句就放我入了內圍重地,剛來營地那會,她帶我進來的一路上,我沒少贊美她,看來這馬屁還真托對了地方了,連這里也有后門可走。
  果然不出所料,這些追求武道或魔法極致的大人物們極度缺乏指揮經驗,以往的數次戰役,配合作戰沒我久,全是以混戰為最終結果,最多也就是三五人間的配合,雖然每個人都是頂級的好手,但也架不住對方怪多,傷亡慘重理所當然,我沒想到問題嚴重到如此地步,讓弓箭手們拿把小砍刀與敵方對砍,這是對神射手們的褻du,是浪費戰斗力的可悲行為,更可氣的是連魔導師希莫拉閣下和神圣祭司菲爾閣下竟然也配備了近戰武器,還真是悲哀啊,你們年紀大,要尋死也就算了,干么要拖上我們這些活蹦亂跳、生龍活虎、朝氣蓬勃的年輕人。
  出離憤怒中的陰謀王殿下,終于忍受不了自尋死路般的指揮方式了,開始擅自主張,。雖然得罪這些老家伙們,和自尋死路也差不離了,但殿下仍然以打不死的小強般的勇氣,毅然決然糾正這些吵鬧中老家伙們的“語病”了。
  “我說菲爾閣下,你知道騎兵的作戰方式嗎?呈散兵線沖鋒,這樣的餿主意虧您想得出來,這和送死有什么區別。我贊成綠光閣下的意見,集團式沖鋒,才是騎兵的王道,這可是數千年經驗的結晶,建議您有時間研究一下<<初級騎士受訓指南>>。”菲爾無語,綠光在得到某人的贊同后不禁有些得意起來,平靜的日子過的太久了,平和的性情也被削弱得只剩根了。
  在“沉重”打擊了祭司閣下后,某人乘勝追擊,這回被炮轟的對像是瑪雅戰士安德拉,他剛才提到的步兵防御論點雖有可取之處,但繼續收縮防御陣型,密集如斯的步兵,有機會施展開手腳嗎,這收縮得太過份了點吧,外嚴內松的步兵防御體系才能發揮最佳的防御效果,我的打靶理論立刻得到了希莫拉閣下的贊同,身為魔導師的他,當然清楚這樣的陣型是魔法師們的最愛,一個小型攻擊魔法就能收到可觀的戰果了,一番互侃下,我和希莫拉倒是頗有相知恨晚之意,安德拉可是臉上一陣紅一陣青的,估計被這聯手的兩混蛋氣的夠嗆,不過他這主意出得夠餿的,最后連自己也不禁懊惱,怎么會蠢到連基本常識也忘了。
  我剛說了一句:“能不能把天上飛的家伙放下來休息一下先。”綠光的臉泛紅了,因為槍頭已然指向了他,在他不滿聲中,我繼續解說:“幻獸騎士的空中作戰時間一般是三個小時左右,極致六個小時,他們的戰斗力在升空二十分鐘可達峰值,現在在上面盤旋兩個小時,估計近三分之一的戰斗力消耗在戰前,我怕沒打到一半,可能要接受“流星”的考驗了。從軍陣到時空門的距離達數里,時空門出現的瞬間正是騎士們升空的最佳時間,我可不相信對方有能力瞬移過來偷襲。”
  綠光臉綠了,這樣的觀點本就有人提出過,但防偷襲理論的成型使他理直氣壯地鎮壓了反對論,如今卻被個毛頭小子把自己的防襲觀點辯駁得一無是處,還真是丟臉。
  “各位,下令休息吧?難不成讓大家先站個兩小時軍姿再開打,真懷疑你們是不是異界生物派來的奸細,搞內部消耗。”
  這話差點沒令在場的各位抓狂,但說的卻是理由充分,欲辯無言哪!坎培和希莫拉兩位是一聲不吭,悶聲發財,他們也不是傻子,剛才也不是沒開口說話,但既然小家伙留了情面,也不好再聲張。
  接下來就是陰謀神殿下無恥至尤自薦:“我看你們對于軍隊的運作很頭疼啊,不如我加入參謀一下,好歹我也指揮過幾人的部隊。”
  眾人啞口無言,面面相覷,誰對這指揮頭疼了,這小子還真會自說自話,不過聽這小子的理論,還是滿有道理的,至少比起自己這些軍事常識半吊子的老頭子還是強多了,坎培其實還是不放心,擔憂道:“我聽那個叫什么克萊森的家伙說,你們在虎領遭了大敗仗,損失了三分之一強的人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心里咒罵,克萊姆森這老狐貍,我還沒跟你算帳呢,又把老子的底給泄了,這敗仗能怨我,哼,還真行。任何話都是多余的,但不說話等于默認,這年頭好事怎么老輪上我,幸虧老子皮厚得很,一番“狡辯”之詞已然生成腦海。
  憑我三寸不爛之舌弄了個參謀性質的建議人員還是可以的,反正決定權我又不要,我明智地認為,就憑我的資歷想指揮這支特殊的精英中的精英部隊,幾乎和憑自己從領域內出去一樣困難,反正我的意見正確,也不由你們不聽,我有自信像那種可能導致混亂發生的矛盾命令,發出可能性極小,這樣組織型防御的效果會增加,只要防御線穩固時間長一點,那傷亡率也會降低一點。總之,這般,那么我的小命的保障性就達到了最大化。這正符合了一句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經過兩個小時的不停建議,一條條更符合軍陣要求,也是最合理的命令被層層下達,最至關緊要的盡最大可能保證防御陣型的完整,不得擅自離陣發動自殺式沖鋒(雖然這被有些人理解為英雄式),我們的任務是防守反擊,為了使這個觀念深入人心,某人甚至罪惡到發布了如下命令,魔法師們分幾個批次,每隔三到五分鐘往敵陣投放終級無差別攻擊魔法,直至反擊號響起。這在根本上扼殺了戰士、騎士們堅決沖鋒的決心,生命畢竟是寶貴的,誰會傻到沖入己方火力最集中、最猛的地方去擺酷啊。
  戰士、騎士的熱情受到殘酷打擊的同時,弓手、魔法師的熱情被最大限度的提升起來了,如果不打混戰,他們就有了發揮的余地,本來嘛,遠程攻擊的殺傷力是最強的,混戰正是扼制了他們的優勢,以往的戰斗他們只來得及發動幾個范圍攻擊魔法或射幾支魔法箭,就要被迫轉入一對一的正面攻擊,逃還來不及,哪還有多少機會發動攻擊啊,我是聽到了克利斯蒂娜大姐的抱怨才發覺這個明顯的漏洞的,這簡直是對人才的極大浪費,這些家伙的指揮,簡直是謀殺。
  在聽到某人將指揮作戰的失誤上升到謀殺的高度后,老家伙們的臉上更加黯淡無光了,連續兩小時喋喋不休的疲勞轟炸,已將他們腦子攪糊,如今有人竟然還要上杠上線,這是大家難以忍受的,綠光和安德拉借口與軍陣中的戰士、騎士交流一下意見,溜之大吉了,而坎培早在某人叨了一個小時后開溜,重新排列他的死亡軍團去了,只有可憐的祭司先生和魔導師先生耷拉著腦袋幻想著,怎么還沒出現啊,令人憎恨的時空門如今成了他們的至愛了,他們還從沒這么渴望異界生物的到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