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0 正面交鋒(上)

重要公告:因老婆即將生產,五月期間只能不定時更新了,量也不會很多,待一切上了軌道,我會繼續一天一章的更新速度,將書寫完,在此先謝過各位的支持鼓勵,謝謝。說話有停頓,但時空門中涌出的怪物卻沒半點停頓,第三波攻擊幾乎是追著第二波的尾巴而來的,此的碗形陷阱已然填滿尸體,達到了飽和狀態,間或沒有觸發的或延發的魔法攻擊帶給尸體上方奔行的怪物的殺傷力幾乎為零。
  希莫拉感嘆著道:“百年一次的噴發,果然非同凡響,數量之多,實力之強都出乎我們意料啊。”言下之意,以現有的實力擋不擋的住還是個問題,但菲爾的點頭,暗示了這種可能完全會發生。
  在這種打不過連逃的機會都沒有的地方,一旦我方全面失利,希莫拉閣下會毫不猶豫地發動同歸于盡的領域攻擊,與其黯然而死,還不如殺身成仁,相信獸人們也不愿意就這么窩囊地死去吧?榮譽勝于一切的獸人們怎么能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呢,這波攻擊正好是我們發揮的時候。
  看著某人風般遠逝的身影,菲爾不禁重重地揉了下眼睛,一臉的不信,因為這小子臨走時竟然丟下了令他驚喜不已的話語:“菲老頭,交給你指揮了,別出什么臭招,我去指揮騎兵出擊。”他可半點在意對方不敬的稱呼,但隨即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
  因為某人剛才指揮所顯示的套路值得稱道,這一波攻擊八成又是上一波的翻版,多的就是騎兵沖鋒的時機把握,但以他的推測,某人的根本就不會聽從自己發布的命令,會自行選擇適當的時機,至于說服精靈騎士綠光,以這小子的口才,應該也不是難事吧。
  形勢嚴峻下,菲爾采用了有針對性的群殺和點殺策略,這是很值得欣慰的事,魔法師也以范圍魔法虐待沖過來的密集怪物,而弓手點殺逃脫魔法攻擊,沖在前面的家伙,這樣的攻擊效率是最高的,絕不會浪費弓手們有限的魔法箭,而又將魔法師們的能力盡情的釋放出來。
  在我以幾近風速卷入騎兵隊伍的時候,騎兵們都是極為驚訝,因為這家伙竟然扯著指揮旗,這是中軍指揮騎兵出動的令旗,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騎兵這次不用出動了嗎?
  綠光可不抱相同的想法,看來某人又越權擅自主張了,但他可不會傻到與某人發生口舌之爭,領教過某人的口才后,也沒幾個人愿意頂著被罵成白癡的可能而憤然出口。但這家伙不是魔法師嗎?體能有夠好的,咦,這小子身上穿的不是狂戰士埃法德的“瘋狂之吻”嗎?這可是重裝甲中的重裝甲了,防御高那是沒假,但重量可也有點懸,怕沒個兩百來斤吧,這小子還真扛得住,跑得和個兔子似的。他是從剛才損人的話語中推測這小子曾就讀過魔法學院,否則不會對于空間魔法了若指掌。
  和綠光間的交流可以用水到渠成、一帆風順來形容,對于騎兵的戰略出擊他也沒意見,唯一提出的疑問就是:“你到底行不行啊?”
  回答他的只有白眼,男人嘛,怎么能說不行呢?不行也得行。令我有些許興奮的是,這領域內還真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竟然有兩位比蒙巨獸,相對應架起兩只大鼓的比蒙身上也有兩位比蒙祭司,這對于狐族為主的軍隊來說,簡直是一支強心針,戰場上伴隨著比蒙祭司的詠唱及敲打的戰鼓聲,所有的獸族可迅速狂化,即便是沒有變身能力的獸人也會熱血沸騰,戰力加倍,可以說當年要不是比蒙王的突然戰死,比蒙一族退出了對古蘭大陸的征程,人類各族能否將獸魔兩族趕回羅蘭,還是個未知數呢。
  比蒙祭司帶來的獸化效應也是無與倫比的,一般獸人獸化后如同狂戰士狂化后一樣,會造成長時間的脫力后遺癥,但在比蒙祭司的詠唱和戰鼓的雙重激勵下,獸化僅會贊成短時間的戰力衰退,休息個五到十分鐘就可重新投入戰斗,當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再次獸化了,但比起脫力完全喪失戰力是多大的提高啊。
  有了如此大的賭本,說什么也要賺點回來,我心里本來還在猶豫有沒有必要在這波攻擊中投入獸人騎兵,計劃趕不上變化,還真是有理,但在綠光的堅持下,獸人騎兵不予出動,憑籍骷髏騎兵和圣戰領銜的高階騎士隊伍,絕對能將受到多重打擊的第三波怪物全殲,唉也只能說全殲了,這些蜂擁而來的怪物根本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寫,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是拼死不退,真不知他們是否是有智慧的生物,飛蛾撲火般的攻擊絕對是對生命的踐踏。
  在此鄙視一下精靈騎士綠光先生,他這是在干么呢?一條騎士槍不斷發出斗氣攻擊,如火龍般飛舞向前的圣斗氣,根本無視怪物們的存在般,在斗氣攻擊的直線上,摧枯拉朽,這哪是打仗,簡直是在虐待啊,虧這家伙還興奮得大噪門叫得歡,真不知道崇尚和平自由的精靈里怎么出了這么個寶貝。
  從時空門里出來的怪物一波接著一波,前浪跟著后浪,毫無停息,也根本就不給我們喘息的時間,但這并沒難倒在場的各位,法師、弓手、騎士輪番上陣,連帶放了少許怪物沖近本陣,也讓骷髏戰士們熱了下身,而如今沒有出動的也僅有郁悶中的遠征軍了,在圣騎士綠光先生無微不至的關懷下,我指揮的遠征軍根本就沒出動的機會。其實這是我刻意為之,有什么能比看著浴血奮戰的場面更讓人熱血沸騰的呢?我要將遠征軍的獸性激化到最高點,那樣的部隊的集團式沖鋒才是令人窒息的,這也是遠征軍顯示戰力的絕好機會,我要證明的是,戰場上取得勝利是靠團結而不是個人英雄主義。
  也不知幾浪后,終于疲倦開始出現在戰場上,并不是人的意志疲勞,而是魔法師們消耗了大量的魔法力,弓手們的魔法箭矢也有耗盡的傾向,盡管可愛的綠光先生好似永不疲勞一樣,但骷髏騎兵們漸漸力不從心了,在怪物堆里殺進殺出了無數回,身上總難免或多或少挨了幾下,好多都已支撐不住散落一地了,那些高階騎士們也要支撐不住了,應該是他們休息一下的時候了,而此時的變化又起,時空門在五彩琉璃光中又擴大了不少,涌出的怪物比起前面的來,又大了一輪,每個都有怒龍的大小了,光憑體重和沖力就可輕松撞開普通的攻擊了。
  我心里暗叫道:該是我們出場的時候了,此時的本陣中,強而有力的魔法及魔法箭攻擊已開始零落,而騎兵們也開始向兩邊劃動,我一聲大喝:“起鼓。”
  比蒙祭司的戰歌開始詠唱,戰鼓開始轟鳴,而伴隨著的是遠征軍中獸人的獸化,近一半的獸人瞬間陷入獸化的狂暴氣息中去了,轟隆的馬蹄聲并沒掩沒震天的沖鋒口號:“榮譽即我之生命,獸神賜予我力量,沖啊。”
  兩個標準的鐵釘在瞬間嵌入了成群沖鋒而來的怪物海洋里,這是力量與力量的碰撞,這也是生存與生存的交鋒。陷入狂暴狀態的獸人騎士們根本不會在意這當先沖鋒的家伙是誰,而與主人一樣陷入狂暴狀態的獸騎只知道向前拼命的沖鋒,將一切敢于攔阻的東西撕碎。
  我努力維持著三角錐頭的形狀,不斷地給身遭的戰士加持各種防御魔法,而低階的電系麻痹魔法更是毫無間隙地使用,兩萬的遠征軍的集團式沖鋒,而且還是武裝到牙齒的,即便是強橫的異界怪物也難以匹敵,集中勝分散的理論又被重新詮釋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