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0 正面交鋒(下)

排山倒海式的攻擊,并沒打消異界怪物撲上來擁吻的熱情,對遠征軍的騎兵來說,這是壓抑許久的沮喪情緒得以發泄的好時機,尤其是第五軍和熊人軍團的戰士,自從會戰失利后,被十數萬虎族大軍圍追堵截,雖有幸脫逃,但敗得實在窩囊,心里總有所郁結,如今火氣正好發在了這些悍不畏死的怪獸身上。納罕治下熊人,本也精通騎術,經過遠征的歷練,騎戰水準也有所上升,如今集體獸化下,力大招猛,雖不是他們擅長的步攻,但沖鋒威力也毫不遜色于狐人,幸虧在比蒙祭司的詠唱祝福下,使這些獸人頭腦中保持一絲清明,否則難以駕馭,必如散沙入海,被沖得蹤影全無。
  在我的指揮下,其實應該是強扭牛頭下,沖鋒中的隊伍不斷變幻著沖擊的角度和方向,總是往最密集處沖擊,硬生生地將這些異界怪物沖散沖亂,否則對方這樣強勢的沖擊力,步兵不可能連續防御下來的。
  在獸人們身上的光芒黯淡下去時,撤退號也適時吹響,再繼續戰斗下去,獸人們的獸化效應后的后遺癥應該顯露出來,五分鐘雖然短暫,但足夠這些怪物將所有人踩成肉泥了。戰果碩碩下,損傷也不小,長眠于地下的勇士多達三千人,而現在已分不清到底是第幾輪的攻擊,正式的肉搏也開始了,是骷髏戰士和圣戰們發揮的時候了。
  菲爾和希莫拉很是驚異于眼前的場景,這百年噴發雖說怪物多如牛毛,但戰斗力卻是減弱了不知幾分,要是像以前的戰斗力,估計現在己方陣營早已被踏平了,各自為戰局面也早已形成。他們卻不知這是硬轟時空門的弊端,雖然那樣使時空門的擴大受到了限制,并縮短了時空門的開啟時間,但卻給時空門吸收轉化,出來的每只怪物都被加持了魔法防御力和攻擊力,相對來說,得不償失。
  此時的時空門不擴反縮,在希莫拉皺著眉頭喃喃道:“終于來了。”之時,時空門突然瞬間擴張,比剛才足足大了近倍,此時才是真正令人恐怖的怪獸主力出現了,這也是最后一輪的攻擊。
  出來的怪獸與前面的相比,無論在外形上還是體重上都與前者有質的區別,雖只有僅僅百來頭怪獸,但帶來的壓力卻是比前面數萬頭怪獸加起來還大,體形是怒龍的數倍,無視普通魔法攻擊和物理攻擊的厚皮根本就是遠程攻擊者的天然克星,強大的防御加上卓絕的攻擊力令這些怪獸更加恐怖,但更讓人咂舌的是這些家伙竟然還長著厚重的雙翼,只有龍族才可比擬他們的威力吧,一只成年巨龍足以毀滅一座小型城鎮,并且有著相當于魔導級或圣戰級的能力,那一百只相當于成年巨龍的匯集代表一個什么概念,不說也清楚了。
  幾乎在這些怪物剛出現時,整個軍營開始吹響了分散的號角,如此集中的陣型對于有著近龍實力的怪獸來說,是最容易收拾的吧。
  看著眼前飛舞中的巨大肉墩,我著實大吃了一驚,剛才的怪物雖多,但并不足以讓前人們損失慘重,見到這些家伙,我卻有些嘆服了,代價還是可以的,怎么消滅這些近龍的怪物呢?成了我腦海中的謎,因為這場看上去應該極其激烈的大戰竟然沒打多久就無疾而終。
  與創世神大人齊名的死神閣下凡達的介入,使得陰謀王殿下得以在險境中生還,要不是遠征軍的知情者全被洗了腦,可能死神代言人的稱號會永遠坐實于陰謀王之身。
  骷髏龍騎士與龍騎士一道返身而逃,面對這樣的實力,相信傻子也知道硬拼的下場,而幻獸騎士更是作鳥獸散,地下密如螞蟻的軍陣早就不成樣子了,像炸了窩一樣,四散而逃,唯一沒動的只有領域之主希莫拉和神圣祭司菲爾,他們如今正一攻一輔,牽制住了這些怪物發威,而逃開的圣級高手們也沒跑遠,而是保持一段距離連續攻擊,這些人不愧是圣級的精英,將集群的怪物各個分散開來了,只要集中力量攻擊幾只,相信拿下是不成問題的,難怪好像訓練有素一樣,逃得都比別人快啊。
  仍然有不少人受到了怪物攻擊的傷害,這些怪物以口中之涎作為遠程攻擊手段,腐蝕性極強的唾液連鋼甲也能蝕穿,在連續的毒元素作用下,不少人中毒身亡,化為了膿水,但更多的則是手忙腳亂地脫下中招部位上的衣服褲子,上演了一幕幕的極速裸奔。
  可憐的我不幸被一頭巨大的怪獸盯上了,雖然邊上不時有騷擾性的攻擊,試圖引開它的注意力,但毫無作用,這怪獸不知是不是吃了興奮劑了,像蒼蠅見到臭內一樣,沖動地一直追我,令我頗有遭受xing騷擾的感覺,但這頭“蒼蠅”也未免太大了點,它的死亡之吻我可不敢領教,你沒看到上一個攔他路的伙計現在已當了它的點心了嗎?
  除了當初的裸奔訓練,從來沒有這么狼狽過,衣甲早被我脫下扔下了迅龍,倒不是被怪獸的唾液濺上了,而是質量實在太大,迅龍跑得有點氣喘了,因為獸皮大衣過于厚大,領域內天氣又不寒冷,所以在找到盔甲后,早被丟到一旁了,雖然還有件貼身內衣,但肉色的內衣是不是過于性感了點。不時還要在后面支撐起幾個魔法盾,以免被口水獸閣下的毒水濺上,那可是要命的東西。
  跑的總比不上飛的快,還好這笨東西飛的有夠慢,在它追上我前,我已飛快跳離了迅龍,而我那可憐的座騎立刻被腐蝕成一灘濃水,我頭也沒回,各種淡藍色的風系魔法上身,減重、加速、御風,反正和跑得快靠邊的,毫不猶豫,這樣的魔法施放速度連追在我們后面的魔法師們也看著納悶,雖然是低階魔法,但也沒這么用的啊,身上一圈圈全是淡藍色的風元素,其魔法力的浪費程度可不一般。
  我不斷變幻著逃跑的方向,直線距離在兩百米內就會被追上的,可憐我逃得像條狗一樣,現在我才意識到實力就是一切的重要性,心里想著這次如果能安然脫身,非得好好練練不可,不能再這樣讓人欺負了,奶奶個熊,非得把風系魔法再提高一個檔次,那么逃起來就不會這么吃力了。
  怪獸的唾液不斷消耗著我的魔法力,魔法盾幾乎是被噴到一個爆一個,因為跑得太快了,如今眼前已沒有人存在了,只有無盡的草地,如今的景象就像一只螞蟻在前面跑,而一只長了翅膀的大象在后面狂追,我幾乎已跑得精疲力竭了,而怪獸的大屁股已然壓了上來,萬般無奈下,我終使出了救命的空間系魔法瞬移,移動方向卻正是怪獸的身上。
  有幸乘坐在怪獸的厚皮之上,并給它做著切皮手術,我還真是十分榮幸,現在的我拿了把小刀,在怪獸身上使勁地撬啊,砍啊,刺啊,附加魔法攻擊的神兵殺傷力果然不容小覷,不一會怪獸身上硬生生被弄了個大洞出來,而碰到肉之后,疼痛的感覺終告訴怪獸,剛才消失的可惡家伙已然上了身了。
  在怪獸落地想以不規則背摔想將我甩下之際,我已在怪獸身上使用了我所會的最高階魔法攻擊,風火輪,肉被火炙割砍的滋味并不好受,怪獸倒地亂滾,所過之處,花草盡皆枯萎,而我此時在做著極其靈敏的動作,以免自己被壓在怪獸身下,當年的訓練成果盡顯無遺,要不是當年圣山的荊棘林地訓練,也不會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了。風火輪過后,冰暴術從天而降,準確地落入怪物身上的傷口,讓這異界來客好好領教了一下什么叫冰火九重天。
  在我高興之際,悲從中生,一不小心,手腳一滑,從獸背上摔落下來,而此時的獸頭竟然正對著我,腥臭氣味噴鼻而來,令人有嘔吐的感覺,但如此生死關頭,我唯一能做的僅有集中注意力,一動不動,因為隨便動一下,都可能迎來無情的撕咬,而怪獸也把注意力全轉移到這個令其痛苦不堪的小家伙身上來了。
  對于我來說,這段時間的難捱程度是無以復加的,徘徊在生與死間的感覺的確刺激,每一根神經都被拉得緊緊的,每一塊肌肉都充滿著隨時爆發的力量,以便在怪獸攻擊下作出及時的反應,但更令人稱奇的是最近又處于休眠狀態的獸神斗氣又高速運轉起來了,這應該是受眼前生物的刺激,但無論如休,與這家伙的正面碰撞,即便是獸神親臨,也不見昨討得了好去,何況是我血肉之軀的人。
  就在怪獸即將做出攻擊反應之時,突然在其身后打開了傳送門,這個碩大的怪獸竟然被時空門的吸拽力量吸了進去,令我的斗氣得到突破的威脅因素憑空消失,令人驚訝之余,不禁要暇想連篇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