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1 死神凡達

失去致命威脅的我,立刻全身癱軟,趴在地上狂喘氣,可憐這樣的“光輝”形象,被剛追到的阿果等人一覽無余,不過此時剛見我脫離死神的親睞,倒沒顧得上取笑,而跟在他后面與之形影不離的伊瑪爾,卻是掩嘴偷笑道:“我說姐夫,你這是在干嘛呢?”我沒作回答,只是輕聲嘆道:“出來吧,朋友,謝謝幫忙了。”眾人吃了一驚,因為這話是向著他們的反方向說的,而這個方向卻空無一人。
  我也不敢打包票,真的有人在暗中幫忙,但直覺告訴我,這前方真的有人,而眼前空間的扭曲告訴我,猜對了,一個全身籠罩在黑暗氣息中的人顯露出身形,我瞧著眼熟啊,而我注意著這邊時,后面卻傳來了撲通倒地的聲音,回頭望去,卻見所有人癱倒于地,心中大駭,忙呈戒備狀態跳離原地。
  來人一身黑衣,將自己全身遮蓋,只露出一張美艷絕倫的臉蛋,淡淡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這樣陰柔的美再配上特有冰冷氣質,活脫脫一個冰山美女,但直覺告訴我,這個人是男的,而且有似曾相識之感,我敢肯定在哪見過他。
  迎著我詢問的眼神,這個神秘人物微微一笑,天,如寒梅綻放,美艷不可方物,比起所謂的美女來,也不呈多讓,陰柔的語聲適時響起:“別擔心,我僅是讓他們昏睡片刻而已。”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雖然這神秘人身上所散發的氣息,讓人有冰冷窒息的味道,但我努力保持著語氣的平穩。
  “應該說你認識我,不然你怎么成了我的代言人呢!”神秘人眼中爆起一絲精芒,頗有玩味地看著我。
  “你的代言人?”我頗為納悶,“我什么時候幫你代言了,我怎么沒收到形象代言費。”我開著不大不上的玩笑,想沖淡一下幾乎凝結的氣氛。
  神秘人眉梢終露出了笑意,終化解了一下冬天般寒冷的氣息,繼續以其特有的陰柔聲道:“蘭城之戰至今短短百天,你給我帶來了數萬的子民,不愧是出色的代言人哪。”
  “數萬子民?”我還是沒弄清楚眼前這個實力龐大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不過光憑著令近龍實力的怪獸消失這一手,就不能讓人輕忽。
  “唉,聰明人原來也有笨的時候啊,咦,你這小家伙還真有點水平,竟然沒暈過去。”神秘人手上做著奇怪的動作,而隨著他手的輕微擺動,希莫拉在不遠處顯出了身形,小家伙的稱呼竟然說的是一把胡子的希莫拉,還真讓人有眩暈的感覺。
  希莫拉一臉的凝重,問道:“閣下手段通天,到底是哪路神靈。”領域內除了他們三個,其他所有人,包括圣戰、圣騎、魔導師全部陷于昏迷狀態,而始作俑者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這神秘之人。
  “哼,神有這么希奇嗎?你所信仰的水神海爾斯當年只不過是個跟屁蟲而已。”神秘人不屑一顧狀褻du著神靈,轉而瞧向憤怒中的希莫拉道,“原來是領域之主,難怪有逃脫我暈睡大法的能力。”在領域內,創建魔導師的確有與神一較高下的實力。
  這樣出言不遜,而對于水神閣下當年的瑣事,又有如此“理解”,應該是曾參與過眾神大戰的上天神靈,那叫希莫拉小家伙也理所應當,只是想破腦子也想不出,神靈中還有這么一位。
  酷酷的造型本來也不算什么,也沒聽說哪位神靈有這么獨特的裝束,冥界的死神殿下應該是這德行吧,咦等等,難道這就是與創世神齊名的死神,那個曾將創世神界攪得滿城風雨的家伙,可是怎么會如此年輕的長相呢?“你是凡達?”問這句話時,根本就沒經過大腦,脫口而出。
  見聞廣博的魔導師希莫拉對于空間系的魔法雖沒研究,但死神閣下的大名還是有聽過的,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這,這出言不遜的家伙竟然是鼎鼎大名的死神凡達,他張大著嘴巴,兩眼瞪視,一臉的難以置信。
  凡達頗感興趣地望著眼前敢直呼其名的年輕人,已有多少年沒人敢如此叫他了呢?他自己也記不清了,在這創世神界,除了創世神那老家伙還沒人敢對他如此不敬。正當他想著要不要裝作發怒的樣子嚇唬一下眼前的某人時,某人已完全換成另一付笑臉:“原來是死神殿下暗中相助,還真讓小子感激莫名哪,我這條命可是您老人家給的,不對,應該是年輕的凡達閣下給的,我愿意為您效勞。”
  凡達不禁驚異于某人的察顏觀色水平,剛才自己聽到最痛恨的字眼“老”字的時候,眉頭微微揚了下,但不仔細觀察,根本就不會察覺,而別人見到自己時,連自眼也不敢瞧一下,但這小子說的是毫無營養的奉承話時,竟然還在對自己進行全方位立體化掃描式觀察,可愛的家伙,我喜歡。但言語間卻沒露出半點欣賞之意,反粗著噪子道:“你這小子一肚子的壞水,別裝模作樣了。”畫虎不成反類犬,這聲音聽著比陰柔聲,更讓人毛骨悚然。
  我尷尬笑笑,道:“這也讓凡達大哥瞧出來了,死神之名還真是名不虛傳哪。”
  希莫拉聽著有點干著急,這死神的玩笑也能亂開嗎?這不是茅坑里打燈籠--找屎(死)嗎?但看著有小強品性的某人毫無畏懼的眼神,不禁暗嘆,看來自己還是沒達到魔導的至高境界啊,竟然受外物所制,雖然對方貴為一界之主,但不得不說氣餒使自己的境界下滑了不少。
  凡達本來微笑的樣子也挺嚇人的,典型的皮笑肉不笑,但聽到我的話后,卻是開懷大笑,這是從骨子里發出的笑聲,而在笑容下面,其冰冷的死亡氣息也淡化了好多,周遭的氛圍也沒那么壓抑了。
  本來只是想來看看令自己使者空手而返的家伙,當日勾魂簿上所記載的一百多個名字,竟然一個也沒出事,要不是自己知道這使者的能力,還以為是這家伙存心放水,但事出蹊蹺必有因,在了解到當時情形時,他不禁也有些奇怪了,獸神之力的出現令死神使者不敢輕舉妄動,這已有近千年沒出現在人界了啊,獸神切爾梅那家伙可不好惹,擁有其力量的人正是他的門人,死神可以得罪任何人,但座下的蝦兵蟹將可沒這膽量,對于這樣的退堂鼓,凡達也無話可說,獸神那家伙出了名的護短,發起瘋來,絕對連創世神那老家伙也敢得罪,不要說是自己座下小小的使者了。
  凡達好奇之下自己親自跑來看了,誰料卻正好看到這群魔大戰,他是又好氣又好笑,開了個時空門,將這些怪獸全部送入另一個空間。終于碰上了這令人感到心虛的無恥之徒,對于手下人的評語,他本來還真不屑一顧,但如今親眼目睹這家伙打蛇順棍上的行徑,終知道所言非虛。
  我和希莫拉對于死神凡達的降臨人世感到驚訝,雖然人一旦死亡,就會進入死神界,但兩界間的神靈卻很謹慎小心,一點也不敢做出逾越之舉,當然可能凡達閣下心血來潮下的閑逛并不在約束范圍內吧,也沒見有其他神靈干涉其在人界的舉止,我們卻不知道除了有限幾位供奉著的主神有著比擬死神的實力,其他主神也僅有退避的份,死神無理發飚可是和獸神一樣有名。
  在我問出了對凡達閣下來說相對幼稚的話后,凡達不屑道:“這一界的神靈除了老不死和龍神外,也沒人管得著我視察未來部下的權利。”
  我干咳著表示贊同,要不是他及時出手,說不定現在我已成了他忠實的部下了,當然贊同之外,還是要再三感謝這家伙的救命之恩,老媽教的,禮多人不怪,況且是神哪。
  希莫拉很是沒趣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家伙,也不知道這叫星夢的小子是不是吃了豹子膽了,謝著謝著就和凡達哥們相稱了,從老哥發展到兄弟,最后竟然已是小弟出口,簡直是無視傳說中睚眥必報的死神閣下的權威,卻不料這不知是幾百代前的祖宗,竟然坦然受之,還擺出一副我很年輕,你叫的對的神情,讓希莫拉好好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要不還真以為自己老眼昏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