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2 亡者歸來

凡達,萬年前的眾神大戰中異軍崛起的死神界后起之秀,統治死神界達數千年之久,曾經歷的陰謀詭計、人情事故無數,怎么會被人三兩句好話就迷得暈頭轉向呢?只是不由得他不佩服眼前的年輕人,拍起馬屁來,絕對是一說一個準,好似不經意間提到的,自己難得的幾件不為人所知的得意事跡,正說到自己心坎里去了,真不知道這家伙是從什么古籍中翻出來的,博學到讓自己也有點汗顏,而更離譜的是這家伙竟然對自己當年義助神族抗擊魔族的壯舉了若指掌,唾沫橫飛,手舞足蹈間侃侃而談,再說下去,可能連當年自己穿的什么牌子、什么顏色的三角褲也知道吧?暴汗。在我的誠心討教下,凡達終道出了這些異界怪物的來歷,它們其實是魔族當年的附屬種族之一厲牛族,神魔大戰后,他們被神族封印在了異界,但很不幸,他們被封印之地正好處于破滅邊緣,萬般無奈下,只有窮極全族的能力開辟時空通道,想躲入另一界,掙扎求存,更不幸的是他們雖然在每五年封印最弱之時打開了通道,但通往兩界間的時空門卻以人界為轉換站,到達人界之時被不明真相的人界各族圍攻,更傳出了他們是入侵的怪物一說,可以說近千年來的爭斗,無數厲牛族人及人界各族的精英們,全是白白犧牲的。
  聽完死神閣下的解說,我和希莫拉王八瞪綠豆,大眼瞪小眼,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哪。沒想到圣雪山的秘密說出來還真他媽的開玩笑啊,數以百萬計的生命竟然終結于謠言,這始作俑者還真他媽的該死。
  凡達也是感慨地嘆道:“其實這里當年也是主戰場之一,而未消逝的神魔之力充蕩于整個圣雪山,可能這是蒙弊了那些所謂主神們的眼睛吧,要不然這樣的犧牲真的毫無意義。”
  聽了這牽強附會般的解說,我義憤填膺道:“估計創世神界的主神們都吃撐了,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非得屁顛屁顛地跑過去管。”現在創世神界處處狼煙,主神們難道真的不知道嗎?還不是怕人類等種族強大起來,威脅到他們的權威,因為這些年來,無神論的擴張已呈漫延之勢,而主神間的信徒之爭也是眾多主神刻意營造的結果,其目的也僅不會維系神的無上地位,像古蘭的入侵。
  凡達對眼前的小伙子是越來越感興趣,如果說剛開始僅是欣賞,那現在則是贊賞了,還真沒想到一個這年輕人還真是什么都敢說,信口開河下便將創世神界的主神們得罪光了,可能對于希莫達來說,這是大逆不道之言,但對凡達來說,卻深有同感,這些年死神界的亡靈們增加實在是過快了點。
  對于小命萬分關注的我忍不住詢問道:“老弟,這幾年老哥我不會到你那報道吧?還有你嫂子也應該沒事吧?憑咱的交情,你肯定不會做這種令人聞者傷心、見者流淚的卑鄙下流無恥的勾當,是吧?”
  凡達白了我一眼,心里暗道:這小子還真損,弄頂帽子先給我扣上了,要是不幫點小忙,非得坐實了這無恥之徒的名號。微笑著答道:“天機不可泄露,不過你媳婦現在挺麻煩的,被人追了兩個月了,還是沒甩掉追兵。”
  我心里沒來由地一陣激動,興奮道:“是靜嗎?她還沒死是吧?知道她在哪嗎?她還好吧?她沒受傷吧?她......?”
  一連串語無倫次的問題問得凡達有點頭疼,搖搖頭答道:“不知道。”通天之能并非對世事無所不曉,無所不知,要不是剛有人匯報了關于獸神殿的戰歿者名單,他還真不知道獸神殿之變,而關于靜和我的關系卻是刻意調查所悉。
  ???一連串問號閃現眼前,本認為神無所不能,無所不知,但結果竟然是一無所知,不過有靜的消息已是萬幸了,我不由慶幸運氣實在太好了。
  凡達好似收到了什么消息般,眉頭緊鎖道:“狐狼間的決戰終于開始了,我要趕著去收尾,先行閃人了。”
  我正想說話,凡達停頓住欲走的身影道:“你我有緣,我給你開個時空門,這是你媳婦三天前的位置,至于追不追上,看你的造化了,不過只能通過七個人,你自己看著辦吧。”說話間,一個時空門憑空出現在我們眼前,而死神凡達也突然消失,臨走前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東西,另外一個時空門并排打開,但這個卻是單向性的時空門,應該說是只能由另一個空間走到領域內,正自奇怪之時,時空門如水波般蕩漾,應該是有人從另一處進入領域了。
  此時地上躺著的人開始有了動靜,整個領域內又開始呈現生機了,時空內走出了三個人,令我和阿果難以置信的是其中竟然有希林,這位遭遇伏擊遇難的無敵勇士竟然活生生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另兩個人是熊人戰士,是一起由獅領千里跋涉而來的同胞,這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踏入領域時,也是一臉的茫然,但在見到我們后,大喜下撲了過來,而我和阿果邊上的幾位熊人戰士飛快攔下,熊人忠義可見一般,宣誓效忠我以后,這幾位負責我安全的熊人戰士總是盡忠職守,一絲也不敢懈怠。
  希林和兩位熊族戰士很搞笑地大叫著撲倒在地,倒是嚇了大家一跳,估計幾位熊人護衛現在想的是,這些家伙也忒欺軟怕硬了點吧,但聽到三人喜極而泣的訴說及后面兩位同樣開心地大叫著撲上去,才知道這些不知哪里跑來的家伙竟然是自己保護對象的舊交。
  死而復生,難道是拜死神閣下凡達所賜,我心中狂喜地猜測,但結果卻并不如我所料,原來這三人并沒死,三人都是臨死前想運氣爆尸,以掩護其他人撤走,但都是眼前一黑,手腳酸軟,被封禁在窄小的封閉空間,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卻被釋放了出來,誰料竟然見到了我,還真是意外哪,等他們了解到這里離他們出事之地遠隔數千里時,三人說不出的驚訝,以我猜測,肯定是凡達以通天之力救了這三人性命,并模擬出自爆情形瞞天過海,我眼中閃著淚光,望著凡達消逝的方向喃喃道:“凡達閣下,多謝了。”這是由衷的謝意,兄弟手足哪,當日錐心的痛苦終在此時得到了補償,但蛇人突襲之仇一定還是要報的,否則怎么對得起我睚眥必報的性情,怎么對得起死難的部下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大喜之后,細細玩味凡達的離別之語,終發現剛才心里不妥的原因,狼狐決戰的烽煙終于燃起了,缺少了西北軍的狐人南疆抵御得住狼人嗎?但這些問題卻并不是我現在要考慮的,我所擔憂的是吉蘭、阿年、小包他們的安全,他們所部現在應該被抽調到南疆,以阻擋肆虐狐領本土的狼騎北上了吧。
  多想無益,我輕拍下因胡思亂想有些犯困的腦袋,終回到現實,此時庫伊、李斯特、納罕等人已應召趕到了,而老狐貍克萊姆森卻遲遲未至,武信估計殺了他也不敢來見我吧,其實我也懶得理他們,剛才的戰斗他們能服從指揮已是不錯了,但軍法森嚴之下卻不由得我不管,催軍號一波一波徘徊于草原之上。
  軍令畢竟如山,在催軍號的再三相逼下,克萊姆森和武信終出現在眾人視線中,在我吩咐下,阿果、納罕和希林已作好了陣斬的準備,我也是權衡再三才作的決定,這些家伙桀傲不訓,不殺了這兩個帶頭的刺,以后指揮更難,看來我當初的團結軍心之舉倉促了點,軍心未固下唯有出此下策了。
  兩人看來也是知道沒好果子吃了,都帶了數人才敢來見我,哼,我向阿果和希林使了一眼色,讓他們全力攻擊其中一人,另一人交給納罕了,其余的蝦兵們交給我解決,好歹咱也是個魔法師不是。
  此時的魔導師希莫拉已被勸離了這是非之地,否則要是他出手的話,遠征軍所有人加起來也要拈量一下是否夠份量,不過這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燈,僅是叮囑了一句:“小朋友要注意安全。”當我幼稚園哪。
  圍繞軍權的斗爭進入了白熱化,暗斗變成了明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