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3 反客為主(上)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這樣的千古名訓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我沒想到的是,克萊姆森、武信竟然有膽先下殺手,令我陣斬的命令差點夭折,準確的說,如果不是我從來魔法盾不離身,我當場身亡的概率大于百分之九十。克萊姆森和武信聯袂攜眾而來,人數多達十二人,其中不乏有天級戰士,而稍弱者微微露出些許不安,令我頗為躊躇,這些家伙想干什么,有些誠惶誠恐的樣子絕對是欺騙人最好的手段,我些大意了。
  克萊姆森和武信竟然當先跪下請罪,這絕對是不符常理之事,而后面的戰士也跟著伏地,不妥的感覺油然而生,統領他們至今,還沒見這兩人如此恭敬過。
  念頭剛飄過腦海,異變突起,七支背弩由這些人身上發出,目標無疑就是我了,此時因為接到我陣斬命令,阿果等人都在兩旁準備突擊,而我身前身后僅站了數位熊人戰士,笨拙的動作正給了對方可乘之機,克萊姆森和武信在箭矢發出后,已當先撲上,眼里都露出喜色,在他們看來,成功在望了,而他們的部下卻分往兩邊,意圖明顯,攔住想趕過去救援的戰士。
  兩輪巨大的圓盾毫無懸念地擋在了背弩的進攻線路上,卻是身經百戰的熊人戰士阿木和阿呆,他們兩人是與希林險死回生,被死神凡達送到這來的,沒想到手腳靈活、應變能力如此之強,與以往的印象差別如此之大,這應該是死神殿下的恩賜吧。
  雖然他們兩人的反應明顯快過邊上手忙腳亂的熊人戰士,但還是沒能擋住所有的攻擊,三聲叮叮脆響后,其余兩支弩箭射向了我的要害部位,而另兩支已被我發出的閃電術擊落,要不是跟著撲上來的武信和克萊姆森眼中閃著致命的威脅,這兩支背弩對我來說,如隔靴搔癢,根本無濟于事。但這兩個天級戰士中的佼佼者對于我的壓力無疑是巨大的。
  武信竄行過來,身如捷豹,手掌反握,背上的兩柄開天斧已納入手中,斧鋒閃著噬人的光芒,讓這種力量型的戰士近身,對于法師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而克萊姆森迅如閃電向我疾撲過來,手掌翻轉間,懸于腰際的克利斯特制彎刀已抽出,劃著無可捉摸的弧線,這種技術型戰士相對于力量型戰士而言,本來并不占優,但我卻感到他的威脅遠遠大于武信,這不容置疑,即便單憑實戰經驗,克萊姆森應該也比武信豐富不知多少倍。
  隨同他們前來的戰士清一色的力量型刀盾,采取絕對的防御態勢,只是護住武信和克萊姆森兩翼和后方,他們的目的極其明確,給前方兩人牽制救援力量,武信和克萊姆森現在的心情其實興奮到極致,本來以為我身邊肯定有阿果等高級戰士護衛,誰料竟然事如人意,我身邊僅有數名熊人戰士,這些熊人雖然戰斗力很強,但弱在步伐慢,水平至多也就地級戰士水準,或者更弱,雖然猜不透我的水準,但二敵一下,絕對有把握在一分鐘內解決戰斗,所以兩人毫不猶豫發動了突襲。
  本來我還在苦思殺了這兩人后該如何向西北軍戰士們交代,誰料,根本就不用了,他們竟然先行出手了,而且是這種一擊致命的拼命打法,阿木和阿呆兩人實力雖然得到了提高,但還是僅限于地級偏上的水準,與天級戰士還是有質上的差距,雖然比其他幾位熊人戰士多擋了幾招,但還是被武信的旋風斧強行逼退,此時兩支背弩才近我身,兩聲沉悶的響聲后,弩箭射破了一重魔法護盾后也失去了動力,應聲跌落地上。
  危機才剛剛開始,我本來可以憑瞬移魔法脫身,但一旦這樣做,就失去了我這最好的誘餌,武信和克萊姆森肯定要極力脫逃,一旦讓他們重新回到西北軍中,那除非把西北軍數千人全殺了,否則難以讓兩人授首。
  不怕死的人不等于不愛惜生命,但有時候往往不怕死才會活得更久一些,此時我正做著不怕死的事,在接下弩箭之時,我早就抽出了邊上熊人戰士背上的厚重彎刀,左手虛握,凝成了一個復合斗氣魔法盾,準備硬接兩人的攻擊,這也是最好的考驗獸神斗氣妙用的好方法,雖然是以生命為代價,但我一點也不怕,因為我相信自己的實力應該可以等到援兵到達。
  事與愿違的是,那十名戰士呈陣型防御的能力實在太強了,攻守互補。納罕、希林、阿果等人聯手打壓,一時半會也沒能打開缺口,這就代表我要靠自己一人之力,力敵兩位天級戰士。
  克萊姆森和武信招式一剛一柔,卻配合得很好,武信出招大開大闔,兩把開天斧連續打擊我的魔法盾,而克萊姆森出招陰狠,在旁策應,總是攻擊我盾牌移動間露出的破綻,一時間,我被兩人默契的配合弄得有點手忙腳亂的。但防守反擊卻半點也沒停息過,克萊姆森和武信兩人也不能全心全意地展開攻勢,天上地下總有麻煩跑出來,雖然對于他們這種高階戰士來說,那樣的攻擊并不致命,但受傷還是難免的,而且魔法攻擊十分陰損,總是往要害部位攻擊,也不能不聞不問。
  阿木和阿呆兩人兄弟孿生,心意相通,兩人對視一眼,同時重重地點了下頭,朝著武信展開了攻擊,相對他們來說,承接大開大闔式的攻擊相對更容易些,畢竟他們的蠻力可承受部分斗氣能力的差距,而且以二攻一,集中力量才有可能更好地分擔大人的壓力。
  戰斗持續進行著,總有各色魔法圍繞在武信、克萊姆森、阿木、阿呆和我身上,只不過相對于自己人來說,加持的是防御魔法,而武信和克萊姆森更是沒停止過承受魔法攻擊,有了阿木和阿呆相助,我能有更多的精力加持各系魔法于三人身上,防御能力進一步增加,而武信兩人的攻擊反倒受了眾多限制,此消彼長下,倒打了個難解難分。
  這樣的結果對于克萊姆森和武信來說,是相當不妙的,他們帶來的護衛雖能力出眾,但也抵不住數十位熊人戰士玩命般的狂攻,況且還有三個天級戰士,所以他們立刻召喚出幻獸助陣,但他們不召幻獸還好,一召之下,卻令我大受觸動。
  一只血紅的九尾狐眼中閃著妖異的光芒應克萊姆森感召來到人界,而武信的幻獸是一只威風八面的黑豹,都是挺有實力的家伙,九尾狐的魔法攻擊堪稱一絕,而黑豹的物理攻擊和速度是幻獸中的佼佼者,可以說,騎上幻獸的兩人實力倍增。但很不幸,我受到啟發,也將我那頭小獅子召喚出來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召喚出來的好像是它老爸,雄壯的身軀,鋒厲的爪子,眥牙咧齒間說不出的威嚴,再配上火紅如血的鬃毛,氣勢上比起九尾狐和黑豹不知強大多少倍,而那兩只幻獸可能懾于獸王尊嚴,硬是不敢沖上來了,最后在主人三番四次催迫下,才撲了上來。
  我召喚出來的獅子好像受了刺激,作為幻獸中的王者之一,這樣的挑釁之事,絕對是對其尊嚴的極大污辱,仰天咆哮一聲,氣勢之盛,令不遠處的迅龍等魔獸差點沒炸群。而獅子已火速迎了上去,我不敢懈怠,各種魔法狀態立刻補滿獅子全身,他奶奶的,還沒聽說過幻獸這么囂張,不待主人授命,自主攻擊的,不過也好,我是魔法師,犯不著與戰士肉搏的,再說我現在可是半赤裸呢,逃離異界怪物攻擊時,那身極品重甲早不知甩哪了,剛地知克、武兩人攻擊下還吃了點小虧,蹭破了點皮。
  一連串的怒吼聲響起,武信帶來的戰士們在節節退敗中獸化了,天,他們可是在不久前剛獸化過一次,這么短的時間再次獸化,后遺癥不少的,可能真的被迫到了山窮水盡了。而隨同他們一起獸化的竟然還有阿木和阿呆,這兩個笨熊戰士看到了實力上的巨大差距,竟然以獸化方式增加短時間內的實力,以保持對武信的壓力。
  我連點頭贊許的時間也沒有,以電速沖上的獅子已與克萊姆森的九尾狐撞到了一起,天空中交織著魔法攻擊的殘痕,而九尾狐也遭到近乎瘋狂的撕咬,克萊姆森被我的連續幾個風輪壓得連出手機會都沒有,就被甩下了幻獸之背,可憐的家伙,要是有支騎士長槍,他說不定能借幻獸之力沖擊一下獅子,但那彎刀實在短了點,連崩個風輪也挺吃力的。
  九尾狐在慘叫聲中逃離了,受傷頗重的它可能要在幻獸園中休養好一段時間,不過它也不用擔憂有人會再次把他帶入人界了,因為他的主人是在劫難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