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3 反客為主(下)

克萊姆森被甩下幻獸之時,我已瞬移到他即將落地處,明晃晃的彎刀雖藏在盾后,但剛凝成的冰盾上那些棱刃可不是吃素的,我當然知道克萊姆森的斗氣護罩會令我的準備無功,但其中另有玄機。卑鄙一如我者,在克萊姆森身體落下之時,連續的刀氣攻擊已連續打擊其護罩,力爭在其落上冰盾之時削弱到最弱,魔法攻擊同時啟動,電系魔法無疑是現在最好的武器,雖然僅能麻痹數秒的短時間,但足以致命了。
  克萊姆森也是年老成精的家伙,接連受到打擊下,立刻知道不妙,盡力扭轉身軀,但上面的變化卻沒下面的腳底變化來得快,以逸待勞的我毫無懸念地破開了克萊姆森的護罩,全力壓下的他立刻被尖銳的冰棱插入體內,雖借勢想滾到一旁,但鮮血已是恒流,受傷非輕,而接下來的是我連綿的彎刀攻擊,根本就不給他一點喘息回力的機會,克萊姆森連連叫苦,他也沒想到,一個魔法能力如此出眾的家伙,武技水平也并不低,雖然都是些簡單到極限的攻擊,但招招致命,絕對是戰場上生死歷練的結果。
  在克萊姆森連續躲過我七刀短平快的攻擊后,終氣力不繼,兩腳一軟間給了我機會,但就在我彎刀平平出手后迅速向后飛撤之時,受到致命攻擊的克萊姆森終暴起,手中的彎刀平平旋飛而出,其所帶的氣勁破空之聲令人心寒,我頭皮一陣發麻,剛才的一輪防御加攻擊基本上竭盡所能,斗氣和魔法消耗得三三五五了,而這一下是克萊姆森臨死前集其畢生功力的奮力一擊,豈是易于。我手中彎刀也是脫手飛去,希望能擋住這致命一擊。
  果然半空中我的彎刀因力量和斗氣的不足,被輕易磕飛,而克萊姆林的彎刀弧線不變,繼續向我旋飛,手中所持魔法盾也毫無懸念地破裂開來,躲閃不及下,現在的我已處生死邊緣,正當我閉目以畢生斗氣魔法集結左臂,想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迎上時,一聲清脆悠揚的“叮”聲響在耳際,我睜目望去,卻見到克萊姆森痛苦呻吟著,不甘心地濺血倒地,眼睛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哪,而叮當聲再度響起,腳下是跌落的克利斯彎刀及碎裂的羽箭,對我來說,這真是比天籟還天籟的聲音哪。
  我不及向救我的“好心人”致意,已掉頭撲向了與阿木、阿呆糾纏著的武信,兩人經獸化后功力倍增,但比起騎乘幻獸的武信來說,還是差了點,不過好在兩人生力軍,而武信剛才交戰中消耗了不少,情急間倒也斗得難解難分。
  此時的群戰的戰局已呈一邊倒之勢,克、武兩人帶來的部下已倒下一半,武信的兩翼和后側已完全失去掩護,雖然對于我來說是遲了點,但武信是在劫難逃了,這小子雖然仍是一如既往的勇猛,但好漢架不住人多吧。
  剩下的逆上者雖想舉手投降,但阿果再現煞星本色,一聲厲喝:“叛亂者殺無赫。”手下毫不停頓,他和希林、納罕看到剛才我的驚險一幕,早嚇了一身冷汗,對于這些家伙恨之入骨了,而此時的弓弩手們也已到位,剩下的五個人插翅難飛了。
  武信見勢不妙,但四面合圍,飛天的話又要被射成篩子,正是惶恐之際,抬眼間看到了不遠處的時空之門,大喜,奮力擊開我三人的合擊,貼地疾飛,向時空門內逃匿,而我們受其大力反震,已是趕不及了,只能眼睜睜地瞧著他消失在時空門內。
  我一把抓住欲沖入時空門的阿木和阿呆,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不要浪費傳送的機會。”戰斗已結束,雖然尸體全被砍成的肉泥,挺惡心的,但好在己方傷亡很小,一死兩傷的代價干掉了十名高手,還是挺值的。
  我心里暗道:看來還得加強自身修為的提高,否則再碰上像剛才這樣的玩命瞬間,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毫發無傷地逃生。想到這,突然想起剛才那支救命的羽箭,還沒好好謝謝這讓我不用人手分離的好心人哪。
  在我東張西望,在人群里找救命恩人之時,伊瑪爾跑上前來,問道:“姐夫,你沒事吧?剛才嚇死人了,阿果他們都快瘋了,拼著受傷砍死了兩個,才將缺口打開的,”
  我嗯了一聲,眼神卻沒轉到伊瑪爾身上,耳邊傳來的是伊瑪爾冷哼聲的同時,腳下立刻傳來錐心之痛,忽視小女子的后遺癥出來了,在我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聲脫口而出。伊瑪爾卻在給我上教育課了:“土包子記住羅,和人說話要看著對方的眼睛,這是基本的禮貌,明白沒。”
  我狠狠地白了她一眼,道:“小丫頭片子還真下得了狠腳,潑辣得不行,真不知道阿果那混小子看上你哪點了,看來改天得介紹幾個淑女給他才行。”
  “呵呵呵呵,那我就代阿果謝謝你了。”出乎意料,小丫頭沒半點惱怒,反一臉的開心,我轉念一想,終知道自己笨在哪了,獸人連年征點,本就男少女多,一夫多妻對于他們來說,和吃飯睡覺一樣平常,有什么好妒忌的。
  吱唔著轉移話題,終知道剛才救我之人是克利斯蒂娜大姐,對于我的謝意,克利斯蒂娜坦然受之,笑道:“其實我救你的原因,我自己也不明白,本來外人是不好介入到這種內部紛爭中去的,但自從見了你一面,就有種親切的感覺,好像見到久別未逢的族人一樣。”
  我也是笑道:“呵呵,大姐感覺還真靈哪,我爺爺就是百分百的精靈族人,我身上好歹也有四分之一精靈的血脈。”
  克利斯蒂娜“嗯”了一聲后,臉上卻現出悲傷的感覺,原來希莫拉說此處已受神恩,異界的怪物將不會對創世神界造成任何的傷害了,大家也沒必要在此駐留了,分手道別在際,難怪她如此傷感,畢竟這里留下了無數身埋異鄉者的英雄事跡,無數甜蜜困苦記憶。
  我也僅能安慰幾句,的確這個領域已沒存在的必要了,但如此多的頂級人物突然涌現在各個大陸上,會不會令本已烽煙四起的世界更增變數呢,這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
  我帶著希林、納罕及三位戰士上路了,我們要去尋找被人追殺中的靜,可惜這時空門僅能穿越七人,而且一個指標也被武信那狗賊浪費了,所以我留下了阿果、庫伊和李斯特帶領遠征軍的兩萬五千余部,翻越圣雪山后打擊狼人腹背,并伺機與友軍會合,沒有了領域的封鎖,雪山應該是沒什么危險性可言。
  懷著激動的心情穿越時空門,畢竟是第一次,卻給了我們心跳的經歷,讓人了解了什么叫萬有引力,并免費體會了一下高空自由落體的刺激,該死的凡達,難怪臨走時笑得這么邪,原來在這里等著我們哪,這家伙竟然可惡到將時空門的入口設在了半空中,幸虧僅是個玩笑,時空門下端是一浩瀚煙渺的大湖,否則今晚四周的魔獸可免費品嘗到從天而降的全肉餡餅了。
  隨著厲聲尖叫,六個人姿勢惡劣地從天而降,打破了湖面的平靜,連續的噗通聲響起后不久,六個灌了不少水的人腦袋浮上了水面,連綿不絕的咒罵聲持續不絕,這不能怪我們,這玩笑開得有些過了,要知道為了安全起見,進入時空門的可是全副武裝,光是那一身鋼甲就比本身重量還重一些,如此高空墜落,要不是我驚忙中給大家加持了風翔術,可能大家現在還一頭扎在湖中的淤泥中出不來呢。奶奶個熊這樣的經典國罵甚至從來沒間斷過,不過,要是他們知道這時空門的創造者是誰,估計無聲勝有聲的境界更適合現在的場景。
  吃飯的家伙可不能丟,但在水中為了行動方便,大家還是將鎧甲卸了,本來這是相當不錯的主意,但這水中竟然也不安生,在我們快接近河岸之時,附近竟然浮出了十多條鰭狀物,并徘徊著向我們靠近。眼尖的狐人戰士馬森驚呼道:“大家快上岸,是獸鹿尾獸。”
  這聲尖叫聲立刻使大家速度提高了近一倍,而我還在不慌不忙地靠近河岸,什么鹿尾獸,聽也沒聽說過。看他們樣子好像挺厲害的樣子,不過我也不怕。馬森的下一句話立刻使我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殿下,快哪,這可是六階兩棲魔獸,而且集群攻擊。”
  媽哦,還沒聽說過水中也有六階魔獸存在的,這相當于地階戰士的水準,但恐怖的還是集群攻擊這一點上,以我們的實力應對零星的七階以上的魔獸攻擊,也是綽綽有余,但對于成群攻擊的魔獸來說,卻并不是相同的概念,這些家伙就像狼群一樣,攻擊手段兇狠多樣,極其難以對付。
  赤條條狼狽逃上岸的我們卻并沒有停下來穿戴上鎧甲的時間,鹿尾獸銜尾追上了岸,大家飛快地逃入了有利的礁石灘地形,總算找到喘息的時間,百忙中把武器抽出來先,然后輪流掛上盔甲,這次裸泳的經歷告訴我們一件事,這是有傷風化的,是會引起原住種族不滿的。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