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5 極速追蹤

明日起非正常更新,見公告夢中笑醒多次的我絕對引以為戒,面子并不能當飯吃,就因為這小小的面子問題讓我大發特發,對于部下也應該大方一點才是,所以瑪雅盾和戰斧,現在成了納罕的隨身武器了,而那把騎士槍準備扔給阿果,這家伙現在天天跟我講什么騎士風范,典型的白癡綜合癥,估計八成是伊瑪爾改造方案的第一步,一旦一個男人學會了騎士那一套,估計在女人面前抬頭做人的機會小于等于百分之一。
  對于愣頭青式的猛人希林,水幕防護項鏈無疑是最好的傍身利器,這條項鏈使用時能生成水系魔法防御盾,而在其上的儲魔水晶如果沒有儲滿水系魔法元素時,會隨時吸收周邊的水元素,當然使用魔法盾對于水元素的消耗,絕對不是緩慢的吸收可以彌補的,但維持半個小時的魔法盾對于希林這家伙來說,卻已足夠。至于其他的精品,有待再分配。
  定向魔法卷軸一人分發了一個,以防不測,這東西現在可不是舍不得用的時候,雖然馬森、撒哈、達加三位斥候的實力并不是很強,很可能來不及捏破卷軸即被俘虜,失去行動能力,但這個卷軸還有個發動方法,就是由在卷軸上附加魔法者發動,只要讀出卷軸上附加的文字,在上面施加小型魔法之人就能感受到,并由其發動卷軸,所以除非失聲或一招致命,沒人能將他們拿下,而以三人的精明和老到的經驗、對危險的感知,要想做到接近都很困難,不要說生擒活捉或殺死了。
  突然發現納罕這家伙還挺可愛的,在拿到瑪雅斧盾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拿著他的重斧測試,看著擺放在地上的瑪雅斧盾,以及跳上半空中,雙手持重玩命砸下的納罕,差點沒把我嚇壞,這不是在糟蹋珍品嗎?幸虧東西好的沒話說,重斧崩了幾個缺,而瑪雅斧盾卻毫發無損,然后就發生了讓大家好笑的事情,這家伙竟然抱著這兩玩意睡覺了,說是培養感情,真是特殊哪。
  絕世神兵,實力不足者擁之,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三位斥候雖然很眼熱,但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婉拒了我的送禮之舉,還有一把克利斯蒂娜大姐送的精靈短弓硬是沒送出去,這把附加風、水、火三系魔法水晶的短弓設計非常巧妙,本來水、火兩系晶石因相克因素,在同一把武器上很難同時兼容,但在這把精靈短弓上卻有風系晶石所構成的魔法陣相隔,所以能射出包含三系魔法攻擊的魔法箭,是矮人族和精靈族兩位大師級鑄造師合作下的嘔心力作,絕對是堪比神器。對于這三人的不貪心,我也是極其欣賞,這把弓雖然威力巨大,但對于個人的魔法修為也有一定的要求,魔法能力不足者根本沒辦法發動其上的晶石,魔法箭無從談起,所以除了魔箭雙xiu者,這把弓可能還不如普通的復合弓來得實用。
  晚上的警戒作得很全面,雖然僅是六個人的小團隊,但對預警防范相當重視的我,卻并不忽略大面積布控,達加的蜂鷂無疑是大面積防范的第一道封鎖線,而內圍是我設置的數十個鷹眼預警魔法,如果有大群偷襲者的話,肯定躲不過這樣全方位的監視手段的,即便單襲也不怕,就在我們睡覺處四周也有多達五六個撒哈布置的陷阱,威力雖說不大,但加上我的觸發式延時魔法,即便天級戰士也有夠他喝一壺的了,況且還有隱伏守夜的(馬森、撒哈和達加要吃力一些,輪流隱身值守兩小時)。
  一夜平安無事,希林和納罕兩人認為是我小題大作,根本沒必要浪費這么多精力布控啊、設伏啊什么的,純粹多此一舉,我立刻教訓他們道:“良好的習慣要在平時就養成,臨陣磨槍只會有所疏忽,世上也沒有一勞永逸之事,有時候死其實是件很容易的事,你個死希林,當初遭遇蛇人夜襲的教訓這么快就忘了嗎?”這兩個不經大腦說話的猛人,思想還真是簡單。
  希林本想辯駁一下,但遭襲一事,卻也并不是無的放矢,要不是有人暗中相助,如今肯定已是光榮之身了,咂巴咂巴嘴巴,把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納罕無人助陣,也唯有點頭稱是了,這家伙比起希林來,腦子靈活的多,心里卻想道:反正又不用麻煩我,何苦浪費人家一番好意呢。
  此時太陽已從湖面上升起,眼前波光粼粼,而我們落腳所在不遠處就是卵石沙灘,要不是湖里有嚇死人的鹿尾獸,從這里下去,裸泳一下倒是挺愜意的。
  夢想歸夢想,還有尋找靜這樣的要事在身,可沒時間干這么悠閑的事,匆匆吃完早飯,也就是肉干加清水,立刻布置今天的行程,對于兩股部隊的行進方向,我們是知道的,但總不能奮起直追吧,說不定一頭扎進對方行進的部隊里去,那就是送羊入虎口了,所以必要的前偵還是要的,馬森綴著前人的蹤跡先行潛行,并在沿途留下前進方向的暗記,而在他前面是達加控制的蜂鷂,先對外圍情況作大致的偵察,撒哈負責偵后及清理尾巴,我們是吊著前面人的尾巴,可不要被人在后面也綴上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種事可不能不防,否則讓人包了餃子也不知道呢。
  我和希林、納罕居中策應,只要沒發現敵蹤,應該沒什么事可做了,兩翼的安全有達加負責,他的召喚蜂鷂可是成群的,其實有他一人在,方圓十里范圍內,大于十人的團隊行動,絕瞞不過我們。
  雖然有思想準備,但沒想到沿途的道路是如此惡劣,這根本就沒有道路的,全憑人踩出來的,更靠譜的是竟然還翻越了數處懸崖,真不知道龐大的裝甲獸是怎么做到的。我們一行六人趴在一處高坡上,鳥瞰著山下一處營地,亂哄哄的好像菜場一樣,經過近三天高速的追蹤,終在這鳥不拉稀的地方追上了其中的一股,用腳趾頭也猜得出,最先趕上的肯定不是友軍,我心頭卻是一陣舒坦,沿途未發現交戰痕跡,顯示逃亡者并未被追殺者綴上,靜的安全得到了最在保證,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這兩天我倒是對魔法有了很大的感悟,從沒這么長時間不間斷地使用過魔法,雖然有魔法杖襄助,但對自己本身的消耗還是相當巨大的,長期難以突破的魔法水平,令我感到越來越吃力,幾乎陷入到瓶頸的境地中去了,誰讓這羅蘭大陸魔法元素稀缺到如此地步呢,恢復緩慢到讓人想吐的境地。后來我幾乎是輪流使用袋子里那幾顆極品魔法水晶里儲存的魔法力了,反正有自動恢復功能,不用白不用。
  就在我們關注著山下營地內情景的時候,希林低聲說了句:“大家小心,后面有人。”
  語音未落,后面已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及厲喝聲:“你們是什么人?膽敢偷窺我軍營地,束手就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