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6 血狼騎兵

以這樣輕微的腳步接近,以大家的推測,必定是身材“苗條”,腿腳輕健,但我們六人齊刷刷的回頭望去之時,卻不由大吃了一驚,站在我們身后不遠的,竟然是一龐然大物,體形身高是我們的兩倍還不止,形狀怪異,全身好似赤裸,但滿覆密密麻麻的圓鱗狀肉色體甲,如果不是這怪物直立行走,并口吐人言,我還以為是哪只外出覓食的魔獸呢?
  因為接近敵營地,為防被人發覺形蹤,達加的蜂鷂早已收起,而一路搜索而來,大家的注意力和防御重點全放在了前方,混然未覺竟然有人繞到了后翼,而且還是個龐然大漢。
  森馬在看清眼前的怪物之時,臉色大變,眉頭緊皺低呼了聲:“米輪達。”
  這是對裝甲獸勇士的一種稱謂,裝甲獸堪稱戰爭機器,但只有最兇猛的裝甲獸才配擁有米輪達的榮耀,這點我作為來到異鄉還未半年的人來說,是一無所知的,但納罕、希林他們土生土長于羅蘭大地,豈會不知,他們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倒不是因為怕干不掉這個發現他們形蹤的大家伙,而是根本沒可能悄無聲息地放倒對手,一旦讓下面營地的戰士聽到打斗之聲,齊刷刷的把山峰一圍,我們六人根本就沒逃脫的余地。何況裝甲獸身后還顯出了十多名狼人戰士的身影,只看他們無聲息般接近到如此近的地步,就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了,可能我們能和他們打個平手已是萬幸了。
  我一使眼色,要大家隨時準備出手,對方人太多了,音障魔法根本就不能阻止打斗聲音的外傳,只能行一步是一步,見機行事了。
  令人奇怪的是,這些人并沒聲張,而剛才那一聲厲喝聲,在耳邊好似暴雷一般,但下面之人竟然全無察覺,我不禁暗暗思量,難道剛才的聲音是眼前這大家伙以斗氣送入眾人耳中,那其實力之強,已到了令人驚懼的地步了。
  希林和納罕兩人同時跨前,斜攔在我身前,原先背上的武器,如變戲法般出現在手中,而馬森、撒哈、達加各抽出隨身戰弓,背上或腰側箭壺內的羽箭,已游離在手指間,而唯一未有所動作的我也沒閑著,秉承“君子動口不動手”古訓,各系加持魔法已粉墨登場,五顏六色的狀態上身,使對面十多位潛行近身者們驚訝不已。
  小白是圍上來的戰士中唯一的裝甲獸,至于他為什么叫小白,據說是除了打架斗毆,這小子其他方面事事白癡,噢,好像吃飯睡覺除外,剛才的話根本就不是他說的,而是被他遮住身形的狼人戰士血殺之語,這位戰力接近戰神榜的圣級戰士,是血狼族第一高手,此次奉血騰祭司之命,率血狼精英接應神殿幸存者,而他所率的數百名血狼族戰士已埋伏在此多日了。
  血殺的影子從裝甲獸后閃現,他心里也暗暗納悶,這六個偷窺狼人營地的人看來實力并不弱,以自己的能力可能還不能輕易打發,但好在看他們聽到自己話后的表現,應該并不是敵人,肯定也在打著山下“曾經的族人”的主意。血狼成為狼之棄族后,已撤底將自己鎖在狼族之外。
  我看到裝甲獸后面閃出的人影之時,也暗暗吃了一驚,圣級戰士我是見多了,這個人精氣內斂,難以讓人察覺其實力,但高手有其獨特的風范,一張一馳間散發的氣勢顯示其有著不下于我老爸的實力,而襟口明顯的標志證明我所想的并不虛,大紅色的劍盾圖案端正地繡于衣襟,根據大陸公例,紅為最優,戰士為劍盾,法師為法杖,只有圣級戰士或魔導級法師才佩勾勒這樣證明身份的標志,這人毫不掩藏行徑,應該是實力超卓的圣戰士,但這些人在我看起來卻沒半點敵意,因為他們的眼神中明確的告訴我們。
  互相打量了半晌,卻誰也沒開口說話,最后大家以手語作了交流,那個裝甲獸后閃出的戰士右手虛懸,指向我們身后,臉露詫異至極的笑容,在頸間重重地劃了一下,顯露其與下面的狼人們并不是一路的,并讓我們讓開路,我們向旁一閃,我雙手示意,請。那戰士頭輕點間高舉起其右手。
  接下來的一幕讓我們六人心驚膽寒,在我們剛才俯瞰之地的后面,不斷涌現出了騎著戰狼的騎士,但卻悄無聲息,狼腳之上全被裹了厚布,這應該是預先埋伏于此的部隊,而且目標并不是我們,而是下面他們的同胞,否則我們所追蹤的險峻地形,戰騎根本無法逾越。
  我觀察了一下地形,不得不佩服他們選擇的攻擊地點,山勢并不陡峭,利于騎兵至上而下的突襲,不過,我所震驚的是他們竟然算得如此之準,埋伏得恰到好處,要知道無論神殿余生者及追殺者,都不可能有預定的逃或追擊的目的地,而是根據形勢推斷最佳逃亡線路,除非智慧神閣下的預知未來能力,有誰能做到如此精準的預測呢?
  隨著越來越多的巨狼騎士涌現,山上的平頂差不多要被填滿了,而此時我們也發現了這些狼騎士與我們追擊者的不同處了,他們眉梢都綁著絲帶,紅得發黑的絲帶,除我外的其他人都是輕咦了一聲,希林更是輕聲喃喃道:“血狼?”
  我輕哦了一聲:“是小洛的族人嗎?”回答我的并不是語聲,而是一聲輕低至高的詠唱:“以血復我血狼榮耀,戰士們,揮舞你們手中的復仇之劍,沖啊。”
  復仇之劍,開玩笑,這些狼騎士手中所持的都是粗如兒臂純鋼打制的騎士長槍,少數竟然還閃著特殊的魔法光芒,以我的專業知識,不用看也知道這些是附加魔法屬性的極品武器,武器中鑲嵌魔法石,并能在使用物理攻擊時附加魔法攻擊,在我所知范圍內,僅有矮人族的大師級鑄造高手才有這樣的水準,相信這些是獸族入侵古蘭大陸時的戰利品,這些長槍并不是詠唱者口中的劍可以比擬的,五百多全副武裝的狼人騎士,如果不是對方有不少裝甲獸,不用一袋煙功夫,底下的營地就會被踹成平地了。
  那位神秘的血狼族高手竟然跳上了裝甲獸的肩膀,而他身側的戰士齊齊召喚出了幻獸,我差點眼前一黑,還好沒主動出手攻擊,十多位幻獸騎士的實力,足夠我們死上好幾回了,當然實戰也并不是依照一加一簡單的推理來進行的,否則也沒那么多以弱勝強的經典存在了。
  風卷殘云用來形容這一次戰斗恰如其分,狼騎兵的真正可怕性,我至此方才理會,倒不是一邊倒的屠殺,營地的防御還是做足了功夫,但根本就擋不住蓄勢已久的血狼騎兵的肆虐,連裝甲獸也不行,雖然擁有了常人無可比擬的防御能力,但騎士槍仍毫無懸念的串起了糖葫蘆,對于獸化中的血狼騎兵來說,眼前根本不容許有敵對生命站立的存在,我也終看到了這支血狼騎兵真正厲害的殺著,所有戰士幾乎都是在接觸敵人的瞬間獸化,這種節約戰力的手段并不是普通獸人戰士可以完成的,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的獸化前奏,對這些戰士來說,根本就不用,我的腦海中只有五個字“可怕的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