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7 血狼之威

最可怕的卻是在沖鋒中呈三角棱尖突入營地的血狼首領血殺及裝甲獸小白,兩人間的配合可以用天衣來形容,一人主攻,一人輔守,沖鋒陣型的棱尖所承受的壓力之大,并不是常人可以想像,軍陣對決,沖鋒于前者,往往是軍中勇冠三軍者,沒有實力只會碰個頭破血流,剎羽而歸,慘淡收場;但實力超卓者,往往是鑿穿敵陣,敗敵的關鍵所在,無疑血殺和小白相當稱職,在這個陣亡概率最大的棱尖上,游刃有余。撇開攻擊能力不論,小白的防御比起普通的裝甲獸就優越太多,光憑手中的鐵制百煉骨形盾,鎖擋扣切之下,棱尖所承受的攻擊壓力八成被其硬接下來,米倫達之名果名不虛傳,而血殺的三棱槍攻擊如暴風驟雨般淋漓盡致,擋在其前面的裝甲獸也往往頂不住他一個大招的攻擊即飲血暴跌開去,更別論防御能力遜上一籌的狼人戰士了,他們是與敵接觸唯有的兩位未曾獸化的戰士,只有清醒的頭腦,才能把握住沖鋒中敵人露出的空隙,但很不幸,這兩人的實力強大,但把握機會能力卻不足,帶領獸化血狼們狂舞的重任履行得也不夠徹底。
  營地內的狼人在損失了一定人手后,終組織起有效的防御,十多名持厚重塔盾的裝甲獸戰士硬生生地截斷了棱尖的突入,血殺和小白實力雖強,但面對防御能力突出的十多名裝甲獸,一時也難以寸進,而隨著棱尖受阻,兩翼的獸化騎士即將壓過了他們所在的水平線,獸化騎兵一旦失去指揮,將面臨著各自為戰的局面,單兵作戰的大忌突顯。
  幻像術立刻出手,在那十多名塔盾裝甲獸身后遠處形成了小白和血殺的虛影,獸化騎士們眼中的指揮旗再次顯現,而小白及背上的那支血狼旗已被我隱形術遮沒了。
  血狼騎兵自發成錐形向血狼旗靠攏,那十多名塔盾戰士每人幾乎被數十支騎士長矛側翼輪沖,騎兵沖鋒的力量并不是血肉之軀輕言抵抗的,而且在他們前面還有殺神一樣的二人組存在,在側翼騎兵的沖擊下,稍一分神,即被血殺和小白所乘,飲恨當場,而鐵騎過境輪番踩踏下,余下的僅有十多個蜂窩狀尸體。
  小白和血殺雖成功將障礙清除,但已沒了用武之地,如今的他們已置身于所有鐵騎身后,只有飲塵的份了,而在恰到好處的血狼旗指揮下,血狼騎兵總是在營地內敵手有所集結時一舉擊潰,沒再給對方半點成陣型防御的時間,而對手也很是無奈,要想保持意志集結,必不能獸化,而獸化又面臨著單兵作戰的可能,。所以即便有不少人面臨生死存亡,果斷獸化,仍逃脫不了戰亡的命運。
  我臉色煞白,這是體力透支的結果,這個低階的魔法雖然損耗的魔法力有限,但遠距維持血狼旗影像的變化卻需要斗氣支撐,這讓我斗氣消耗殆盡,要不是向希林和納罕兩人借力,恐怕早已不支倒地了。但此時的情形也不好看,搖搖欲墜的身形,看著就讓人害怕。
  血殺重重地噓了口氣,他也沒想到追殺者中竟然也有裝甲獸米倫達的存在,高超的防御能力讓他難以寸進,獸化的弊病也是顯現無疑,低階戰士的獸化根本就沒半點理性,而獸化騎士眼看就要一往無前地沖過營地,沒有指揮旗的引導,直線沖鋒將是他們唯一的選擇,雖然后續未獸化者還有繼續作戰的可能,但必定不敢再行獸化,如此下來,損傷必大,不可能像現在一樣僅傷亡了數十人就將對方一個千人營地拿下,而且還有數百名戰力強大的裝甲獸戰士,看來血騰長老的評語很有見地:“勇武有余,謀略不足。”
  清掃營地這種事自有下面的戰士去做,血殺滿眼笑意地走向了我們,剛才的戰陣,我們別的忙也幫不上,疾風勁騎的攻擊加上地形的獨特處,也沒人能逃脫,十多位幻獸騎士也不是吃素的,在外圍巡殺的他們,主要任務就是不讓一人漏網,當然血殺如果將這些人放在棱尖,必不會遇到如此麻煩。
  我滿臉倦意地回笑,雖然在我內心,笑容里充滿了愉悅之情,但無奈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卻是賊賊的,偷眼打量我的希林等人一臉的怕怕,可是納罕他們跟了我才不久哪,好像我也沒怎么整蠱他們,排除普通的長相因素(我雖長得普通,但還不至于恐怖到讓人怕怕的感覺啊),難道是人品出了問題,郁悶。
  血殺,這樣一個自小經歷嚴格訓練的血狼族絕頂高手,面對某人發出內心的笑容時,眼中的笑意也微微凝結了,雖然看得出這是帶著開心的笑容,但為什么里面卻好像藏有令人發冷的意味呢?但光憑著能令到這樣的圣級戰士脊梁發涼,某人應該自豪了。
  以血殺身經百戰的經驗,只有經歷過慘烈的戰爭、坦然面對過生死的人,才有勇氣面對血染的戰后殘局,一般人連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也受不了,更別論到處的殘肢碎體、血流成泊。而無疑,站在他面前的六個人不是普通人,因為面對獸化騎兵暴虐后的場面對這些人的作用幾乎沒有,仍然能夠談笑風生,唯有一位也僅是微皺了下眉頭,倒不是因為不適應此時此地的環境,而是對血狼戰士有些粗魯的收斂尸體動作不予肯定,曾經的貴族達加的貴族病又犯了。
  血殺真誠地伸出了右手,置于胸前,躬身向我們致意道:“本人血狼族血殺,謝謝各位援手之恩。”以其圣戰的實力,這樣的殺陣根本就不可能置他于死地,他這是代他手下的戰士們向我們致謝,如果我的出手相助及指揮,他這幾百人雖然能取得勝利,但必定勝得相當勉強,死傷也不會如此輕微了。除我外的其余五人均側身讓過一旁,不敢坦受如此大禮。
  對于剛才血殺所顯露出的實力,我們著實欽佩不已,如今見他如此客氣,我不由有些發愣,在我所見的圣級戰士中,還沒見過像他這樣敢做敢為的,尤其是獸族,向來是以實力說話,強者根本不會向弱者低頭,即便心存感激,一個眼神已是最大的讓步了,而眼前的這位卻躬身致意,這是多大的榮耀啊,難怪納罕他們不肯接受。
  小白眼中微微露出一絲寒意,眼前這笑起來懶洋洋的家伙實在是太自不量力了,殺哥的大禮也敢受,在族中也僅有族長和血騰長老能讓尊貴的圣戰士低下頭,這小不拉幾的東西是什么玩意兒,找個機會要教訓一下才是,他心里打著小九九,卻突然感到被人盯上了,如芒在背的感覺油然而生。心里打定主意要教訓的家伙竟然瞧著他露出了令人恨恨的壞笑。
  我心里暗笑,這大家伙還真是率真的可以,半點也不掩飾心中的恨意,瞧著我時寒意撲面而來,傻瓜也看得出這家伙心里打什么主意了,而血殺臉上露出的是一絲苦笑,以他的水準,周遭的環境了若指掌,對于一向對自己崇敬有加的小白的舉動,他當然也明白原因了。
  我也握拳于胸,向血殺致意道:“本人星夢,狐族遠征軍統領。”對于身份也沒隱瞞的必要了,血狼與狐族本就是生死相依。
  血殺微微詫異,不解道:“狐族遠征軍?”
  “虎族于月前入侵狐領,敝人受命率西北軍及第五軍一部組建遠征軍團,遠襲虎領,以牽制虎族軍隊壓力,完成任務后,于數日前翻越圣雪山。”我侃侃而談,毫沒發覺其中的“語病”。
  “咦,圣雪山?”血殺眼中的疑惑更濃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