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8 別久重逢

等我解釋完關于翻越千年之謎圣雪山的事后,血殺和小白都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們,這樣子怎么像看傻子一樣呢?不過這也難怪,謎底竟然如此簡單,僅僅是為了守護這個大陸不受外來生物的侵犯而已,但其中眾多前人無私奉獻的艱辛卻令兩人唏噓不已。相互介紹完畢后,我們有了共同的目標,找到逃匿的神殿守衛們,這些幸存者們經過了近兩月的不間斷逃亡,求生意志竟然沒半點削弱,他們在經過血狼族埋伏圈外圍時,竟然未卜先知般繞行了,而為了不打草驚蛇,血狼族也沒顯身說明意圖,可能也沒人會相信吧,誰叫所有的狼人長的一個嘴臉呢。血狼為了清掃綴在他們接應對象后面的尾巴,僅是派出斥候報信,但前往接洽的斥候在收到了數支準星不弱的羽箭后,不敢過度靠近,在經過一峽口時,僅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絕塵而去,錯失了會合的機會,而如今要找到他們卻成了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情,因為據俘虜的狼族戰士招供,他們已越來越少有機會追上對方了,同理,這樣的機會,我們也不會太多,但只要一次就夠了,問題是怎么讓對方相信?我不敢確定靜真的在這支逃亡隊伍中,這樣的苦楚比起當日逃亡來,艱難太多了。
  經過十多位幻獸騎士及數位資深斥候日以繼夜的搜尋,終找到了逃亡中的神殿守衛們,而在一位血狼騎士冒險獸化證明身份后,對方終認同了他們后面的追兵已換了人,眾所周知,血狼與狼其他各族,向來不兩立,即便自盡身亡,也斷不會為對方出力的,但為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要求雙方主官見面懇談,當然地點是在他們的臨時駐扎地,一個利于防御和逃跑的絕佳位置。
  看著這些穿著破爛不堪的戰士,我鼻頭不禁有些發酸,要是靜在這支隊伍中,肯定也經歷了這樣的苦楚,這是怎樣的罪過呢?當初就不該讓她有離開自己身邊的機會,但形勢迫人,并不是想怎樣就怎樣的,我唯有將恨意隱藏在心中,我這人向來小氣得很,要是自己受了這樣的待遇,以牙還牙也就算了,但要是親人、朋友,那對不起了,雙倍、三倍都不足以泄憤。
  血殺明顯感覺到我的情緒變化,低聲傳音道:“小星,控制情緒,注意收斂氣息。”我輕嗯了一聲,將激蕩的心情平復下去。
  戰士們雖然穿著如乞丐,但不能掩藏他們的實力,這方圓近百平方米的圓形區域內,多達五十多人武器出鞘,團團將我們圍住,其中至少有七個人可以對我構成威脅,以血殺的實力,也極有可能被對方纏住難以脫身,如果再抱著以命相搏的勇氣,讓血殺飲恨當場也極有可能,級別上的差距雖然不能用人數彌補,但卻可用戰斗殺意來補充,除了有限的幾位頂尖高手,沒人敢于面對數倍于己的抱必死之心的天級戰士,看來經過兩月的生死搏殺歷練,這些戰士的實力提高了很多。
  站在我們前面的幾位戰士明顯修為不夠,受血殺氣機相引,殺意竟然噴涌而出,直向血殺和我所在的空間壓迫而來,血殺當然毫無半點懼意,輕描淡寫的就將沖向我和他的殺氣卸往一旁,令這些意圖施展下馬威的戰士無功而返。而此時一個嬌媚的聲音響起:“閣下還真是英雄人物哪,這樣的陣仗,也敢進來送死。”
  我舉眉望去,禁不住口瞪口呆,眼中之人不愧為絕色,鳳眼柳眉,精致的鼻子,玲瓏小嘴,一頭烏黑靚麗的頭發,一身雪白的衣服,加之走起路來媚視煙行,擺到哪也是顛倒眾生的絕代佳人,但出乎意料的是,好像沒人買她的帳,幾乎所有的戰士眼中都露出了或多或少的不滿,血殺也是眉頭微蹙,對這樣的話很是感冒,可惜了,人雖是妙人,但話卻并不投機。
  見慣美女的我當然不可能被這樣狐媚的女子吸引,令我奇怪的是,這支輾轉逃亡了數千里的部隊中,怎么會有這樣衣著干凈的美人存在,看她的樣子,好像剛梳洗打扮出來一般,這樣的逃亡,連帶食物清水都不夠,斷不會攜帶大量衣物,那這位小姐的衣物卻作何解釋呢。
  血殺毫未將對方的威脅之語放在心上,不怒反大笑道:“那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我一聽就知道壞了,沒想到血殺這個圣級高手也這么沉不住氣,他這樣說話還不是將對方逼到了非動手不可的地步,要不然豈不是斷送了神殿守衛們的名聲。
  果然凜冽的殺氣四面八方向中心地帶彌漫,血殺憑借斗氣護身倒沒怎么樣,卻是苦了我,除非顯露身形,否則根本不敢動用斗氣和魔法護身,那無疑是當場變成劍靶的愚蠢舉動,我心里不禁暗罵上了。
  幸虧就在我難以支撐之時,略顯沙啞的女聲從后方響起:“各位大哥住手啊,不要傷了和氣。”
  我全身劇震,多么熟悉的語氣哪,我根本不用回頭,就已知道后面的人肯定是朝思暮想的靜了,雖然語聲比起以往的清脆如鶯有天壤之別,但其中的韻味卻是一樣令人懷念。
  出乎我的意料,所有的殺氣幾乎在一瞬間消遜無影,原先的平衡消失的太過突然了,令我本在體內與殺氣相抗衡的斗氣差點外泄,雖然控制的好,但還是差成了一絲的空間波動,相信細心的人應該看到了。
  血殺慢慢轉過身去,見到的卻是與前一位女子不同韻味的女子,臉如滿月眉如劍,一頭短發還不及披肩,說不出的英姿勃發,身上穿著的輕便皮甲上滿是劍削斧砍之痕,而腰際的單手雙劍及后背上露出的弓鞘顯示其有相當的遠攻近戰能力,戰斗經驗豐富如血殺者,當然明白單手雙劍的攻擊手段,沒有一定的實力,根本就形不成有效的攻擊,而且身為女子,陰柔的特性更可將雙劍攻擊手段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只是臉上帶了些許疲倦之意,應該是這些天的勞累導致。
  血殺雙手負后,以淡淡語氣道:“血狼族血殺奉命前來迎接圣女殿下。”
  血殺面前的女子微微愣了一下,繼爾輕笑道:“閣下援手之恩,靜先行謝過,但新一屆的圣女并未產生。而且隨閣下潛入的朋友也該現身才有禮貌,不是嗎?”
  好一招以消帶打,不聲不響點出了有人隨血殺潛入的事實,加之前面的制止戰斗的舉動,看來靜成熟得太多了,只有面臨困難勇于擔當,才能培養這樣的眼光,這樣的領導力,我呵呵大笑聲中顯出了身形。
  習慣性的魔法防御上身果然物盡其用,不出我所料,還是有反應快的家伙斗氣攻擊出手,更有兩位射出了七支連珠箭,靜看到由無到有顯示的身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不禁全身輕顫,連制止的時間都沒有。
  血殺毫無動作,此時他的異動會被視為攻擊的先兆,我唯有竭盡所能抵擋四面襲來的攻擊,四道斗氣和七支利箭如雷似電般來襲,根本不容我有考慮的余地,但我站立當地,動也未動,因為隨著自身斗氣修為的提高,眼力相對也提升不小,我看出這些攻擊中大部分都是虛招,只是要封鎖我逃跑的線路,我只要硬擋其中的兩道斗氣攻擊和其中的三支羽箭就行了,至于后續攻擊,相信靜會喝止吧!
  我一聲吆喝:“起。”在我身遭樹起了骨墻,這是亡靈系法術,昨天扎營無聊時學的,比起土墻術那種范圍防御魔法來,這個魔法消耗的魔法力相對少許多,但要擋住攻擊還是不夠的,所以其后面骨盾、大地之盾、冰盾層層展開,而其前面更是各系的范圍防御魔法層層鋪開,土墻、風壁、水幕,五顏六色,煞是好看,但所有的這些僅是障眼法而已,因為我最擅長的并不只是防御,還有閃人,隨著靜的一聲嬌吟聲,她已被我抱了起來,而此時所有人的視線還集結在層層魔法防御下的“我”身上,可以想像盾毀“人亡”時景象是多么具有震憾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