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9 意亂情迷

隨著連串的哄鳴聲,我幻影前的所有魔法盾均告破滅,而幻影也被其中的一支利箭射爆,誰也沒料到結果會是這樣,連血殺也看傻了眼,他剛才總感覺身邊的人有所不妥,但說不出所以然來。所有的攻擊經過這么多重魔法盾削弱后,已如強弩之末,沒想到我竟然會爆裂開來,是他所始料不及的,但沒有預想中血肉飛濺的場景,血殺立刻明白了這招是金蟬脫殼。本來擁吻雖有些許聲響,但絕不會在這樣的環境下引起哪怕是身邊之人的注意,但此時戰斗由極動轉化為極靜,即便細針落地之聲,也絲毫無差地傳入眾人耳中了,何況是有些讓人耳紅臉熱的熱吻聲,眼睛齊刷刷地轉到了擁抱中的我和靜身上。
  兩個人之間打“嘴”仗,即便敗也是甜蜜不堪,瞎子也知道兩人關系不簡單,但靜以圣女之身,在如此大廳廣眾之下與人熱吻,的確是有些讓神殿的戰士們臉面不太好看,但卻無人反對這久別重逢的小兩口行親熱之事,只是這靜不時提到的白馬王子多少與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有所誤差,正所謂失之毫厘、謬以千里。
  靜雖然領導了這支隊伍近一個半月,但在感情之事上還是臉皮薄了點,在眾人睽睽直視下終有所覺,忙推開了樂此不彼的某人,臉帶赫然道:“各位大哥,這就是我經常提到的星夢了。”
  看著邊上戰士們露出的不懷好意的眼神,傻瓜也知道剛才的非成人表演犯了大忌了,但非常人行非常事,如果這關也過不了,如何能打破神殿千百年來的禁忌,難道真的讓靜在神殿中度過孤單清苦的十年圣女生涯?我對著周遭行了一圈禮,謝道:“各位大哥辛苦了,謝謝各位全力維護靜的安全,我星夢無以為報,但只要有我一日,我必將助各位恢復神殿榮耀。”
  戰士們眼中顯露出或吃驚,或不信的神情,其中一位站在靜最近的戰士板起了臉,一字一頓問道:“閣下憑什么有自信能重新點燃神殿圣火?”
  我笑了,笑容里帶著詭異的氣味,有點算計人的味道,道:“我不敢打包票,只能做到竭盡所能。”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量力而行向來是我的行事作風。
  靜對于這樣的笑容,非但不感到害怕,反倒有說不出的親切感,已經多少個無眠夜夢見這樣的笑容了,如今真真切切擺在眼前,況且這樣的笑容對她來說絕對無害,因為她清楚知道眼前這個人,是如何的敢愛敢恨,對自己是如何的深情,她從來沒懷疑過有什么能打斷兩人間的情意,那是建立在生死基礎上牢不可破的關系,有些人可能會背判,但他絕對不會。
  戰士中有些已嗤之以鼻了,對于這樣的回答,的確不能讓他們滿意,這可是攸關他們將來命運的答案,如果僅是個不靠譜的承諾,有等于無。那領頭的戰士微微揚了揚眉毛,反倒帶了三分敬意繼續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先摸清對方的底牌無疑是談判的關鍵所在,雖然友軍的立場已然確立,但友軍的實力還是要了解一下的。
  我沒回答,只是看著血殺,血殺當然知道該是自己表演的時候了,借著向我走過來吸引大家的視線,繼爾說道:“本人血狼族血殺,這位是狐族星夢,奉血騰祭司之命迎接眾位大駕。”他沒有說出我的遠征軍統領身份,這是我事前和他說好的。他這么一說,好像我們都是奉命“迎接”神殿幸存者的,而且這“迎接”一詞說的真好,一點沒下對方的顏面。
  靜以吃驚的眼神看著我,她怎么也不理解這分別才數月,我竟然混了個狐族身份,而且還是與血狼族人一起出現在救援之路上。
  血殺繼續道:“我以血狼族圣戰士的身份肯定,星夢兄弟所說的并非空話一句。”他說的話聲音不響,卻真真切切響在每個人的耳旁,倒是引起了一片嘰喳聲,大家瞧過來的眼神中都帶了幾分尊敬,圣戰的名頭果然有些作用,至少拿出來嚇唬人還是不錯的,我什么時候也得弄這么個頭銜才行。
  此時一名神殿戰士飛快的跑過來,低著頭在靜和那戰士身邊報告了半天,我就站在靜邊上,也聽得一清二楚,我們的來路上開始出現大批騎兵,人數在數百人間,不用猜,肯定是血狼騎兵們及希林等人久候不至,怕我們發生危險,接應來了。
  血殺也想到了這個可能性,卻沒說話,只是瞧向了我,看來要我解釋一下比較好,畢竟我和對方熟一點,應該好說話一些吧。
  看著那個戰士發布敵襲指令,而所有的戰士風一般行動起來各司其位,就知道這支隊伍的戰斗能力著實不弱,不過他們畢竟是久疲之兵,難怪被一支裝甲獸部隊趕得到處亂竄。
  我隨靜等人一同觀看接近中部隊的情況,果然不出所料,從旗幟和人員裝備上顯示這就是血殺屬下的狼騎兵,我笑著道:“各位不用慌張,是自己人,這是血狼族騎兵。”
  警戒在驗明對方身份后解除,對于剛參加戰斗過不久的狼騎兵們,戰狼頸上還懸掛著血跡未曾干透毛茸茸的耳朵,在得到戰果后,神殿的戰士們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這些戰士,追在他們后面裝甲獸部隊的實力,他們知道得一清二楚,多次接戰下沒撈到半點便宜,無論遠攻近襲都無法令對方遭受重創,反讓自己損失了不少人手,沒想到如今卻被與自己人數相仿的血狼騎兵輕松干掉了,幾十的傷亡顯示這是一場絕對的完勝,相信即便由全部的神殿獸神戰士組成的衛軍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戰績吧?
  希林這家伙一看到靜,立刻撲通倒地呈單膝跪地狀,嚇得納罕他們也跟著一起跪了下來,還以為是什么大人物,倒讓靜不好意思起來。
  我一把揪起希林,笑罵道:“你小子擅自慫恿小白引軍而來,差點釀成大錯,現在卻知道找說情的了,啊。”
  希林立刻大聲嚷嚷:“冤枉啊,殿下,我是看到靜小姐,開心的,當天從我們哥幾個手中將靜小姐送離,說實話,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如今看到靜小姐安然無恙,我只是想給靜小姐問個好而已。”
  我滿臉不信,鬼才相信這么牽強附會的理由,不過也沒必要太計較,他還不是心系我的安危嘛,靜掩嘴偷笑,如今的情形,仿佛回到了當日蘭城守城之時,也是如此的笑容,令我意亂情迷,真是幸福的一天哪!
  十天后,我們抵達了血狼族位于狐領的勢力范圍,而盛夏也來臨了,與古蘭大陸不同的是,羅蘭的仲夏并不是酷熱難耐,而是出奇的清冷,漫長的雨季伴隨了羅蘭后半個夏天。
  強行軍的我本來十分不理解血殺他們不恤軍力,一路快行,但現在我是明白了,本來干涸的土地上經過一天的暴雨,已然能漂起稍輕的木樁,難以想像,一個月的雨季后,整個羅蘭還能剩下些什么,應該全泡在雨水中了吧?但事實告訴我們,雖然這樣的氣候并不適合大規模的行軍作戰,也會滯留軍隊的運轉,但卻并不足以形成處處澤國的危機,羅蘭的河道實在太發達了,自然界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數十條奔流向海的河流,渲瀉了幾乎所有的積水。
  公領因為地處高原,所以河流不多,但狐族的本土卻是另一番景象,幾十條攜帶泥沙的河水奔向浩瀚的大海,但水土流失卻并不嚴重,羅蘭雖年年戰火不息,自然風貌倒是保持得相當完整的,而奔流的河水形成了天然的溝塹,在以往的歷史中,很少有人會選擇這樣的時間發動一場攻擊戰,即便有,這僅能在小規模小范圍內進行,暴雨、天塹構成了絕佳的防御效果,交戰的各族都乘著短暫的雨季平息一下戰亂的傷痕,但羅蘭歷七五三年的仲夏卻并非如此,戰火并未被暴雨澆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