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0 雨季攻勢

羅蘭歷七五三年注定是烽火不熄的一年,即便如往年一樣的仲夏雨季,也是戰火滔天,先是狐狼兩族主力會戰于金沙平原,數日鏖戰的結果是兩方各十數萬的傷亡,后終因水淹金沙而各自撤軍,爭取到了短時間的休整,以便于秋季再決雌雄。此處戰火方熄,狐族本土狐領內卻又處處狼煙,狼族遠侵軍在此遭受了進入狐領以來最頑強的打擊,幾度被攔腰切斷了漫長的戰線。-------------------------
  我一動不動,靜靜佇立于雨中,目視著遠方,任由暴雨洗刷著臉上和身上的血跡,而在我周遭是忙忙碌碌的如同工蟻般的戰士們。
  一陣喧鬧聲響起,阿果從遠處跑過來,手中拿著的是一把破了半邊,不知哪找來的雨傘,如今正對著抬著尸體、攔住他道路的戰士直嚷嚷:“讓讓,讓讓,殿下還淋著雨呢!”
  本來還臉露不悅的戰士聽到后一句,立刻讓開了擋住的道路,并回過頭望著我,堅毅的眼神中卻滿懷崇敬之色。
  阿果三步并兩步,飛快地閃到了我的身旁,在他的左臂上宛然是一道深深的傷痕,這是剛才的戰斗掛上的傷,本是對著胸口的致命攻擊,硬是被他側身躲過,只在臂上劃破一道口子,這樣的傷對皮肉糙厚的獸人并不算什么,尤其是高階的戰士,如今經脈已封住,血也已止住了。
  暴雨在破傘的遮攔下變成了小雨,我收回前視的眼神,淡淡道:“果,你沒事吧?裝甲獸的臨死反撲你也敢硬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阿果撓撓頭,吐了吐舌頭,道:“小畏和小森獸化已近尾聲,正疲軟無力呢,不擋著那笨家伙,他們兩條小命可就玩完了。”
  我輕點了點頭,剛才的情形的確如此,要不是阿果拼命擋住那裝甲獸的臨死反擊,我們這邊可能要死傷不少人的,我僅能嘟噥一句:“刀槍無眼,你有個好歹,我可不想伊瑪爾哭著找我算帳。”
  阿果眼睛紅了紅,伊瑪爾的臨別低語歷歷在耳。
  三天前,雪狐、血狼、紅狐西北軍、外籍第五軍及白狐本部軍團抽調的精銳一萬人,準備分三路乘著暴雨黑夜掩飾,發動了對狼族遠侵軍團、紅南狐叛軍物資補給基地的突襲。
  想想也瘋狂,在這樣的雨夜襲擊軍隊總數是自己數倍的敵軍基地,但只要三路中成功兩路,敵人的遠侵軍會被一劃為二,到那時,雖然在戰力總數上,我們仍處于絕對的劣勢,但在局部上卻形成了相對的強勢。
  我率領的其中一路已出色的完成了預定的任務,于剛剛結束的突襲中奪取了狐族重地安馬哥盆地,守軍五千人被全殲于營地內,無一漏網,而我率領的二千戰士卻損失輕微。當日回襲蘭城的經典戰役被重新演繹,幾乎三分之二的守軍死在睡夢里,而剩余的守軍倉促接戰下,也很快被解決掉了,我指揮的戰士根本就不給對方近身的機會,將守軍團團圍住箭殺,最后雖有數百人找到了近戰的機會,卻被集體獸化的血狼撕成了碎片。
  這一戰的困難之處在于如何解決掉盆地內的巡守戰士,雖然只有區區百來人,而且有大雨夜幕掩護,但要想神不知鬼不覺,不驚動其他人,卻是出奇的難,因為道路僅一條而已,稍有大的動靜就可能引起巡守戰士的注意。
  誰敢在這樣的雨天召喚出幻獸,又有誰會注意到天上輕輕劃過的騎士,黑夜暴雨正是掩飾幻獸飛行破空之聲的最好方法了,十一名幻獸騎士被授予重任,先期潛入,里應外合,他們的任務是不讓任何消息從盆地口傳遞到腹地,憑著他們的實力,攔下二三十人應該沒什么問題。
  百余名地級戰士慢慢潛行,他們的速度之慢,可能比的上蝸牛吧,但就是這樣接近三個小時的潛行,終爬過近兩百米的直線距離,有驚無險地抵達盆地口要塞的邊緣,為防出意外,上高處都沒使用甩鉤,而是以人梯突入,本來不高的城墻也攔不住地級戰士。
  雖然天氣惡劣,但盆地口的敵人還是相當警覺的,幾乎在戰士們登墻的一刻,就有人發覺了,但已經遲了,他們連張口示警的機會也沒有,就被秒殺。
  接著就是戰士的表演了,地級戰士三五成群,忽聚忽散,如狼群般迅速解決巡守的衛兵們,雖然最后有二十多人的大型巡邏隊發覺了敵襲,想要敲鐘示警,但可惜,我和阿果、希林三人已飛快占據了用以傳遞訊息的撞鐘,這樣的雨天掩護,根本不用怕魔法的轟鳴聲驚動駐軍,我的水系魔法水龍箭借著克利斯蒂娜大姐的精靈短弓之威和雨勢,更具殺傷力,五人個倒在水龍箭雨的襲殺中,而其他人也被阿果和希林迅速解決掉,這兩個人間兇器,根本就沒多余的動作予對方反地擊,幾乎是招招致命。
  很快便解決掉了這些盆地口巡守的衛兵們,大門洞開,兩千滿眼放著紅光的血狼戰士被放入了“羊群”,令世人側目的襲殺再次上演,但沒有不透墻的風,睡夢中的敵人終驚醒過來,戰斗力不弱的他們飛快的撲出營帳,但單兵作戰的結果就如飛娥撲火,被守在外圍的執弩弓戰士射殺。
  驚心動魄的戰斗發生在敵酋和他的直屬衛隊身上,他們身處最內圍營地,也是戰斗力水準最強的部隊,對他們的襲殺以失敗告終,他們很快便在內圍集結起來,向外突圍,希望能在包圍網上打一個窟窿,以逃出生天,但早有準備的我豈會讓他們如愿,血狼們一批批的獸化逼迫對方也一同獸化以抗衡,但他們獸化結束后卻僅余死路了。遠處還有弩手們虎視,近攻遠襲這樣的壓迫性攻勢下,敵人抱成團的戰士們被一層層剝落掉,而有回力機會的我方戰士根本就是在消耗敵人的戰力。
  眼見實力對比分分秒秒地增加,在我方完全占據了絕對優勢后,我果斷下達了全軍合擊的命令,除了有數的幾位神射手在外圍繼續施放冷箭外,只要有戰斗力的人員全沖上去了,接下來的混戰根本毫無組織性可言,完全是個人戰力的集中體現,人數占優,戰力占優,勝利變得毫無懸念,最后雖然有一位戰力超卓的裝甲獸獸化制造了一點麻煩,但在阿果和希林的合力打擊下,很快就結束了這場戰斗。
  此役我身先士卒,率阿果和希林往來沖鋒,鋒頭大盛,尤其是先期守護撞鐘之戰,更是鋒芒畢露,加上指揮得當,己方損失輕微,血狼戰士更加信服于我,火熱的目光中帶滿了期望。
  我低聲喃喃道:“不知道血殺和塔塔那邊怎么樣了?”這是另兩路的領軍人物,塔塔是雪狐族最年輕的長老,屬于新生代的獸巫,屏棄了獸巫重輔輕攻的特性,以攻擊為主要修行手段,實力已達到高級魔法師水準,在魔法元素稀缺的羅蘭,已是罕見的了。
  我倒是不怎么擔心塔塔,相處的兩天顯示他并不是光會使用魔法的獸巫,在指揮和應變上也有一定的水準,倒是血殺,戰力雖高不可測,但大局觀念相對還是差些,不過有李斯特這個智者相輔,應該沒什么問題才是,只希望損失不要太大才好。
  雨季才進入半程,在這樣的要塞浪費時間并不是我的作風,我低皺著眉頭下達了停止一切清理活動的命令,全軍抓緊時間休息,因為在我的心目中,雨季攻勢才剛剛開始而已,這里已沒有狼軍和南狐存在,自有狐族的聯軍來接管,現在應該是全力出擊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