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1 瘋子計劃

安馬哥盆地,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絕佳的攻防體系,被列入了狐領最重要的軍事重地之一,但在狼狐爭霸時期,這里曾數度易手,狼人在狐領內損失的兵員總數幾近五分之一強就在此地,而尤以雨季攻勢中短短旬月內三度淪陷令人稱奇。剛提出奇襲安馬哥盆地等三處要塞及橫掃懇切斯三角平原時,要知道三處要塞平時哪怕攻下一處已是相當艱難,如今竟妄想一舉全拿下,所有人都以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我,一個外來人還想在土著面前顯耀其地理戰局觀念,的確不是什么好事情,但經過我的分析,均認為存在完成的可能性,最終少壯激進派完全站在了我的一邊,而那些年紀頗大的長老們大多數也出乎意料地同意了這次雨季攻勢,因為這個計劃如果能順利實現,那聯軍被動挨打的局面將得到改變,而活動的空間將進一步拓展,占領區的游擊人員、平民的加入,會使聯軍反抗勢力加強,這許多好處擺在眼前,不由他們不同意這看似極度冒險的計劃。
  狼人大本營也不是沒有睿智之人,參謀本部早在雨季開始前就曾羅列了狐領占領區內各個軍事重地的防御體系和詳細的計劃,只是大本營統領們忙于金沙平原的會戰,而忽略了已與本土連成一片的狐領占領區。
  錯誤的思想認為:狐領內的反抗力量不可能從防御體系完整的要塞、天險中跳出來,在雨季這樣惡劣的天氣發動高強度大范圍的攻擊。而在雨季開始后,金沙平原會戰無疾而終,大本營的統領們終有時間坐下來喝喝茶,討論一下各處的戰況,無聊之極時也拿出占領區的防御體系圖研究,終發現了弊端所在。
  占領區呈葫蘆形分布,如果被人攔腰截斷,那葫蘆底所在地區域將變成孤軍作戰,而不幸的是,兵力部署極不均勻,占領區內的絕大部分兵力集中于與靠近狼領一側,葫蘆底的駐軍只有狼人的一個軍團、南狐偽政權的三個軍團,兵員總數不及六萬人,以抵抗力量十萬之數估計,在局部形成了兵力上的絕對優勢。
  這樣的結果建立在葫蘆被腰斬的情況下,參謀部估計多達三處的平行要塞只要有一處沒失守,駐軍隨時可以撤離,而援軍也隨時可以抵達,但這三處萬一同時失守,只要一萬的兵力就足以牽制住援兵,而被困的四個軍團要想逃過被全殲的命運,只以從遠侵路線逃回,但路途險惡,世仇道格族肯定不計一切損失,以牽制撤退,兇多吉少。
  葫蘆腰處三個要塞呈守望相助之勢,要想同時拿下平行的三個要塞,幾乎如同登天,但事情并無絕對,如果借著暴雨天氣的掩護,乘守軍疲懶之時偷襲,成功的機會卻是很大了。
  參謀總長卡特分析出以上論點后,統領部的各位主官們表現各異,不以為然的有之,口中噴茶的也有之,雖然觀點各不相同,但為謹慎起見,大本營還是下達了如下命令:八百里快騎通知安馬哥盆地、葫蘆腰高地、丁蘭古城三處,做好防御工作,調集剛休整結束的鐵狼軍團前往安馬哥固防;要塞附近七個大隊的駐軍向要塞集結。
  對于這樣不著邊際的命令,卡特唯有苦笑,八百里快騎,這樣的天氣,五天內能跑八百里已是萬幸了,鐵狼軍團休整地,與三處要塞相隔近七百里,等這些鐵甲重騎兵增援到位,黃花菜也涼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天氣惡劣到幻獸騎士不可能傳送命令,信鷂等通信工具沒法飛行,也唯有快騎通傳消息了,而駐軍也是要等大本營命令下達后才能開拔,這樣的鬼天氣,隨便哪支部隊都必定拖沓,而要塞附近部隊的收縮更是無稽之談,傳達命令的還不是這八百里快騎,有這閑工夫,還不如早點將命令早點傳達到要塞,唉,要是金沙會戰沒開始前就有這樣的警覺心,就可高枕無憂了。
  塔塔伸手摸去了額角的冷汗,偷襲葫蘆腰高地這樣瘋狂的主意,也只有瘋子才想的出,這要通過的可是一條懸崖峭壁式的羊腸小道,只要一個百人隊就可將這里守得固若金湯,那瘋子卻要自己率人前來拿下這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要塞,當時差點沒令自己抓狂,但好在這的駐軍并不多,僅有一個團隊一千五百人左右,如果能逃過這條小道,以自己手上三千的精英,應該沒什么問題。
  根據瘋子提供的友情建議,一千多人竟然從懸崖攀爬上到高地,目的是解決駐守羊腸的區區百來名敵軍,殺雞牛刀卻顯得非常有用,以這樣的戰力,即便驚動所有駐軍,也有一戰勝之的可能,如果形跡暴露,還能從這里源源增兵崖頂,瘋子少有的謹慎性讓塔塔著實“佩服”得五體投地。
  幻獸騎士,龍騎士外最強者,如今所承擔的任務是將幾十條兒臂般粗的長繩,固定在崖壁最頂端,這本來也是殺雞牛刀式的行動,但在暴雨加黑夜的困擾下,小菜一碟式的行動困難重重,參與行動的十位幻獸騎士淋成落湯雞不算,身上還掛滿了污泥,雜草等,少數幾個還碰得灰頭土臉的,雖然心里罵娘是難免的,但好在任務還是完成得相當出色。
  兩批一百位戰士成功登頂后,塔塔終呼出了心中的悶氣,在這些戰士建立防御體系,登陸場已然無憂了,即便敵人現在察覺,他也有把握將所有人送上去,他對于部下的信心還是相當足的。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極其簡單了,清場、涌入、收割,拿下葫蘆腰這樣高難度的任務就變得輕松異常,塔塔還相當郁悶,竟然沒有他發揮的機會,戰火往往在他未抵達前已然熄滅,高攻擊型的獸巫閣下,竟然連給前面戰士加個薄弱的魔法防護盾機會也沒有,實在是有夠靠譜的。
  相對來說,丁蘭古城的戰斗進行困難一些,雖然駐軍僅有三千,但全是狼族精銳戰士,地形的限制使得偷襲殊無可能,僅能用強襲這樣的武力手段硬攻,傷亡代價相對也大了不少,血殺手上五千的軍力并不占據優勢,但畢竟他們擁有了血狼族第一高手血殺,猝起發難下,很快在城墻上取得了落腳點,而后續的戰士蜂擁著將落腳點擴大成片,狼人在失去城墻后,徹底失去守住要塞的信心。
  狼人后知后覺的擔憂終變成事實,三處要塞在一夜間全部易手。
  被腰斬后的狼人大本營在七天后才得到消息,而他們對這樣的結果也是無可奈何,此時不用參謀部建議,誰都明白,雨季結束的一刻,就是狐族聯軍發動反攻之時,四個軍團六萬人并不是說舍棄就能舍棄的,唯有傳令狐領內七個軍團計八萬人的部隊分三路強攻三地,希望能在雨季結束前拿下其中一處,給陷于水深火熱之中的部隊爭取一線生機。
  我也并沒浪費哪怕一點時間,在安馬哥盆地休息了五個小時后,率領戰士再次踏上征途,而留守的僅是輕重傷在身的二十五人,部隊以極快的速度跨過了橫亙的流馬河,開始對被包圍的狼人和南狐叛軍實施定點清除。
  為了加強對狐人平民的監視,狼人和南狐叛軍在占領區內建立了大量的哨所和小型營地,用以實施對平民異動的鎮壓,在戰時還能起到預警作用。但在暴雨中,這樣的哨所和小型營地失去了應有的預警效果,即便大軍壓境,也可不太能把消息傳遞出去的。
  以眾擊寡向來不是我的專利,但得到這樣以多欺少的機會,我卻也不會輕易錯失,近月來連續被虐的狐人聯軍們終看到了一吐悶氣的機會,在我的指揮下以兩個千人隊的態勢強攻人數多則百來人,少則一二十人的哨所營地,牛刀小試而已,在外圍先將哨所營地團團圍死,然后以重騎兵或重步兵強攻,根本就不容許有一個活口逃脫,連幻獸騎士也不可能得到機會,數十支強弩遙指著天際,準備對付可能存在的幻獸騎士,而外圍更有十數位幻獸騎士封堵住可能逃脫的線路。
  這是一場建立武勛的持久戰,輪番上陣的血狼們戰果累累,如果狼狐爭霸以狐族勝利而告終,但憑這雨季所建立的功勛,就足以得到進階及豐厚的賞賜了,而這一切就拜眾人眼中的“瘋子”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