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3 光桿統領

靜經過一系列的奔波勞頓,于非常時刻勇于擔當起重責,已變得成熟起來,與當日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而對于戰略的把握上,更是跳離了空洞的紙上談兵,突飛猛進,只聽到狼人斥候冒雨頻繁出動的消息,就知事有蹊蹺。勇于擔當并非只有男兒,靜立刻動議提前行動,在只有弱半數軍隊到位的情況下,發動了對狼族欲匯集部隊的攔截圍殲,幸虧血騰長老一力支持,行動得以提前進行,而正是提前發動的配合,使我和血殺、塔塔的一番心血沒有泡湯。
  三支箭頭輪番發動,如潮水般此起彼伏,令逃跑的狼軍后翼無時無刻不在我們無微不至的“關照”之下,雖然鐵桶守御得相當不錯,但總時不時要被劃溜下一塊來,而這些“棄卒”很快會淹沒在曾經同族的刀山劍海里,從雙方打斗的激烈程度以及狼人們寧死不降的態度,可看出血狼族與狼族間的仇恨已濃得化不開了。
  我站在不遠處的高坡上俯望前方的戰局,眉頭更加深鎖,敵軍明顯在玩著棄車保帥的游戲,每次棄出百來人的斷后部隊,卻總能拖住追擊而上的我軍戰士,而下一次追上其又是一番追擊及棄士,以這樣的速度,大半的敵軍會在眼皮底下溜入敵軍大營,這是我所不愿看到的,如果能將這五千狼軍精銳一口吃掉,那雨季后的會戰將會形成更大的實力對比。
  與我緊鎖的眉頭一樣,站立在邊上的塔塔也同樣愁眉不展,與血殺尚武不同,他更注重的是謀略之道,為人將帥者,以取得勝利為己任,雖然少了親臨戰陣的爽快感,但卻和勇者一樣,會得的到他人尊重。
  我輕咳一聲,想將胸中的悶氣咳出。這兩天風雨飄搖中縱橫,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的,我因修習獸神斗氣還好,但塔塔畢竟獸巫出身,這兩天被折騰得夠嗆,看上去有點焉了。
  塔塔大力地甩甩頭并抖抖身子,勉強笑道:“你這家伙,心思慎密不假,但身子骨怎么比我還弱上幾分。”這是我見過少數說話文謅謅的獸人之一。
  我抱以同樣的笑臉損道:“我可是正宗魔法師出身,怎么能與你這皮糙肉厚的家伙比呢?”
  雨水順著身子流了下去,片刻間就能將身上剛染上的血腥氣沖刷的蹤影全無,每個戰士全都是被雨水淋得像落湯雞一樣,此時同在小高坡上的幻獸騎士已被我全數派出,他們現在將直插敵軍前行方向,以我的估計應該有聯軍的部隊按部署就位了,只要有一個千人隊在前方的牽制,我就有把握不讓一人逃脫。
  我從沒想過,圍殲這支五千人的狼軍,竟然能吸引數萬人的部隊合圍,要是早知道這樣,也不用趕得這么急了,但正因為追殺得實在太過兇狠,使敵人喪失了必要的警戒心,一心以為前方無憂,否則后面只要吊著靴子就行了,何必玩命似的想趕盡殺絕呢?
  這支狼人隊伍一頭扎進埋伏圈的時候,我和塔塔、阿果也陷入了危機之中,在盡遣幻獸騎士出動后,高坡之上,包括我們三人在內的戰士,總數僅有八人,還沒超過兩個手掌呢,這絕對是軍陣大忌。
  但你想,人家跑都來不及,哪還有空在高坡上設下埋伏呢?但恰恰相反,高坡附近竟然潛伏著三十多人,全都是戰斗經驗豐富的狼族戰士,事后得知,這些人并不是潰逃的戰士,而是狼人大本營斥候大隊中的一支,本來就是執行暗殺、破壞、偵察等秘密任務,如今瞎貓碰上死老鼠,我們竟然一頭撞到人家隱身的地方去了,更離譜的是將震懾這些人的幻獸騎士盡數遣走,靠,這不是自找死路,人家不發動攻擊,那簡直對不起祖宗十八代。
  疾風勁雨聲掩蓋了輕微的呼吸聲,而過往行人停留過的痕跡也被沖洗得一干二凈,正因為如此,直到身邊的戰士中弩箭倒地發出慘厲的叫聲,才驚醒正目不轉睛觀看遠方追擊情況的我們。
  我回眼望去,心下一驚,身后不知何時竟密密麻麻站起來三四十人,每個人都穿著偽裝服飾,頭上或身上還頂著雜草,其中數人手中握著的是簡易手弩,這種威力稍遜于弓箭的攻擊武器,絕對是近戰殺人利器,而這些人的站位如此合理,竟將我們的逃跑線路一一封死,除非插翼而飛,否則我還真想不到不戰逃脫的方法。
  風雨聲不能掩飾雙方兵刃抽離刀鞘的聲音,我偷眼望去,兩名倒地戰士每人身上插了至少有兩支弩箭,均已面露黑漆之色,應該是中毒身亡了,這些狼人還真狠,連久違的毒藥也用上了。武器淬毒歷來被信奉戰神和獸神的戰士們唾棄,泛大陸戰爭中如果有人使用淬毒武器被抓的話,其死況慘不忍睹,沒想到今天在這碰上了。如果這些人不想被人追殺到天邊的話,滅口無疑是最優良的選擇,以人數上來說,他們絕對有把握做到的。
  塔塔、阿果等人目露憤恨之色,獸神信民中竟然還有如此卑鄙無恥之徒,實令獸人蒙羞,倒不是偷襲手段低劣,而是武器淬毒在獸族歷來被視為大忌,如今有人公然使用并襲殺己方戰士,哪還不令這些獸人們怒氣沖冠哪。
  好在他們還沉得住氣,沒象英雄赴義一樣撲上去送死,不過塔塔握著魔法杖的手指明顯發白,阿果頭上青筋暴突,這足以證明他們心中的怒意了。
  如果血殺在這,他會毫不猶豫地撲向對方,但他是有資本這么做,打不過還能逃得了,我們卻不行,看這些人滿眼肅殺之色,毫沒半點緊張神情,經驗老到那是沒有疑問的,而只看他們的站位配合,就知道要想全身而退可能性不大。
  我一聲冷笑,大聲喝道:“一支穿云箭,大家來相見,嘿嘿。”憑這樣的人手雖能將我們一網打盡,但我也不會給他們什么好果子吃,精靈短弓閃電般上手,一支魔法箭直穿烏云密壓的云霄,雖然云層壓得很底,而且雨幕重重相隔,但魔法箭閃現的特效會傳達到遠方十里內,希望那些殺紅眼的家伙們不會不看后面的指揮吧!
  對方手中的臂弩勁射,黑光連閃下,數支烏弩箭射向魔法箭,這是想將魔法箭打落,塔塔一聲怒喝,連環雨箭借著雨勢更加猛烈地射向前方人群,而我卻不急不忙地發出了連環閃電,將這些烏光一一擊落。在我們兩人前方,阿果和其他三名護衛站成了半圓,將我和塔塔裹在里面了。
  箭上云霄,遠處的悠揚號角聲穿破重重雨幕直刺耳梢,追殺的部隊開始調動了,一支千人隊數支百人隊將會在十分鐘內趕到我們所在的高地,但我們真的能在圍攻中堅持十分鐘嗎?我有些茫然。
  對方明顯沒想到我們這邊竟然有兩位高階魔法師存在,竟然在瞬息間作出了攻防兩方面的準備,雨箭的攻擊令得己方的攻擊緩上片刻,而對魔法箭的攻擊弩箭竟然如此輕易被擊落,令得自己這些人身陷險境,要不是己方戰士的水準足夠,還真不敢輕言拿下對手。
  領頭戰士陰冷一笑,道:“即便你們有援兵,我就不信你們撐得到,大家盡力攻擊。”
  這些戰士果然經驗老到,不浪費哪怕一絲時間,領頭人的語聲剛起,邊上的戰士已開始行動了,令我想回個話拖延一下時間的想法胎死腹中。
  這塊小山包的高地并不大,所以對方以十人一組輪番攻擊,此進彼退,配合上倒是極其出色,但很不幸,他們遇上了防御大師級的我,各系防御魔法的加持從沒間斷過,令這些戰士乘隙攻擊要害的舉動無功而返。而塔塔時不時施放一個大型攻擊魔法,總能令一到兩人噴血跌退,要不是對方弩箭的威脅,不能全力施為,我有理由相信,他一個人拿下這些卑鄙的家伙也沒什么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