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4 火獅騎士

風云突變總是在剎那間,隨著那個領頭狼人戰士的出手,我們并不顯劣勢的局面徹底改變過來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塔塔對其的連續三次魔法攻擊全被其輕易格擋開來,而其中就有一次全方位的水系攻擊魔法,可見其斗氣修為已高深到可防護身上每一寸范圍,天級戰士超階的水準。
  剛晉級高級魔法師的塔塔有些驚慌了,這樣超階的戰士的確是魔法師的夢靨,與圣戰相比,超階的天級戰士差的不只是一線,但與同級的天級戰士相比,高明之處也不是一點兩點。
  狼人戰士頭領手持雙手大劍三步并兩步跨上前來,一聲厲叱下,兩名狼人戰士向兩翼后退讓出了空隙讓其補上。
  阿果和三名血狼戰士在狼人頭領的加入后,頓感壓力倍增,與先前的輕松寫意不可同日而語。
  狼人戰士頭領的雙手大劍大開大闔,以重手法砸向阿果和另一名血狼戰士,魔法盾瞬間破裂,阿果還能勉力架住攻擊,狼人戰士卻不行了,在強大的壓力下瞬間獸化。
  塔塔此時所做的是避重就輕,攻擊目標變成了其他狼人,以緩解戰士們的壓力,而我的勉強支起的魔法盾卻越來越經不起擊打了,而輔助的魔法攻擊根本就毫無用處,這駭人的家伙好似天生魔法免疫似的,竟然連纏繞術、重壓術等萬試萬靈的魔法也失靈了,唉,可惜我還沒高明到將混合魔法盾作用到我自己以外的人身上,純魔法盾對于近戰攻擊的防御確是脆弱了點。
  隨著狼人頭領的第一百三十二擊,我的魔法力終告罄,連續施放了一百七十五個三階及以上魔法已讓塔塔有些心驚了,他現在的魔法力也用的七七八八了,只是靠著魔法杖內的魔力水晶苦撐而已,但時間好似定格一樣,所有的戰斗發生的時間還不足三分鐘。
  伴隨著狼人戰士彎刀連續攻擊,阿果左支右擋間,十多日前受傷結疤的傷口再次崩裂開來,因為我對于治療魔法并不擅長,塔塔更是門外漢,而且自然愈合的傷口比起魔法治療來更符合健康標準,所以這些天他的傷口是裂了合,合了裂的,只是這家伙打仗喜歡和血殺一樣沖前面,說了無數次也只是浪費口水,活該他多受點皮肉苦,但獸人對于流血打架如吃飯睡覺般自然,真不知道他是享受這樣的感覺呢,還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家伙的實力增長速度之快,令血殺也咂舌。
  但現在的情況,即便血殺想全身而退也是困難重重,更別提實力比他遜上不只一籌的阿果了。
  那名獸化的戰士只堅持了三分鐘就被對方弩箭冷射命中,失去了戰斗力,跌退到我和塔塔腳邊,雖然短時間實力倍增,但并不是無敵的,幸虧所中弩箭未曾淬毒,倒也無性命之憂,而另三名血狼戰士也被壓力所迫獸化,對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沒人獸化應對,否則以對方人數占優情況下,只要有三分之一人獸化,我們將在兩分鐘內被剁成肉泥吧。
  我低聲對塔塔說道:“你負責解決弩箭手,我負責擊退敵人。”
  塔塔只是揚了揚眉毛,以實際行動應答,水系魔法開始肆虐遠處施冷的箭手,我卻是由空間袋取出了一面鑲滿土黃色魔晶石的水晶盾,據說這比起雪狐族的鎮族之寶戰神盾上的魔晶石還多。
  不需要施放魔法,水晶盾上的晶石所列成的魔法陣在斗氣的催逼之下,自動釋放魔法力,在盾前形成了防御力最強的土系防御魔法結界,要不是生死存亡,我還舍不得拿出這個寶貝來呢,至于這個魔法水晶盾的來歷,卻很是奇怪,它的前主人竟然是靜。
  異界召喚術,使小獅子這家伙(不,應該說是大獅子)終于再次降臨人世,本來拿出常用的短刀以作防御反擊之用,但轉念一想,有現成的幻獸,我干么不拿根騎士長槍沖鋒呢!
  空間袋幸虧剛整理過,不然亂七八糟的,還不定能找到騎士槍藏哪了,手腕翻轉間,一支兒臂般粗細的百練鋼制騎士槍已握在手中,長槍上的挽繩被我麻利地綁在了小獅子身上,挽繩的作用是將部分長槍沖擊反作用力轉嫁到幻獸身上,否則沖力這么大,反作用力也是奇大無比,除非擁有龍騎士的實力,大多騎士會借助座騎緩沖反作用力的。
  塔塔再次吃了一驚,這家伙是不是想沖鋒哪,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魔武雙修也就算了,沒想到還整到個幻獸,還真眼饞死他啊,可是魔法師要想擁有能沖鋒陷陣的幻獸,完全是有可能的,但魔法師會笨到拿把破槍去發揚一下騎士精神嗎?除非發情發到腦沖血,否則還真想不到其他理由。
  我與小獅子心意相通,如今的小獅子已擁有了百獸之王的威儀,前腳輪番不停刨地,終將怒氣累積到爆發的程度,一聲怒吼下,躍起丈高,直撲向敵群。
  半空中,獅子收于肉墊內的四爪伸出掌外,發出逼人寒光,沒人會懷疑讓它抓到的后果,絕對是皮開肉綻,但更可怕的卻并不是這個,而是它的利齒,速度和爪牙是衡量幻獸的標準之一,如果最高標準是雙S級的話,血獅子絕對有S級的恐怖實力。
  堅韌的獸甲根本無視普通攻擊,要害除了雙眼外也僅有較軟的腹部,但這兩處對于幻獸來說,保護之密可以想象,一般貼地攻擊使其腹部完全處于大地的守護之下,而雙眼皮的防御完全不弱于獸甲,雙眼開闔,防護之余并不影響視線,況且最好的防御就是進攻了,能進入其需防御范圍的,首先得經受暴風雨般的攻擊,另外坐在幻獸身上的騎士也并不是擺設一件,他才是攻擊的主力呢。
  就在我們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時,遠處突然傳來此起彼伏的魔法煙花上天的聲音,如果不是如此持續不斷,也不會在風雨中傳到我們的耳中了。
  側身偷眼斜睨,這不正是狐族特有的煙花信號嗎?我心頭一陣喜意,這是有大股部隊入圍時合圍所用的傳遞信息的信號,也是發動攻擊的前奏,看方向大概也猜到了,我們追擊了兩天的狼人還是一頭扎了陷阱里,只是誰有這樣未卜先知般的能力呢?按部署,這里應該是兩軍集結的空檔所在啊?
  一聲獅吼將我思緒打斷,血獅已然四腳落地,竄入人群中了,擋著他的那個大力士的方盾已然被血獅憤怒的前爪擊飛,無力地揮舞著彎刀,但這只是垂死掙扎而已,我用水晶盾格開旋飛而來的一把彎刀,右手騎士長槍電射而出,對象并不是這個幾乎失去抵抗力的家伙,而是前方一位不及避讓的弩手,在他弩箭未出時,騎士長槍已然將他貫穿,臨死前的掙扎并不足以讓弩箭離弦,現在根本就沒必要甩脫尸身,穿糖葫蘆的游戲我還真是第一次玩呢,而血獅的右爪已帶著一蓬鮮血從大力士喉前劃過,其尸體仍然矗立。
  狼人已開始四散,正面應對騎士的正面沖鋒,尤其是幻獸騎士,那幾乎是與死神親密接觸。
  兩把彎刀分兩側削向獅子的前爪,血獅根本沒理會,閃電般撲向左側之人,我的長槍反擊,將右側之人的彎刀格開之后,飛快輪舞,將其左臂絞斷,要不是后擊力量偏弱的話,他已是一具死尸了,在我回槍之時,左側的狼人已然帶著鮮血跌退,看其血箭狂飚的樣子,眼見不活了。血獅不愧為獸中之王哪。
  轉眼間,五死三傷,我和血獅身遭已無站立之人,真是可憐,連獸化的機會也沒有。此時,那位大力士的尸體倒地聲才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