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5 離奇獸化


  靜登上歷史舞臺絕非偶然,這位陰謀王殿下的原配本以純真到近乎天真的的形象生活于獅族廣垠的土地上,作為獅族倍受尊崇的圣女入選神殿,使其選擇了與前完全不同的生存方式,而催化劑就是當年的無良少年星夢,但這一切卻并不是改變其性格的原因所在,近一個多月的率眾逃亡生涯才是她一生的轉折點,正是磨礪使其脫穎而出,成為了陰謀王殿下左膀右臂之一。
  -------------------------------------
  只眨眼的功夫,五分之一的人手倒在了血泊中,生死未知,而其余人像過街老鼠般到處亂竄,以避開幻獸騎士的鋒芒,某人開始有些得意了,初次以純武力解決問題的感覺還真是妙不可言,但卻沒發現泰極否來,狼人們眼紅了,十多位倍受壓力的狼人戰士集體獸化,他們在生存面前已顧不上保存實力了。
  突然之間,我感覺到危機,獸化前兆令我和血獅迅速做出反應,血獅電射向其中一人,我的長槍飛快刺出,逼其盡力格擋,而血獅乘其左右難支之時,趕在其獸化前拍碎了他的腦袋,雪白的腦漿加上鮮紅的血液構成的圖案的確驚心動魄。
  我沒來得及泛起嘔吐的感覺,獸化的狼人已團團圍了上來,或遠攻或近襲,在失去理智時還有如許配合,值得稱道。
  不遠處,阿果他們也架不住狼人首領率眾的圍攻,阿果已陷入狂暴狀態,獸神斗氣的妙用令其獸化時可保持清醒的頭腦,只是時間維持上與以前獸化一樣,但就是這樣,比起其他獸人無意識狀態的獸化,已是進步良多了。狼人想一舉拿下他們還是相當困難的。
  塔塔在解決了兩名弩弓后,已是油盡燈枯,他現在正抓緊時間閉目冥想,外界的打斗并不影響其分毫,果然有大師級的定力哪,但據說事后塔塔對于處變不驚之事絕口不提,魔法力耗盡這樣的糗事還是不提為妙。
  遠處蹄聲已穿破雨幕風聲,直線距離不會大于一百米,但楚楚可憐的我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騎兵來的速度之快,出乎我的意料,但這不是還要繞過山包才能上來嘛,我怎么好選不選,選了這么個絕地,而且還是一個超級大陷阱。
  逃生對于我來說易如反掌,但阿果他們卻會無一幸免的,阿果也看到了這個情況,大聲呼喊道:“大人先走吧,我來斷后。”
  我不禁暗嘆一聲:這家伙還真是可愛得不行,在這樣的危急關頭,身處獸化的不利局面,還想得到不直呼殿下,否則這些狼人就是拼了命也不會放過我的,但我會放過他們嗎?
  不會,我雖陰險狡詐,但都是對待敵人的方式,對于兄弟手足,我從來不會放棄,即便迫不得已要留斷后隊伍,我也絕不會說為國盡忠這樣的激勵之語,阿姨曾經說過,盡忠這樣的激勵之語,的確能激起戰士的愛國之心,從而爆發出無盡的潛能,但她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她最后的叮囑總是“我希望下一次戰役中能看到眾君的英勇表現,安吉利娜將與你們同在。”
  隨著阿果他們的漸漸不支,雙方的倒地人數開始增加,狼人半數已失去戰力,其中的一半又是由我包辦,但除阿果勉力支持外,其他三位戰士已然接近崩潰邊緣了,身上所受之傷越來越多,而阿果也是連續中刀,鮮血已然浸透征袍。
  我被十多位獸化的狼人所困,雖憑借血獅的速度沒讓他們成功合圍,但卻不敢停下來接戰,因為稍一停頓,就是不死不休的纏戰,幾圈下來,也沒占到什么便宜,突然聽到阿果的大叫聲不禁回眼相望,頓時牙齜俱裂,成血人的阿果頓時讓我有想發瘋的沖動。
  正在我顛狂欲瘋之時,一股斗氣突然直竄腦際,強烈地刺激腦神經,令我有頭疼欲裂的感覺,接著就是身體一陣冰寒,如入冰窖,但我還沒打寒戰之際,取而代之的又是火一般的熾熱,如此強烈的刺激之下,我竟然出人意料地狂化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一般只有純血統的獸人才擁有獸化的能力的,沒想到我這個僅擁有一半獸人血統的混血兒也擁有這樣的能力。
  我根本連想也沒想,手中的水晶盾甩手飛出,呈急旋狀向后方飛去,借著水晶盾上所附加的晶石之力,水晶盾邊緣竟然生出鋒利無比的魔法刃,將沖在最沖面的一名狼人戰士攔腰截過,這名可憐的狼人戰士立刻斷為兩截,上下半身分離,上半身停下來時,下半身竟然還向前沖了數米,才一起落在了地上。
  此時血獅已繞到了狼人首領他們的后面,我根本就沒看脫手飛出的極品無價水晶盾,左手用力一扯,將手中騎士長槍的挽繩拉斷,借血獅奔行的速度奮力一擲,騎士長槍脫手而飛,硬生生將一名正拿彎刀砍向阿果的狼人釘在了地上,而同時,神智尚清的我根本就不顧空間袋里的東西是否珍貴,開始王八吃大麥了。
  據事后統計,其間我竟然連續捏破了十五個魔法卷軸,全是能發動四階攻擊魔法的極品,是我好不容易從血騰祭司那里揩油來的超級好東東,真不知道這家伙是不是算中我有此劫,才讓我有機會席卷他這些珍藏品的。
  而各式奇兵異器更是無數,足以裝備一個百人隊的武器竟然在短短十多秒間被我以滿天花雨的手法甩出,雖然命中率差了點,但還是有不錯的收獲,獸化的狼人戰斗力強盛一時,但反應能力相對弱了點,被這兵器雨砸中的直接后果是一死七傷,傷員中三人失去戰斗力,而阿果他們借著魔法卷軸之威,也結果了四人,而另有五人不幸陷入魔法中心,被狂暴的魔法吞沒。
  騎兵們來到小山坡上之時,戰斗基本上結束了,四十多名斥候,除了狼人首領只輕微負傷遠遁外,其余完好的僅兩人,也是大不便失禁,目瞪口呆中,這是魔法肆虐后遺癥,誰要是連續被十多種魔法強行虐待,八成也這德行。而我方的九人除了兩名被襲身亡外,五人重傷一人輕傷,塔塔是唯一的幸運兒,我則是那名較幸運的輕傷員。
  看著遠方化成血點的狼人首領,我阻止了戰士們的追擊,血遁,多少年來未曾聽過有人使用的獸人秘術,竟然今日有幸目睹,我知道憑著這家伙的能力,追殺他只是浪費時間和精力。
  在我們被戰士們重重保護進入合圍圈外圍時,戰斗已接近尾聲,除狼人的五千精銳被全殲外,外圍打援的部隊也吃掉了一個紅狐千人救援隊的,戰果還是相當不錯的,只是我也不知這指揮作戰的到底是哪一個,竟然能將布袋扎得如此之牢,無一人漏網,而且還借機吃掉救援的部隊,指揮水平還不是一般的高。
  打掃戰場的部隊涇渭分明,血紅色的血狼族骷髏旗、雪白色的雪狐怒鵬旗、紅北狐的天藍色星旗及同樣白色為底鑲銹金線的白狐族金鱗旗,這些部隊各自打掃著一塊戰場,看來統領閣下對于分配戰利品也做得相當出色,這樣就不會產生眼紅這種軍中特有的毛病了。
  對于橫空出世的神秘聯軍主官,我是越來越好奇了,因為據我所知,聯軍中除了塔塔,還沒人有這樣的協調力和指揮能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