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3 嚴陣以待

按理說以我的年紀是不應該參與什么軍國大事的,但機緣巧合之下,卻讓我得悉了國家所面臨的危機,就和許多熱血青年一樣,雖然平時并不將祖國這兩個字放在眼里,但一旦知道國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中時,我們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力保祖國的平安,這就是人性,對國家的歸屬感。大家被安吉利娜的這一番話說傻了眼,如果真的不能從邊城撤軍的話,那么戰神閣下就要作出無謂的犧牲了,難道八萬精銳的黑旗軍就要以這樣的方式完成對古蘭的最后守護嗎?
  “有沒有辦法從羅蘭大陸乘海船抵達沿海戰區?”不知道是哪個不開眼的參謀問了個這么不負責任的問題。立即有人斥責道:“廢話,要是這樣的話,獸人和魔族早踏上古蘭的土地了,還干耗在邊城外面干什么啊!”以現今的造船技術,海船載人最多也就兩百人,當然還要加上這兩百人在船上的消耗。而魔獸兩族困在羅蘭大陸,能造的也就是搭乘百來人的小船,近海還好,要從羅蘭踏入古蘭經過的險灘旋渦不計其數,以那種小舟想要飄洋過海,分明是個笑話。
  下面一片嘈雜之聲,都是在討論如何化解黑旗軍的危機,好象戰神閣下和黑旗軍非得走上那條路不可,我也是憂心憧憧地看了一眼安吉爾阿姨,但看她緊皺的眉頭已經舒展開了,好象已經成竹在胸的樣子。我又瞟了一眼那個嘉羅德,沒想到他也看到了阿姨的神情,朗聲道:“統領閣下,時不等人,請您說出解決辦法,也好讓大家快些執行。”
  阿姨內心其實也是躊躇萬分,一旦被朵拉知道,會被他怨死的,但為了化解這次危機也顧不上這么多了。想通了這點的她剛舒展開眉頭就讓兩個機靈鬼看出苗頭來了。
  阿姨揮手示意大家停止說話,并請書記官記錄將下達的命令,內容如下:”東線防御為主,黃旗軍換防京畿戰區,青旗軍和綠旗二、三軍團(步兵)全線駐防桑乾河西,沿河布防,綠旗第一軍團繼續駐守邊界戰區,在敵攻后由明轉暗,進行騷擾性攻擊,并對敵補給線進行打擊。西線,紅旗軍換防落葉平原,橙旗軍和綠旗軍第一、二軍團換防邊城戰區,綠旗軍第三軍團駐守沿海戰區瓦倫河西,瓦倫河以東就交給長老護衛團了(他們也享了這么多年福了,也該好好做做事了),達達去一趟野蠻人王國,請他們派兵協防瓦倫河東,而黑旗、白旗兩軍在瓦倫河畔月虹城集結后,與紅旗軍會師于落葉平原戰區,待敵來攻給予當頭重擊,哼。”
  阿姨在發布以上命令后補充道:“各邊防眾軍廣布斥候,加強巡邏,另外各軍頒布延遲退伍令,延遲期限內,薪晌加倍,新兵訓練也要加強,爭取三個月內十萬新兵能投入二線部隊,這事交給凱德拉(黃旗軍統領)吧。至于三國撤軍的事就交給長老會處理,畢竟這是政治問題,相信那些老狐貍們有辦法阻止三國撤軍的。”
  各軍參謀在接到上述指令后便開始協調換防會出現的問題,而這份軍部大動作的命令文書已由軍部參謀長閣下親自快馬送去長老院了。
  康達已經把剛才軍議的情形如實上報長老院,在命令送達前,長老會已經形成一致意見,對三國施壓阻止其撤軍,如非撤不可,那至少要給半年的換防時間。當軍部調兵令送達后,長老院眾位長老在聽完這個可能發生的危機后分兩派展開論辨,一方以為這只是根據不確切消息的推測而已,不應該這么勞師動眾,大費周章。而另一方認為,如果按兵不動,而這個消息一旦是正確的,那就可能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境況,那亡國葬土也是可能的,如果不正確就當是軍演,反正是我國內部的事,別國也干預不來。在反復爭論之下,同意調兵的一位長老嘀咕了一句立刻使意見統一,全面支持軍部的命令,并當場蓋章生效。
  至于這位長老嘀咕了一句什么,除了他們自己沒人知道,在外界流傳最廣的一個版本就是,“不要等軍隊調動完畢了,我們的結果還沒出來,那又是一次笑話了”,此推測雖不中也不遠矣。
  在軍部命令下達后的三個月里,七色盟的軍隊經過了一次大的動作,除藍色旗駐扎邊城不動外,其余各旗均有或大或小的動作,這一切都如實的被忠實的各國情報人員反饋回去了,仄仁、可蘭等國本想等三國的兵力調動回國后,邊城戰區抽調不出人手,再給予七色盟雷霆一擊,豈料,七色盟這次明顯的兵員調動后的布局,擺明了是針對入侵的,可見消息已經外泄,而在七色盟兵員調動期間,長老院曾下達了一個命令,就是各旗駐地換防,一個部隊要是在同個地方呆的太久會產生與地方勢力勾結這種事,這在各國也是普遍存在的,所以剛開始調動時各國雖然加以留意,但沒怎么放在心上,只顧加緊部署入侵行動。而黑白兩旗的調動堪稱經典,黑旗軍本來是要調回京畿戰區的,而白旗軍找防瓦倫河戰區,兩軍在月虹城會合后掉頭南向,日夜兼行十天就抵達了落葉平原戰區,與先期抵達的紅旗軍會師,這樣七色盟三個最精銳的部隊齊集落葉平原,以其總計達二十萬的部隊嚴陣以待。
  當黑白兩旗會師月虹,卻不是到各自防區,而是轉頭南向落葉平原的消息傳至各國后,任是傻瓜也知道這是集結兵力的舉動了,七色盟長老會所下達的換防命令只是煙霧彈而已,各國都已經準備了近一年的時間來進行這次入侵的準備,在得知對方有所提防時,仍是執意要攻擊,畢竟他們準備的夠充分了,兵員、物資給養等都已差不多準備完畢,而對方應該近期才得知他們要入侵的消息,后勤補給供應肯定跟不上的,但他們想錯了一件事,就是現在剛剛渡過收割的季節,落葉平原的糧草給養足夠二十萬人一年所需,而落葉平原的近三十萬(魔獸退出古蘭才近十年,七色盟的大部分人口還是集中在盟都以東桑乾河以西的未曾被占領土上,而近十年來的遷徙主要是集中在瓦倫河沿線以及沿海地區的遼閣土地上,對邊城、落葉平原、界河這些邊疆地帶移民很少)平民們,在黑白雙旗掉頭南向的當天就在紅旗軍的宣傳“挾持”下,扶老攜幼,帶上足夠吃的少量糧食離開家遷移到瓦倫河東岸去了。
  而紅旗軍同時做的事足以讓聯盟軍隊罵娘,堅壁清野,在三旗會師之時,整個落葉平原戰區可以說除了軍隊堅城就沒有平民的存在了,你這么做讓入侵的“朋友們”搶奪什么擄掠什么啊?難怪人家要罵娘,辛辛苦苦跑這么遠的路來你們這,還要拼上命“打群架”,卻連點油水也撈不到,靠!
  而同時長老會派出的使者也抵達三個公國開始游說,正所謂唇亡齒寒,七色盟一完蛋難保他仄仁不想把你們全吞到肚里去,三公國雖依附于仄仁之下,但并不想被其吞并,在權衡利弊后決定暫緩撤軍,他們遞交給仄仁帝國的文書上都是用了主官被挾持,兵員調動令根本不能抵達邊城這樣的“低級”理由,反正你也不會跑到邊城去了解情況,不騙你騙誰。而仄仁正忙著入侵之事,也無暇分身來責備這三公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