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66 前路茫茫

塔塔一臉無趣,他剛在血騰那碰了個釘子,氣得夠嗆,但對于人人敬仰的神殿祭司,他也是毫無辦法,誰讓他成為當今進攻型獸巫的先銳呢,對于屏棄傳統的行徑,古板守舊的血騰又豈會給他好臉色看。
  我剛包扎好傷口,一臉晦氣走出傷兵營帳,看到塔塔一臉憤懣樣,很是好笑,你明知道血騰那老家伙瞧你不順眼,你還湊上前去找罵,怨得了誰啊,不過說真的,我也挺郁悶的,放著這么多獸巫在眼前,竟然沒一個人給我治療,雖然身上傷口血液已然凝結,但也不用像趕蒼蠅一樣趕我出來吧,特別是那些年輕獸巫妹妹,衣著大膽,性格狂野,與那些傷兵們打情罵俏,別有一番風味,連我瞧了,也恨不得身上多挨幾刀子呢。
  瑪法,雪狐族大祭司埃蒙多的女兒,正偷眼瞧著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塔塔,一身雪衣的他與邊上穿著破爛的家伙比起來,更顯瀟灑。但這個英俊不凡的獸巫怎么與獐頭鼠目的家伙站在一起,而且好像還很熟的樣子。
  一想到這賊眉鼠眼的家伙,心里就有氣,身上這么點皮肉傷,還搶天呼地般大叫大嚷,以期引起大家的注意,可能是想引起營帳內眾位異性獸巫的注意吧,更可氣的是一起抬進來的幾位重傷員中的一位,進的氣還沒出的多,竟然還提議先給那家伙治療,立刻被自己以暈睡術打斷,一天的伏擊戰打下來,傷者眾多,哪有空理那家伙,為節省魔法力,只是草草打了幾層繃帶完事,另外還送他一句經典“自然愈合更利于身體康復。”估計這家伙氣的夠愴,事與愿違。
  在大家轟笑中,這臉皮超厚的家伙終于灰溜溜逃跑了,沒想到還沒目送其遠離視線,就看到他與塔塔碰頭了,雪狐族年輕一輩的偶像竟然與其勾肩搭背,這是什么世道哪。
  瑪法施放了一個水系治療魔法水之愈合,將眼前傷員流血的傷口愈合,并使其減輕傷痛的困擾后,就一臉怒意向塔塔和我走來。
  對于這個潑辣到極點的獸巫,我本著惹不起躲得起的態度先行開溜了,塔塔一臉木然地望著我逃跑的方向發呆,這美女有什么可怕的,要知道瑪法可是雪狐族數一數二的美女呢,要不是懾于大祭司埃蒙多的威嚴,自己說不定早就背棄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古訓,把這美女先咔嚓再咔嚓了。
  塔塔使勁搖了搖腦袋,把心中齷齪的想法甩脫,心里不禁嘀咕上了,是不是跟那家伙時間太長了,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我還真他媽的冤)
  瑪法看了一眼遠去蹣跚腳步的某人,若有所思,以自己對塔塔的了解,這家伙絕不會對自己瞧不起的人說哪怕一句廢話,而剛才,那個家伙無禮到與塔塔勾肩搭背,并將塔塔的雪衣染紅了一小片,這對于十分講究干凈的塔塔來說,絕對是難以忍受的,但塔塔竟然半點不快的表情也沒有,可見,塔塔對于這家伙很是看重,以此推斷,剛才其在傷兵營內無賴的表現,應該全是假象而已,不知道這家伙到底有什么能耐,不過臉皮厚是必然的,該不會是馬屁功一流吧。
  瑪法邁著小碎步走到塔塔面前,俏臉微紅,問道“塔塔,那家伙是誰啊?”好爛的搭腔的手法。
  塔塔看著眼前令其目眩的美女,差點沒幸福得暈過去,一對互相心儀的對象竟然因為某人“杰出”的表現而走到一起去了。
  我從遠處遙望塔塔兩人,見兩人開始說話還顯生份,但越來越自如,看來我這紅繩牽得還相當有水準,奶奶的,便宜塔塔那小子了。
  心里喜笑怒罵之際,突然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上,差點沒把我嚇死,回頭望去,卻正是靜宜嗔宜喜的瓜子臉,唉,獸化的后遺癥開始顯現,魔法力未復,斗氣全消,連走路也很是困難,竟然連有人潛到近處也未覺察。
  我正想回身去握靜的玉手,四道冷厲的目光直讓我發寒,這是神殿護衛,自從知道我和靜的關系后,這些家伙總是這么不識趣,令我與靜獨處的機會喪失無遺。
  我毫不理會兩護衛欲噬人的目光,將靜的小手納入我的魔爪,低聲問道“有沒有查到誰是內奸?”
  靜微微掙扎了下道“這里還有人呢。”
  我奇怪問道“難道你還信不過他們兩個嗎?”
  靜低啐一聲道“我是說你的賊手啊。”這話倒是惹得那兩位護衛笑了起來。
  我也是啞然失笑,道“兩位大哥還真是難得露出笑容哪。”
  兩人齊聲冷哼,扭過頭去,遠遠站開,戒備外圍,好讓我和靜談論機密之事。
  靜低聲問道“你的傷沒什么吧?怎么這么不小心,讓人給圍在絕地。”
  我苦笑道“我怎么知道竟然有人伏在那里,傷倒是沒事,就是阿果比較慘一些,估計沒個十天半月別想恢復,伊瑪爾丫頭來了沒,我可得躲著點。”
  靜輕笑道“放心吧你,伊瑪爾妹妹聽說阿果重傷,哪還有時間找你算帳,剛跑到傷兵營帳去了,你從那出來,沒碰上嗎?”
  我一拍胸口,暗道一聲幸運,轉而繼續剛才的問話。靜一臉凝重,道“經過對神殿這些幸存者的排查,可疑之人有三個,熊族圣女愛瑪、神殿火衛阿努、箭衛查倫。”(火衛、箭衛均是神殿低階守護衛士的代稱)
  對另兩人我倒是沒怎么在意,他們根本沒機會接觸高層作戰機密,但愛瑪卻讓我隱有不妥的感覺,身為熊族圣女,竟然身存疑點,光是這點,就讓人有所懷疑,而且她也是當日列席作戰會議的人員之一,這就極有可能了。
  靜接著解釋道“愛瑪在駐地期間,竟然放飛了兩只蜂獸方向一南一東,而兩天后就發覺狼族駐扎部隊集結舉動。”
  “蜂獸,”我詫異地問道,“這不是早已絕跡大陸的奇異微型魔獸嗎?”
  “是,所以我們懷疑愛瑪的身份并不是只有熊族圣女那么簡單,因為據血騰長老調查所得,現有的蜂獸全是產自異大陸,而那里現在幾乎被暗夜帝國一統。”
  “你們難道懷疑是暗夜帝國的黑手伸到羅蘭來了。”對于暗夜帝國,我并不陌生,在羅蘭,已不只一次聽到關于其的事跡。
  “嗯,異大陸一統已有十多年之久,暗夜帝國想將手伸向羅蘭也極有可能,況且有不少異大陸的特有種族介入到當前的獸族爭霸戰爭中來了,像你們先前碰上的蛙人、蛇人都是異大陸特有。”
  “所以你們懷疑當前的戰爭,并不是狐族與狼族爭霸那么簡單是吧。”
  “是,連魔族清云部也卷入了獸族的內斗,這是打破千年禁忌之舉,要是沒外人牽涉其中,就是打死我也不信。”靜語氣淡定,但卻不容置疑。
  我輕哦了一聲,其實這幾個月來,獸族風云四起,五個大族中有四個卷入了戰爭之中,這與爭霸戰中歷來隔岸觀火的傳統完全悖離,肯定是有人在其中攪風攪雨了,只是其中的利害關系卻無從得知,如果真如靜所說,暗夜帝國在其中作梗,那這場爭霸戰的結果勿庸置疑,最大的利益獲得者肯定不會是狼狐兩狐,或者是獸族內的任一種族,前路茫茫。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