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7 記憶片段


  天公好似作美,抑或連續十天半月暴雨后要稍作休息,難得一個悠閑的小雨日子,我躲在臨時的營帳內,替靜輕拂去剛脫下的雨篷上的水滴,神情專注到讓人以為我是靜的忠實仆從呢!
  此時的我已是神游物外,先是靜有根有據的一番話,將我陷入了思緒混亂的陷阱,接著就是得悉靜是這一次干凈漂亮殲圍戰的主角,使我驚訝到嘴巴里可以塞下兩個雞蛋,但更讓我迷茫的卻是血獅對我所說的一番話。
  血獅在與我打完艱苦的突圍戰后,并沒繼承以往打完就跑的優良傳統,而是躲進了我的空間袋內小衾,而就是剛才與靜談話后,它卻與我進行了心靈上的勾通,雖然這個契約能力早就擁有了,但我卻差不多遺忘了。
  我從來沒想過我流落異地竟然全拜智慧神所賜,千萬年前神魔大戰結束后,神殿被智慧神封禁,而六十年一開啟的始作俑者,居然是被封禁在神殿內的神獸,他們借日月星宿運行,集體運用神力的結果導致了神殿的開啟,里面的秘密能讓我這么疲懶的家伙傷神,也是異數了。
  從來沒想到這些被神封賜為上位神獸的守護者們,其實并不認同神的恩賜,在神殿內,他們雖然有著無盡的生命,有著重生的能力,但卻被牢禁在神殿的范圍之內,永生并不是他們的所渴望的,自由反倒成了他們千萬年來唯一的追求,而血獅就是借助外力有幸逃脫神殿的幸運兒,然而其幸運的代價卻造成了我的不幸,可能是當時我們小團隊的不幸。
  據血獅所說,我們小團隊正是找到了神殿內的傳送魔法陣,在順利開啟魔法陣后,數以百計的神獸向法陣狂涌而去,但有幸搭上班車的只有區區十多只,而且愈接近魔法陣,神獸越縮小,沖入魔法陣的十多只神獸,無一例外退化成了未曾孵化的卵,血獅就是沖入魔法陣后,退化成卵的神獸之一,他們的智慧和記憶全被傳送魔法陣洗得一干二凈,要不是血獅經過接連的激戰,迅速進化,使能力激增,他的記憶要想再回到從前,沒個數十年,難以達成。
  也正是血獅這些上位神獸沖破魔法神陣的禁制,導致了魔法陣傳送上的誤差,據其估計,大多數人會被如愿傳送到神殿外圍五十公里以內的任一地方,但少數幾位像我這樣全身發霉的家伙會被隨機傳送到泛大陸內的未知所在,在這只能渴求不要把那些倒霉的家伙傳送到未開化的食人族,否則可真要大吉大利了。
  這段故事算是尋回了部分丟失的記憶片段,但在神殿內,從我被襲暈倒到傳送魔法陣開啟傳送這段漫長的時間,我到底經歷了怎么樣的故事,卻還是未知,至于到底當時傳送魔法陣內有多少人,血獅也說不清楚,因為剛沖入魔法陣他就退化成卵狀,連瞧一眼的機會也沒有,唯一肯定的是,他瞧的半眼中,懵懵懂懂看到至少有七八人影就是了。
  友情契約的達成,使血獅對于這個看似狡猾無良的朋友多了幾分信任,況且他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異地,全是拜自己所賜,總有些過意不去,看到某人陷入迷茫中,血獅可以理解,當初自己初次想起以前的記憶時,也是這樣,對未來充滿著未知的迷茫,好在自己想通了,與其一輩子困死在毫無生氣的神殿內,還不如以有限地生命,自由地馳騁在廣垠的大地上來得愜意,希望他也快點擺脫現在的困境,尋回以往的信心,至少,至少,這家伙到這里也不是一無所獲,漂亮老婆總是找到一個了。
  我所想的卻沒有血獅所想那么簡單,難道神殿真的是神獸合力開啟的結果嗎?難道真的是神獸沖入魔法陣,導致傳送失誤嗎?難道我真得是全身發霉才會被傳送到這個荒蠻之地嗎?我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了,因為我仔細想想,所經歷的事情從始至終都有太多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了,好似誰刻意安排一樣,我不禁打了個寒戰,難道一切的一切,僅是哪位神靈開的小小玩笑,以懲罰我有口無心式的崇拜,我只不過是一個牽線木偶而已嗎?
  不會的,肯定不會的,如果說以往僅是開開神靈玩笑的話,那在羅蘭我說過太多褻瀆神靈的話語,這肯定不是戲弄我的神靈所愿意看到的,神殿開啟應該是智慧神的失誤吧!我不禁啞然失笑。
  但這樣的想法連我自己都不信,睿智的智慧神如果會犯這樣低級的失誤,那他也就不會是智慧神了。況且神有太多的時間來彌補這樣的失誤的,但他卻任由其存在,這必然有什么原因存在,我不禁又愁容上面了。
  靜回過身來,瞧著眼前的小伙子,比起初次相識時,那份稚嫩的神情已蕩然無存了,想想也是,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短短數月所經歷的事情,比起以往二十年都多上好幾倍,成長是必然的,但相識至今,卻從沒見他這樣的情緒化過,忽喜忽憂,忽而愁容滿面,忽而喜笑顏開的,不會是因為知道自己擔任這一仗的指揮官吧,靜笑著搖頭,因為她知道,即便所有人會對自己自慚不如,這家伙也不會,他的厚臉皮可是絕對一流,但為什么自己會喜歡這樣的人呢?想到這里,靜也有點迷茫了。
  營帳內突然變得極靜,外面守衛的戰士不禁有些擔心,里面兩人年少方艾,血氣方剛,干柴烈火,不會鬧出什么“誹聞”來吧,畢竟這是事關神殿臉面的大事,即便圣女靜要破千年條例,下嫁那家伙,至少也要等到長老們同意,行禮過后才行,如果像普通獸族男女那樣恣意交好,那可是要出大事情的。忍不住輕咳一聲,以警醒帳內的上司,但半天沒見回應,終看到遠處護衛長官蘭帕德過來,大喜下大聲傳報:“蘭帕德長官求見。”
  蘭帕德少有的一皺眉頭,對于都拉的大聲嚷叫有些不以為然,但看到對方對其眨眼顯現的曖昧神情時,卻明白了,八成是那可恨的家伙又在里面,自己等人已不只一次提醒這位注意了,親昵的舉動要留在無人處表現,但對方的搶白總是讓自己翻白眼。
  蘭帕德大聲咳嗽了一聲,揭帳門而入,但剛踏入帳門就停在原地了,因為帳內兩人如木偶般站立在帳門附近,好似在想著什么東西似的,如果自己風風火火闖入,很可能撞到那可惡的家伙身上。
  都拉偷眼從帳門往內瞧,也是呆住了,因為他眼前的是進退兩難的蘭帕德及兩根木樁般釘在原地的塑像,一人手握雨篷,不知在想什么,任由雨滴滴搭著掉落地上,而靜則是靜靜的凝視著有死神代言之稱的陰謀王殿下。
  帕蘭德不知道眼前這位又在玩什么花樣了,吃虧吃多了,當然要謹慎,他剛想開口詢問靜,這到底是怎么了?角茄的聲音遠遠傳來,直破云霄,帕蘭德仔細傾聽之下,臉色一變再變。
  我和靜同時被震耳的角茄之聲驚醒過來,聽著一長三短連綿不斷的角茄聲,我的臉色刷地變了,而靜則是滿臉通透之色。
  無可置疑,在這圍困狼族和紅南狐的戰役中,我們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因為一長三短的號角吹響,就意味著血戰在即,圍殲的戰役本計劃在雨季結束發動的,但看來要提前了,雨中作戰的困難可想而知,但我們卻不知道到底面臨的是怎樣的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