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8 怒由心生

還沒走入中軍大帳,就聽到希林在罵娘的聲音,這家伙脾氣火爆,老是沉不住氣,看來又要好好磨礪一下了,否則必定吃大虧,但我沒想到的是,知道緣由后,我竟然比他火氣更足。
  誰也沒料到形勢竟然嚴峻到如此地步,密合無隙的包圍圈,如今破綻已生,剛收復的三處打援要塞安馬哥盆地、葫蘆腰高地、丁蘭古城竟然失守兩處,除葫蘆腰高地外,其余兩處已然易主,使合圍殲滅的計劃枝節叢生,更可氣的是,這兩處距離我們的主戰場僅需五天的路程,排除暴風雨肆虐,河水暴漲,道路泥濘等不利于行軍的因素,如果對方指揮官明智的話,不超過七天必然可抵達我們現在所在的狐本土岐山戰區。
  而這一切后果產生的原因竟然是駐守部隊的擅離職守,本來三處收復后,聯軍的后續部隊如期接收,在丁蘭古城駐軍三千,安馬哥盆地駐軍五千,葫蘆腰駐軍四千,但丁蘭、安馬哥兩處的統領求戰心切如許,各率本部一半人手加入了對被分割狼人和南狐的攻擊,結果可想而知,兩處雖然易守難攻,但人手缺乏之下,也僅守了兩天就行淪陷,幸虧狼軍沒有繼續強行軍進攻,而是等待后續援軍的抵達,否則我們連提早實施圍殲計劃的機會也沒有。
  在聽到斥候報告消息之時,帳內鴉雀無聲,希林雖然早知道消息,內心仍是憤懣,但我到帳內之時,做回了乖乖兒,血殺的兩眼卻是閃著厲人寒光,要不是悖于圣戰士身份,他早就跳出來,將那兩個“好戰份子”罵得狗血噴頭了。
  我目光脧巡帳內,全都是垂頭喪氣的模樣,看來圍殲計劃面臨功敗垂成,對于大家的打擊還滿大的,滿肚子的火氣,看來應該在這兩個跪著的家伙發一發才好。
  “拖出去砍了。”我面無表情地下達命令。
  引來一片側目。
  靜輕推了下我,低聲道:“星,這是聯軍總部,你沒這權利的。”
  我干咳一聲,沒半點不好意思,絲毫不理眾人詫異的目光,施施然坐在地毯上,獸化后到現在只有短短一天,我還沒從精疲力竭中恢復過來呢,道:“我只是建議而已,這樣對于擅離職守者有個警醒?但還有另外一個建議以供參考,就是讓他們戴罪立功,率本部人馬盡力牽制來援狼軍,直到將岐山戰區的敵人清剿完畢。”
  血騰不禁莞爾,這家伙應變能力還相當強哪,但對于憑借這跪著的兩人所部,數千的軍隊,能否牽制住可能達十多萬的救援軍,他和大家一樣,還是持懷疑態度。
  說真的,我絕對懷疑這兩人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僅看鼠目寸光式的棄守,就知道這兩人戰略眼光低劣到連希林都不如,我在早先的軍事部署會上一再強調,三處要塞一旦落入我軍手中,其防御重要性凸顯,而派遣重兵駐守之舉也是長老們一致點頭通過的,我要是想到有人會笨到搶功到如此地步,我何必辛苦若斯,短短十幾天內,冒風雨奔襲近千公里,將狼人和南狐的外圍釘子幾乎連根拔起呢!
  角茄聲再次沖破云霄,聲音未落,一聲破空飛掠的聲音傳入帳內,這應該是幻獸騎士由空中著陸所帶起的聲響,只是比起往常來,聲音明顯大了不只一號,緊接著就是十多名戰士圍過去的嘈雜聲響及驚聲大叫聲。
  不一會,一位被淋得濕透的騎士被扶入帳內,半身的泥濘顯示剛才著陸時是摔下幻獸的,而臉色臘黃,手腳無力軟垂顯示其受傷非輕,而且失血過多。
  血殺臉色微變,大步沖上前去,一只手已搭在這名幻獸騎士肩上,準備輸氣療傷,顯然他是認識這個人的。
  幻獸騎士說話制止了血殺的舉動:“血殺,讓我說完先。”不待血殺回答接著道:“狼軍救援前鋒兩千人離此地西北兩百里。”
  他這話不說則已,說出來嚇了大家一跳,狼人援軍來得如此之快,幾乎是跟在地上這兩位后面來的,如果對方后續部隊能跟上這樣的步伐,那這岐山一仗也不用打了,百分百的損耗兵力,敵損一萬自傷八千的買賣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并不劃算。
  “有多少援軍入圍?”血騰旁的亦林長老眉頭緊皺,他是當日神殿有幸脫逃的五位長老之一。
  “具體數目有待進一步偵察,目前情況看不會少于三萬。”
  三萬,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了,加上被遠遠合圍的五萬左右的狼人和南狐部隊,幾乎相當于聯軍的現有機動兵力總合了。
  我低聲詢問靜:“聯軍有多少兵力集結到位了?”
  靜低頭想了一下,回答道:“不超過五萬,為防止敵人覺察,包圍圈放得很開,后側和左翼的部隊都還沒集結到位。”
  我沉吟半晌,問道:“如果要抽調兵力打援,最多能抽多少人馬。”
  靜抑起頭想了一會,搖搖頭道:“不會多過一萬,圍攻必須保證一倍的兵力優勢,我們能集結的兵力也就十萬上下,相對于對方的五萬余收縮防軍,并不占多大便宜。”
  我呵呵笑道:“我也這么想,所以這次計劃不妨稍稍變動一下,主力放在打援上面,狼族生力軍人數少,救援心切,應該更容易打一些。”
  靜一臉擔憂地望著我道:“但對方援軍源源不絕而來,如果我們不收縮回防原來的防線,那所剩不多的根據地也會讓人給掀個底朝天的。”
  “是嗎?”我口中的疑問并不能掩飾眉宇間的笑意,令人牙癢的壞笑再次浮現在我的臉上。
  知夫莫若妻,靜見我這副模樣,就知道我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手肘輕撞我放在扶手上的手腕,擺出一副你快說,不說我咬你的態勢。
  血騰本來閉著眼睛坐在帳中,一言不發,突然好似想到什么,兩只眼睛突然張開,射出凌厲的光芒,在帳內掃射了一遍后,最終把目標放在了我的身上,問道:“殿下有什么退敵妙策?”這老家伙看上去好似不問世事,其實鬼精鬼精的,什么事也瞞不過他。
  “只要想辦法拿回丟失的兩處要塞,我想事情會變得簡單一些。但愿狼人向兩處集結的速度不快,否則又是一場白忙。”我故意泄露了點消息,希望奸細同志能配合一下我的計劃,盡快將我們兩攻要塞的消息傳遞出去。
  森馬,撒哈和達加,這三位剛被提升為百長的斥候,正密切注視著營地的各個方向,他們的任務艱巨,就是要找出這隱藏在聯軍中的敵軍秘諜。
  前期長途奔襲戰,因為騎術占了很大的比例,納罕和他的熊人團隊被雪藏了,但接下來的戰斗卻很有他們的用武之地。而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卻正好是丁蘭古城附近,這是我以防萬一布置的一著暗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