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70 神殿遺石

眼前的裝甲獸戰士并未曾退讓半步,隨著連續的叮叮聲和槍棒交擊的悶響聲傳來,我對其的攻勢竟然被其化解于無形,他根本無視我對其胸腹部的攻擊,充盈斗氣的厚重鎧甲只是令槍尖擦出電火花而已,顯示其要害部位并非胸腹,否則并不敢以身犯險,而對于咽喉和眼睛的攻擊均被其舞起的狼牙擋住。我一聲暗啐,媽的,這家伙半夜睡覺穿這么厚的重鎧甲啊,還真他媽的有病,但手上并未半分慢下來,如果讓其緩過手來,那我和血獅有很大的概率被砸成肉餅。攻堅不利,要是平常戰事,我必繞路遠走,與這樣橫蠻戰士的肉體交流,還是交給同樣狂暴的戰士來完成,但這家伙偏偏就攔在圣水晶的面前,現在倒是處在發動圣水晶的有效范圍內,但我只有眼睜睜干著急,立刻發動,百分百成功,但我未在圣水晶中心范圍內,冒然發動,挫骨揚灰肯定有我的份,我還沒高尚到要給這些狼人當陪葬的境界,唯有死命硬拼了。血獅對于我的拼死精神很是詫異,它現在所能做的是抵擋其余狼人的攻擊,否則加上它的戰力,倒是有沖破阻擋的可能,我未曾獸化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在獸化狀態下,我不能使用魔法力,而可惜的是唯一一張光系的魔法卷軸被我浪費在了當天保命大戰中了。裝甲獸戰士達文有些樂了,他好久沒碰上過戰力這么強勁的對手了,自入狐領以來,他所在的鐵狼軍團沒打過幾場硬仗,所做的就是屠殺,屠殺,再屠殺,殺得人都有些麻木了,雖然他并沒動手殺過一個人,但作為裝甲獸有數的天級戰士之一,每天光看狼人屠殺毫無反抗能力的狐人,就有些令人不爽了,戰斗才是獸人存在的意義,并不是屠殺,而雨季開始時,部隊轉入修整狀態,無所事是的氣氛更令其壓抑。如今部隊剛抵達安馬哥沒多久,就碰上不怕死襲營的,還真把他樂壞了。達文瞇著眼睛看著只有自己身高一半的幻獸騎士,連續十八擊在眨眼間完成,自己擋住的僅十三擊,五朵槍花叮在胸腹部,但要害并不在這里,而且重甲護身加上堅逾鋼甲的粗皮,根本就是毫發無損,對手動作雖然相當快,但力量上有所欠缺,獸人騎兵中還沒見過用槍這么快的。“你是誰?”達文一字一頓,隨著問話將手中的狼牙揮舞著重重砸下,問話并不影響其回氣攻擊。我不理迎頭砸下的狼牙,槍尖連點,目標是裝甲獸的兩眼和咽喉,剛才的攻擊告訴我,這位裝甲獸戰士的要害肯定是這兩處,否則這家伙也不會盡數護住肩部以上,對于我對胸腹的攻擊無動于衷。只要我的速度比他快,他就要被迫回防,但如果我的猜測錯誤,那只能企盼魔法盾能阻擋勢如千鈞重擊,否則被砸成肉餅的我,鐵定給對方早餐加菜了。達文一聲怒吼,被迫回棒防御,他雖然有信心在對手命中自己的時候砸扁對手,但自己也必定要害中招,非死即傷,以多打少,以命搏命那是傻瓜,獸人雖然愚笨,但卻并不全是傻的。若干年后,他才知道他當時的抉擇是多么的明智。血獅終扛不過后方及側翼無以計數的武器攻擊,騰身而起,數支暗箭勁射向血獅升空時暴露出的腹部,此時我的騎士長槍連擊裝甲獸戰士,而心念電轉,一心兩用,不計魔法力,風系攻擊魔法向下方狂瀉,暗箭數支被狂風卷得無影無蹤,而狼人戰士也爭相回避魔法攻擊的鋒芒。血獅前足再次落地時,我們已躍過了裝甲獸戰士,對于我不言不語的行徑,這位戰士憤慨到極點,這是無視他存在的無禮行為,是視榮譽重于生命的獸人所不能容忍的,他卻不知道,我受其斗氣壓迫,又要分心使用魔法,根本就說不出話來了。揮舞著狼牙,氣憤得嗷嗷直叫的達文眼前突然閃現出一道電光,但攻擊目標卻并不是自己,而是前方幻獸騎士邊上的大地,一個六芒星陣立刻閃現在電火花的四周,光芒突然向六芒星內一收,緊接著就是向外狂涌,一個接一個環狀光圈向外發散,隨著光芒的距離愈拉愈遠,威力卻越來越強。周圍一切幾乎在瞬間便被摧枯拉朽般催毀,四周全是被光芒灼黑的大地,而上面的建筑、狼人戰士、大營均無影無蹤,唯一完整的就是處于六芒星陣范圍內的寥寥數人。三名狼人戰士驚魂未定之時,死神已悄悄向他們靠近,我和血獅人獸分離,撲向三人,我撲向其中一人時,手中長槍一分為二,一虛一實標射而出,真正的目標是血獅撲向的那位,集中兩人之力的優勢,先殺一人。兩名狼人戰士受目標所惑,極力閃避,被長槍盯上的這位雖然盡力想躲開勢如閃電的長槍,但卻被其變化所累,長槍來到近前,竟然毫無理由地變直射為橫掃,長數米的笨重長槍根本令其毫無左右躲閃的空間,唯有向上躍起,但血獅與我心意相通,早知道結果一定如此,早上一步躍上半空,在那等著呢,狼戰士此舉無異送死。等血獅將躍上半空的狼戰撕成兩半時,我已標射至第三名狼戰身側,近戰武器雙手劍早已由儲物戒中取出,而自然系和水系輔助魔法相繼出手,全是不打招呼的陰招,等狼人戰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時,發覺劍已快臨身了,極力閃避下,卻發現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利劍從自己身上劃過,骨碌碌滾在地上的腦袋兩眼圓睜,死不冥目。被虛晃一槍的狼人戰士還是沒擺脫狼狽的境地,因為血獅的下個目標就是他,憑他一人之力,根本就沒打贏的機會,只是負隅頑抗,茍延殘喘罷了。達文心神回蕩之際,耳邊傳來連聲慘叫,終六神歸位,定睛一看,只見與自己一樣幸免于難的三位同胞已是兩死一傷,終再次暴發起心中的怒火。我眼中的裝甲獸本已身軀龐大,但好似突然間擴張一樣,再行大了一圈,殺氣撲面而來,令我有些窒息的感覺,我不禁暗凜,自從斗氣修為進入高階以來,很少有這樣的威脅壓迫感產生。達文身為裝甲獸戰士,因為天然條件限制,卻并不擁有獸化的能力,但高階的裝甲獸卻擁有與狂戰士一樣的能力,狂化,這是與獸化不完全相同的增加攻擊力的方法。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無論獸人的獸化,還是狂戰士的狂化,都是極端可怕的,而我,倒霉到極點的有殿下之稱的可憐魔法師,卻要承受這樣的虐待。我沒辦法進入獸化狀態,因為血騰祭司“建議”我非到萬不得已,還是靠自己能力為上,因為獸化的副作用對于獸人們顯現無疑,就是戰后極端的虛弱,但在我身上僅表現了一天的無力感,這是不符合借用獸神之力后的癥狀的,肯定有后遺癥什么的,等到哪天突然暴發,那才是致命的。我讓他說得全身發毛,所以在靜的安慰下,怕死的我下定決心非到面臨生死關頭絕不獸化。遠處突然開始陸續有人爬起來了,雖然不多,也就五六十人的樣子,但如果讓他們沖過來合圍的話,已足夠我死十回了,圣水晶在經歷了神殿防御戰的消耗后,儲存的光系魔法力如今并未恢復到全滿的狀態,不過,我有幻獸不是,我打不過,我逃,反正援軍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