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3 鏊兵落葉(上)

落葉平原,地處七色盟南疆,地形平坦狹長,與仄仁等五個國家交界,沃土千里,但戰事不絕,十室而有九空,空有天下糧倉之名,與天使森林、噬人沼澤、瓦倫丘陵共同構成七色盟七戰區之一——落葉平原戰區。……………………………………………………………………………
  各國吞并七色之心并未因其有所防范而熄滅,反而在約定的時間同時發動攻擊。
  入侵的軍隊來自三個方向,南面以仄仁帝國為主的聯軍五十萬兵壓落葉平原,東面則是二十萬的可蘭騎兵全線進入界河,另外北面近兩百艘的戰船駛入沿海戰區海域,離海岸線二十里按兵不動。
  幸虧邊城外的魔獸沒有異動,而三公國又答應繼續駐軍,橙、藍、紫三旗的四個騎兵軍團五萬余人,在得到三公國不撤軍消息的當天就離開了邊城戰區,不知所蹤。
  根據事先的部署,東線是以防御為主,綠旗軍第一軍團的牽制騷擾使得可蘭的本以機動性聞名天下的騎兵給養屢屢供應不上,而在好不容易抵達桑乾河東岸,又受制于天險,而唯有的三個渡江口都有重兵把守,當年以魔獸兩族橫蠻的戰力也打不開這三個缺口,可蘭騎兵被生生的壓制在桑乾河東,寸步難行。
  北部海域來攻的戰船在看到重兵把守的海岸線也唯有按兵不動了,他要是想航行到瓦倫河上,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在兩岸投石機、弩箭車的照顧之下相信有一半船只會沉到海底或江底,這還不算上七色盟近百艘停靠在海岸的戰船。而這些戰船的目的也只不過是牽制七色盟的兵力,那按兵不動絕對是最好的選擇了。
  決定性的戰役是在南線,七色盟黑、白、紅三旗二十萬迎敵仄仁等五國聯軍五十萬,而會戰所在地就是落葉平原,落葉平原人煙稀少,廣垠無邊的大地非常適合大規模軍團之間的爭戰,而歷次抗擊入侵,七色盟往往會選擇此處作為會戰場所,這樣的地方最能發揮機動作戰的優勢。
  偌大無比的落葉平原卻只有三處要塞,但這三處卻是入侵軍隊必須拔掉的釘子,如果你只是想虜掠一番就撤軍的話,那也無所謂,這幾個釘子只會對你的補給線造成一定的損害而已,只會對你的后防造成一定的威脅而已,而如果你想趨兵直擊七色盟都落虹的話,那對不起,你的補給線太長,受到的騷擾絕對會讓你受不了,而用這些“釘子戶”的話說就是: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地過,留下買路財。而你要是想把這幾個釘子一圍了事,那更對不起,糧草充足的“釘子戶”們絕對不會讓你干圍著的,一定時不時的搞點突圍、襲營啊什么的,不會讓你度過“寂寞”的日子,而拔掉這些釘子的代價就是人命,很多很多的人命。
  仄仁五國聯軍兵分五路橫掃落葉平原,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拔掉這三個釘子,而這五路聯軍相隔僅一天的路程,左右兩軍各十萬軍隊分攻兩處要塞,后軍五萬是保證補給線的,前軍十萬是作為攻擊前鋒部隊,進攻落葉平原最大的要塞落葉城,中軍十五萬居中策應。雖然七色盟集結的軍隊達二十萬,但三城守備軍隊就要占了一半,那每一路軍所要面對的最多只有十多萬的敵人,破不了敵,自保待援還是行的。而左右前三路軍,一旦哪一路軍遭遇到對方主力,就負責拖住對方,另兩路軍就可以全力進攻要塞,在要塞拿下后再增援已方部隊,
  中路軍則在確認消息后即刻往援。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要是你五十萬眾一路行來,人家才不會傻的和你決戰,只要切斷你的補給線,你這五十萬軍隊要幾天沒糧食吃,保證炸營了,那也不用打了。聯軍主帥泰米爾也是一臉的無奈,哪想的到入侵的消息會這么快就泄露,本來以五十萬軍隊打七色盟一個措手不及,那至少瓦倫河西除邊城外都可以輕松拿下了,如今卻要面對兩個在軍人而言,如同至高無上的神一樣的人物,還要加上一個氣卑鄙狡猾的無賴,加上接近七色盟總兵力一半的軍隊,讓他頭疼不已,如今兵分五路互相呼應,總不至于會打不過還不到自己兵力一半的對手吧。
  前軍遇敵的報告,讓泰米爾陷入迷茫之中,以他的想法,敵人會在左右兩路中,會先擇一路以優勢兵力吃掉,絕不會以前軍作為突破口的,因為前軍與中軍距離最近,快馬只要一個時辰就可以抵達,本來前軍與中軍再有一天就可以會合在落葉城下了,如今卻報前軍遇敵,難道對手棄堅城要塞不守,準備會戰嗎?搖了搖腦袋,下達命令:“全軍加快前進,兩個時辰之內與前軍會合。”
  雖然可以在一個時辰內趕到前軍遇敵之地,但在全速前行后,怎么有力氣進行戰斗呢,作為主帥的泰米爾閣下深悉此點,所以下達了兩個時辰到過戰場的命令。
  老謀深算的泰米爾絕對沒有想到他要救援的前軍,竟然在短短的兩個時辰之內就被打殘了,而對手僅付出了兩萬人的代價而已。在中軍某個師團第一個趕到戰場的時候,一片阿修羅地獄般的景象,七色盟的軍隊在視線范圍內退去,而不開眼的師團長竟然下達了追擊令,其結果是造成了該師團近九成的傷亡,令后期抵達的部隊在沒有集結的情況下不敢追擊。
  “前軍遭遇伏擊,傷亡七成,有沒有搞錯啊,這里是一望無際的平原,遭伏擊,這不是在說笑嗎?”泰米爾閣下在聽完前軍損失報告一刻鐘后,才從打擊中清醒過來。
  一臉黑灰的前軍參謀長剛才是裝死才在戰場上活下來的,此時的他仿若心有余悸地道:”是的,元帥閣下,我們在此處遭遇對方襲擊,前軍行至此處發現前面有敵蹤,是白旗軍的地行龍和重騎兵,他們一發現我們就展開了沖鋒,而我軍防御隨即展開,但敵人并不只是來自前方,左右兩邊均有戰騎出現,是魔族的速龍,我想應該是黑旗軍的速龍重騎兵,而最致命的卻是在地下,不知道是些什么人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埋在泥土里等著我們走到他們的上面才發動攻擊,而且是在騎兵沖擊將要到達的瞬間發動,使穩固防御線出現了幾處空檔,,輕易讓對方騎兵撕開了,在幾息之間防御線就支離破碎了,而這些人竟然能跳上沖鋒中的馬背或者穿到馬腹下以避免已方誤傷。我方部隊根本就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擊,一旦有哪處兵力集結準備打反擊,對方的騎士長槍、箭雨就到了,對方有個了不起的指揮官,我想應該是安吉利娜閣下。”提到安吉利娜,連敵對國的軍官也不得不尊稱為閣下的。
  “嗯,應該是敢死隊,沖鋒在前、撤退在后。沒想到真的有這樣一支部隊存在,唉以小小的損失就輕易打跨了近十萬人的部隊,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他們了。”泰米爾閣下在聽完這番話后喃喃自語,“以你估計這次敵方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