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三章秋帳春暖

此次的走火入魔讓我明白兩件事,一是血戰后最佳的回復方法就是就地修習,而不是像沒事人一樣一躺了事;另外一件就是最好的逃避方法是暈倒,而不是目瞪口呆地看著事件的發展,至少這樣會將事情的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中。靜和吉蘭并非無知婦孺,對于鮮血和污血還是懂得區分的,我噴出了血液鮮紅,一看而知并非污血,但看著噴出的血霧有如鋼珠直射而出,又聽到我的安慰之語,立刻明白過來,這是借血化氣的療傷方法,倒是把心暫時放下了,一對剛才還互相敵視的姐妹,終因這一個小插曲失去的較量之心。阿果在伊瑪爾的攙扶下,就地席坐,以恢復剛才助我療傷之時過量消耗的斗氣,而我卻是跌坐在地上,身下的木椅因剛才散發斗氣所累,已支離破碎,又將靜和吉蘭兩人嚇了一跳。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我從閉目修習中醒轉過來,帳內已空無一人,而帳外卻傳來了鼎沸聲,部隊開拔的聲音嘈雜,我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和木屑,邁步跨出了營帳。帳門外守衛著的近衛們倒也盡忠職守,警戒著外圍的狀況,而向遠處眺望,看到的是大隊的戰士向遠方行軍,倒也井然有序,看著現有營帳連營的規模,大約只有三萬人左右的部隊仍駐扎在原地。看到我掀帳而出,這隊守護的近衛隊長大喜過望,在致禮后立刻命人通知吉蘭,而我也在詢問后明白了軍隊的動向,沒想到我這次的修習時間竟然達到了三天,雖然三天沒吃沒喝,卻感受不到半點饑渴,而斗氣修為卻是再進一步,可能達到了高階的中上水準了,不過魔法倒是仍限制于瓶頸,難以寸進。兵分三路,靜和阿果等人率領死神軍團,蘭伊的虎族大軍,亞汗的熊族部隊開始清掃獅領與熊領的交界,這里駐扎著獅族的兩萬叛軍。阿年和小包分別擔當了后兩路軍隊的向導之責,至于給兩族的好處卻是不言而喻的。阿秀和阿熊身為客人,不好主動請戰,只得與莎琳娜公主窩在一邊,靜等某人的醒轉,而吉蘭卻是調兵遣將,將現有的部隊慢慢向邊境靠攏,以給三路大軍后續的支持,如今他們聽說我醒轉的好消息,立刻一窩蜂似的向中軍帳涌過來。聽到吉蘭和靜達成默契和平共處的消息后,我第一反應是有些錯愕,沒想到難題解決得這么輕松,享齊人之福而無后顧之憂,本來以我兒時的夢想,加上老媽的諄諄教誨,老爸的身體力行,左擁右抱這種事壓根沒想過,如果老媽知道我有兩位貌美如斯的老婆,不知道會不會雞蛋里挑骨頭,這可是與她平凡才是真的教誨背道而馳的。吉蘭和靜達成和解的那天,兩人談論最多的還是這樣一句話:“不知道到底喜歡他什么?”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看著對著我甜甜微笑著的吉蘭,我還是沒來由得一陣心跳加速,唉,可能這就是青春期的騷動吧?不過說真的,我還真有點佩服自己的“定力”了,靜和吉蘭的小手摸過,小嘴親過,但這最后一道防線我們卻始終未予逾越。看來今天晚上就能得償所愿吧。在我齷齪想法生成之時,阿秀的爆栗臨頭了:“你這臭小子,怎么老拿些玩意出來嚇唬人哪,再不快點入戰區,大家連口湯也沒的喝了。”此言一出,立刻引來留守西北軍及部分虎族將領的一致共鳴,我嘿嘿奸笑道:“你們這些家伙急個啥,邊界線上有多少好處可撈啊,笨?傳令各部,往獅領腹地強行軍,嘿嘿,魔族的那條補給線應該有不少油水的。”一聽到有油水可撈,帳內立刻沸騰了,各位統領立刻傳令下去,做好全軍開拔前的準備,除了靜等人三路大軍帶走的六萬人以外,我所在的中軍人數達到了五萬,由兩部分組成,狐族西北軍兩萬人,虎族第七悍衛軍團三萬人,都是機動性超強的輕騎兵,一日一夜間就能奔襲數百里外的魔族補給線。全軍動員令同時下達,除了必要的食物,拋棄一切笨重物資,我們是什么人哪,強盜,強盜靠什么吃飯,搶劫。時已近晚,又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比如協調作戰部署、行軍策略等等,所以我將出發時間定在了第二天清晨,當然也有我的私心在里面,在一切處置妥當后,我屁顛屁顛地溜到了吉蘭的睡帳前,剛揭開帳簾一角,就聽到怒斥的聲音:“哪個王八羔子敢亂闖?”我一聽,壞了,夢想瞬間破滅,伊瑪爾這丫頭怎么也在這呢,天亡我也,果不其然,伊瑪爾看清愣在當地的我時,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說吉蘭姐姐怎么今天推三阻四,不讓我與你一起睡呢?原來是和星小子幽會哪,呵呵,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這丫頭拿這樣的話擠兌吉蘭,她不害羞才怪呢,畢竟是黃花大閨女嘛,果然,吉蘭臉漲得通紅,連耳根也像被火燒一樣,啐道:“你這死丫頭,誰和他幽會了,你來干嘛啊?”“死丫頭片子,哪天不要讓我看到你和阿果親熱,哼哼。”我毫不理會吉蘭的詢問,看我一臉的郁悶樣,傻瓜也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了。“嘻嘻,我和我們家果兒可不怕你。”話雖然說得漂亮,但伊瑪爾已開始閃人了,嘴里依然不饒人,“你們晚上輕點,這里好多人的,嘻嘻。”帶著一臉的壞笑和銀鈴般清脆的笑聲,伊瑪爾一溜煙跑遠了,只留下我和尷尬中的吉蘭面面相覷。我三下五除二,將帳門從里面拉死,除非有人破開帳篷而入,否則休想進來,而外面的巡衛早讓我轟到數十米外去了。看著壞笑中的我,吉蘭擺弄著衣角,血紅的臉開始慢慢褪色,但仍如涂過胭脂一樣,嬌羞無限,嫵媚動人。寂夜無聲,嬌喘連連,秋夜風寒,但營帳內卻是處處春意,在我和吉蘭合二為一的瞬間,幸福的感覺籠罩著我們兩人,我知道從這刻起,我身上就多了責任和負擔,但這樣甜蜜的責任和負責,我卻希望伴隨我一生。當天地重歸寧靜,云雨過后的吉蘭慵懶地躺在我的臂彎,發梢輕劃過我的胸膛,突然將我的另一只手臂抱住,貝齒重重地咬在了我的胳膊上,頓時血肉模糊,一排齒印深深鐫刻在我手臂上,在我一聲痛呼中,吉蘭嬌笑著道:“這是我們紅狐的傳統,現在我已嘗過你的鮮血了,從今以后,我就你的妻子了。”我一聲悶哼,苦笑道:“好變態的傳統啊?我靠。”迎來的只是笑得更歡的吉蘭連串的笑聲。黎明破曉之時,我和吉蘭連番激戰后睡意正濃,帳外突然傳來了咦聲,一把好聽的聲音響起:“這死色狼,還真干得出來。”不是伊瑪爾還有誰。阿秀的聲音也適時傳來:“我說怎么星少昨晚沒回營帳呢,原來是溜這偷香竊玉來了。”頓時嘻嘻哈哈一片。被吵醒的吉蘭臉頓時漲紅若涂脂,一腳就將我踢出了被窩,恨聲道:“都是你不好。”我穿好衣服,一臉無辜狀道:“也不知昨晚誰叫得這么開心。”在吉蘭的飛腳光臨我屁股前,我已拉開帳門,大笑著跑了出去。世界真是美好。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