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四章重見鷹旗

秋風肅殺,大草原上,到處是枯黃的敗草,在收獲的季節過后,獅領內又起兵戈,十多萬各族的獸人叫囂著殺光搶光燒光的口號,開始對獅領的叛軍領地發起攻擊,而同時,一支數萬人的輕騎兵卻如風卷殘云般刺向著魔族的補給線。從魔族清云領地到獅狐邊界長達數千里的漫長補給線上,本就有著無數獅族的游擊反抗力量,他們的忽分忽合,神出鬼沒令沿途護送的魔族清云部漫云軍團不堪其擾,近三萬的清剿護送部隊基本上收效甚微,不過好在一月一次的往返押送任務還是順利地完成下來了,倒是押送少量物資的補給隊多次受到毀滅性攻擊,這也是漫云軍團接手保護職責的原因所在。對于魔族的集群式押送,獅族的孤膽英雄們只能望洋興嘆了,三萬的護送部隊雖然自身也損耗了不計其數的物資,但比起二十萬處于狐獅邊境嗷嗷待哺的中央軍團來說,這點犧牲還是值得的。但好景也沒長多久,漫長的押送線還是經歷兵火的洗禮,羅蘭歷七五三年的殘秋,押送中的漫云軍團受到了來自異領的騎兵突襲。漫云軍團,建制騎兵一萬,步兵兩萬,是魔族清云部落的五個主力軍團之一,以防御反擊見長,有堅壁鐵盾之稱,統領金漫云,皇族后裔,智勇雙全。糧食物資等的押送對于他們來說,實是大材小用了,但在對狐族的戰爭,清云部本就占據絕對優勢,根本無懼狐人的反攻,所以補給這關系到遠征軍存亡的大事就落在了漫云身上。小股獅族游擊力量的頻繁騷擾性攻擊在金漫云多次設計誘殲下已日漸式微,但令他很是不快的卻是那支飄忽不定的血色鷹旗,雖然那支部隊的一部曾被自己出色的計謀圍剿了,但后期的數次交手卻讓他明白了,那只不過是血色鷹旗里的雜牌軍,真正的精英部隊并未讓占盡兵力優勢的自己占到什么便宜,而根據圍清云、箭云兩位清剿軍團長的消息傳遞,他們也將對手納入大包圍圈,但很不幸,總被對手突圍而出。三天前的反偷襲,漫云損失了數百位擅戰的勇士,而對手竟然變態到只留下七具尸體,并不是對方只死了七個人而已,而是尸體爆裂,這些變態的家伙戰死前竟然采用自我爆裂的手段,以自己的血肉作為最后的攻擊武器,這樣殘狠的手段也只有變態家伙才想得到用,但實實在在讓己方的傷亡成倍增長。金漫云實在想不出對付這種自殺性攻擊的好方法,對手連命也不要了,根本就是發動圣戰的架式,己方士兵都有些畏首畏尾了,根本放不開手腳,只能遠遠用弓箭襲殺,效果差無可差。物資補給的隊伍長達數公里,而前后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押運士兵,外圍視力可及范圍內還有騎兵巡邏,更外圍則是潛行的斥候,但即便這樣,金漫云的心情還是不能寧靜片刻,血色鷹旗雖然難以對付,但他們要想討多大的便宜也是沒門,可是他感覺到氣氛越來越壓抑,即便強勁的秋風也吹不走這份心頭的煩燥,這不是什么好兆頭。在離補給車隊數公里外的山峰上,我俯視著被團團鐵刺包圍著的肥肉,對著站在身邊的阿秀感慨道:“好大一塊肥肉啊。”阿秀報以同樣的感慨:“是啊。挺誘人的。”阿熊卻在背后直截了當地道:“小星,準備怎么搶哪?我打前鋒。”我和阿秀呵呵笑了起來,這死阿熊還是這付德行,有人出主意,他絕對不動半點腦筋,難怪安吉爾阿姨給他的評價是比我還要懶,真知卓見哪!此時,哈姆氣喘吁吁跑上山來,甕聲甕氣地報告道:“殿下,側翼發現數百獅人,已被我們包圍了,他們要求見您。”哈姆是悍衛軍團的軍團長,這家伙不派傳令兵上來,卻親自跑一趟,肯定是邀功來了。我拍拍他肩膀,目視他有些微微隆起的腹部,微笑道:“哈姆閣下,您該好好煅練一下了。”我遠遠地看著被虎人團團圍住的部隊,怎么看也不像是被包圍的,好像被包圍的是虎族戰士,而正中心那面旗幟卻是我再也熟悉不過的,金色的鷹旗,獅族的戰旗,而金鷹的四周全是血一樣的紅,這不正是我當初用血染成的血色鷹旗嗎?虎族戰士讓開一條道路,好讓我們進入,雖然以數千人包圍對方,可卻也不敢靠近,別瞧這些獅族戰士一臉菜色,但一看就是神志堅毅之輩,加上身上散發出的血腥氣味實在讓人有些受不了。我給自己加持了疾風術,幾乎以最快速度掠進包圍圈內。格蘭帕斜眼瞧著包圍自己的虎族部隊,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虎人怎么會在離邊境線數百里的獅領腹地出現呢?這是所有獅人心中的疑慮,要不是他們一心注意著魔族的補給隊,怎么會一頭扎進包圍圈。卻不料這里方圓十多里全在虎族控制范圍內,他們已是進入內圍腹地了。待看到腳不沾地,如風而至的少年時,格蘭帕不禁大喜過望,也飛撲迎了上去,在我和老帕兩人互相摟抱在一起時,被包圍著的血色鷹旗的數百人中,有過半數的人已單膝跪地,行禮致敬,部分人更是熱淚盈眶,在經歷了半年多的苦難之后,終于能見到老上級的安然回轉,誰也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沒跪下的基本上都是加入血色鷹旗不久的新鮮血液,他們雖然也經歷了幾場惡仗狠仗,也過著茹毛飲血,餐風露宿的生活,但他們對于血色鷹旗的創始人只是景仰而已,并未真見過其人,況且看上去這么不起眼的年青小伙,怎么也不可能與“惡”名昭著的血色鷹旗最高統領掛上鉤的。氣喘如牛的哈姆在經歷了上下山兩趟狂奔后,已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看到“談判”的結果是這樣,他不禁大失所望,還以為有功勞可得,看這場面百分百是自家人,揮揮手示意戰士們各歸崗位了。我和老帕把分手后的相關經歷簡要互述一遍后,我不禁暗暗慶幸,幸虧他們遇上的不是阿秀帶來的那些魔族戰士,否則肯定是一場互殘,獅族的戰士們現在見到魔族的第一反應就是抽刀砍人。血色鷹旗比起當日我離開之時,又壯大了不少,但可惜的是數位高階軍官在一次突圍戰中不幸以身殉職了,其中包括艾斯、達姆士和赤爾赫三人,組建的七個建制軍雖然保留依昔,但凝云、閃云兩軍均曾遭受毀滅性重創,其余各軍也有所損失,當年建制的七個軍五千余人,如今也僅是六成而已,現在各軍的擴張,全靠收攏獅族各地游勇,人員的參差不齊也造成了戰斗力的不足。格蘭帕所部閃電一軍,三日前剛夜襲了魔族的漫云軍團,雖然誤入對方布下的陷阱,但憑籍著戰士們前仆后繼式的自我暴裂犧牲攻擊,硬生生地在包圍圈中擠出一條生路來,而不甘心失利的老帕他們也并沒放棄繼續攻擊的意愿,一路遠綴著魔族軍團,想乘其松懈之時發動偷襲,但沒想到的是竟然與我相逢了。從老帕的嘴里,我明白眼前這支魔族軍隊給血色鷹旗帶來的近千五的傷亡,對我來說血債血償是天經地義的,現在我手上籌碼多多,不將這漫云軍團打跨打殘,怎么對的起死難的兄弟,至于那些補給,權當利息吧,至于要怎么撕開漫云的鐵桶式的防御,我心中卻早有定計。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