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五章復仇之戰(下)

漫云的鐵盾之名并非虛有,金漫云冷冷一笑,傲然自語道:“哼,小看我漫云的防御能力實是愚蠢之舉。”他如此狂傲,并非自負,歷史戰績擺在那里,曾于曠野上承受數倍于己之敵圍攻,導致對方失意而回,曾憑血肉之軀硬擋住人族最強悍的兵種--地行龍軍團的正面沖鋒,而使會戰取得決定性勝利。而虎族悍衛軍團的三千重騎兵就是沖鋒這樣的堅壁,矛鋒盾堅的考驗擺在兩軍的面前,到底是悍衛的矛利還是漫云的盾堅呢?只要兩軍交接,結果就擺在眼前。但考驗矛利盾堅的戰斗卻沒有打響,悍衛軍團重騎兵如前面那一萬輕騎一樣,在陣前劃過一道弧線,向著補給隊的陣尾沖了過去,他們的目的是那馳援后陣的魔族四千騎兵。金漫云冷笑中的臉明顯一滯,轉為苦笑,沒想到對方聲勢浩大的沖鋒又是一個幌子而已,目的仍是襲擊后陣。此時后方的局勢呈奇特的現象,兩軍一層夾著一層,中間的部隊都要承受兩面夾擊的危險,但漫云所承受的壓力可能更大些,因為在后陣總共六千的騎兵,卻要承受近萬虎族騎兵的兩面夾擊,而且其中還有三千的重甲騎兵。漫云中軍放出了撤退的信號彈,后陣清一色的輕騎,在草原上如果只是想著逃跑的話,的確沒人能攔的住,當然擺脫撤回時的損失在所難免,但總好過被對方重騎兵屠殺吧。和信號彈同一時間出現的跟在重騎兵后面的西北軍輕裝騎兵,他們是驅趕著被圍在中間的近萬匹空乘速龍,在這些速龍的尾巴上綁著的是野草編織的辮子。后半圓內,西北軍開始散開來了,每人手上都持著火把樣的東西,呈半圓形將速龍圍在當中,一聲令下,前半圓的戰士們開始快速向漫云軍團靠近,而后半圓仍是緩慢地驅趕著速龍前進,在前方戰士開始劃過漫云軍團中軍遠端時,我發出了攻擊的命令。所有的后半圓戰士幾乎同時點燃了手中的火把,并從前到后依次點燃了速龍身上的辮子。漫云中軍所看到的情景極具震憾效果,只見對方騎兵沿著兩翼平行劃過,像一道閘門開啟一樣,而放出來的卻是奔騰如飛的速龍,以空乘戰騎沖擊敵陣的先例也不是沒有,但大多是在晚上進行偷營攻擊之用,極少有人會在大白天發動。漫云開始樹起了矛林槍墻盾陣,以阻擋戰騎的沖鋒,他們以為這些戰騎是在敵方驅趕下,作為首波攻擊的炮灰之用,但很快,他們領教了暴怒狀態的速龍的威力,即便是瀕死,這些戰騎的沖鋒線路仍不改變,死亡中的速龍仍能借沖力在盾墻上沖開一道口子。我著看著呈直線沖鋒的速龍,微笑不語,火自古以來就被獸類畏懼,火燒尾巴下的速龍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逃跑了吧,可惜了這些絕好的戰騎了,要不是漫云威名擺在那,我也不想使用這種有傷天和的作戰方式,當時阿秀不忍勸諫時,我也冷冷拒絕了,因為我曾說過,為了自由生存,犧牲是難免的,即便是神阻,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殺過去。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隨著速龍的不斷沖擊,漫云軍團的中軍開始呈現不支的狀態,防御線被撞得支離破碎,缺口由小到大地擴展開來,金漫云也是束手無策了,前面交鋒處已混亂成團,唯有命令后軍避讓一旁,在這樣的情況下,已是回天無力了,唯有看看能糾集多少部隊逃過此難。但跟在速龍后面的西北軍輕騎怎么可能放過擴大戰果的機會,他們卷在速龍之后飛撲而上,只要中軍完蛋,漫云就別想有扳回來的機會。兩萬騎兵是對方人數的兩倍,在沒有形成有效防御線前,根本就是肆意屠殺對方。雖然漫云戰士的防御能力是卓絕的,但他們如今差不多是各自為戰,不可能同時應付四面而來的彎刀,剛擋住前面一刀,左面的斜僻已將他的腦袋削下來了,而部分抱成團的漫云戰士卻也團團圍住,西北軍遠射近砍,無所不用其極,也很快將他們淹沒在人海中。近兩千的中軍和后軍在金漫云的指揮下,有幸逃過了速龍的襲擊,并抱成圓陣,不斷吸納殘兵,西北軍急切之下也不能沖破他們的防御。我此時已坐在血獅之上升空了,這樣的大型戰事,縱觀全局非常有必要,如今我手上的后備隊也不多,僅有一千的重騎兵和兩千輕騎兵,好鋼當然要用在刀刃上。西北軍在指揮旗的指引下,放棄了對抱成團的漫云軍團的圍攻,只留下四千人繼續遠遠圍戰,其余人進入追殺之中,十多支以千人為單位的西北軍盡顯輕騎兵的優勢,盡情收割著戰果。兵力占據絕對優勢,盡可能減少己方傷亡才是用兵之道。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各個擊破,中軍戰局大體已定,除了敵中軍一旅仍負隅頑抗外,中央軍幾無抵抗能力,而我軍傷亡輕微,金漫云百忙中并未曾下達集結命令,五千負責押運補給的軍隊只是做著無用的掙扎,根本無關痛癢,如今也差不多被屠戳殆盡了,后軍我方占據絕對優勢,無論兵力兵種上還是戰略布局上都沒給對方留下太多空間,只要防止他們與中央殘旅的會合,覆沒只是遲早,倒是前軍,敵人仍有六千左右的勁旅,而我方部隊在沖亂敵前陣后,也僅與其相當。本來按常理,應該先行增援前軍,一舉破敵,但集中優勢兵力的作用在哪,就是以最多打最少,敵中軍被團團包圍,就地頑抗,根本沒有逃跑的可能,又是主力,戰力超卓,所以我下達的命令是七千的西北軍和留守的后備軍三千人全體出動,向后橫掃,力爭圍殲后陣敵軍。后軍中,被夾面包一樣層層包夾的漫云軍并不好過,兩旅八千人被分夾在一萬虎族大軍之中,其中還有三千戰力強橫的重騎兵,而在中軍撤退指令下達后,這兩旅開始想方設法押脫敵軍包夾,當然難度可想而知。在付出相當的代價兵,漫云后路近五千的輕騎得以脫離戰場,而負責斷后的部隊已被團團圍住,兇多吉少,三千重騎追著漫云的尾巴沖鋒而來,不過卻有愈拉愈遠之勢,就在這兩旅騎兵遠遠繞了一個圈子會合后,準備向中軍靠攏之時,西北軍大軍壓境了,剛沖亂漫云后陣步兵群的西北軍并未殺過癮,血紅著眼睛嗷嗷撲上來了。令人頭疼的戰利品搶奪場面并沒有出現,因為自上而下所得到的嚴令就是統一分配,自行撿拾者殺無赦。西北軍戰士在收到這個命令的同時也接到了另一個命令,驅騎沖陣,拒不執行的兩位千長被當場吹了腦袋,飛濺的鮮血將近處的死神軍旗骷髏旗渲染得更加恐怖,但就是因為這樣,也使后續的命令執行起來沒半點打折。前路本來擔心敵軍回援及時,好在有阿秀、阿熊兩人請命,率魔族使團的精英戰士相阻,有他們調伏使絆,必能牽制敵軍的回援速度。沒有后顧之憂,我親自率領下的后備軍如猛虎下山,會合西北軍撲向了漫云后軍,正好與漫云逃離夾擊圈的兩旅輕騎面對面地碰撞在一起。一頭撞上利矛的鐵壁,根本來不及使用自己擅長的防御手段,其實也根本使不出來,本來要協同步兵設置的防御線,在缺少步兵的重型裝甲盾的情況下,也沒多少防御效果,雖然漫云的戰斗力不錯,但比起人數占優,戰力毫不遜色的獸人來,還是難以抵擋,而后路也被趕到的虎族戰士合圍上了。我當然明白困獸猶斗的道理,立即示意對方白旗納降,否則格殺,漫云后軍左突右闖,費盡氣力也是沒能沖出包圍,畢竟人數僅為對方的三成,逃不脫之下要么戰死,要么投降了。不是笨蛋的一般都選擇了投降,不降者均被砍成了碎片。獸人遠征軍多了三千的魔族清云部俘虜。解除漫云后軍的武裝后,我留下足夠的虎族戰士看守俘虜,立刻集結全部兵力,分兩路繞過中路,襲向漫云前軍,要不是補給車隊太長,使漫云兵力難以集結,這戰斗不可能進行得如此輕松。前軍騎兵和兩翼增援的四千騎兵在老帕的吸引下,逐漸遠離本陣,而前軍的步兵還沒回過神來,虎族的輕騎兵由后殺到,將本就混亂的步兵方陣撞得破碎不堪,此時漫云中軍及時下達了向中軍靠攏的信號,追向老帕的騎兵立刻回轉,可阿秀所率的魔族護衛軍從左翼殺到,老帕的血色鷹旗閃電軍也回身急攻,配合虎族悍衛軍團的輕騎,將漫云處于前軍的騎兵牢牢牽制住了。雙方的對攻戰打得如火如涂,死傷不小,因漫云配合熟練,而阿秀、老帕他們臨時合軍,雖單兵戰力明顯高過對方,但缺少相應的配合,倒也斗得半斤八兩。兩股特大旋風卷向前路戰場時,幾乎所有的漫云騎士都絕望了,這兩旅騎兵無論數量上和質量上,都是如今所剩漫云騎兵的一倍,而且還有重騎兵的身影,鏊戰至此時,漫云和聯軍都有近兩千的傷亡了,這仗也法打了,戰力相當,一對五,和送死有什么區別。但魔族也不是全沒有骨氣之輩,這前路魔軍竟然在壓力面前激起了死命抗爭的魔性,寧死不降,為了不損耗戰力,我下令遠攻襲殺,近一萬人圍著兩千余人不停地射箭,投擲標槍,等對方最后一名戰士倒在血泊里時,箭羽和標槍幾乎插滿了剛才魔族騎兵所站之地,那面鑲金線的金盾旗在風中飄揚,預示著魔族清云的一個主力軍團已遭滅頂之災。此時,只有中軍被圍著的兩千多漫云精銳戰士尚在頑抗,本來以標槍和羽箭并用,也能慢慢消磨對方人手,因為漫云中軍圍圓陣,四周已立起了厚重的塔盾,上方也有騎士盾覆蓋,標槍羽箭殺傷力并不大,但我卻并不著急,因為我發現在補給車隊發現了攻城利器,攻城弩,這可能是清云支援前方軍團攻擊狐人所用的,現在卻正好用在他們自己身上。金漫云目視遠方,一縷哀思油然而生,看來今天是要戰死在這異鄉了,戰士最好的歸宿就是戰死于戰場之上,但他卻不甘心,他真的想見見這未曾謀面的敵方的指揮官哪,出類拔萃的攻擊策略,竟層層疊疊布置了如此多的攻擊波,而在己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殺招閃現,自己也不是沒小心察看過敵情,但了望的幻獸騎士報告消息的時候,自己已無力回天了。幻獸騎士被空乘速龍身上的草人所騙了。在金漫云思緒極端混亂之時,邊上的參謀報告敵軍開始向外圍移動,金漫云舉目望去,對方的包圍圈仍是緊密如昔,但卻層層向后撤離,這又是玩什么花樣呢?擴大包圍圈等同于犧牲了包圍圈的厚實程度,利于己方突圍,但等他看到“原因”時,他的心徹底的冷了。數十架攻城弩閃著寒光直指漫云僅余的殘軍,這些威力巨大的攻城利器,拋射時能牢牢釘在兩三百米外的堅硬城墻之上,入石三分,這也是聯軍擴大包圍圈的原因,即便這樣,包圍圈也只擴大到離對方百米的距離,否則人手就不夠了,所有的弩手被下令只能采用最低級的攻擊,攻城弩有高中低三檔攻擊設置,分別是弩機拉起的弓弦月滿程度不同。漫云的戰士和金漫云一樣,打腳跟冷上心頭,以血肉之軀硬擋攻城弩的直線攻擊,開玩笑,這和時下流行的射鳥游戲何其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