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七章暴龍重騎

地面被不知名的騎兵部隊震得顫抖不已,不知道是什么部隊有這么大的手筆,清一色的暴龍,這可是重騎兵中的皇者,要不是這段日子我再三強調軍令,可能現在兩萬騎兵早就炸開窩了。后陣撤回的騎兵已在我們身后遠處列陣,這是出于戰略考慮,騎兵軍團間的間隔,有利于騎兵的沖鋒作戰,而吉蘭飛快地馳向了中軍。聽完吉蘭的報告,我差點沒跳起來:“什么?沒有抵抗就放棄了近三成的戰利品,有沒有搞錯啊?”軍陣之上,可沒半點情面可講,這是我事先和吉蘭約定好的。吉蘭垂頭不語,一臉的委屈,而抖動一臉的肥肉虎族統領哈姆卻是面現憂色,替吉蘭解圍道:“殿下,這不能怪吉蘭小姐,你看這些戰士,清一色的暴龍重騎,身材也明顯比我們強壯高大,這可是獸族中有無冕之王稱謂的俄勒芬象族。”俄勒芬象族和暴龍重騎,我均在獸志上看到過,象族,當年曾一統獸族,成為羅蘭大陸的半個主人,因為數百年前受瘟疫所困,差點滅族,失去了爭霸羅蘭的實力,舉族遠遷至羅蘭大陸邊緣地帶掙扎求存,如今想來已恢復元氣,再度介入到獸領中央領地的爭奪戰中來了;暴龍,攻擊力和防御能力均大大強于普遍裝備的重騎怒龍,但因為生性暴燥,馴養不易,羅蘭很少存在成規模的重騎兵建制,但眼前的象人卻做到了人手一騎,光是眼前耀武揚威的數千騎兵,就足以抵得上數個萬人隊的普通騎兵了,這樣的部隊,的確不是區區五千騎兵就可以抵抗的,吉蘭手上那點兵力,可能還不夠對方打一個沖鋒的吧。我以略帶歉意的眼神看著吉蘭道:“對不起了,吉蘭,我不知道他們是象族的重騎兵,這的確不是你手上那點兵力可以阻擋的。”吉蘭眉頭未展,卻回以微笑道:“我倒是不介意你說的,可怎么才能擺脫這些強橫的家伙呢?”這幾乎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正自竊竊私語之時,對方軍陣中突然沖出三騎來,一股氣勢卻是壓迫而來,遠看還不怎么樣,近處一看,比身材最為魁梧的熊人還大上一號,加上騎在暴龍身上,竟有我們騎兵的兩倍大小,只有狼族的裝甲獸戰士可堪比擬。吉蘭低呼一聲:“該不會是談判吧?”對方在我方軍陣前兩百米處停下前行的腳步,這正是弓箭最大化攻擊的外圍,當先之人朗聲道:“前方可是狐人兄弟,恁地客氣,連戰利品也不要了。”我低罵一聲,客氣個鳥,你們殺氣騰騰沖過來,既不亮番也不派使,安全起見,當然是閃人了。我策騎迎了上去,談話當然要注重禮儀,阿秀和阿果跟在了我左右。本來阿熊也要上去的,但被我攔下了,陣前談叛自有其規矩,對方三人,如果己方出的人數多那是怯戰,人數少那是輕視。而我點阿秀和阿果兩人也有道理,以阿秀的箭術和武技,遠攻近戰都不怕吃虧,阿果則是獅人,這是他們獅族的一畝三分地,說話要有底氣的多,而且以他的武學修行,即便對方是天空級的騎士,單挑也沒什么問題。忘了說一件事,談判中很重要也是很有機率發生的一件事就是陣前單挑,敵我兩兩捉對,憑自身實力單挑,這是處置糾紛的最佳方法。對方如果沒有敵意,而我們想要回那些戰利品的話,單挑解決的概率就會很高了。我皮笑肉不笑地道:“俄勒芬象人重新崛起,這真是我獸人的大好消息,只是不知會一聲就踏入獅領,算不算是挑釁行為呢?”領頭的象人騎士微一錯愕沒有發聲,而邊上的佩戴千長標志的象人重重捋了下頜下虎須,一聲冷哼,接過話頭:“無知小兒,你們狐人和虎人踏入獅領倒是有知會一聲嗎?”“您這話就錯了,他們可是應邀前來助我獅族的。”瞧在這家伙一臉胡子的份上,我還是保持相當的客氣(其實說穿了還不是人家實力強,不得不低頭)。那大胡子不屑一顧狀,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道:“狐子野心,話倒說的漂亮,獅族蒙難已近九個月了,即便烏龜也早爬到了,救援,還不是想分一杯羹。”“難關險阻,當然沒你們爬的快了。”我原句奉還。領頭象人重重地咳了聲,道:“利不達,夠了。”待大胡子住嘴之后,他才繼續道:“閣下果然好口才,只是你剛才說的他們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是獅人?”“獅人談不上,只是因逢際會,成為獅族的一員而已。”我語氣淡定。阿果在領頭象人目光轉向他之時,微笑點頭示意。我對象族的了解只不過是人族所撰寫的獸志中所描述的,阿果卻是對象族知根知底。俄勒芬象人有獸族中的貴族保衛者之稱,當勢之時,無論哪一族加冕獸王,都會將其倚為左右手,而象族雖傲慢卻毫無稱霸野心,盡力輔佐獸王族,象族唯一一次加冕是熊虎兩族因爭霸而兩敗懼傷,獸族各部均諳弱,又有外族入侵,象人才不得不坐上了王者之位,但不僅后就因瘟疫而放棄了繼續統率獸族,轉而遠行,對于獸人來說,這是相當大的損失,歷次對古蘭的征服戰中,對人族的重騎兵之時,因缺少了獸族的最強兵種之一象族重騎兵而吃虧不小。阿果突然瞥到了領頭象人胸襟前的金橡葉標志,不禁哦出了聲,金色代表的可是皇族,象族的皇族標志也正好是金橡葉。我這第一號談判代表立刻被阿果無視了,他策騎上前一步,拱手行禮道:“象皇族重臨中央領地,是我獸族之耀。”領頭象人坦然受禮,好似阿果此舉是應該一般。接下來就是阿果以獸語與象人交談,我是聽的云里霧里,反正也不怕阿果把我賣了,由得他說鳥語了,我自顧和阿秀交談起來,無非是偷襲這三人有幾成把握,該如何出招確保必勝之類的損招。通過阿果和象人的交流后,雙方好似達成了什么協議一般,三位象人欠身行禮后,就調轉暴龍馳回本陣,留下一臉笑意的阿果和不知所謂的我跟阿秀,這和剛才的傲慢形成鮮明的對比。我和阿秀如同呆頭鵝般聽著阿果的解說,也不禁笑了,沒想到與象人再次出山的目的竟然是這樣的,那三成戰利品倒也扔得值得。五萬象族暴龍重騎兵,幾乎是象族現存兵力的八成,傾巢而出的目的竟然是數百年前象族大咒師亞當的十六字預言:“亂勢并生,暗夜東來,回天之力,死神降世”。我聽著這怎么好像在說我似的,天上掉這么大一餡餅,還真讓我驚訝的嘴也合不攏了,暴龍騎兵,光是擺那做做樣子,估計都有相當大的威懾力,看他們在遠處來回折騰,倒也有模有樣,只是不恤戰力的示威之舉實在沒什么必要。我倒是不擔心阿果將我夸得天上有人間無的,只是這家伙好說不說,竟然將我魔武雙xiu,能喝會吃的“小秘密”泄露出去,象族不好勇斗狠,卻最崇尚豪飲之士,看來一場酒桌上的“切磋”是免不了了,一會非得找幾個能喝的湊數,否則熱情的象人光憑車輪戰就能將你喝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