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八章未來女婿

突然衍生出的強援,大大增強了獸族聯軍的實力,對于我來說,突然成為暴發戶,并不能讓我失去所謂的理智,怎能不好好利用,十五萬聯軍以車輾螳臂之勢,橫掃蘭花河北廣垠的大地,有象族的暴龍重騎兵存在,我是大大休息了下被過分壓窄的腦神經,好好回復一下當日陣前斗酒所受的“肉體”傷害。從來沒見過有人喝酒如同象人一樣,不以杯、壺計,而是以壇計算,整壇一掄,往嗓子眼里灌的,喝酒喝到這份上,我是自愧弗如,但好歹我也是聯軍的最高統領,怎么能不給新加盟的盟友面子呢,硬著頭皮灌下去一壇,已是頭暈眼花,天眩地轉了,只能強行斗氣,壓制住上沖腦部的酒意,奮起余勇,再下一壇,人已是毫無懸念地溜到桌底下去了,惹起一片哄笑聲,真他媽臉丟大了。想想都后怕,醉酒當晚的嘔吐差點讓我連腸子都吐出來了,眼睛綠油油的好不嚇人,吉蘭是把我扶到帳篷就開溜了,可憐我腿軟腳軟,四肢乏力,可惜了大好的借酒行兇的機會。靜等人率軍與我們會師后,聯軍開始橫掃整個獅領了,七戰七捷,將葛爾拉斯和漢斯等人的叛軍趕的到處鼠竄,未來丈母娘阿骨朵拉之圍算是徹底解除了,連續的勝利造成的結果是皆大歡喜,獅人光復了領土,而聯軍得到了實惠,在戰利品的分配上總是占了大頭的。自打靜出生后,阿骨朵拉和靜這對母女還沒分開過這么長的時間,以阿骨朵拉的咒罵聲可以明晰其心中的憤怒,葛爾拉斯和漢斯等人的祖宗十八代被輪流問候個遍,而對于他們的女性長輩更被咒得體無完膚,估計現在正氣得想從棺材里爬出來呢。見識到阿骨朵拉的氣勢,我背個身就想溜,不料卻被靜叫住了,抱著丑女婿總要見丈母娘的悲壯氣氛,我毅然決然地苦笑著倒退回了靜的旁邊。誠惶誠恐地拿眼溜著阿骨朵拉,幸虧阿骨顏、皮耶羅這些家伙還真夠朋友,三言兩語的往我臉上貼金,阿骨朵拉臉沒拉下來,不過批評之語倒是不少,像什么“骨瘦如材”了(大姐,我這身材在俺們那疙瘩也算個中等)、“營養不良”(俺臉上那是泥,這是防曬用的,誰讓羅蘭的秋日這么變態)、“缺少煅練”(大姐,俺是魔法師好不了,一般的魔法師與俺比起來,肌肉可差太多了)的評語著實讓我郁悶了一回。好在我臉皮夠厚,一聲丈母娘閣下立刻讓阿骨朵拉閉上了嘴巴,但隨即就O成了圓形,一臉的不可置信,幸虧靜害羞之下一腳跺了過來,嬌嗔道:“誰同意嫁你了?”才解了此圍。阿骨朵拉對我上瞧下瞧,左看右看后發出了一聲感慨:“小伙子還是有一項特長的。”在眾人不解的眼神中繼續道:“臉皮夠厚,我喜歡。”摔倒一片。隨著靜介紹聯軍的各位統領時,阿骨朵拉才真正正眼瞧我,聯軍統領并不是虛職,橫掃獅領的數次大戰或多或少有消息傳到她的耳朵里,但卻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是這么年輕的小家伙,而且還是她女兒的未來老公,剛才聽到弟弟阿骨顏和侄子皮耶羅的夸贊還以為是虛言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丈母娘看女婿,雖然不是越看越美,但越看越喜歡倒是真的,只是不知道阿骨朵拉閣下知道我血染蘭城的事跡后,會不會改變觀點。冬季還沒降臨,而聯軍的實力得到了進一步加強,總數擴大到了二十二萬人,這幾乎與蘭花河以南的魔族軍隊數量相當了,有了決戰的本錢,我卻遲遲未曾動兵,只是將魔族的那條補給線打壓再打壓,確保沒一粒糧食運過蘭花河,沒有糧食補給,相信魔族清云也熬不過這個冬季。是否有戰略眼光,只看將軍們請命的次數就知道了,虎族王子蘭伊有勇無謀,天天要求開戰,熊族參謀總長亞汗不急不躁,只是穩定軍心待命,象族統領阿拔只是天天例行報道,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而最為光火的卻是俺家丈母娘,有事沒事往我帳內闖,衛兵起先還攔阻,卻被她撥羅兩下摔倒在地上,這可是有冤沒處申的事,連我也不敢開罪的人,他們只能打落的牙往肚里咽了。“笑面狐,是不是該打了。”丈母娘進帳內的第一句話。活該我又得一“美”名,誰讓我對著阿骨朵拉,只有干巴巴假笑的份呢。這位中年婦女可不像蘭伊他們好打發,話要說的圓滑,但我極盡溜須拍馬之能事,也不能找到十個不開戰的理由,一天下來,這十個理由至少說上七八次了,她不煩我還煩了呢。但面對不能得罪之人,唯有打眼神求救了,靜不就站我邊上嗎。可是靜大小姐卻好像視而不見,只是一個人小臉紅撲撲的玩衣角,剛才的親熱好事差點被撞破,她還沉浸其中呢,我暈哪,天哪,救救我吧。于是我就給阿骨朵拉閣下講了個關東軍風雪夜襲蘭帕城的故事,這是一場經典的偷襲戰,人族關東軍于風雪之夜奔襲蘭帕,從而扭轉了第一次魔獸入侵戰的被動局面,我在這里所說的奇襲,只是打打幌子,蒙蒙她而已,哪料阿骨朵拉興致勃勃站起來道:“嗯,快到雪季了,我們該怎么襲擊魔族兔崽子呢?”天哪,她怎么不明白呢?靜倒是從小女人樣回過神來了,驚訝地問道:“你不是準備不戰屈人之兵嗎?干么又要搞襲擊,呀。。。”她在我打的眼神中,終明白這只不是敷衍之詞。我倒,這不是添亂嗎?阿骨朵拉雖性格暴躁,卻并不是傻瓜,立刻明白過來了,這小子又在耍自己呢,叭嘰一下拍到我肩上來了,咧嘴恨恨地看了我一眼,不怒反笑道:“你這臭小子,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他媽的連老娘也敢耍。”嘿嘿,我除了干笑,還有什么辦法哪?解釋八成會被其理解成掩飾的,但靜也沒吱聲,只是一個勁的偷著樂。我唯有改變策略,采用親情攻勢。一聲媽叫的阿骨朵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手忙不迭的松開了。看來親情攻勢有效,我好不容易將餓肚子容易出現四肢乏力的基本常識解釋給阿骨朵拉閣下,未來的丈母娘舉起大掌,對著我可憐的小雞胳膊又是重重的一下,伴隨著是她恍然大悟后的夸贊:“嗯,好小子,這辦法好,可是怎么讓魔崽子們餓肚子呢?”“我們把他們運送糧食的通道截斷不就行了。”“那該怎么截斷呢?”“派兵封鎖。”我幾乎用吼的了。“阿骨朵拉受命封鎖敵軍補給線,”說完人就風風火火跑出去了,接下來就是到處的集合號。這回她倒是明白的很,不知道先前的無知狀是不是假裝的,我有些癡呆狀地看向靜,而靜卻是輕吐丁香舌,無奈地輕聳了下雙肩,兩人相對苦笑。看來這女婿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當哪,我趕緊下令將原先派出去的西北軍調回,否則說不定為芝麻大的戰利品打起來。我打的如意算盤是靜觀其變,沒有糧食的魔族清云遠征軍,肯定熬不過這個冬季,但阿秀卻收到了魔領的最新消息,暗夜帝國竟然放棄了冬季攻擊不利于己方的因素,開始了第二波的圈地運動,這次受到攻擊的部落達到了七個之多,而暗夜主力動向竟然不明,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這虛虛實實的攻擊,魔族的抗暗同盟大軍肯定會被動,至少一半的部落會陷落。時間不等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