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九章烽火又起

二十萬清云的百戰雄師,如果能借冬季缺糧拖跨他們,無疑是最佳的選擇,但時不我予呀,暗夜突然加快戰爭步伐,相信是接到深藏獸領內奸細的消息,得到了獸族已然出兵的情報。暗夜想借著獸族聯軍清掃獅領之機,多擴大地盤,或者削弱抗暗同盟的力量,以我推測應該是后者居多,而且不出所料的話,清云的遠征軍應該要開始撤退了,以他們的存糧,加上沿途掃蕩收刮的話,應該可以支撐到他們撤回魔領,現在封鎖蘭花河已太遲了些。大本營內,幾乎所有的聲音都是怎么攔截這即將脫離虎籠的清云魔族遠征軍,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卻斷然否決了這個建議。這個人就是我,如果出于鞏固獸領、驅除強敵的目的,我也會毫不猶豫地下令攔截,相信憑著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有把握讓三分之二強的清云戰士埋身異鄉,但出于大戰略考慮,魔族的抗暗同盟與暗夜帝國軍的交戰中,屢屢受挫,如果再次受到大的創傷的話,崩盤的可能性極大,而且以我們現在所處的方位,五天內可踏入魔領,打暗夜一個措手不及,如果時間來得及的話,還有可能來得及殺個回馬槍,清云想要安然無恙地全身而退,也不太可能。但一切都建立在假設的基礎上,亞汗當場提出異議,以現有的消息看來,暗夜用兵如水銀瀉地,無隙可導,與暗夜的交鋒并不可能一帆風順,如果時間趕不及的話,將二十萬的清云精銳放回其領地,無異于縱虎歸山。我含笑不語,吉蘭接過話頭:“暗夜對魔領用兵,十數戰未曾一敗,如果這次再順利攻占幾個魔族部落的話,魔族抗暗同盟將會失去信心,讓我選擇的話,倒不如給暗夜點苦頭嘗嘗,如果能一戰敗之,其好處比起放過清云這些喪家犬,應該好很多。”靜也發表了意見:“清云對我獅領用兵,這是切膚之痛,平白放過他們,也不是獅族人想看到的,我們會發動所有的力量,盡力拖延其撤退的時間。”這兩丫頭倒是配合的很,我露出比狐貍還狡猾的笑意,鼓勵道:“對魔領的跳躍式用兵,不會動用象族和虎族的重騎兵、熊族的重步兵,輕一色輕騎快襲,我準備動用西北軍、悍衛軍、死神軍團及暴獅軍團,總計十二萬人,而其余各軍按布置進行對清云的攔截,希望能來得及打一場會戰,各位有什么意見。”輕騎的機動性大大優于重騎兵,如果要想打兩場大戰的話,這的確是最好的方法了,其實以現有兵力,雖人數與清云相仿,但實力卻是大大優于其,硬碰硬的話,光是象族的暴龍軍加上獅族的暴獅軍團就有夠他們受的了,但我用兵向來是局部以多欺寡,硬碰硬的陪本買賣我可不做。十一月,暗夜兵起五路,對魔族抗暗同盟的七個部落同時發起了攻擊,每一路的兵員都超過了七萬人。魔族的綠鷹部,與獸獅領接壤,是一個中等規模的部落,擁有戰士五萬余人,但因同盟集結兵力,抽調了近兩萬人,好在其處于一線邊遠地帶,本來也不擔心戰火會燃到他們自己頭上,但恰恰是這樣一個部落,卻被暗夜選擇成為突破口。求援的信件雪片一樣飛往抗暗同盟的總部,但如今的抗暗同盟總部也是焦頭爛額,五路大軍的分進攻擊,徹底讓總部的參謀們傻了眼,對方的兵力虛實情況不明,五路軍象五把鋼刀插向了抗暗同盟的領地,隨便對哪一路的救援,都可能導致另外幾處的失利,而分兵全部救援的話,又可能被對方調動,說不定會被對方有機可乘。出于戰略部署的考慮,綠鷹這個小部落被同盟放棄了,只派其本部兩萬人回援,籍口很簡單,實在太過偏遠,其他部隊調防救援已是不及,建議綠鷹部以防御戰消磨時間,以空間換取時間,實在不行,進入到游擊戰的范疇。綠鷹部的酋長巴勒接到這樣的回復時,臉都氣綠了,對他部落發起攻擊的暗夜軍隊至少有六七萬人,無論戰力還是協同作戰能力都大大優于己方,光憑自己手上的這區區五萬和籌碼,想不敗都很難,難道要讓自己死死拖住敵方嗎?憑什么啊,領地全是一馬平路上川,這一仗打下來,估計綠鷹也淪為相對弱小部落了。咬一咬牙先想到的就是閃人。但接下來讓其興奮不已的是其接到的好消息,獸族的十多萬聯軍,已悄然進入其領地,在其后方遠處擺開陣勢,而獸族指揮官的要求很簡單,在開戰前,不能將他們的正面裸露在敵方斥候活動范圍內。在與暗夜接戰的前一夜,一封密函由數位幻獸騎士護衛送達,其中就有關于綠鷹部在作戰時各種情況的應對方案,詳細到讓巴勒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而至關重要的卻是如何安全撤退的問題。我之所以出動多達五位的幻獸騎士,就是為了保證巴勒的安心作餌,雖然犧牲是在所難免(沒有適當的割舍,也不可能引對方入甕),但能保存其領地并擊敗暗夜的這支偏師,應該還是物有所值的。翌日,綠鷹部在族長巴勒的率領下,盡起三萬本族戰士,準備與暗夜的來犯之敵進行一次“親密”的接觸,至于另兩萬的戰士還在半路上呢,恐怕是趕不及了,不過也正好應了示敵以弱的假象。暗夜向魔族綠鷹部挺進的是獨立第六旅,這是一個純半人馬軍團,建制七萬人,現在呈滿員狀態,為他們作向導的是投降魔族的一個斥候大隊,他們的活動半徑大約是大部隊的前后左右一公里,這是有效防止偷襲的最佳距離。卡蘭作為第六旅的最高指揮官,曾經歷過帝國統一異大陸的大戰十多次,積功升為了一個軍團的最高統領,并非浪得虛名,其實暗夜這樣一個軍事強國,戰功是進階的唯一標準,能升到百長、千長已是不俗了。一個經歷過生死大戰的將軍,在應對突襲方面有著非常非富的經驗,要知道異大陸以雨林居多,在那樣的環境下應付四面而來的攻擊,顯然更加困難,所以我被迫放棄全軍突襲的想法。半人馬的奔跑速度不亞于輕騎兵,又擅弓箭遠攻,在空曠之地發起突襲,并不能討多大便宜,雖然我軍勢大,但運動戰可不一定比對方靈活,他們可是憑自己四腿奔跑的,遠比我們要駕馭座騎來得更加隨心所欲。第六旅的半人馬們,早就脫離了單一的弓手角色,向著近戰的方向靠近,沖鋒起來不亞于正規的騎兵部隊所能造成的傷害,但其也有致命的不足,那就是防御能力的不足,比起人騎分離的騎兵,重點打擊的肯定是座騎上的人,而對半人馬的打擊,幾乎是人騎不分的,他們更易受傷。鎧甲無疑是改善半人馬防御能力的軟肋,但很不幸,半人馬的負重能力實在不敢恭維,異大陸盛產的滕甲已是他們正常奔跑時負重的極限了(誰讓你們好好的本職工作弓箭手不當,非得拿著雙刀啊、雙劍啊、斧盾啊充老大呢,比起弓來,這些武器可是重的太多了)。卡蘭并未大意,雖然在兵力上他占據了絕對優勢,但小心謹慎正是暗夜的用兵之道,從不打無把握之仗也是暗夜的軍規之一,他如今正在盤算如何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果,那兩萬奔援的綠鷹部騎兵,也被他納入了作戰范圍內,雖然從情報上分析,那支部隊抵達之時,戰事應該早就結束了。算計人,同樣自己也可能被人算計,卡蘭沒發現,自己正一步步步入人家精心埋設的陷阱,綠鷹部不自量力的全軍迎戰,只不是連環計中的一個開頭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