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十章損兵折將

異大陸各個種族多崇尚自然之神哈娜斯,而在暗夜帝國征服一個種族后,第一件事就是改變他們的宗教信仰,暗黑之神法拉成為了唯一信奉的神明,任何死抱信仰不放的,或被砍頭或被流放到異大陸最為貧瘠的土地上,而改變信仰的種族也失去了和自然萬物溝通的能力。我雖談不上算無遺策,但總是謀定而后動,大大小小經歷的數十仗也是鮮有吃虧,但我沒想到的是這次對暗夜設的局幾乎功敗垂成,原因無兩,我忽略了半人馬種族的信仰,自由之神哈娜斯,這給予他們特殊的能力,與自然萬物的溝通,但幸虧,也只能說幸虧了,這些半人馬改變了信仰,他們的自然能力流逝了。這是我從鷹族高山部翔天族長的嘴里知道的,博學通覽歷來是鷹人學者的追求,他們憑籍著自身優勢,有不少人曾進入異大陸“觀光旅游”,雖然屢屢被逐,但也有好客的種族曾接待過他們這些異鄉來客,自然能力可與精靈族相比擬的種族在異大陸數不勝數。鷹族作為獸種族的組成部分,雖偏安一隅,但也并不是茍安而已,對于關乎整個種族的生存這樣的大事,他們還是積極響應的,神殿眾位長老聯名下達的動員令一發到鷹族部落,各個分散各族領地的鷹人部落立刻通過魔法傳送信息達成共識,他們的能力,除了受高山限制外,幾乎不存在無法逾越的天險,雖然因居住分散,集結并不快速,但還是趕上了對獸族對暗夜的第一仗。但作為同樣熟悉自然之力的阿秀來說,他卻是知道其中的關鍵所在的,改變信仰是神靈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這也間接失去借用神靈之力的能力,暗夜是一個崇尚暗黑之神的專政國家,決不會允許不同信仰在其內部存在,計劃可以按預定目標實行。這真是令我高興的事,如果不能按計劃實施,我也有絕對的把握讓暗夜這支偏師剎羽而歸,但自身也必定有所傷亡,反倒不如現在,現在的坑,等著他們跳進來,我們只要埋點土就成,加上現在負責埋土的又多了鷹人的一萬“空軍”,那真是如虎添翼,鷹人雖沒有建立自己的領地,但力量卻不容小覷,光是空中這個優勢,已讓人退避三舍了。巴勒和他的綠鷹族戰士還從來沒跟暗夜正面接觸過,但他們對于暗夜戰士的戰斗力還是有所耳聞的,特別是半人馬戰士,更是一戰揚名天下,昔日近戰的被屠殺對象搖身一變,的確讓人耳目一新。巴勒舉族之力抵抗入侵的暗夜強盜,也是壓力很大,雖然有強大的后援座鎮,但也要不出岔子才好,環環緊扣的陷阱如果出了哪怕一小點問題,可能就是滿盤皆輸,當然這里的輸是相對綠鷹族來說。兩軍對圓,根本就沒多費唇舌,卡蘭發布了進攻的命令,第六旅的先頭四個大隊,立刻向前挺進,速度雖然緩慢,但清一色的輕盾重斧的確給綠鷹的前陣輕騎兵造成很大的壓力,作為一個小部落,重騎兵根本就沒存在的必要,以綠鷹的實力也供養不起重騎兵這樣耗錢的兵種。綠鷹的戰士開始已持弓在手,雖然射箭的水準不怎么樣,但平行齊射這樣簡單而具殺傷力的射箭方式還是很有把握的。同樣,半人馬軍團也開始從身側懸袋中拿出了弓箭,如果單以射術而論,他們是占據優勢的。卡蘭沒想過憑弓箭就將對方的輕騎軍團射跨,現代的軍事常識告訴他,這并不是完美的主意,只是雙方消耗時間戰力的一種手段,也是破壞對方陣型的一種手段罷了。巴勒卻持相反觀點,他是恨不得雙方互射一天,只要挨到傍晚,自己就可以按計劃撤退了,但這只是一廂情愿的想法,光是羽箭的消耗就是個問題,估計雙方的羽箭,如果速射的話,不會維持超過五分鐘。不得不鄙視一下雙方落后的打法,前排戰士們將箭壺里的箭射完后,就抽出武器準備開砍,一點戰術修養也沒有,這樣的漏洞恰恰使后面戰士手中的弓箭失去的發揮的機會,平射的弊端顯現無疑,長弓拋射本是解決問題的所在,但騎兵用長弓同,傻比才想的出來,雙方都是騎兵,幾乎比肩的長弓往哪擱,,總不至于用完就扔吧,那可是比短弓更耗錢的玩意兒。幾輪箭雨過后,雙方就各出精銳,打起了對攻戰,這是大戰前奏,雙方各出百人,捉對廝殺,直到一方所有的戰士倒下,期間大家各出手段,反正不管你一敵百還是十砍一均是允許的,目的只是使戰時的氣氛更加血腥,使雙方的戰士們更加噬血,這是暗夜帝國從異大陸帶過來的作戰方式。對于這樣能拖延時間的血腥對戰,巴勒也只有咬牙同意了。結果卻大大出乎巴勒的意料,雙方這前奏還沒打完,綠鷹族的戰士已開始退出畏懼之色,軍心大動,對方的半人馬戰士實在太變態了,利用自身靈活的特性,將綠鷹迎戰的戰士切割包圍,慢慢以局部的人數占優,以多打少,將綠鷹戰士打得無還手之力,更可恨的是被打下座騎的戰士慘遭對方踩踏致死,期間的慘狀令人目不忍睹,而半人馬們卻是意猶未盡地拿著刀圍砍死尸,直至魔族的戰士被砍成了肉沫。一支目露怯意、人數還不足對方一半的部隊,怎么可能擊跨對方呢,巴勒心里也是七上八下,這根本就是扯蛋嘛,怎么可能將對方拖到傍晚,這還只不過是早上而已。心急之下,一手捏破了昨日幻獸騎士送來的一個蠟丸,匆匆一瞥之下,只有四個字,堅壁死守。操,現在撤退入營,不是將自己擺在了被動挨打的位置嗎?對方難道會眼睜睜看著己方安然退入營地,巴勒還是毫不猶豫地下達了后軍變前軍撤入營地布防,前軍、左右兩翼收縮成圓,緩緩撤退。卡蘭疑惑不解地看著對方的撤退舉動,自入羅蘭以來,無論魔族戰士是如何地不敵,還從沒有沒開打就撤退的事情發生過,其中可能有詐,這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卡蘭還是下達了攻擊令,前軍兩萬人呈三箭頭刺向了綠鷹族的半圓陣,而中軍前壓,后軍待命。為對付對方可能出現的伏兵,他還是沒敢全軍出動,白白浪費了擴大戰果的機會。損失了近三千人,所有魔族戰士撤入了營地,人馬族圍著營地狂攻,而綠鷹族有條不紊地堅守著,幸虧營地建設時對防御的要求還是挺高的,倒還勉強抵擋住暗夜人馬戰士的狂攻。大批的死傷使巴勒有些氣急敗壞了,但當他回到中軍大營準備指揮全局時,卻發現鳩占鵲巢,他的帥椅上坐著一位瞅著他冷笑的年輕人,而在這年輕人身遭站了數位獸族戰士,竟然全都是高階獸人。巴勒的護衛中有人指著我們喊道:“你們是什么人,膽感亂闖中軍大帳,還敢坐俺們族長的寶座。”對于這樣的指責我是不屑一顧的,什么跟什么嘛,到這時候還想著寶座:“靠,什么寶座啊?一張破木椅而已,我還不稀罕呢。”巴勒不愧一族之長,倒也冷靜下來,目露狐疑之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一人從帳邊轉了出來,笑道:“巴勒族長,我們當然是朋友了,多日不見,可好。”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