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2 火海燎原

這是一個血色的黃昏,落日西下將天際映染得艷紅一片,加上處處枯黃秋草相映襯,這本是大草原上美景之一,也只有在浩瀚的草原上才能感受到這自然的力量,但敵我雙方近二十萬人,卻無心陶醉于如此良辰美景,不合時宜的處處濃煙滾滾早已將美景扼殺。入圍的半人馬軍團突然遭受到火襲,層層撲面而來的大火伴隨著濃煙,令半人馬們驚惶失措,一時間四處亂竄,宛然視軍紀為無物了。
  半人馬軍官們也是連聲咆哮,試圖集結已四散的部下,最英明的指揮官身陷絕地,也會喪失應有的理智,但即便在這樣的狀況下,卻有人神智清明如常,仍能鎮定自若,只是回天卻已無術了。
  卡蘭是唯一沒喪失理智之人,如今也只剩下慘笑了,看著前方徐徐退出火場的綠鷹魔族,突心中一動,命令如雨般下達,但只是一個命令而已,全軍前突,搶占生機。皆因戰場上太過嘈雜。
  畢竟第七旅是一支百戰雄師,聽到有逃生的可能,也安靜下來了,全軍也不分建制,就近靠向軍官,向前猛突,而綠鷹族還有半數人還沒退出火場,這數十道壕溝中的火油也不敢點燃。
  為了逃生,半人馬們幾乎拼了命往前涌,單憑綠鷹有組織地抵抗根本就起不了多大作用,箭雨只能帶出一篷篷鮮血,卻阻擋不住半人馬們前進的步伐,近戰已不可避免,但一旦讓半人馬們纏實,即便半人馬不能逃出火場,這綠鷹的一萬魔族戰士估計也得陪葬了。
  一聲果斷的棄馬命令響徹在每一位綠鷹族戰士的耳際,而下令者的殘狠也令執行命令者膽寒,第一排戰士放棄了射箭的無謂舉動,跳下馬來,但每一個人都抽出了明晃晃的武器,或輕砍或直刺在曾經視若伙伴的座騎屁股上,在座騎狠命前沖之時,第一排戰士也退入了后面的間隙之中,他們快速沖向了壕溝,十幾個跳躍后已身處安全之地,第二排、第三排......戰士們毫不間斷地撤向了安全之地,他們的親密伙伴以犧牲的方式,為他們爭取到撤退的時間。
  卡蘭近乎絕望地看著對方的戰騎沖入己方的陣線上,這種犧牲性的攻勢,結果不言而喻,只是爭取戰士們脫離戰場的時間,但明明知道對方的意圖,卻是毫無辦法,失去理智的戰騎根本無視前方攔路者是否是自己的死神,硬生生將半人馬的沖鋒勢頭給打壓了下去。
  清掃完戰騎,半人馬們看到的是面前一條條壕溝,雖然并不深,但如此密集,并不是四腿半人馬可以輕松完成的,但這里卻是唯一沒有火起的地方,即便爬也是要爬出去的。
  綠鷹的損失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失去了近萬匹上佳的戰騎的確從根本上削弱了這個部落的戰斗力,半人馬的指揮官清醒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四面火起,還能這么快洞悉生機所在,這還只是一個旅不足十萬人的指揮官而已,暗夜的實力的確不容小覷。
  我心思回收,全神關注著眼前處于火海中的半人馬軍團,但我深知,光憑枯草的火勢,斷不能將這些半人馬烤成金黃色誘人的烤肉,一定得給他們加料才行,而加料的任務就得交由不受地面限制的鷹人來完成了。
  鼓動和平主義者鷹人完成這非人道的屠殺任務,的確費了我不少唇舌,火攻水淹歷來是戰場上的非人道手段,靠自然之力完成絕殺,身處險地者根本沒有翻盤之機,戰場本來殘酷,也無可厚非,但要在人家傷口上再撒把鹽,的確需要泯滅良心了,而也只有愛心有些泛濫的鷹人才能完成絕殺至關重要的一步。
  非人道手段并非只有我們才會實施,暗夜入侵羅蘭后,其政策就是凡抵抗者雞犬不留,而他們也完全按政策實行,這就給了我充分的反面教材,鷹人被我說服,很大程度上歸結于此,這就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的戰爭之道。
  處在火海圍困中的半人馬突然發現天上烏云密布,這與不遠處天際的落霞形成鮮明的對比,雨無疑是火攻最大的天敵,一片雀躍,但定晴細瞧卻發現這并不是烏云,而是遮天弊日的天空舞者。
  平和而安詳的鷹人們并未露出半點猙獰之態,而是在高山族族長翔天帶領下,面無表情地執行著聯軍最高指揮官的命令,雖然天性讓他們厭惡殺戮,但正如那個叫星夢的小子所言,他們必須學會面對,因為這就是戰爭,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沒有仁慈,也沒有憐憫。
  高空舞者們灑下的是如雨的小型火油包,基本上是扔哪,哪騰起一片熱焰,根本不用執行火箭點燃的后續使命,被這種小火油包扔中的半人馬立刻全身著火,配合著他們身上所穿的滕甲,更是火冒三丈,被火神殿下光臨的半人馬嘶叫著狂奔亂跑,此時即便有水也根本沒撲滅的可能。
  這些火油本就是綠鷹族特產,一般用在照明,鍛造等處,在我們奔援途中有幸碰上運送這些軍用物資的車隊,強行征用了這些成品。
  半人馬先后向兩翼的壕溝發動了數次的強行沖擊,它們的尸體甚至將壕溝填滿,但在無數的陷坑和標槍面前,均失望而回,最后一次發動的近萬人的沖鋒,卻在鷹人們投擲攻勢下化為了烏有,絕望的嘶鳴聲由高轉低,顯示著他們的人員傷亡已接近覆滅,暗夜獨立第六旅的番號由此將不復存在。
  戰斗已接近尾聲,但卻遠遠未曾結束,一百多名幻獸騎士和一千多鷹人的精銳戰士還在等待著,他們作為狙擊部隊,目標就是對方的幻獸騎士,或者應該說是半人馬中的精英戰士,身軀的過于龐大使半人馬失去了擁有幻獸的能力,你總沒見過一只馬騎在另一個馬身上吧,但他們也擁有了一項特殊的能力,他們中的精英戰士,在進階到一定階段后,擁有了飛翔的能力,成為飛馬騎士,這樣的人不會多,但也絕不會僅一個兩個。
  按照正常的比例,這樣的戰士占到了族人的萬分之一,而軍隊中,比例無疑會高一些,所以深悉半人馬特性的翔天認為獨立第六旅擁有二十位左右的飛馬騎士也不為過。
  蓄勢以待的幻獸騎士們目不轉睛地盯著火場的天空,哀嚎聲已點燃了他們的獸血,這場完勝可以說有利有弊,利在于遠征軍的傷亡零,這是所有軍人領袖的夢想,弊在于戰利品不多,至多是被煙熏火燎到烏黑的武器,戰騎、戰甲等貴重的物品大多會毀于火海,那些垃圾武器也不會被幻獸騎士看在眼里,而現在卻是精英們爭奪好東西的時刻了,擁有飛馬騎士稱謂的半人馬,身上總有一點半點異大陸的極品吧。
  卡蘭,獨立第六旅的最高統領,雖然有幸避過了火海燎原,但卻沒半點喜意,臉上陰晴變化不定,作為暗夜的高階指揮官,他很明白作為一軍統領,喪師辱國的后果,即便能有幸逃脫回到暗夜領地,能有個全尸已是不錯了,還不如戰死在這一畝三分地里,好歹也搏個以身殉職,至少家里那老老少少生命總有個保障。想雖然這樣想,但這里的戰況還是要送出去的,相信能將消息安然送到大本營的戰士也不會受到責難,獸族出兵速度如此之快,的確是大本營參謀部的疏忽及判斷失誤。
  三十位飛馬騎士騰空而起,這些戰士擁有飛翔之術,在火海中總是能避重就輕,因為有濃煙掩護,倒也未曾被高空巡弋獵殺的鷹人們發現。如今這些戰士群起突圍,目標很明確,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