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5 一戰功成

鱷族,生活于熱帶雨林叢林水草繁茂處,以獵食水陸肉食為生,性殘暴,擅水陸兩棲作戰,悍不畏死,少數高階戰士以水陸兩棲獸飛鱷為座騎,其步戰水準據說與獸熊人比肩,但弱點也較明晰,速度緩慢,應變能力差,但作為會戰、攻堅、固守這些以陣地戰為主的戰事,無疑是最佳兵種之一。作為暗夜五帥之一的阿里云,手下有哪些奇人異士,我是了解得一清二楚,作為暗夜直屬衛隊存在的鱷族戰士,我也充分了解,這些戰士周身覆皮,堅若磐石,刀槍弗入,確是令人頭疼的存在,但以狼族的裝甲獸與熊族重裝戰士都有與其一拼的實力,我手上有近三萬的熊人重步兵,倒也不懼,只是作為強勢兵種存在的直屬衛隊,是否有其他出人意料的本領,就不是我所能了解的,而卡蘭這位降將對此也是一無所知,但戰績擺在眼前,這支部隊所到之處,不是臣服,就是滅族,其中不乏有實力強大的種族如巨人族都在被征服范圍。
  戰場上之來不得半點猶豫,帥旗所指,獅族輕騎兵開始沖陣,近兩萬的輕騎兵以風卷殘云之勢壓向清云的密集防御陣型,但這氣勢如虹的沖鋒,只不過是試金石而已,如果真就這么筆直沖入敵陣,估計也只不過泛起不大不小幾個波瀾。
  阿里云看著對方沖鋒而來的騎兵在陣前呈雁形劃陣而過,不禁輕泯起嘴角嘆惜,要是對方真的是沖陣,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讓這兩羽輕騎兵折戟于陣前,看來對方的指揮官是個有趣的家伙,這樣標準的試探性佯攻,在獸人戰史上還是挺少見的,如此小心謹慎,看來一場惡戰在所難免了。
  同一時間,我卻是輕皺起眉頭,阿里云啊阿里云,真是不可小覷啊,對于佯攻竟然不動如山,連起碼的防御態勢也沒做出來,還真不是一般的高明,如果后面的進攻稍有紕漏,難保不被其所乘,看來要加倍小心才是。
  我心里打定主意,既然靠戰術沒有半點便宜可占,那就靠戰力吧,帥旗輕輕揚起,卻是全軍進攻的的旗號,獸巫們同一時間詠唱起祝福之歌,將戰神之力和大地守護加持在戰士們身上,而比蒙巨獸之上的獸巫卻是邊敲起戰鼓邊唱起戰歌,沖鋒的戰士頓時士氣倍增,一撥接一撥的獸化。
  沖在最前面的是熊人戰士,全身覆甲的熊人戰士一經獸化,戰力無窮,只是在未到對方有效防御范圍內即行獸化,是不是有點浪費戰力呢?對于這個問題卻有人不屑一顧,兩軍對圓,哪有時間給你在戰斗時獸化,當然是獸化完畢集群沖鋒了,而且有鷹人從天而降的配合,將對方陣型沖亂也只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只要打開缺口,后面的戰斗就交給騎兵了。
  時指正午,天卻開始慢慢黑下來了,大片大片的烏云從遠處急速漂來,鷹人的“轟炸”軍團迅速抵達,這是經過數十次小規模演練推斷的結果,也只有熊人步兵的速度才“趕的上”鷹人同期出動的速度,而鷹人們也并非赤手空拳,每人身上都背負著重達四十多斤至七十多斤的石頭,當日藏龍谷的戰例被我重新詮釋,而這次,數量卻是當日的幾十倍。
  沒有防御,沒有武器,極盡全力背負巨石,目標僅是從敵陣的上空扔下去。
  阿里云在看到熊人重步兵獸化沖鋒時,笑了,但他的笑容還沒完全綻開,笑容卻凝結住了,眼角微微皺起,漫天飛舞的鷹人到底想干什么,等他看到這些連防御戰甲也沒穿的鷹人身上背負的東西時,他的臉色凝到冰點,數百位幻獸騎士及飛鱷騎士第一時間升空迎了上去,但壓制他們的卻是他們人數兩倍的對方幻獸騎士,其中竟然還有異大陸特有的飛馬騎士(與卡蘭一起投降的還有十多位飛馬騎士)混跡其中。
  地面上的戰斗還未打響,制空權的爭奪戰卻第一時間爆發了,但數量占據絕對優勢的獸人聯軍并沒給對方機會,將清云的幻獸騎士驅除出了飛行線路,攻擊也在同一時間開始了。
  阿里云身經百戰,但這樣的陣勢還是沒見過的,他清楚明白,對方多達萬人的鷹族戰士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也深深后悔自己將陣型擺的太過緊密。近萬塊巨石從天而降所造成的傷亡是難以估計的,最可怕之處是己方陣型必然大亂,而對方的配合實在是高明,獸化熊人重步兵已如尖刀般插上來了,只要在混亂的己方陣型中開一個大缺口,那這仗也沒法打了,鱷族戰士看來要被迫提前出動了,只希望這輪空襲造成的傷亡不要太大才好。
  清云不愧是魔族第二大部落,在如此危險的關頭,陣前防御線仍是巍然不動,并未曾退讓半分,倒是陣中被投擲巨石的范圍有些混亂,但在各級軍官的層層控制之下,只是造成了人員上的傷亡,并未產生影響整個戰局的混亂,而此時,獸化熊人重步兵已沖到近前,魔族戰士連羽箭也沒來得及放上一輪,畢竟鷹人們的從天而至大大影響了清云從上而下的軍心。
  對鷹人的關注令清云眾位統領暫時亂了方寸,從而忘卻了職責所在,但即便以箭射敵,產生的戰果也相當薄弱,熊人皮肉之厚之堅,在獸族中僅次于象族,普通弓箭根本就沒有殺傷力。
  短兵相接,獸化的熊人展現出的戰力并非魔族戰士可以比擬的,熊人憑籍自身條件的優越性,硬生生將清云的防御線砸得千瘡百孔,離支離破碎僅一步之遙,但就在這條防御線岌岌可危之際,陣中突傳來連聲呼嘯之聲,魔族戰士如潮水般退去,而在他們退卻的縫隙處,卻不斷有長相奇特的戰士穿出,架住了熊族戰士手中的重型利器,使熊族戰士跟蹤追擊的步伐緩下來,他們雖處劣勢,但并未沒有反擊,而隨著越來越多的戰士加入,接近獸化邊緣的熊戰士們更討不得半點便宜。
  我方的將軍們更是求戰心切,戰成焦灼,熊人的獸化期限也快到了,獅族暴獅軍團的戰士開始發起第二波攻擊,在新力軍打壓下,鱷族戰士開始緩慢后退,但陣型保持得相當好,防御線并未產生讓人可鉆的空隙,而熊人們通過緩步不前的態勢逐漸退出了第一線戰場,他們的任務已完成了。
  戰斗打到現在,竟然還是以步兵方式作戰,兩軍擅長的騎兵均沒被派入戰場。獅族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有如海浪般此起彼伏,而鱷族的戰士也是守得穩如泰山,但這僅不過是戰時的一個花緒,真正決定兩者命運的戰斗并沒有打響。
  在戰斗接近一個小時后,獅族的暴獅軍團開始在命令下有條不紊地撤退了,而補充他們留下空隙的是虎族的悍衛軍團,仍然是步兵。
  阿里云的臉色愈來愈難看了,他也是輪番調兵,目的是不讓己方戰士過于疲憊,但魔族戰士的戰力在此刻卻是難以展開,畢竟步戰并非其所長,對方舍馬而步,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隱藏其間。
  輪番大戰,幾乎所有的王牌軍團都經歷過數次的沖鋒作戰,但清云在鱷族戰士的協助之下,仍堅守若磐石,但誰都看得出來,對方的中央步兵方陣已有如強弩之末了。
  旗號輪番變化,鷹人第二波空襲開始了,而這次伴隨他們的是聲勢浩大的騎兵,兩翼的十二萬輕騎兵終在等待一天之后空群而出,發動攻擊,而中央的狐族步兵已慢慢撤離,阿里云為防有變,沒有下達追擊的命令。
  隨著震天的哄響聲,象族的重騎兵作為終極絕殺兵種,終站在了沖鋒線上,而遠處的清云戰士們眼中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阿里云更是臉色一變再變,這樣的強勢兵種,對方統帥竟然埋藏了近一天,現在他也明白了對方步兵作戰思路的原因,不想混戰提前發生,對方都是有節奏地控制著步兵的作戰,好幾次防線都有被沖跨的危險,但對方的攻擊都被扼制下來,本來以為是己方將士用命,如今看來,只是對方牽著自己的鼻子在走。
  中央軍團的步兵已是疲師,而騎兵不可能迅速調往前方,這樣只會導致混亂提前發生,而對方配合得實在是精妙,第二波的轟炸已然開始,陣中已是混局初成了,想調兵也是不及,以兩萬疲憊的鱷族戰士加上其后的魔族戰士,能否守住五分鐘都成問題。
  大地持續的轟鳴展示著象族重騎兵一往無前的氣勢,以鱷族這樣的強勢重步兵也禁不起這樣強勢的沖鋒,銅皮鐵骨又怎么樣,一錘砸下去仍然是非死即傷,加上力大無比的暴龍踩踏,幾乎一瞬間,看上去堅若金湯的防線就被打得七零八落。
  兩側的魔族輕騎兵也受到了毀滅性打擊,盟軍的優勢兵力并非只集結在中央,在血色鷹旗和死神軍團充當尖刀的獸族聯軍悍不畏死的強攻下,兩翼的輕騎兵如冰消瓦解,開始出現大規模潰退,但這更加大了聯軍的優勢。
  中央軍的戰斗是最早結束的,重騎兵的短距攻堅作戰是最具有破壞力的,中央軍的十二萬人,幾乎在重騎兵的一輪沖鋒下就瓦解徹底,加上其后跟上的獸族輕騎兵,戰斗僅用了一個小時就宣告結束,除了阿里云率領近千人突圍而出外,近五萬人經受不起天空地面的雙重蹂躪,舉手投降。
  戰役經過了近十個小時的焦灼后,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宣告結束,魔族清云二十萬部隊,戰死十二萬余人,投降七萬余人,能安危脫險而出的不足五千人,而獸聯軍的代價就相對低好多,總計三萬的傷亡,還以傷者居多,戰果輝煌,戰利品豐厚。
  此役過后,魔族清云實力大幅下降,其實力還比不上排名第十的魔族部落,盛極而衰,加上全殲暗夜第六師,我星夢之名卻如日上中天,成為暗夜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