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6 阿修羅王

異大陸在近半年前間崛起一股強大的反抗勢力,其領導者將原先分散的各個反抗力量整合,成為一支能左右區域統治的力量,并在暗夜帝國的內部陸續開花,這支反抗力量的領袖是一位戴著阿修羅面具的神秘人物,以暗夜的勢力竟然不能調查出其是男是女,更不用說身份了,讓人嘆喟。魔族清云部遠征軍的全殲,預示著戰局向我們有利的方向轉移,失去了清云這么一大只看門狗,暗夜在羅蘭的本土勢力大損,要加上其作戰主要目標放在了富裕的古蘭大陸,又有獸人援軍源源不斷地注入魔領,想再如前般呼風喚雨,已有相當難度,但魔族要想解放所有被占領土,也有相當困難,暗夜在羅蘭的駐軍雖然算不上精銳,但仍有數十萬之巨,加上背叛的魔族部落走狗,總軍力基本與魔獸聯軍執平,大家如果不想來次決戰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暫時維護現有地盤,謀定而后動。
  根據古蘭方面過來的消息,暗夜奇兵通過冰雪大陸,占據了古蘭北部卡特蘭聯邦優良海港那齊后,建立了大型登陸場,異大陸的跨海遠征軍源源注入到古蘭,并不斷侵蝕周邊的領土,卡特蘭聯邦的數個加盟國已慘遭滅國,淪為異族的殖民國,暗夜百萬大軍的集結使得古蘭這個以人族為主的大陸面臨著一場生存危機,而空虛的暗夜帝國后方,反對勢力的動作卻并不很大,使得暗夜有足夠的精力騰出手來,投入到對古蘭的征服戰中去,聯結異大陸叛軍已勢在必行,只有從內部瓦解,內外開花,才能更好地打擊暗夜這個強大到無以復加的帝國。
  其實現在的局勢我也挺苦惱的,因為狼族的拖后腿,獸族能騰出的兵力也只有我手上這點,三十萬兵力雖然可以橫掃整個羅蘭了,但畢竟在魔領,要尊重一下主人,魔族卻是被打怕了,在暗夜的這輪攻勢中,又有五個部落的領地失陷,也不知道這抗暗同盟的參謀部是怎么布置戰術的,與人家兵力相當的情況下,六路大軍僅擊退一路,總的損失竟然比進攻方還大,如今整個魔族抗暗同盟已如驚弓之鳥,不但自己不出兵反攻,反壓制著我們擴大戰果,著實讓我們好好鄙視了一把。
  左右無事,我就想到了出訪異大陸迷惘森林,這是異大陸叛軍最大的基地所在,也是一個攻之不克的天然屏障,因為那里有神秘的黃金古樹,與天地齊壽的黃金樹,即便是創世神大人想催毀它,也要衡量一下利弊,因為一旦催毀了它,意味著異大陸將失去所有的生機,萬物凋零,生機毀滅。這是我無聊之下想去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就是想見識一下阿修羅閣下,叛軍的領袖,迷一樣的人物。
  暗夜的數個軍團在海無涯的授意下,曾不止一次對迷惘森林進行過清剿,出于黃金樹的不可毀滅性,歸降暗夜的將軍們不敢大肆破壞,唯有打起了叢林戰,但面對比自己更熟悉叢林的昔日盟友,面對神出鬼沒的叢林騎士,結果往往是無疾而終,暗夜大帝海無涯也大發慈悲,并未怪罪這些無功之戰,畢竟他自己手上的一個精銳軍團火葉就在叢里處處受制,硬生生被人逼出了迷惘森林。最后唯有布重兵控制迷惘的主要出口,以扼制叛軍向外的發展趨勢。區區數萬人,卻牽制了近十倍的暗夜軍隊,這樣的領導能力,足以讓一般的統帥汗顏,況且叛軍絕對處于進可攻退可守的有利位置,連海無涯都曾發出過這樣的感嘆:“有子阿修羅,死亦無憾。”
  明白人都知道其中含義,海無涯的七個兒子均缺少雄霸一方之才,雖能獨擋一面,但卻并不足以繼承其帝位,缺乏的就是霸氣,阿修羅這位叛軍領袖卻如慧星般崛起于異大陸草莽之地,短短半年間整合幾乎所有叛軍,將整個迷惘森林據為己有,四處侵擾,視暗夜雄師如兒戲,玩弄于股掌之間,頭戴阿修羅面具的叛軍領袖幾乎一日間成了異大陸所有民眾的指路明燈,指引著脫離暗夜暴政的方向,越來越多的部落對于暗夜的命令陽奉陰違,暗夜提前發動對兩個大陸的征服戰,其很大原因是想轉移民眾視線,把日益激化的矛盾暫時壓制下去。
  到達異大陸的方式多種多樣,海陸空均可成行,只是各有利弊,海路多厄,以羅蘭的制作水準,實在夠落后,只能乘坐百來人的戰船比起古蘭的制作工藝,落后不只一點兩點,即便是異大陸的戰船水準,也高過羅蘭太多,黃金水路基本在暗夜戰船巡視范圍內,想靠水路登陸異大陸,唯有經過幾處沉船圣地,成功的幾率不大,而陸路方面據可靠消息,因戰火不熄,兩個大陸間的行商已然斷絕,暗夜層層布卡,更是拒絕任何外來人入境,天上更是想也別想,幻獸的飛行能力和作戰能力均有目共睹,但暗夜的石像鬼軍團日夜監視著天空異動,想憑武力闖關,飛馬騎士的下場可鑒。
  三者均不可為,哪還不讓人絞盡腦汁,到達異大陸的所有進路全被封死,除非乘船橫渡充滿危險的死亡之海,否則根本無法抵達,而且即便成功穿越,這返回之路也是堵死,即便再好的魔法師,也不可能將一艘船隱藏到異空間的,出訪異大陸抵抗力量的幻想看來是要胎死腹中。
  就在我有些灰心之際,突然閃現出幾個字眼,空間傳遞,魔法陣,但這是需要相當專業知識和計算能力,對于地理、空間等相關知識的要求也相當嚴密,要知道失之毫厘,那可是謬以千里。
  異大陸的地形圖是鷹族翔天提供的,談不上精密,但大致框定了坐標,大陸上各個主要的地形也有劃定,有足夠的人力和物力,建立魔法傳送陣也并不是難事,只是羅蘭大陸魔法水晶向來稀缺,幾乎到了有價無市的地步,傳送一次所要消耗的魔法水晶可能難以用貨幣衡量,也沒人會慷慨到貢獻幾塊出來的地步,幸虧我空間袋里還有搜刮來的幾顆魔法水晶和魔獸晶核,為了實現一睹黃金樹的夢想,也唯有忍痛割愛了,用完了還可以再賺,到異大陸的機會可是難得。
  在建立魔法陣籌劃異大陸之行的空隙,在我和阿秀的促成下,綠鷹族族長與獸族聯軍達成了共識,獸族聯軍以綠鷹族的旗號開展擴土運動,也就是以綠鷹部落領地為基地,四處侵擾暗夜控制下的魔領,根據抗暗同盟約定,光復的領土,光復者可以得到一半的封賞,而綠鷹族在得到土地時,所得到了戰利品一律歸獸族聯軍所有,這種雙贏的事情當然得到了雙方的認同,至于抗暗同盟的限制令,基本被忽視了,原因很簡單,綠鷹是上次暗夜入侵戰中被放棄的部落,九死余生的綠鷹族人如今所要拿回的就是自己生存的權利,打著復仇旗號的綠鷹鐵騎根本就無視抗暗同盟屢次的通報,武力決定一切,獸族聯軍的三十萬大軍可是駐扎在綠鷹領地,抗暗同盟要想搞所謂的“共同進退”,以我的話來說,那是放屁,這可是拳頭說話的時期。
  大家都不是笨人,合則兩利,蠶食戰略被貫徹執行,隨著聯軍的不斷緊逼,同時異大陸暗夜帝國的局勢又再趨緊張,暗夜軍隊被大量抽調的情況下,唯有步步后退。
  而在不費吹灰之力得到大量的土地后,我卻下達了停止前進的步伐,抗暗同盟看到我們所占的便宜,也都從洞里鉆出來,想討一杯羹,對此,聯軍的統領們很是不解,但七天后的一次大會戰讓他們明白了原因,便宜原來是這么占的。
  異大陸之行的所有準備就緒,一次重大的會戰發生在肯特平原之上,經過空間換時間的布置,暗夜集結了近三十萬大軍,將抗暗同盟和獸族聯軍主力堵在了肯特,這本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但開始時卻因為抗暗同盟的輕敵而將勝利的天平傾向了暗夜,獸族聯軍是在兩軍會戰時突然殺入到戰場的,近二十萬的獸聯軍幾乎是從天而降,以暗夜廣布的偵察線也不知他們是從哪鉆出來的,以當時魔族最高統帥米拉奇的話說:“我們和暗夜鷸蚌相爭,兩敗俱傷,獸人們卻行了漁人之利,真是可恥。”但他暗中告誡部下的話卻是:“要不是大家是盟友的身份,我相信我們也會像對手暗夜一樣,被毫不猶豫地吃掉。”
  對于這樣的話,見識過狂暴的獸族部隊的魔族戰士深有同感,而對于盟友將所有戰利品席卷的行為雖頗為不忿,也唯有接受,這可是結盟的前提條件。
  這一戰后,獸族的那些個前些天還嗷嗷叫囂的統領們算是徹底領教了某人的手段,便宜是這么占的,獸族的損失輕微到大大低于上次清剿清云叛軍,而所得到的好處卻是倍之。
  上一戰靠實力和戰略,這一次卻是靠謀略,軍心幾乎一日間牢牢綁定在我所推行的死神戰車之上,而此時,我卻是和阿秀等人踏上了前往迷惘森林的道路,反正短期內,大受挫折的暗夜在羅蘭也掀不起大的風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