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17 人亦算之

異大陸的風光的確是獨特,美景絕倫處有之,險惡峻要處亦有之,光是我們身處之沼澤都有不同于羅蘭和古蘭的地形風貌,的確讓人大開眼界。只是與包括我在內同行的五人,卻沒一人有心思觀賞這異域風情,原因無他,后面不遠處吊靴一樣跟著的半獸人巡邏隊,讓我們行色匆匆,這些半開化的民族都是死腦筋,一旦認定目標,總是不死不休,讓我們好生頭疼。
  這還要回溯到三天前,魔法陣倒的確是發揮了功用,將我們傳送到了異大陸的腹地,只是稍微偏差了那么一點,終點竟然出現在一片沼澤地里,而且好死不死的竟然將我們傳送到了半空,五個人摔進了泥澤之中,當場七暈八素。
  當終于辨定方向,想向著迷惘森林出發的時候,很不幸竟然一頭扎進了一個半獸人部落,唯一幸運的是這個部落的精壯男子全被征用了,看著畏畏縮縮躲閃我們的半獸人婦嬬們,靜本來還抱著安撫的態度,但很快她的笑容就被營地里扔出來的石頭給凝結了,再看到吉蘭一臉古怪的笑意,不禁更是著惱,可憐苦了我這個冤大頭,好說不說,說了句廢話:“我們砍過去。”更讓吉蘭笑爆了肚子,也更激怒了靜大小姐。
  當我的腰間軟肉不知被旋轉了多少次720度后,我不禁感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誰讓俺花心呢?代價可是慘痛地,自從靜知道我與吉蘭在與她之前發生過某種關系后,就時不時弄些高難度的小動作,對我來說,這段日子可以說是痛并且快樂著。
  小心戒備的我們終于還是通過了這個是非之地,但遠離并非擺脫了是非,接到報信的一個半獸人大隊很快便追蹤上來,這些世代生活在泥澤中的力量型戰士,其追蹤的本領也不是蓋的,這也是他們的生存能力之一。
  看著背后呼拉圍上來的半獸人,我們唯一想的就是跑路,雖然五個人實力都很出眾,但以一當百還是太高估我們的能力了吧,況且身處險地,即便我們拼著重傷將這些釘子全起了,估計離死也不遠了。
  用急急如喪家之犬來形容我們現在的處境并不為過,經過連續兩天的不眠不休奔跑,體力弱者有些吃不消了,靜和吉蘭已開始邁不開腳步,而阿秀和我也累的夠嗆,唯一體力充沛的也只有阿熊這個怪胎了。
  我們還沒將屁股坐熱,半獸人的腳步聲已清晰傳來,此時我們竟然還處在沼澤范圍之內,道路的不熟悉及危機四伏也是我們逃跑緩慢的原因,否則擁有兩個半魔法師的探險隊伍怎么會逃得如此狼狽。
  阿秀的羽箭再次標了出去,這含著警告之意的魔法箭,將對方沖在最前頭的一名戰士的盾牌擊碎,而這名戰士和跟在他后面的半獸人看著木屑四濺的碎盾都是愣了一下,接著發一聲喊,繼續死命的沖來,將阿秀的警告置之腦后,果然是一根死腦筋。
  而我們五人發一聲喊,全都站了起來繼續逃命。讓這些半獸人纏上了,可就是不死不休的戰斗,連阿熊這種打架狂人也不想和一群瘋子切磋一下,那絕對是咆沒事干撐的。況且這里是人家的地頭,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
  靜和吉蘭現在是連罵人的話也沒力氣說了,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后面這群卻是又橫又愣又不要命,據說半獸人的步兵軍團曾在平原上與重騎兵打過對攻戰,雖說是以慘敗收場,但誰也無可否認這些不開化民族的頑強戰斗力,除非占據絕對優勢,否則很少有人會惹他們。
  但現在我們又沒招他們惹他們,步步緊逼,這是何苦呢?可惜沒人懂半獸人的土著語,誰也不知道他們喊著叫著是什么意思,在我們的腦海里就只有跑路這兩個字。
  沖出沼澤地的一剎那,我們以為苦難日子就此結束,果然在界碑面前,半獸人們怏怏而回,雖然臉色間充滿了無奈,但怎么瞧怎么像是幸災樂禍般的無奈,我們進入的是一片浩翰的森林,在場的五位中有三位擁有幻獸,吉蘭是挪不動了,我與阿秀騰空而起,觀察這片森林的走向。
  整個森林籠罩在一片迷霧中,但并非濃厚到遮住我們的視線,看上去無邊無際的樣子,的確有讓人心曠神怡的效果,憑阿秀的精靈血統,天生與自然生物溝通的能力,要了解森林內的狀況,只不過小兒科而已,等我們落地后,我們兩人對這個森林的大致情況已了然于胸。
  幻獸血獅還沒踏上地面,就是一聲咆哮,鬃毛無風豎起,以我的經驗是聞到了危險的氣息,附近有人。
  阿秀一個翻身,跳落到樹梢之上,將他的幻獸送入了幻獸樂園,隨即穿入樹冠中,失去蹤影,對于近戰能力不強的弓箭手來說,幻獸只不過是代步的工具,單兵作戰,他們的隱身能力和偷襲能力將會有更好的發揮,否則絕對對不起他們超越常人的敏捷。
  阿熊等人的反應也是一等一的,在聽到示警的咆哮聲后,立刻戒備起來,以他們的身手,即便是圣級高手想一下拿下他們,也相當困難。
  我以心靈感應驅策著血獅在附近快速地搜尋了一遍,卻沒半點收獲,根據血獅提供的消息,他剛才聞到了一絲斗氣泄出的氣息,隱隱有敵意在內。
  茫然之下,我回到了阿熊等人身側,將血獅也送入了幻獸界,看著靜遞過來的詢問眼色,我輕搖了搖頭,低聲道:“附近可能有人,秀在暗處監視。”
  三人也是輕點了下頭,并未聲張,只是分別加強了警惕,異域的風土人情對于我們來說,可是一無所知,誰知道暗中潛伏之人會不會一上來就下殺手。
  現在就是比誰更沉得住氣,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能耗就耗著吧,只是可憐阿秀趴在樹上乘涼,比較考驗意志,要這么一動不動守個幾個小時,的確不是常人可以忍耐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周仍是死一般的靜,與遠處鳥鳴獸嗚之聲形成鮮明的對比,光是從這點上分析,絕對有問題,但怎么逼對方現身,底下的四人卻沒半點主意了。
  敵暗我明,我們也不敢有進一步的舉動,生怕一時不慎,掉入對方布置的陷阱,但隨著天色放黑,不利于守御的時間開始出現了,我們再不能逼對方出手,那就會陷入完全被動之局。
  阿熊有些沉不住氣了,開始煩燥起來,氣氛實在太過壓抑了。
  我心中一動,何不以阿熊為餌,引對方出手呢,我附在阿熊耳畔嘀咕了一會,阿熊聽得連連點頭。
  阿熊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突然啟動,直插密林外而去。
  牽一絲而動全發,我們機關算盡,賭的就是對方不會讓我們一人走脫。
  我、靜和吉蘭呈三角站立,各自拿上了合手的武器,我和吉蘭都是單手盾劍,而靜則是一張精靈短弓,這可都是當日我搜刮的精品,絕佳的魔法武器。
  阿熊狂奔出數十米,眼見脫離森林范圍,突然兩支利箭如電帶雷,聲勢驚人地將他逃離路線封死,如果阿熊以慣性繼續前沖,很可能撞到箭上去,但他竟然在剎那間停住了狂沖的身形,硬生生地停在原地,令對方的算計落空。
  同一時間,數道閃電落在了弓箭射出的位置,兩條人影被逼得現出身形,狙擊阿熊的兩位弓箭手雖然逃過了閃電的襲擊,卻也顯得很是狼狽,在他們站穩身形時,已是被我們四人圍在了當中,算人者,人亦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