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19 奇怪賭約

瑪雅族秉承先人古訓,以守護黃金樹為己任,整片的迷惘森林即為其護衛范圍,在不得已情況下被迫卷入到暗夜與修羅王領導的叛軍對抗中去,仍能刻意保持中立的態度,只要不打黃金樹及黃金葉的主意,也唯有開放整個迷惘森林,但對于任何踏入黃金古樹覆蓋范圍,喝令無效下即行格殺,對于不屬于對立雙方的冒險者或團隊也是想方設法將之拒于迷惘森林之外。我們就是被當作偷取黃金葉的冒險者了,要知道一片黃金葉在黑市中可是天價,并且還是有價無市。
  在大家說明目的后,隔閡也就不復存在,瑪雅武士還是相當友善的,不但派人知會修羅王部下派人接洽,而且還告知了許多異大陸的禁忌,說來也奇怪,異大陸的官方語言竟然是人族語。
  跟他們一路行去,發現了許多令人瞠目的場景,暗夜的搜索隊竟然無視修羅王的小型叛軍前哨站,當其隱形,大搖大擺的過境,而叛軍對于對方虛張聲勢的行動也是視而不見,雙方熟人間,還時不時打個招呼,一看就知雙方并不只是打過幾次交道那么簡單。
  幻影者亞茜笑著解釋了我們的困惑,這些暗夜的清剿部隊與叛軍,大都是打斷骨頭連著皮的族人,所謂的清剿只不過是敷衍性質的過場,唉難怪叛軍占據迷惘森林,如魚得水了。
  不過想來暗夜也有其打算,這樣派駐部隊的方式也削弱了叛軍出擊的空間,禮尚往來,修羅王對于持友好態度的暗夜非嫡系部隊也要留下情面,叛軍勢力擴大的空間也被削弱,但無論暗夜大帝和修羅王都不是蠢人,雙方打的什么如意算盤,我也無從揣測,只是心底里隱隱覺得有什么不同尋常處。
  瑪雅族的兩位少年自從被救起后,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問題少年,問題多到我頭疼,但阿秀被亞茜纏上了,而阿熊又不擅言談,兩位老婆大人又顧左右而言他,觀賞深幽叢林風光,令我頭疼,她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唯有我這位名不副實的隊長擔當起回答問題的重任。
  我回答他們問題的間隙,也裝作不經意間問起他們瑪雅族的狀況,惹的那位瑪雅族領頭大哥時時注目,因為有些專業性的問題實際上已涉及到他們武裝力量情況,很容易被誤會為有心人探聽瑪雅族之秘。兩位少年也是聰明人,對于這樣的問題總是避重就輕,但憑所得到的片言之語我已推斷出其背后的含義了。
  修羅王的神秘勿庸置疑,但我們見到修羅王時仍是大吃了一驚,其樣貌推翻了我們之前腦海中的推斷,以男人的眼光觀看,身材過于單薄瘦削,與先前聽聞的力量與智慧并存的傳說有相當大的反差。而我竟然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哪見過。但我卻不知,邊上的阿熊和阿秀也有同感。
  修羅王在看到我們之時,雖然有銅像遮臉,但明顯其身軀輕微顫動,好似看到令人激動的事物一樣,難道是故人不成。
  互相介紹后,修羅王輕笑了聲,道:“各位族長敢不敢和我打個賭。”聲音如珠落玉盤,擲地有聲,暈,令暗夜驚懼的修羅王竟然是個女的。
  在邊上座椅上坐著的許多奇形怪狀的人,大多是我第一次所見,像蜥蜴人、半身人、駝人等等,應該是所謂的異大陸特有種族吧,這些面目崢嶸之人,對于修羅王的態度相當恭敬,其中的一位半人馬笑道:“王,你又拿我們開涮啊?”
  惹起一片哄笑聲,但這些不擅修飾的半開化種族竟然完全贊同這位半人馬先生的意見,看來不只一次被忽悠了。
  修羅王笑道:“當然不是,這幾位羅蘭客人代表的魔獸兩大種族,但我卻有方法讓他們跪伏于我面前。”
  這話說的有點大了,按理說我們是魔獸兩族的代表,尋求的是雙方的合作,作為使者,即便面對敵人如暗夜帝君,我們也并不需要乞地求生,殺了我們只代表自己失了面子。但我從修羅王的語氣中聽到了萬分的肯定,誰有這樣的魅力,讓我能心甘情愿跪伏于她,即便是我老媽,嗯,我是她兒子還好,但她也不可能讓阿秀、阿熊他們也跪下吧?
  阿秀滿臉的疑問道:“閣下真的這么有把握嗎?”
  修羅王語氣中說不出的愉悅:“你們要不要也打個賭,如果你們不是心甘情愿跪下,我愿奉上一切。”她的話打消了武力壓服的可能性。
  一片驚嘆聲和阻止聲:“王,這種賭不打也罷。”看來這群族長還真是將修羅王奉若神明,雖然并不相信這近乎零的可能性,但哪怕一點失去修羅王領導的險也不肯冒。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修羅王那似曾相識的假臉,一個瘋狂的念頭產生了:無論是誰,我就是不跪下,好好下下這位夜郎自大到有些瘋狂的修羅王。
  隨行眾人以我為主,無論誰見了我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都知道我勝券在握,雖然拿過這些叛軍的軍權并無多大用處,但好歹我們也代表羅蘭大陸,也不能太過謙讓,尤其是這種很下面子的時候,其實是我們根本指揮不動他們的。
  一串有如銀鈴般的笑聲由邊門帳幕處響起,熟悉聲音讓我們頗為驚奇:”我賭你們輸。“
  細眼看去,揭簾而入的妙齡少女正是于神殿失散的表妹,可可。我、阿秀和阿熊都是非常意外,誰也沒料到會在這里碰上了當初橫行盟都的可可大小姐,而且這打扮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只瞧在座這些上了年紀的族長大叔們微凸的眼球,不斷吞咽口水的小動作就知道其吸引力了。
  可可和我們抱成了一團,友情顯現,狂喜中的大家根本沒顧及成年這個概念,只是笑啊跳啊,鬧成一團,而修羅王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偷眼瞧去,只看到她微微顫抖的雙肩,那是激動的心情所造成的形體表現,難道她真是我們哪一位至親長輩。
  靜和吉蘭看著眼前四位異性男女哭啊笑啊的舉動,也是呆立一旁,她們早從我這了解了我們這些本不應出現在她們生命中的人物的來歷,只是沒想到命運之神如此作弄于人,在這種地方竟然還能碰上熟人。
  鬧夠笑夠了,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可可道:”我們家可可現在可是長成大姑娘了,追求者肯定排成長龍了吧?“
  可可頑皮地搖了搖頭,在我讓開半個身位,介紹靜和吉蘭時,可可終于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兩位美女,在聽到兩位均是我妻子時,可可的臉色突然黯淡下來,說不出的失意神情,讓我心頭不禁狂跳,兩個已經夠我受的了,老天不會安排第三個吧?
  可可緩慢退回到了修羅王的身邊,眼神卻沒半點離開我的意思,瞧得我心煩意亂起來。秀輕捅了我下,低聲問道:”星少,你不會不知道可可喜歡你吧?這可是連阿熊這么木納的家伙也知道的。“
  阿熊眨巴眨巴眼睛,點頭表示同意,作為可可的忠實跟班,可可的心意可是瞞不過他的,唉,智慧神的嫡傳弟子怎么會傻呢,只是不擅表達罷了。
  我無語了。
  “好了,你們也鬧夠了,是不是該繼續我們的賭約。“修羅王的及時開口令有些尷尬的氣氛稍稍緩解。
  我們輸了又怎樣呢?修羅王沒說,我們也沒提,這種占便宜的事情擱誰頭上,誰都會選擇沉默的,誰會去提醒對方,這是不平等的賭約。
  修羅王可能忽略了這個問題,但她座下的那些個族長可都是年老成精的主,立刻提了出來,但卻被修羅王舉手壓制了,這位神秘莫測的叛軍最高領導者竟然默認了這對她毫無益處的賭約。
  修羅王緩緩摘下了銀制面具,我和阿秀阿熊看到修羅王抿嘴輕笑的笑臉時,都是兩腿發軟,毫無懸念地跪了下去,嚇得靜和吉蘭也不由自主跟著跪在當地。
  我們輸了,卻輸得心悅誠服。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