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3 鏊兵落葉(下)

真正的決戰是在落葉城下展開的,在殲滅前鋒軍團兩天后,落葉城經歷了聯軍一天兩夜的不間斷攻擊后毫發無損,而聯軍的損失也是微乎其微。對于泰米爾而言,像落葉城這種堅城,如果要強攻的話,損失太大,而大型的戰車如投石機、登城樓車、弩機、撞車等雖然已經運送到了,但在這一馬平川的平原之上,到哪去找那么多的石塊啊,這威力巨大的投石機在落葉城下幾乎毫無用處可言,很多軍官都想不通這統帥部是怎么想的,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把這么笨重的投機石車送到前線,卻一點也用不上,但泰米爾是知道的,這些戰車本來就不是為攻占落葉城準備的,攻擊落葉只能靠撞車和云梯,而他也堅信對方不會依賴這堅固的城墻打了場持久的防御戰,畢竟以七色盟騎兵的特性,防御并不是他們所長,這只是在消耗自己的有生力量而已,一旦對方認為達到了兵力對比的臨界點,對方會在落葉城下來一場決戰。
  而且可蘭鐵騎已經踏入了界河戰區,而對方的精兵強將全調防到了落葉平原,肯定想一舉擊潰自己的部隊后再回頭解決東線的威脅,對方肯定比自己要急,所以兩天以來雖然佯攻次數多達十二次,卻僅損失了數千的士兵而已,他雪藏了中軍十萬精銳的騎兵和五萬重步兵,只是以前軍殘余和后軍作為攻城部隊,對落葉城南面城墻進行不間斷的騷擾性佯攻,這一天兩夜的攻擊對雙方來說都未傷及根本。
  圍城的第二天清晨,在聯軍的一次佯攻剛結束時,從天使森林外圍處升起縷縷的炊煙,看情形大約有幾千的軍隊駐扎在里面,接到斥候報告的泰米爾心頭暗想到:難道有伏兵不成,但轉念想到對方與自己兵力相差懸殊,即使兩線夾攻也是毫無勝算啊?
  但在警戒心的作用下,他還是派出了騎步兵各一萬,防御有可能來自西面十里外天使森林的攻擊,這兩萬人加上后備部隊,只要對方人數在兩萬以下根本就沒有必要擔心了。
  而對于落葉城的聯軍來說炊煙卻是一個信號,援兵已到,早已準備妥當的騎兵部隊從南、東、西三個城門出城,并在城南匯聚成騎兵方陣,泰米爾在看到對方凝成的騎兵戰陣時有些得意,對方在城南集結的騎兵有將近九萬,根據情報所得,另兩處要塞各駐了四萬守軍,那現在這九萬人加上天使森林的最多一萬的盟軍就是對方全部的兵力了,也就是說自己的兩萬部隊足夠防御可能來自西面的攻擊了。根據盟軍的騎士們從三個城門出城匯合,就知道決戰要開始了,只是比自己預料的時間要早啊,他下達命令全軍集結,十萬步兵在中間布成厚實的方陣,而六萬的騎兵則是分在兩側以期對方沖鋒時打擊其兩翼。而作為預備隊的四萬騎兵則在步兵方陣后方五百米處,隨時增援。
  等兩軍對圓,智慧神閣下和達昂閣下指揮三軍開始沖擊對方的陣形,但這一次對方的步兵方陣可沒有像上次那么容易打開了,聯軍的重步兵們站在前排,其防御能力十分突出,加之一人高的塔盾,專門對付騎兵的長達六米巨矛,加之無數破空疾飛的箭矢、標槍、短斧,和時不時閃現的大范圍魔法攻擊,絕對能經受騎兵的幾輪沖擊,并給予對方以重創。
  而盟軍的騎兵們并沒有直接沖擊步兵陣形,而是在距敵陣幾十米處劃過兩條漂亮的弧線,將雨點般的箭矢灑向敵軍最為密集也是防御最為薄弱的陣形中間地帶。
  對雙方來說一攻一守,都是采用了最常見也是最經典的攻防模式,對于防守方來說,巨矛加堅盾,騎兵很難以極小的代價就突破,而對于攻方來說,不輕易突擊敵陣,以其機動力遠攻,尋隙攻擊,是騎兵突防破陣的常用方式。
  而仄仁聯軍的騎兵們可沒有任由對方在遠處輕易攻擊步兵,他們從兩側包抄過來,而步兵也配合著向眼前的盟軍騎兵推進,陣線是如此平衡穩固,一點沒有留下讓敵有隙可尋之機。
  兩側騎兵終于短兵相接了,兩股鋼鐵洪流在瞬間沖撞在一起,但明顯聯軍一方的騎兵部隊略遜一疇,交鋒之下頹勢顯現,而在騎兵的連續打擊之下步兵方陣也露出了一處混亂,瞬間就有后續的騎兵形成箭頭,劃出一條切割線沖向混亂處,把握戰機的能力絕對不是一朝一夕間就可以鍛練出來的,可以說在很短的時間里,雙方全線接觸。突入步兵的騎兵們,仍舊保持著他們的速度,所過之處,血花四濺,血肉橫飛,一旦他們被放緩了速度,那就是死路一條了,雖然有不少掉隊減速的騎兵被亂刀分了尸,但騎兵仍舊占了很大的優勢。
  而在兩軍纏斗之時,西面的天使森林終有了動靜,一時間宿鳥四飛,一彪剽悍的騎兵從林中沖殺出來,看其人數也就數千而已,泰米爾在看清對方沖鋒人數之時,就下令后備的三萬騎兵全線增援前步騎兵,相信這三萬生力軍投入到戰斗中去對方落敗只是時間問題,而他自己仍率領他的一萬最精銳的近衛軍按兵不動。
  在泰米爾全神關注著前方戰況之時,天使森林里沖出來的戰神黑旗軍已經沖到了那兩萬步騎軍的防線邊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其可怕的戰力,在僅損失了五百多人就沖過了兩道防線,直擊中軍,并吸引這兩萬人回防,全然不顧身處近衛軍和跟著過來的敵軍的夾擊,泰米爾被西面近處的廝殺聲引過眼神,對著旁邊的參謀稱贊道:“不愧是黑旗軍啊,只是今天難逃失敗命運了。”接著語氣一寒,”全軍突擊。“瞬間沖鋒號響徹天際。
  在泰米爾沉浸在即將取得勝利的喜悅中時,異變突起,天使森林里涌現出越來越多的戰騎,十里的路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帶著漫天的塵土,這些戰騎匯成另一股鋼鐵洪流沖擊起那兩萬準備夾擊黑旗軍的防御部隊,而黑旗軍在與近衛軍團相隔幾百米的時候就已經來了個大轉向,差點令跟著來的兩萬防御部隊和近衛軍沖撞在一起,在有點混亂之際,援軍的沖鋒開始了,防御步兵遠遠的落在了騎兵的后面,面對對方的攻擊時,還沒有布置起有效的防御,就被沖跨了,而一嘯而過的騎兵們僅是分出了小部分人繼續摧殘著這些無助的步兵們,在將近四萬多人的沖鋒之下,剛掉轉馬頭整好隊形的聯軍在生死之際唯有反沖鋒了,但畢竟人數太少,戰力相差也遠,只是幾個浪頭過來,這路騎兵也跨了,
  而近衛軍團剛才不顧差點相撞而混亂的西線騎兵,繼續追擊著黑旗軍,待這邊兩兵相交才知道對方的援兵到了,回頭之下,對方的騎兵也過來了,而那剛才還逃的像免子一樣的黑旗軍又偷偷殺了個回馬槍,近衛軍團在兩線反夾擊之下,敗的比那西線騎兵還快,而泰米爾此時才驚醒過來,中計了,過早投入預備隊了,要是那三萬騎兵沒有沖鋒的話那還有扳平的機會,如今,盟軍的增援已經掃清了自己側翼的防御,只要來個兩線夾擊,自己這方絕對要跨,也顧不得下命令,看到對方遍野的騎兵朝自己沖殺過來還不逃的話,那絕對是傻子了。撤軍號這時響起,敵騎兵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下聽到撤軍號先是一怔,在回頭看到后面朝自己沖過來的部隊時就知道原因了,聯軍的戰線剎那間就跨了,而盟軍士兵也不放過收割勝利果實的機會,追殺了十來天把敵軍全部趕過了邊界線才回師。
  此役,共殲敵達十八萬,能逃回去僅四萬人,而盟軍的損失也達到五萬,在另兩處要塞攻堅的二十萬敵軍在兩天的攻城中損失了近七萬人,兩城均已被毀過半,已到了巷戰的地步,聽聞主力軍團被殲的消息后倉惶撒軍,左路軍在回程中遭到,損失慘重,六萬人僅回去了一萬多,而右路軍七萬人則安然返回了仄仁國界,只伏擊一路敵軍也是無奈之舉,畢竟兩戰下來,黑白兩旗減員過半,而增援而來的綠橙藍三旗騎兵則是人疲馬乏,他們只用了十天就穿過了噬人沼澤和天使森林,只休息了一晚就參加了會戰,雖然作為奇兵損失很小,但這十天來日夜兼程下,還是疲累不堪,不能連續作戰,所以僅挑了一路作為伏擊對象。
  在打退仄仁聯軍的侵略后,各軍修整了三天就馳援東線了,而可蘭騎兵,僅和七色盟的軍隊打了幾次戰役,損失了幾萬人,在接到仄仁兵敗退兵的消息后,也匆匆退回了邊境線,北部沿海那些戰船在接到消息后也駛離近海,七色盟的危機再一次化解了。
  而在這次的交鋒中,七色盟的三個主力軍團減員各半,駐扎邊界的各旗軍均小有損傷,總的兵員損耗達十五萬,而敵方仄仁聯軍損失達三十八萬,可蘭軍損失了四萬,經過三個月的戰爭,古蘭大陸又進入了短暫的和平中。